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場面.陸軍總長格拉齊亞尼馬上站起來圓場.他說:「西迪巴拉尼的確是個微不足道的小鎮.但是我們的軍隊在進攻的過程中斃傷英軍1300人並俘虜了400人.擊毀了英國坦克14輛.火炮23門.而我軍傷亡只有英國人的40%.而且現在梅西將軍的先頭已經抵達了梅塞馬特魯的外圍.那裡有一條連接亞歷山大港鐵路.我相信用不了幾天.我軍就會佔領那裡.從而敲開亞歷山大的大門.」

「但願如此」.芒果淡淡地說了一句.說實話.他對梅西的表現並不是很滿意.梅西手裡可是有一個實打實的裝甲軍(下轄第2裝甲師、第101、第185機械化步兵師).而他的對手不過是36000名包括後勤人員在內的英國人、印度人、紐西蘭人和澳大利亞人.看來這個梅西將軍的成色還是不足啊.


看到墨索里尼對北非的戰況並不太滿意.巴多格里奧元帥將話題轉向了西班牙.

「在西班牙的南部.卡瓦萊羅的直布羅陀集團軍已經抵達了直布羅陀要塞的腳下.我軍的重炮和轟炸機已經在那裡扔下了30萬發炮彈和1400噸航彈.直布羅陀山的標高都已經被削低了2米.我相信我軍可以在未來的一周內拿下這座英國最值得驕傲的要塞」

「在中部戰線.武裝黑衫軍和駐西空軍的配合佛朗哥的國民軍已經佔領巴倫西亞.現在人民軍的殘部已經被壓縮在胡卡爾河和塞古拉河之間.沒有了外**火的援助.他們的末日近在咫尺.」


對於西班牙中部的戰況.芒果並不感興趣.他知道就算武裝黑衫軍不去攙和.國民軍拿下巴倫西亞也不過是個時間問題.倒是直布羅陀.芒果相信它「不落要塞」的頭銜絕對不會只是個虛名.那些躲在坑道里隨時準備反擊的步兵.可不是好對付的.想想沖繩、上甘嶺.這些地方的工事規模和質量可比不上直布羅陀.但是結果卻是—–看來到時候直布羅陀要塞一定會沉浸在一片屍山血海之中.

〖 拉利內阿鎮里的槍炮聲終於沉寂下來.要塞周圍呈現出一片難得的安靜.只有在高空負責監視要塞的意大偵查機不時發出單調乏味的嗡嗡聲.但是戰線兩邊的每一人都知道這暫時的平靜只是大戰開始前的幻想.直布羅陀總督沙拉爾將軍相信.義大利人對要塞的炮擊和步兵的攻擊馬上就是會晝夜不停.那些該死的義大利人會想方設法不讓被守軍有喘息之機.他們指望在連續不斷的戰鬥中把守軍搞得精疲力竭.然後迫使他們儘快投降.然後將兵力專用於下一個目標.

自從威沙特號驅逐艦入港后.要塞里的守衛者再也沒有看到一條掛著米字旗的軍艦駛進港灣.現在.距離他們最近的友軍也在千里之外.而且正面對著德國人的重壓無法分身.得到外援的希望日漸渺茫了.但是.正是這種希望能給守軍以生存和鬥爭的力量.所以英國守軍還在強迫自己對此寄予希望.樹立信心.於是.有關皇家海軍即將組織大規模運輸船隊的傳聞便時常會自發地產生.並立刻傳遍整個要塞.一聽到這樣的消息.那些黯淡的眼眸會閃爍著光芒.疲乏的身體就會感到力量倍增.儘管每一次援兵到來的消息都被無情地證明純屬訛傳.但它還是不斷地出現.而每次人們都對此深信不移.

