“誒,此子當真是心智堅定吶,也不知道最後能否成功,聖帝之體豈是這麼容易就能得到的?”

看着眼前那飛速旋轉的魂體,呈火焰狀的陰火卻是暗暗嘆息一聲。

……

不過一刻鐘的時間,林毅卻是隻覺得整個識海之內皆是一陣顫抖,只見原來還是一顆星球模樣的魂體此時卻是逐漸地分離,最後竟是變成了兩顆蔚藍色的星球。

“成功了?”

看着星球分離,林毅心中一喜,這樣的徵兆不是成功還能是什麼?

然而,此時分離了的兩顆星球卻是依然急速旋轉,沒有絲毫想要停止的意思。


“將它們停下來,決不能再繼續轉下去了!”

此時,一旁的陰火也是看到兩顆蔚藍色的星球依然在急速旋轉。急忙對着林毅說道。

聽及此,林毅知道,在這樣運轉下去,恐怕到時候自己也會落得個精疲力竭的下場,沒有絲毫遲疑,再次調動能量,開始試圖減慢那兩個魂體的速度。

“媽的!怎麼會這樣?”

此時,卻是隻見原本坐在屋內的林毅卻是突然睜開了雙眼,看着眼前各種被吞噬剩下的殘渣,不禁是罵了出來。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最後的關頭竟是將魂石消耗殆盡了。

而那噬魂看着甦醒的林毅,然而身體周圍的氣勢卻是沒有絲毫的減弱,紫色光芒依然大盛,當即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用金印,金印之中蘊藏着大量的能量!”

看着林毅呆滯的眼神,噬魂急忙傳音道。

而林毅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那金印雖然是個寶貝,三番五次地救過自己,但此時顯然是沒有任何的選擇,只能是將其吞噬了。

霎時之間,一股強勁的金光開始不斷地朝着林毅的識海之內涌去,之後逐漸地纏繞在了兩大魂體之上。

似乎在識海之中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只見兩大魂體此時居然是逐漸的減慢了轉動的速度。

“但願金印中的能量足夠吧!”

此時,看着因金印能量涌入而減緩的轉動速度的魂體,林毅方纔是放鬆不少,但注意力依然是高度緊張。

不到一會,原本還是顯得虛幻的兩大魂體此時也是逐漸地變得實體化,速度也是開始降到了極致,若是站在陰火的立場看去,這兩個魂體只需要稍微再等上片刻,必定完全停止。那時候也就宣告着林毅成功步入控魂境界了。

然而,就在林毅嘴角微揚之際,卻是不想那原本還是極強的金光此刻卻是戛然而止。

“我靠,金印能量用盡了?”

看着金印的消失,林毅頓時怒氣叢生,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了?

顯然,此時的林毅已是無計可施,金印已是完全變成了一塊廢鐵,想要再從中擠出一點能量來簡直就是不可能。

“媽的,再來一點啊!”

看着金印的枯竭,林毅直接罵出了聲,雖說現在的兩大魂體已是轉動地極慢,但由於此時林毅無論是體內,還是空間指戒之中皆是沒有了任何東西可以提供能量。

所以就算兩大魂體是以這樣的速度旋轉,精疲力竭而死也只是早晚的事情罷了。

“誒,你小子,看來還欠我一個人情啊!”

此時,待在魂體之內的林毅只見眼前突然出現一股火焰,聲音極爲哀怨,這不是那陰火還能是誰?

看着出現的陰火,林毅卻是兩眼茫然,然而,瞳孔卻是在一瞬間猛烈收縮。

只見那小小的一團陰火此時卻是逐漸的釋放出一股淡紅色的火焰,其中的磅礴能量就連林毅自己也是不禁感嘆,實在不知道這傢伙平日裏待在自己的魂體上吸食了多少魂力!

看着眼前那股淡紅色的火焰,林毅知道這道火焰恐怕也是那陰火的分身罷了,但即便如此,其中蘊含的能量還是讓林毅有些心驚。

此時,只見那火焰逐漸的朝着兩大魂體的周圍包裹而去。

不用說也知道這陰火此舉是想要幫助自己,林毅也是當即精神抖擻,重新運用自己的意識開始控制着兩大魂體。

……


有了陰火的援助,此時的林毅更是得心應手,不到一會,嘴角便是浮出了一抹笑容。

只見那轉動着的兩大魂體嘎然停止,而也恰是在此刻,淡紅色的火焰也是旋即消失在了這無邊無際的識海之中。

“聖帝之體,看來還真是有些特殊的地方,萬千之後還能重見也算是一份榮幸!”

