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着如此景象的林毅雖然心中有些驚訝,但總的來說還是極爲興奮的,畢竟能如此大費周章,裏面若是沒有一些好東西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哼哼,算你小子有眼光!”

說罷,便是隻見的噬魂信步走進那遮元禁央陣之中,此時看着如此大陣,不少殘留還遺留了下來,觸目驚心,讓的林毅心中不禁是感嘆。

而在這遮元禁央陣之中,竟然又是另外自成一片空間,不知道是受到那巫咸何等的重視。

眼見着這一切,林毅心中逐漸澎湃起來,而當看着那慢慢一室的各種奇珍異寶,更是驚得說不出話來。

“我的天,這比目一族原來還是土財主的存在呀!”

眼見滿屋的各種丹藥武器,再加上一些還未成型的靈草一類的東西,林毅心中是又驚又喜,對於眼前的一切早已是垂涎欲滴了。

此時的噬魂看着眼前如此景象,卻是並沒有林毅這般激動,反倒是一臉鎮靜地掃視着整個房屋之內。

然而,當期目光觸及到一處之時,整個臉上更是微微一抽搐,旋即又是飛速朝着那方向而去。

只聽的噬魂的口中連連驚呼:“想不到呀,想不到,在這,地方竟然是還能見着如此難道說又是要給我天魂大陸一片希望不成麼?”

此時林毅正爲這如此之多的寶物感嘆,卻是聽着噬魂的聲音,一時好奇,看向那身影,卻是隻見的其眼前竟是有着一柄紫色古劍。

此劍在那廢墟之中,竟是顯得極爲古樸,而在感覺到那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林毅心中也是極爲驚詫,心中想到:“沒想到這古劍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竟是比噬魂還要強盛幾分,恐怕也是大有來頭!”

林毅朝着那古劍走去,此時的噬魂望着此劍竟然已是出神。而自己再次看向此劍之時竟是隱隱有着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是什麼?”

眼見的噬魂如此模樣,林毅心中疑惑,能讓噬魂變成了如此模樣的東西恐怕其來歷不會有多簡單。

“聖帝之劍!遙光!”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是讓的原本還僅僅是好奇的林毅心中一番感嘆,此時竟已是成了震撼,甚至是整個身軀都是在不斷顫抖。

“你確定?”

此時的林毅幾乎是以不相信的眼神看着那噬魂,雖然事實已是擺在了眼前,但還是多多少少並不相信此劍就是什麼聖帝之劍,如此當然是有些太過於出人預料了。

“嗯,此劍必定是遙光沒錯,但是爲何出現在此地就不是太清楚了!”

看着林毅懷疑的眼神,噬魂又是點點頭道。


後者此時聽着,心中更是如同翻騰的江海一般,許久方纔是大喜過望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們還等什麼呀?直接帶走就是了。”

如此寶貝,對於林毅來說簡直就是上天的恩賜,若是能夠得到這聖帝之劍的幫助,恐怕現在的自己就算是遇上天魂境界的人物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吧。

而正當興奮的想要伸出手將那斜插在牆壁上的古劍帶走之時,卻是不想又是被噬魂給攔了下來。

“聖帝生前所用,你小子以爲這真的就只是說說而已?恐怕還不等你靠近將要被那強橫的氣勢直接壓的爆體而亡了。”

噬魂的話說的一點也沒有錯,而此時正欲對那古劍下手的林毅也是隻感覺心中一股悸動,旋即又是一陣刺痛傳來,竟是整個人身體之內都是如同火海一般。

突兀受到如此感受,林毅心中不敢再有什麼怠慢,連連後退,體內的悸動方纔是減輕不少。

最强老公:撲倒軟萌小甜妻 •тt kΛn •co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要咯?”

此時看着噬魂的眼神,林毅心如刀絞,若真是將這等第一至寶放棄的話,恐怕整個人都要後悔一輩子。

“這倒是,只要你小子能夠成功收服這古劍,那麼從今以後這古劍恐怕就要聽任你的驅使了,當然,古劍的威力能發揮道多大,就看你個人的本事了!”

聽着噬魂如此一說,林毅卻是腦海之中又是變得極爲複雜起來,讓自己收服這古劍,又談何容易?單單是靠近一點就有些經受不住,更別說是將其收服了。

“怎麼?難道你小子還真的是怕了必成?”看着林毅躊躇的模樣,那噬魂戲謔地說道,旋即又是搖了搖頭道:“看來當真是聖帝高看你了,竟是如此這般禁不止考驗。”

這噬魂說的有鼻子有眼,林毅雖然心知對方此時是在運用激將法,但還是道:“今天就將這破劍收服了,倒是要看看你這古帝要怎麼說?”

聽得林毅如此一說,那噬魂亦是連連拍手叫好,不斷道:“既是如此,那我噬魂今日就全力幫助你了!”

“少廢話,怎麼做?”


看着噬魂的模樣,林毅不想再折騰下去,自己了當的說道。

“很簡單,血祭便是可以了!”