17日.一架肖特「桑德蘭」水上飛機隊掠過要塞上空.它那龐大的身軀當即被防空炮手們識別出來.這架笨重的水上機不知為什麼竟從遙遠的英國飛到這裡.它突然鑽出雲層.在要塞上空俯衝下來.繞了一圈.搖動機翼致意.機翼上兩個可愛的藍紅同心圓清晰可見.於是.興奮到發狂的人們不顧時不時落下的炮彈.跑出工事向飛機揮動手臂和帽子.一時間「皇家航空兵萬歲」聲立刻響徹整個要塞.人們甚至會以為就連飛行員也能透過震耳欲聾的炮彈轟鳴和飛機發動機的怒吼聽到這無數人聲匯成的歡呼.

但是.幾分鐘后.從半島的北面匆忙飛來4架「馬基」戰鬥機.要塞頓時地平靜下來.數百雙眼睛一直焦急不安地注視著「桑德蘭」.看它如何逃脫敵機.只見那架「桑德蘭」一邊用自衛機槍還擊.一邊向西飛去.然後越爬越高直到鑽進救命的雲層.最後所有這些飛機都從天空消失—–

誰都不懷疑.這架單機一定是奉了倫敦之命前來鼓舞被圍守軍士氣.向他們傳遞援軍即將到來的消息的.不管怎樣.這位無名皇家海軍飛行員為守軍增添了新的力量.使他們暫時樹立了要塞保衛戰能順利結束的堅定信心.

————————分割線————————————————-

而在英國人翹首以盼援軍的時候.義大利人正在積極準備最後的攻勢.佔領拉利內阿鎮后.義大利人距離直布羅陀要塞只有不足兩公里的距離了.這已經完全處於火炮直射的範圍之內.於是卡瓦萊羅將軍迫不及待地將墨索里尼送來的24輛「突擊虎」突擊炮派往了前線.

當24輛重達50噸鋼鐵巨獸出現在拉利內阿鎮的街道時.兩旁的經過戰火再三洗禮的破敗房子都被震地搖搖欲墜.哪怕是莫雷蒂先遣隊里見多識廣的裝甲兵看見這些體態非凡的怪傢伙.也是個個目瞪口呆.異常驚愕.在它們慢吞吞地吃力地向前挪動的時候.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好奇的義大利步兵駐足觀望.就像當年羅馬人看見漢尼拔的大象部隊時那樣驚奇地看著這些隆隆作響的巨獸從自己的眼前駛過.跟著「突擊虎」兩側的士兵.腳步挺直.氣氛肅穆.象在舉行莊重的宗教儀式.

這批「「突擊虎」可以說是義大利陸軍為了攻克諸如直布羅陀那樣的堅固要塞而量身定做的攻堅利器.而這些大老虎的身世要從寒冷的北方說起.

1933年蘇聯的哈爾科夫蒸汽機車製造廠開始生產一種名為t-33的坦克.t-35坦克高大威猛.炮塔林立.各種不同口徑的槍炮參次排列.強悍的外形令每個見過的人都驚嘆不已.似乎無法戰勝.這是真正的鋼鐵巨獸.自從問世的那一天起.就是紅場閱兵的常客.t-35坦克的缺點是明顯的.蘇聯似乎也意識到這一點.只是把t-35作為對紅色帝國強大戰車生產能力的證明.所以只生產了區區61輛.而當科京設計的kb系列重型坦克在40年2月開始量產後.中看不中用的t-35坦克更是成為了「白象」的代名詞.

而與此同時.義大利人正為手頭沒有一種可以用於改造成重型突擊炮的坦克底盤而煩惱.雖然菲亞特傑出的工程師可以將一門149mm的149/40modello35裝上了p25坦克底盤.但是卻無法按照墨索里尼的要求再在戰鬥室的正面配上100mm的裝甲.於是.義大利人將目光投向了德國和蘇聯.希望能從那裡獲得幫助.最後.義大利以250萬美元的代價從蘇聯人那裡弄來了30個t-35坦克底盤.並趕在40年6月之前趕製出了24輛重火力重裝甲的突擊炮.看完該突擊炮火力表演后的芒果龍心大悅.將其命名為「突擊虎」.