此時的陰火看和魂體的停止,不禁感嘆道,但聲音之中卻是難免有些疲憊。

“你愛好吧?”

聽着這聲音,林毅有些擔憂地問道,要是這陰火就這樣因爲自己出了什麼毛病的話,恐怕自己內心還真的會過意不去。

“你放心,這南冥陰火隨天地而生,還沒有那麼嬌氣!”

恰在此時,噬魂也是重新出現在了林毅的識海之內,與那陰火相互對峙着。

“哼,倒是說得輕巧,有本事剛纔你就來幫忙啊!”

看着噬魂的出現,那原本就暗淡了不少的陰火此時卻是跳躍了幾下,顯得極爲不服,對着噬魂吼道。旋即再次對着林毅道:“我要恢復,半個月之內不準在運用我的力量,否則今後的實力難以再取得寸進!”

說罷,便是獨自朝着魂體的深處而去。

看着兩個老傢伙在自己的識海之內爭吵,林毅卻是一頭冷汗,這兩個可都是老祖宗啊。

雖然對於那陰火的話有些惱火,但看情況這南冥陰火顯然也是消耗極大,所以林毅也沒說什麼。

“南冥陰火……”

此時端坐在屋內的林毅突然睜開了雙眼,若有所思地嘀咕道,旋即再次問着噬魂:“南冥陰火是何來歷?”

雖然現在自己擁有陰火,但是對於這麼一團怪東西,林毅還是有些迷茫,甚至是有些恐懼,畢竟這麼一個有着靈智的傢伙在自己體內,指不定有着什麼潛在的危害呢。


“ 不知道,只知道這傢伙是隨着天魂大陸這一片天地而生,至於到底有着多強的實力,沒人知道。據說若是與其他隨天地而生的神物融合之後會解開天魂大陸上的驚世祕密!”

此時噬魂並沒有對林毅隱瞞什麼,畢竟這陰火雖然難得,但其中的祕密在這天魂大陸之上還是廣爲流傳的,甚至已是說不上什麼祕密了。

“神物?還有其他的?”

此時聽着噬魂的說法,林毅卻是又驚又喜,實在是沒想到自己當初在無意之中收服的竟是世間上的一大神物,更何況那背後還有着其他的神物。

“呵呵 其他的神物嘛,分別是境北玄冰、東海神木、西山烏金、以及中天的息壤!”

聽着這噬魂所說,林毅明顯感覺到這老傢伙內心的狂熱,這還是林毅第二次見到這老傢伙出現這樣的狀況,上一次還是遇上另一名古帝之時纔有這樣的反應。

“看來有必要的話就將這五樣集齊吧!”

知道這五種東西,雖然林毅不知道具體在何方,但還是在心中企盼着。

“我勸你小子還是打消這種念頭吧,想要集齊這些東西,還是要緣分的,若真的是讓你集齊了,恐怕就能超越那位的存在了!”

“那位?”

此時,林毅卻是聽着噬魂的另一人,更爲奇怪的是一提到此人,噬魂似乎還有一些敬佩,能夠讓噬魂這樣的人物都敬佩的人,就算林毅再傻也知道此人是大有來頭。而且這似乎還是林毅第二次聽噬魂說起這人,只是一直都很隱喻罷了。

“呵呵,此人卻是是本帝難以企及的,你現在的實力也沒必要知道,還是今後再說吧!”

看着林毅開始疑惑,那噬魂卻是再次打馬虎眼,又要將林毅糊弄過去。

對於此,林毅卻是不知道說什麼,畢竟這噬魂也是千萬年前的人物了,有些東西隱藏着也是正常的。“應該見見天逸那幾個老頭去。”

不想再與噬魂扯什麼,林毅再次在心中嘀咕着。自己一回到青雲宗內就忙着晉級之時,現在也算是成功步入了控魂境界,林毅當然要去見見那三個青雲宗的老一派了。 此時的上山地,一襲黑色布衣的天逸看起來倒是有些慈祥,而林毅卻是身穿戰甲立於三個老人的前面。

“嗯,很好,真正的實戰才能激發一個人的潛能,看來你的實力已是增長不少!”

