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她緩緩轉身,走向了書房之外,順便幫柳塵霜將門關了起來。

等走出門外之後,莫心顏停下了腳步,她緊緊的攥著拳頭,手指深深的掐入了掌心,心疼的差點無法呼吸。

師父……對不起,原先徒兒以為會一世順從你,但遇上了他之後,徒兒想努力爭取一把。

徒兒知道你待徒兒極好,但是……愛情本就是盲目的,我不得不背棄你。

她輕輕的閉上了眼,良久之後方才睜開,隨後邁步向著後院的方向走去。

書房之中,自從莫心顏離去之後,又變成了一片平靜。

小雲靜靜的站在柳塵霜的身旁,過了半響,她才緩緩開口:「領主,小姐說的話真能相信?」

柳塵霜輕笑了一聲,她的臉龐上揚著絕美的笑容。

「對於心顏的性子我還是比較了解,她不可能有膽子背叛我,再者,她能有今天都是我給的,她若是背叛我,她的下場會很凄慘,」柳塵霜再次眯起雙眸,冷芒從美眸里乍現,「所以……我希望,她真的不會做出背叛我的事情。」

小雲低下了頭,她沉吟了一會兒:「領主,那我們這次該用什麼辦法去找他?」

「我們找他太耗費時間,而且,他完全可以聽到風吹草動就離開那處地方,」柳塵霜淡淡的勾唇,「因此,不如讓他來主動找我。」

「主動?」小雲驚訝了一下,「領主,那……」

「就說……有個女子殺來了領主府,說是要找他,那女子的身後還跟著一群妖獸,那些妖獸都稱呼她為王后,更有人稱她為什麼顏兒……既然帝蒼要找這個女人,哪怕他心裡會猜測我們是在欺騙他,但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性,尤其是那個女人有危險的時候,他肯定會來!」

只要帝蒼出現了,她就有辦法再次制服他……

「是,領主。」

侍女領命退了下去。

……

樹林當中,一行冒險小隊的人坐在樹下小憩。

「你們聽說了嗎?領主的夫君……那個叫做帝蒼的男人有個情人,情人還殺去了領主府,更可笑的是,她的身後追隨著幾個妖獸,稱呼她為什麼王后,還有人喊她顏兒……嘖嘖,連名字都要起的和心顏小姐相似,也不瞧瞧她配得上這個名字?」 「她估計覺得取個顏字,她的命運都能與心顏小姐相同,心顏小姐上輩子肯定是做了無數的好事,今生才能成為領主的弟子,她那樣強搶領主男人的人,再活個幾生幾世,亦不會有太多的成就。」

「這個世上男人如此之多,為何就看上了別人的夫君?還如此囂張的跑去領主府?」

「現在亦有很多人向著領主府而去,大概都想見見那般厚顏無恥的女人……不如,我們也去看看好戲?雖說我們不知道領主府在哪裡,但跟著那麼多人走,總歸可以找到。」

其中一人提議道。

其他人眼睛皆是變得一片明亮,似乎都想看看那般厚顏無恥的女人到底長成何樣。

忽的,一陣狂風從面前呼嘯,那幾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在這狂風下被掀飛在地。

「誰?」灰炮男子徒然起身,只是一眼,他的眼瞳便驀地緊縮,臉色煞白的看向面前的男子。

男子紫衣如魅,銀髮傾城,他的目光森冷而傲然,那一股迫人的氣勢更是將他們的腳步都向後逼退了幾步。

「你,你是……」旁邊的一名青年震驚的盯著男子絕艷的容顏,「你就是領主的夫君?」

對於領域而言,所有人都已經將這個男人的容貌記在了心裡,只為了有朝一日為領主尋找他之後,可以藉此攀附上領主府。

所以,當看到男人憑空出現之後,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你們剛才說的話,再給我重複一遍。」

男人的語氣微涼,聲音內透著狂霸之氣,讓他們的身子都僵住了,彷彿有一塊巨石壓在身上,無法動彈。

「立刻說!!!」

見到這些人沒有回答他的話,男子的目光更為森冷,就像是有一柄冰冷的劍架在了他們的脖子之上。

他們知道,若是什麼話都不說,這個男人可能會在下一秒殺了他們。

「我說,我說……」青年艱難的咽了口唾沫,他的目光中帶著恐慌之色,「是剛才我們得到了消息,說是有個女子殺入了領主府,聲稱要尋找你,那個女子被身後的妖獸稱之為王后……她的名字也與心顏小姐有些相似,叫什麼顏兒。」

男人衣袍無風自楊,居高臨下的目光冷冷看著面前的這些人。

「還有其他的話,統統給我重複一遍!」

青年的眼中閃過慌亂,他急忙向著旁邊幾個人投去目光,但這些人都不敢開口,生怕男人的怒火會觸及他們。

在觸及男人霸氣森冷的鳳眸之後,青年艱難的吞了口唾沫,顫顫巍巍的。

「她估計覺得取個顏字,她的命運都能與心顏小姐相同,心顏小姐上輩子肯定是做了無數的好事,今生才能成為領主的弟子,她那樣強搶領主男人的人,再活個幾生幾世,亦不會有太多的成就。」

當青年的話落之下,帝蒼滔天的氣勢涌動而出,致使整個天空陰沉沉的,壓得人無法喘息。

噗嗤!

