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回來,只要有胖子在,錢袋是絕對不可能被搶去的,這廝的名言是:頭可斷,血可流,錢袋不可丟!有好幾次,胖子趁著混亂,還把王雷那邊的錢袋順了回來,當然,這些錢也充做幫中經費了。

不義之財嘛!幫他們花花也是應當的。胖子正義凜然地說道。

其實在集市上最令人難受的不是王雷,而是路人的竊竊私語:

「這就是蕭家的那個黑眼睛的孩子…」

「聽說他的母親也是黑眼睛呢」

「娘倆都是喪門星!小喪門星剋死了大喪門星!」

胖子不安地看看他的臉色,又用那雙肉乎乎的小圓眼睛去瞪說閑話的人。

蕭天似乎對周圍的一切恍若未聞,他伸手去拿面前小攤上一把裝飾用的小劍。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他小聲喃喃自語。

小時候,每一次因為這雙黑眼睛在外面受了欺負,回到家裡媽媽都會念著這句話,把他抱在懷裡安慰。

媽媽去世以後,他就再也沒有在乎過別人的閑言碎語,每到這種時候,他就會悄悄念出這句話,一切侮辱和疼痛似乎都變得不再重要。

胖子的目光突然變得很奇怪。

攤主伸出一隻手要去攔住他,突然又停在半空中。驚疑的目光盯著他,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賣給他?

因為一隻白生生的小手搶在他前頭拿走了小劍。

白得近乎透明的小手上,五個半透明的粉紅色的指甲,指甲根處有一彎淺淺的白色的弧形,手指盡處,有四個小小的圓渦。

蕭天愕然抬頭,小手的主人是一個和他差不多高的小姑娘,穿著一件淡黃的衫子,腰間用粉色的絲帶打了個蝴蝶結。白裡透紅的小臉還有些胖胖的嬰兒肥,鼻子兩側點綴著幾顆俏皮的小雀斑,眼睛是元極大陸常見的紫羅蘭色,卻極為清澈澄明,宛如寶石鑲嵌在臉上。

他生平第一次對自己的黑眼睛有些自慚形穢,悄悄地伸手蓋住了衣服上的洞。

雷霜笑咪咪地盯著他:「你剛才說什麼?」

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他平時的泰然自若消失了,不由自主地把那句話重複了一遍。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

雷霜重複著這句話,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我覺得黑色的眼睛很漂亮啊,我很羨慕你呢!」

她把小劍遞給蕭天,抓著他的手就走。

周圍議論的聲音消失了,誰也不想得罪城主最寵愛的女兒。

雷霜後邊跟著的小丫頭看了看肖邦。

想讓我掏錢?沒門!肖邦兩手一攤聳了聳肩,示意自己沒錢,小丫頭翻了他一眼,往攤子上扔了幾個銀幣,急忙追了過去。

胖子在後面嘿嘿賤笑著跟了上來。

從那以後,城主的女兒雷霜成了天幫的第三個成員,當然,雷霜是不肯承認自己的地位的,她氣呼呼地說:「哼,要我加入天幫也可以,要改名霜幫,我是你們的幫主兼太上長老!」

胖子肖邦當然不會同意如此喪權辱國的條約,但他私下裡賤兮兮地對蕭天說:「沒關係,咱還有一個辦法,等你長大了,把雷霜娶回家,讓她當咱的幫主夫人,這樣也算是加入天幫了!」

蕭天和雷霜回到家中,父親蕭遠中已備好了馬,見他回來,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地把韁繩遞給了他。

屬性測試是一件大事,蕭遠中本想親自陪著兒子去。可是雷霜來尋蕭天,他倒不好跟著兩人一起走,只能讓他們先走,自已隨後再去了。

城外的官道上灑了清水,路旁的柳枝抽出了嫩芽,拂在行人的頭上。

雷霜和蕭天並轡而行,看看時間還早,雷霜放鬆韁繩,讓馬兒自己慢慢地走,對蕭天道:「天哥,你說我會是什麼屬性?幾個哥哥都是水元素屬性,我卻不喜歡呢。我想要土屬性。」

蕭天微笑道:「修鍊土屬性功法,會使皮膚變黃的,你不怕嗎?」

雷霜明澈的眼波流轉,猶豫了一下:「不怕,我願意。」

雷霜心裡的想法卻不好對蕭天說出來:元素屬性有很大一部分出自遺傳,蕭遠中的元素屬性是金,那麼蕭天很有可能也是金屬性。如果自己是土屬性,那麼兩人一起煉功,對蕭天所習功法是大有好處的。