一聽此話,林毅卻是整個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登時想要說什麼,卻是又說不出來。

這血祭當初可是在魂籍之上看到過的其中描寫的恐怖,就算是林毅現在想起來也是有點經受不住。 所謂血祭,便是一魂者之血強行進入武器之中,但凡是有些許靈智的武器都能接受這樣的方式。

然而,這血祭也並不是全然安全,每件武器的靈智都有着自己的意念,而若是血祭之人的意念沒有武器中靈智意念強橫的話,恐怕想要遭受到這武器的反噬了,屆時,獻祭之人唯一的結局就是完全被武器將體內的血液強行抽取。

想到這樣的死法,林毅心中就是有心哆嗦,這遙光劍可是那聖帝曾今使用過的,其中的靈智難道還能弱到哪去?

“怎麼?又後悔了?”

看着林毅躊躇的模樣,那噬魂又是在一旁取笑地說道,雖是激將法,但在其內心看來,如此做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這聖帝之劍可並非是什麼凡物,就算是自己全盛時期也未必能將其收服。然而,林毅卻是完全不一樣了,爲聖帝之體的他可以說就是聖帝的傳人,相比之下,那遙光劍就算是心中不願意,也不至於去傷害聖帝的傳承者吧?

而此時面對着這噬魂的眼神,林毅心中可是完全沒有想到這麼多,只是擔心自己若是當真被那遙光劍給反噬應該如何是好纔是。

“你小子,到底是動不動手呀?”

聽着噬魂不斷地催促,林毅心中卻是並不着急,這血祭可是非同小可。目前看來,遙光劍是非要收服不可了,既是如此,林毅內心反倒是沉靜下來,不斷調整,直到最後方纔是深呼一口氣。

只見的此時的林毅如釋重負一般,眼神緊盯着那遙光劍,旋即手中一道精芒出現,只見的在其左手上一劃,便是看着殷紅的鮮血滲透出來。

不再遲疑,旋即催動體內的魂力,全部血液瘋狂朝着那遙光劍爆射而去。

而與此同時,站在一般的噬魂也是神色開始緊張起來,雖然對於這樣的局面正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但內心自然是不希望林毅出什麼事。

又是看的噬魂手中一股紫色的氣息瞬間升騰而起,旋即又是擴散開來,竟是在不到一個瞬間的時間,便是將這周圍的景象完全包圍在其中。

看着手中血液瞬間與遙光劍接觸,林毅心中有些忐忑,只感覺着一股極爲強橫的吸力將自己的血液瘋狂吸食而去。

而此時的林毅卻是並不敢阻止這一道強橫的吸力,只是哀嘆道:“看來這遙光劍的貪慾不小呀,只是不知道最後還能不能從這傢伙的手中活下來!”

心中有些,隨着時間的推移,此時的林毅已是出現頭腦眩暈的狀態,也不知道給這遙光劍餵了多少的血液,在這大殿額周圍已是完全被一股腥甜之味籠罩在其中。

而此時的遙光卻是更加的貪婪起來,只感覺那道吞噬之力不斷增強。

“混賬,難道還真想要將老子抽乾不成?”

感覺到遙光劍變本加厲的吸力,林毅心中登時大駭,如此下去,自己豈不是要變成一具乾屍了?

不敢遲疑,手中突然爆發出一股魂力,朝着那遙光劍猛地抽打過去。

然而,還沒有看到這魂力掠出半丈,卻是隻見的那遙光劍突然渾身顫抖一下,而自其劍身之內竟是直接爆發出一道白光。

強大的劍氣一時突然籠罩在大殿之內,只見的那白光爆發而出,卻又是如同長鞭一般,竟是直接擊打在林毅爆發出來的魂力之上。

登時之間,只見的兩股強橫的力量就在眼前爆發開來,絲絲漣漪擊打在自己臉上,忍不住地感覺有些生疼,再看看整個臉龐,竟是滲出了絲絲的血絲。

“好霸道的劍氣!”

感受到這遙光主動爆發出來的攻擊力,林毅心中早就是如平靜的湖面扔進去一塊石頭一般了。

而此時在一旁守護着的噬魂也是眉頭緊皺,沒想到那遙光劍竟是能夠主動出擊,這一點倒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而恰在兩人皆是心中感嘆之際,卻是又突然聽得一道“哈哈哈”的笑聲傳來,陰深可怖至極,在加上那如同鬼魅一般,竟是讓的兩人後背一陣發涼。

“這是?”

聽着這笑聲的林毅和噬魂兩人皆是心中大駭,只感覺這聲音自四面八方傳來,根本無法阻擋。

還沒有等兩人完全緩過神來,卻是隻見的那遙光劍之中突然一道紫色氣息滲透出來,旋即竟是在半空之中形成一道人形。

“什麼?劍靈?”

看着這人形的劍靈,雖是隻有拳頭般大小,但其中所散發出來的強橫氣息卻是讓二林毅心中發憷。很顯然這遙光劍中的靈智已是成型。當回過頭想想,一切又是極爲正常不過了。

此時處於一種極爲尷尬的狀態,只聽的那突然出現的劍靈道:“聖帝之體?好久不見吶!”

