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哲臉上的表情愈發精彩,異樣的目光打量着曲筱雅那曼妙的身材。

小流氓的口氣說道:“喲呵,小娘皮還挺烈!挺符合本少爺的口味,只不過你已經是被人玩過的爛貨了,本少爺對你可沒什麼興趣。”

許哲的注意力全都放到了曲筱雅的身上。


完全沒有感受到周圍的空氣都已經慢慢降低了溫度。

想到了將曲悅弄到手之後的感覺,許哲更加興奮。

再次對着曲筱雅嘲諷道:“你的事情是與我無關,不過小悅是我的女人,你惹到我女人不開心了,這就跟我有關了。”

“念在你曾經是小悅姐姐的份上,只要你現在過去給小悅跪下磕頭認錯,我可以寬宏大量的饒你們一命!”

朱少武嘴角也露出了一絲輕蔑的笑容。

曲筱雅已經憤怒的開始顫抖, 目光死死的盯着身前的許哲。

就在她剛要開口的時候,旁邊忽然想起了一道清冷的聲音:“如果不呢?”

曲筱雅頓時鬆了口氣,可心裏面還是有一種失落的感覺。

“還敢說不?哈哈哈!你特麼……”

聽到這個聲音,許哲本能的便要嘲諷。

可是剛回過頭便對上了羅成那冰冷到毫無感情的目光,脊背瞬間一片冰涼。

那種感覺……就彷彿被數十頭野獸盯上了一般!

這是什麼眼神……

許哲臉上那囂張的表情瞬間凝固,大腦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羅成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坐在那裏翹着二郎腿。

可是那一股無形的壓力卻讓許哲有一種將要窒息的感覺!

曲筱雅,任何人都不可以侮辱!

羅成眸中的冷漠也愈發濃郁。

咕咚!

許哲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強烈的窒息感讓他根本無法言語。

朱少武站了出來,輕蔑的說道:“就算你們羅家家主在我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的,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我面前叫囂?”

可羅成冷漠的目光始終都放在許哲的身上,嘴脣微張:“我也給你一個機會,跪下,道歉。”

“不然,死。” 平淡的聲音清晰的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之中。

那陰冷的氣息彷彿帶着一股無形的威勢一般,首當其衝的許哲身體更是一陣瘋狂顫抖。

這個氣勢……

這個眼神……太恐怖了!

咕咚!

許哲腦袋已經徹底短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朱少武臉上閃過一絲怒火,堂堂朱家大少走到哪裏不是萬衆矚目?

一個小小的羅成竟然敢無視他!

冰冷的喝道:“許哲,難道現在你膽子已經小到連羅成都怕了不成?”

曲筱雅聞言心中多出一絲焦急。

以羅家的實力跟朱家相比無異於以卵擊石!

最糾結的還是許哲。

朱少武徹底憤怒,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再次開口歷喝:“想什麼呢!”

這個廢物!

曲悅手中拳頭緊握,卻也根本想不到什麼辦法。

許哲慢慢的鼓起了勇氣,冰冷的開口:“曲筱雅,你是等我過去還是自己站出來捱打?”

曲筱雅嬌軀直顫,卻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下一刻,羅成那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跟你說的話,你似乎沒有聽到。”

所有人再次一愣,這羅成竟然還敢頂風上?

許哲心中浮現一絲怒火,羅成竟然如此囂張!

眼神裏面滿是輕蔑,一聲歷喝:“你個廢物!本少念你天真不想理你, 你是真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吧?”

“就憑你,也配讓我選擇?”

“今天我就讓你親眼看到我是怎麼羞辱曲筱雅這個賤人的!”


話音落下,周圍溫度再次下降了幾分,不少人甚至已經打了一個冷顫。

許哲嘴角張狂的笑容愈發明顯:“曲筱雅,你不說,那就只好我幫你選了!”

說完之後伸手便向着曲筱雅衣領的位置抓去。

曲筱雅臉上愈發的慌亂,下意識便看向了羅成的位置,卻發現羅成竟然依舊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

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在裝酷!

曲筱雅心頭瞬間無比失望, 淚水已經噙滿了眼眶。

她怎麼也沒想到羅成竟然如此不堪!

曲悅終於等到了這個時候,眼神之中滿是嘲弄。

周圍衆人臉上裏面同樣帶着輕蔑的表情。

許哲下意識瞟了曲悅的方向一眼, 當看到曲悅臉上的笑容之後心裏面那叫一個舒服。

曲筱雅貝齒緊咬,明白自己在劫難逃,可是最讓她痛苦的還是無動於衷的羅成!

她,失望透頂。

回頭看去,許哲的手臂已經伸到了身前,曲筱雅心頭瞬間一片絕望。

wωω✿ttKan✿¢○


可就在許哲的手馬上要抓住曲筱雅衣領的時候。

衆人忽然感覺眼前寒芒一閃,所有人瞬間心驚!

就連曲筱雅都忍不住一陣驚喜!羅成動了?

可擡頭看去,羅成依舊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曲筱雅心中忍不住自嘲。

許哲也被剛纔的動靜嚇了一跳,可下一刻,整個人瞬間石化!

手呢!

許哲舉着的,只剩下一根光禿禿的手臂,手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

“啊……啊!啊!”許哲徹底瘋了,一手抓着自己的手臂瘋狂呼喊着,臉上也滿是痛苦的表情!

直到此時,衆人這才注意到這一幕,瞬間呆愣。

曲筱雅也傻了,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許哲的手竟然平穩的落在地上,拇指上的金扳指格外顯眼!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驟然響起,目光下意識的放到了羅成的身上!

朱少武也無比震驚,就連他都沒有看到許哲的手到底是怎麼被砍掉的!

許哲的嚎叫還在持續,曲筱雅小手捂着嘴脣,曲悅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羅成緩緩轉過身來,嘴脣微張:“你只有一次機會,跪下,道歉。”

平淡的話語卻清晰的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之中。

羅成的話,無異於已經默認了剛纔的事情確實是他動的手,所有人更加震驚!

首當其衝的許哲停止了嘴巴里面的喊叫,儘管疼痛難忍,可是他心中更爲懼怕!

剛回過頭便正好對上了羅成那平淡的目光,心中的恐懼竟然比剛纔還要濃烈!

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不聽羅成的話,下一刻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咕咚!

許哲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如果真的跪下,他的尊嚴至於何處?

可是不跪……

朱少武反應過來,憤怒的吼道:“羅成,你不要過分!你要爲你們羅家樹敵不成?”

羅成嘴角露出一絲輕笑:“你,還不配。”

他本想低調的與曲筱雅一起躲過餘生,卻偏偏有那麼多不長眼的前來招惹。

此話一出,周圍再次響起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跟朱家大少如此針鋒相對?這怕不是……瘋了!絕對瘋了!

朱少武也完全被羅成懟的說不出話來,臉色瞬間陰沉。

羅成看向了許哲,平淡開口:“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話音落下,一把精緻的匕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羅成的手中。


許哲瞬間慌亂,看着匕首上那爆閃的寒芒。

心裏面的糾結在這一刻瞬間蒸發的一乾二淨!

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恐慌!

許哲清晰的感受到,那是一種來自靈魂的恐懼。

他有一種錯覺,羅成想要殺他,這裏沒有人能夠阻攔的住!

尊嚴,臉面,在這一刻紛紛被他拋之腦後。

噗通!

許哲再也不敢有任何猶豫,直接對着羅成的位置狠狠的跪了下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