至於皮膚會變黃,單純的少女倒還真沒想過。經蕭天這麼一說,她卻在想,皮膚變黃了蕭天會不會討厭她呢? 雷王城南郊,天擇谷。

在元極大陸,每個人的命運不是由你自已決定,也不是由家族或是制度決定,而是由上天來選擇的。這就是天擇谷名字的由來。

決定命運的是你自身的元素屬性和元素力。

元極大陸的元素屬性共有九種,金,木,水,火,土,風,光明,黑暗,空間,其中光明,黑暗和空間元素最為少見,尤其是空間元素,幾百年來就沒聽說大陸上出現過擁有空間元素的人。


蕭天和雷霜兩人到達天擇谷測試大廳的時候,還沒有輪到他們,兩人便在測試大廳外面等候。

上午的陽光不是很熱,外面等候的少年三個一群,五個一夥地站著聊天。

雷霜拉著蕭天的衣袖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時不時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蕭天只是微笑著傾聽,偶爾點頭。

旁邊許多嫉恨的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少年俊秀的臉上神態自如,對周圍惡意的目光視若無睹。

太陽更熱了。

終於有人沉不住氣,一顆臭雞蛋砸向他的臉。

等蕭天發現的時候,雞蛋已經到了他的眼前。

又是王雷!幸好胖子不在。

蕭天暗自慶幸,如果胖子在,又要打起來了——今天這場合打起來,王雷是雷王城家第二大家族王家的幼子,他家大勢力也大,沒事,估計自己和胖子就別想測試了。

王雷身材矮小,瘦削如猴,長相也如同一隻猴子相似,頂著一頭乾枯的黃色頭髮,面色發黃,有一雙黃白色的沒精打彩的小圓眼睛,此刻,這雙掛著眼屎的小圓眼睛里正冒出嫉妒的怒火,惡狠狠地盯著蕭天。

估計會在這兒遇到蕭天,王雷提前就準備了臭雞蛋,這不,果然用上了。

蕭天本來是可以躲開的,但他的後面就是雷霜,他不想讓雷霜受傷害。

蕭天伸手擋住了雞蛋,雞蛋碎了,汁液濺在蕭天的額頭上,黃白兩色的汁液順著他的臉流了下來,一股奇臭的味道散發出來。

周圍的人紛紛掩鼻,退避三舍。

雷霜掩住了鼻子,從懷裡掏出手帕遞給他。

蕭天接過手帕,一股女兒家的香氣撲鼻而來,和自己身上的臭味混在一起,形成了一種說不出的噁心味道。

蕭天猶豫了一下,不想讓這臭味污了雷霜的手帕。

王雷的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來。

蕭天把手絹還給了雷霜,準備用衣袖擦一下,正在這時,他看到了王雷的眼睛。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裡面充滿了怨毒和貪婪,如果眼睛裡面能伸出手來,王雷早就把這塊手帕搶走,放在鼻子下聞一聞了。

蕭天的衣袖停在臉前不動了,雷霜跺了跺腳,按住了他的手,少女雪白的小手拿著手絹,踮起腳尖湊到他的面前,仰起頭來,要親自為他擦掉臉上那些臭哄哄黏乎乎的汁液。

不僅僅是王雷,周圍更多的少年怨毒的目光像是刀子,恨不得凌遲了他。

雷霜的粉嫩的小手拿著手帕,落在他的臉上,蕭天正要推辭,不知怎麼的,他的眼前突然浮現出那些人怨毒的眼光,英俊的少年坦然一笑,抬起了頭,任由雷霜擦去他臉上的汁液。

少女雪白的小手輕輕地擦著少年英俊的臉,美麗的臉上神情專註,不像是擦著臭雞蛋,卻像是擦著一塊絕世的美玉一般。

旁邊的幾個無賴少年把牙齒咬得咯嘣咯嘣響,王雷的牙都快咬碎了。

偏偏他們誰也不敢說話,雷霜不僅是城主女兒,打架也很兇的,有一次曾經把欺侮蕭天的一個少年打得口鼻流血,還笑著說這是「朵朵桃花開」。

這貌美如花,清麗無雙的女孩,同時也是一個窮凶極惡的小魔頭啊!