青年的口裡忽然一痛,隨後,一口鮮血被他噴了出來,連帶著的還有半截舌頭,鮮血淋漓的落在地上。

男人緩緩收回了手,他鳳眸陰沉,聲音霸氣狂妄:「這就是隨便說話的代價!」 他冷沉的眸光逐一的掃向在場的人,語氣越發的森冷。

「地獄領域?領主?她以為她害的我失去了記憶,我便會迎娶他為妻?就算我所有的記憶都消失了,我亦不會忘記顏兒,我更不會……娶一個不愛的女人。」

青年的口中發出嗚咽的聲音,卻無法再說出一個字來,他震驚的抬頭,視線落在了帝蒼的身上,眼眸里滿是痛苦與詫異。

其他人同樣愣愣的凝視著那張絕艷的容顏,腦海里一遍遍的迴響著他剛才所說的話。

領主害這個男人失去了記憶?

並且那個前去領主府的女人,方才是這男人的正妻?

她為了搶走男人,故意設計陷害?

玉堂緣 不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

他們的領主如此高傲的一個人,怎可能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來,她此生最為厭惡的,便是強佔別人夫君的女人啊。

帝蒼沒有理會眼下的這些人,他的鳳眸微微垂下,一抹光芒從眼底閃過。

顏兒……會是你嗎?

微風中,男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如同一陣輕風,從他們的眼前不見。

直至他徹底的離開,那些人都沒有回過神來,更分不清……這個男人所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我們現在怎麼辦?」一旁的少女被嚇哭了,尤其是看到青年不停的口冒鮮血之後,她的身子不停的亂顫,「幸好我剛才沒有說什麼,不然,恐怕我的舌頭也要離開我了。」

灰炮男人看了眼青年,眉頭輕皺:「先送他回去養傷。」

「那……領主府的好戲呢?我們不去看了嗎?」

少女抬起秀氣的臉,問道。

「看戲?也要有命看才行,我感覺這個男子的實力很強,若是到時候他們真的打起來了,我們這些圍觀的人最容易被波及,所以,還不如安安穩穩度過一生,」灰炮男子無奈的搖頭嘆息,「還有,我們也別再議論別人,否則,再被剛才的男人聽見,下次我們的下場會更凄慘。」

他僅是為了一句話,就砍了一個人的舌頭,可見這個男人……有多愛那名叫做顏兒的女子。

尤其是剛才聽他所說,他已經失去了記憶?

一個失去了記憶的人,還能如此的記著那個女子,已然證明,他的這份愛……會有多深。

這樣的人,並不是他們能招惹的起的……

聞言,眾人不再說話,確實,這樣的男人並非是他們招惹的起的。

而那位女子既然敢闖入領主府,就證明他2的實力也並不差,是以,這樣的戲最好別去觀看。

……

客棧廂房。

白顏剛推開房門,就見墨離殤急急忙忙的撞了進來。

他差點撞倒了白顏,幸好及時剎住了腳步,這才穩穩噹噹的站在原地。

「顏顏,我剛才聽到了一個消息,或許對你找帝蒼有用。」墨離殤可愛的娃娃臉上難得的嚴肅了起來,說道。

白顏揚眉,問道:「什麼消息?」

「我剛聽人說,說是有一個女子殺入了領主府要尋找帝蒼,那個女子身後跟著的一群妖獸稱呼她為王后,更有人呼喚她為顏兒。」

紫臺行 墨離殤輕輕的握著拳頭,白皙的臉龐顯露出了憤怒:「那些人是怎麼知道你的存在的?還想要通過你來引誘帝蒼現身?」 白顏沉默了下來。

連墨離殤都看出來了,她不可能什麼都看不出來。

那些人分明是想要利用此事,將帝蒼引出來罷了。

「帝蒼不知道我來了這裡,這些人如何用此事引誘他?」白顏輕撫著下巴,眉頭緊緊的皺著。

帝蒼不知道朱雀將此事告訴了她,也不可能清楚她來到了這個地方,所以……這件事是無法將帝蒼引出來。

「顏顏,那我們還要去嗎?」墨離殤揚起頭,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白顏,輕聲詢問道。

「去,為何不去?」白顏冷笑一聲,「不過我們只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前去罷了,不用揭露身份即可。」

墨離殤驚訝的看了眼白顏,他陷入了沉思當中,半響之後,方才說道:「顏顏,其實這幾天,我經常去無際之森轉悠,我已經找到了那領主府所在的方位,只是不夠明確罷了,但我們如此前去目標太過明顯,不如將領主府所在的方位說出去,人數多了,我們自然也能成為觀眾。」

事實上,在領域內,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領主府所在的方位,萬一到時候前去的只有他們,豈不是太過於明顯?