聽着那劍靈陰陽怪氣的口吻,林毅心中大驚,對於這樣的劍靈還是頭一次見到。

而又是見的那劍靈此時將目光轉向了站在一旁的噬魂身上,竟是身軀微微顫抖,不禁有些愕然,許久之後方纔是又道:“真是沒有想到,當初的噬魂古帝也是出現在這裏了,你不是被那太虛之陣給送走了麼?”

此時聽着這劍靈的聲音,林毅手掌之中的血液卻是不斷流逝。

也許是因爲感覺到林毅快要支撐不住了,這劍靈手中微微一顫,旋即便是見着一道紫氣又是掠向那成線狀的血液之中。

旋即,只感覺着一股清涼之意傳遍全身,再看看眼前的血液,雖是依然朝着那遙光劍中流淌而去,但速度卻是減慢了不少。

而看着這一切的噬魂此時已從驚訝之中回過神來,盯着那劍靈道:“好久不見吶,遙光,沒想到現在就連你也是成型了!”

這噬魂的聲音有些古怪,但此時的林毅一心擔心眼前自己的血液不受控制,根本沒有注意到噬魂的反常。

“哼,少給我來這一套,我遙光成型乃是註定的事情,早在萬年前就已經有了自己的劍靈!”

那劍靈雖出現在噬魂的面前,聲音之中有些憤怒,不耐煩地回答着噬魂的話。

而此時的噬魂卻是呵呵一笑,又是道:“果然是即將超越仙魂器的存在,只是不知道你大陸第一神器的威名是否還是如同萬年之前一般。”

此時見着眼前的遙光劍,噬魂心中已是打定了主意,今日必定收服對方。

而面對如此口吻的噬魂,那遙光卻是又不爲所動,淡淡地說道:“怎麼?難道你認爲還能強行將我收服不成?”

這遙光如此說道,也並不是沒有依據,雖是身爲一件武器,很多時候並沒有多強橫的自主攻擊的能力,但每一件武器都有着自己的靈智之後,想要將其收服就如同難如登天一般。

而此時的遙光自然不會是噬魂的對手,但對於噬魂和林毅來說,想要將其成功收服,那一道道的防線卻是難以突破。


此時面對着如此尷尬的噬魂心中當然是明白這遙光爲何敢誇下如此海口,心中一時也是有些難以承受,旋即道:“本帝無法收服你,那可並不代表眼前這人沒辦法收服!”

這所說之人自然就是在一旁苦苦支撐的林毅,而此時兩者的眼神盡皆是聚焦在林毅的身上。

看着如此模樣的林毅,那遙光心中有些好笑,又是道:“呵呵,正是好笑,如此唯唯諾諾之輩,竟然也是擁有聖帝之體的人,難道說聖帝真的是找不到傳人了麼?”

不知道爲何,此時的林毅聽着這遙光的語氣,竟是對着那傳說之中的聖帝有着不小的偏見,此時聽着更是有着一絲絲的怒氣。

而事實也正是如同林毅所想的這般,此時的遙光劍腦海之中已是回想起萬年之前被拋棄進入這天焚谷一幕,心中竟然已是憤懣至極。

而站在一旁的噬魂卻是又聽得那遙光道:“想要收服我遙光,那就再次讓他來吧!”


這所謂的他噬魂心中也是極爲清楚,正是那聖帝,只是現在聽着遙光劍如此要求,不禁是再次皺眉。

許久方纔是聽得噬魂道:“聖帝萬年之前已是隕落於虛空!”

這一句話字字斬釘截鐵,即便是一向古井無波的噬魂也是心中不住地顫抖,好似現在依然是不相信事實一般。

而此時聽着噬魂所說的遙光劍心中也是一顫,登時臉上暗無生色。

經久的沉默,聽着如此話之後,周圍整個空間都是處於寂靜之中,而此時的林毅聽着此話更是心中如被大鐘撞擊了一般,心道:“沒想到這被口口聲聲提到多次的聖帝竟是已經隕落了,當真是世事難料!”

但此時的林毅心中疑問也是陡生,既然那聖帝已死,而自己的聖帝之體又是從何而來,這一點實在是想不清楚呀。

想了許久,依然是不見得身邊的兩人有着任何的動作,此時林毅的血液流逝已是達到了極端,不禁對着那噬魂有些埋怨,道:“這破劍到底是收還是不收?實在不行就將他砸了賣鐵算了!”

這聲音雖是有些幽默,可此時在那遙光聽來卻是如同雷鳴一般刺耳,尤其是那“破劍”二字更是完全刺激起他的神經。

霎時之間,只見的大殿之內恐怖氣息到處遊走,周圍瞬間便是漆黑一片,竟是伸手不見五指。 而此時面對如此局面,林毅心中登時大駭,雖然自己有心要收服這古劍,但兩者之間到底是誰輸誰贏還根本說不一定呢。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