咯咯的咬牙切齒的聲音中,蕭天側著臉讓雷霜擦得更方便一些。

終於擦乾淨了,但那股惡臭的味道卻怎麼都去不掉。

雷霜挑起淡淡的好看的眉毛,恨恨地瞪了王雷一眼,王雷縮了縮脖子,退到了人群後面。

雷霜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惹事,恨恨地不再說話了。

半個時辰之後,叫到了蕭天的名字。

寬闊的測試大廳里被元素牆隔成了十個小隔間,每個隔間里放著一個水晶球,旁邊坐著測試師。


蕭天被分到七號測試間,他順著服務者的手指方向走了過去,測試間的門上有一個閃閃發光的七字。他推門進去,測試師正坐在桌子後面等著他。測試師都是從大陸元素公會請來的,七號測試間的測試師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面色發青,眼睛細長,神情和藹,臉的正中堆著一個青色的蒜頭鼻子。


他身穿元素公會的制式長袍,在長袍左胸上綉著一枝小苗,上面有三片葉子,這代表他的級別是木系元素師。見蕭天進來,測試師微微一笑。

蕭天不敢怠慢,恭謹地施了一禮。

蕭天的父親苦修了半輩子,最近幾年來停留在元素氣七階再無寸進,只能在長袍上綉著兩把小劍,比眼前這測試師差了不知有多遠。

隔間里寂靜無聲,顯然是施了消音法訣。他的面前是一個水晶圓球。剛好容得下兩手合握。

蕭天在外面面對那些無賴少年昂然而立,到了這兒,看到測試師的笑臉,反而不知所措,只怕自己身上的臭味會惹他討厭。

測試師看他拘謹,笑道:「孩子,不用緊張,既不疼,也不難受,你只要把手放到水晶球上就可以了。

蕭天把手放在水晶球上。

水晶球發出耀眼的光芒,金芒流轉,忽明忽暗。旁邊的測試師驚訝地喊了出來:「是金元素,元素氣三階!」

他拿起手邊的登記薄,寫字的手都有些顫抖。

旁邊侍立的服務者拉開門跑了出去。

測試師望向蕭天的眼神變得無比灸熱。

金元素性剛烈,攻防兼備,能柔能剛。又曰「從革」,既具有柔軟,順從的特性,又具有堅利,肅殺的優點,屬於元素屬性中的上上之選。

而直接跳過元素源階段進入元素氣三階,多數人要經過十幾年的刻苦修鍊,還需要各種靈藥的輔助,才能達到這個境界。他擔任元素測試師已有十幾年,測試過的孩子有幾萬之數,卻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的天資。

嗯,自己有沒有合適的女兒,甚至孫女兒也可以,讓她嫁給眼前這個英俊的,前途無量的少年。

測試師把自己族中適齡的女孩兒在腦子裡濾了一遍,考慮著哪一個合適些。 蕭天有些迷茫,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體內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元素在衝突,爭著想要從手掌湧入到水晶球里。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小子,你的感覺沒錯,你的元素屬性是雙屬性。」

「您是誰?」蕭天茫然四顧,卻沒發現周圍有其他人。他看向身旁的元素師,元素師恍如不覺,似乎並沒感覺到身邊有其它人的存在。

「別看了,你看不見我的,你居然身懷光與暗兩種元素。遇到我也算你小子走運。一會測試完了到谷外第三個岔路口找我,我有好處給你。」

雖然年僅十四歲,但是蕭天已經比同齡人成熟很多。


聽了這番話,他面無表情,默不作聲地退了下去。

從測試大廳出來,外面陽光耀眼。

胖子衝上來重重地給了他一拳,笑著說了什麼,周圍一片喧鬧之聲,同時有許多人在對他說話,蕭天似乎什麼都聽不到了,只看見胖子那張流著油汗的真誠的笑臉。

雷霜呢?

父親欣喜地迎上前來,捉住了他的肩膀。父親也來了,蕭天暈暈乎乎地想。雷霜在哪兒呢?

沒等他找到雷霜,四周突然變得一片寂靜,父親也放開了他,退了下去。


怎麼啦?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