所以,墨離殤所提出的提議亦是很有道理。

「好,就如此做,稍後我會想辦法把這件事傳揚的更大,彼時,我們就充當這個觀眾,去領主府一探究竟。」

白顏微微眯起了眸子,一抹冷芒從眼底閃過,她冷冷的笑了出來。

雖然帝蒼不知道他來到了這個領域,但那個男人從來不允許任何人往她的臉上抹黑,因此,哪怕他不知道自己來了,也一定會前去領主府。

到時候她只要去了領主府,也許,便能夠見到他……

……

只不過,這一次,沒等到白顏行動,領主府的人就率先走出來,廣邀天下人前去領主府內喝喜酒。

此次也證明,領主府不打算繼續隱匿在無際之森之中,而是打算讓所有人都知道領主府的下落……

之前,是因為柳塵霜經常出門在外,領主府缺少了她這個主心骨,自然不會現身在人前,如今她明顯不打算繼續如曾經一般一走就是多年,這才會讓領主府出現在世人眼中……

當然,領主府也並不怕被人打擾,在無際之森內陣法無數,只要不是領主府特意關了陣法,很少有人能走到此處。

這刻,籠罩著領主府的樹木像是受到了指揮,朝著兩旁散了開來,露出了一座古老端莊的古宅。

古宅外,兩行侍女並排而戰,她們神色嚴肅,面無表情,彷彿沒有被外界那些嘈雜的人群所打擾。

白顏隱藏在這些人當中,目光卻不停的四處尋找著男人的蹤跡。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可是……她看了許久,都沒有看到男人的出現。

「顏顏,他真的會來嗎?」墨離殤的目光中還是有些擔憂,他轉向周圍的人,眼神中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光芒。

白顏輕輕抿了抿唇:「反正,我們在這裡等著便是,但凡任何能找到他的機會,我都不會放棄。」

吱呀!

在一聲聲響之下,古老的宅院被打了開來。 一等貴婦 「把丹藥服下。」

白顏隨手一揚,將丹藥遞給了墨離殤。

墨離殤一怔,皺眉問道:「這是什麼?」

「隱匿丹,可以隱去你的所有氣息,哪怕實力再強的人都感覺不到你的存在。」

當日,白顏服下丹藥后還是不敢跟蹤太靠近,並非是靠怕氣息泄露,而是人有的時候泄露的並不僅僅是氣息,心跳……眼神……都會被人發覺。

是以在面對柳塵霜時,她才只能遠遠的跟隨。

否則以柳塵霜的實力必然很容易察覺到她……

當然,如今就不一樣了,現在人數眾多,柳塵霜不可能在人群內注意到她。

「顏顏,服用這個幹什麼?」墨離殤頗為不解的目光落在了白顏的臉上,好奇的問道。

白顏淺淺的笑了笑:「若是稍後帝蒼沒有來的話,我要做些事情再離開,自然不能讓他們發覺,這些人窺視我的男人,我不可能白來一趟。」

她的男人,這一輩子只能屬於她一人,若是有窺視者,那她不介意給他們找些事做。

「好。」

墨離殤聽到這話,方才將丹藥服下。

而就在他丹藥入口即化的瞬間,一名衣著紫色的侍女走了出來,她柳眉輕蹙,冷漠的目光掃向在場的所有人。

「各位既然都是來此做客的,那就都進來,那位前來領主府搗亂的女子,也被我們領主抓到了。」

眾人聽到這話之後皆是一震。

那個趕來領主府囂張的女人,被領主抓到了?

「嘖,我倒是想去看看,這個女人長得什麼模樣,竟然敢搶他人的夫君。」

「哈哈哈,這領域內,有人能與領主相比?想必那女人連給領主提鞋都不配。」

「走,這女人既然抓到了,男人肯定也很快就會現身,彼時,我們一定要為領主出一口惡氣,竟然敢為了別的女子拋棄領主!」

所有人都大笑著往領主府的門檻內走去。

白顏跟在人群之後,聽到了這些人的話后,眉頭輕輕一挑。

她本來還以為領主是隨便找了個借口,吸引帝蒼出現罷了,沒想到為了不讓領域眾人失望,他們還找了個女人來冒充?

「不對……」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