看着眼前的林毅,那身爲青雲宗掌門的天辰撫摸自己的鬍鬚,倒是有些仙風道骨的模樣。

“掌門,兩位長老,此次林毅能夠取得這樣的進展還是多虧了你們的幫助!”

對於這三個人,林毅現在是由衷的敬佩,此三人是林毅到這一新世界的啓蒙者,對於林毅來說,他們在心裏有着不一樣的地位!

“果然是聖體之人,竟是將四象火訣提升到了煉石天火的境界,看來還真是小看你了,想當初老夫達到這一境界也是足足花了一年的時間有餘吶!”

看着此時林毅周身的氣息,那天逸臉上欣慰的笑容難以言表,對於林毅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天賦簡直是難以置信。

“呵呵,長老嚴重了,若不是沒有你的鼎力栽培,豈能有林毅今日的進步!”

相比剛剛來到青雲宗時,現在的林毅在這三名老者的面前已是收斂了許多,完全沒有了當初的桀驁不馴。

“很好,看來這一次的鄘城實戰已是將你的棱角打磨的差不多了,現在看來門派之內的比賽想必也是有你的一個名額了!”

看着林毅,一旁的天霖也是樂呵呵地一笑,現在的林毅給他們一種極爲老練的錯覺。也許一名魂者可以擁有無上的實力,但對於心智來說,想要打磨的話,卻是極爲不易。

然而,現在的林毅卻是與以前大不相同,心智上所獲得的東西纔是這三個老者尤爲看重的。

“對了,此次魔妖一族入侵,可有看出來你聖體的祕密?”

天逸再次詢問道,林毅知道,在這三個老頭的眼裏,自己的聖帝之體不能泄露半點祕密,所以這纔是詢問了出來。

“聖帝之體倒是沒有被看出來,不過,鄘城大戰之中,已是有不少的人認爲我是古帝之體,受到過古帝傳承!”

對於這三個人,林毅沒有絲毫的戒備,直接將鄘城大戰的過程重新講述一番。而自己也對那鄘城之戰中所發生的事情極爲擔憂,俗話說就怕賊惦記着啊!雖然那些人當時沒有對自己做出什麼,但林毅知道這些人都是在畏懼那藍田君的實力,一旦有朝一日自己重新出現在大陸之上,難免會不再遇上這些人。

“看來,那魔妖一族的人也是盯上你了啊!”

聽着林毅的敘述,三名老者明顯皺眉不展。

“這西荒老兒定是以爲林毅現在是古帝之體,當初恐怕也是忌憚鏡月帝國的實力,方纔是沒有直接動手,如今恐怕是回去就會有所作爲了!”

思慮片刻,天霖的脾氣極爲火爆,上一次自己差點栽在那魔妖一族的帝女洛婠的手上,此時提及,當然是極爲憤怒。

“看來這一次林毅是非走不可了!”

看着此時的林毅,那天辰良久纔是長長嘆了一口氣。

“是啊,青嵐劍宗中高手如雲,就算是這魔妖一族想要做什麼也不得不收斂一點,林毅也只有進入了青嵐劍宗方纔是有保障!”

一旁的天逸此時也是附和地說道。

“你去準備吧,記住,門派弟子大賽務必進入前三,此後聖體一事也不能透露半分!”

聽着這天辰所說,林毅也是沒有說什麼,進入青嵐劍宗本就是在自己的安排之內,現在既然這三個老頭也是希望自己能夠離開,自然也是極爲願意的。

……

“選營帳,選營長!”

此刻,林毅剛一回到自己的住處便是聽見十三營的院內一片嘈雜,衆多的弟子此時皆是圍坐在院內。

“發生什麼事了?”

看着如此情景,雖然自己與其他人相處的時間不算是太長,但林毅自覺還是和這些人沒有什麼隔閡!

“大家都在議論重新選出一名營長的事情來呢!”

看着走進的林毅,那銘弘卻是走過來,小聲地嘀咕着。林毅這纔是想起來,聶離和那風陽兩人現在都不在營中了,也是時候要選舉出來一名新的營長了。

“那選出的人是誰?”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