現在.這些猙獰的巨獸在1.6公里的陸峽上一字排開.炮口直指直布羅陀要塞的北面.他們的目標就是在前幾天的戰鬥中已經暴露的要塞坑道炮.在他們身後的小鎮廢墟里.16輛p25坦克和48輛菲亞特機槍車正在焦急地等待著衝擊的命令.

首先倒霉的是那天在莫雷蒂特遣隊海灘迂迴時射擊的6門6磅反坦克和一門4英寸的岸防炮.義大利炮兵早就把這些火炮的具體位置爛熟於心.

第一輪齊射.24發45.96公斤的穿甲彈以800米/秒的速度飛出40倍徑的炮管.撲向1800米外英國人藏身的混凝土工事.巨大的后坐力好像讓重達50噸鋼鐵巨獸向後一抖.但是對面那些厚達1.5米的混凝土胸牆並不是可以輕易擊穿的.大部分的鋼鐵彈丸只是在厚重的胸牆表面爆炸.它們唯一的作用就是砸開了混凝土層.使得裡面密如蛛網的鋼筋裸露出來.但是.還是有一枚炮彈幸運得穿過了狹小的射擊口.飛到工事的內部.緊接著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將裡面的英國人連同他們操縱的火炮炸得段段塊塊.

在「突擊虎」8倍的瞄準鏡後面.聚精會神地義大利炮手可以清晰看到這一切.他們馬上按照試射的結果.更加審慎瞄準那些黑黢黢的射擊口.小心翼翼地把轉動調整火炮仰俯和左右的轉輪.接著第二次傳來可怕的爆炸聲.

當然.英國人是不會坐以待斃的.3門9.2英寸岸防炮、3門6英寸岸防炮、1門4英寸岸防炮、1門3英寸速射炮再加上剩下的5門6磅反坦克炮開始向著「突擊虎」們開炮.一時間.直布羅陀山彷彿是一座向南噴發的火山.數噸的鋼鐵和炸藥被送到空中旋轉著、翻騰著、飛舞著.不屈的英國人要告訴貪婪的義大利人這片被炸彈和炮彈翻得稀鬆的土地.每一碼都須要他們經過激戰.付出「大量鮮血」才能奪取.

帶60度傾斜的100mm鎳鋼裝甲.可以有效地抵擋那個年代一切的反坦克武器.比如英國人的6磅反坦克炮.但是.現在義大利人正在面對卻不單單是反坦克武器.而是4英寸、6英寸乃至9.2英寸的岸防炮.對於這些大傢伙而言.100mm的突擊炮裝甲和動輒12英寸的戰列艦裝甲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東西.

一輛不幸的突擊虎被一發9.2英寸的穿甲彈擊中.英國人從來沒有測試過在2000碼以內.這種172.4公斤的炮彈可以擊穿多厚的裝甲(注一).但是這發炮彈毫不費力地穿透了突擊虎引以為豪的正面裝甲.然後將這個50噸的大傢伙炸成了零件狀態.

看到越來越多的英國坑道炮開始進入這場規模浩大的煙火表演.卡瓦萊羅命令處於後方縱深的義大利炮兵開始加入這場死神導演的大合唱.直布羅陀山的北面到處濃煙滾滾.到處是強烈爆炸掀起的高高的黑色噴泉.此起彼落.

距離直布羅陀要塞直線距離7公里的276高地上.卡瓦萊羅的小眼睛在掩蔽部的觀察孔后眨巴眨巴.在他看來義大利猛烈炮擊之下的直布羅陀要塞那就是是一口烈焰飛騰的大鍋.鍋里絕不可能再剩下一點點有生命的東西.

他將自己軍帽戴在自己光禿禿的腦袋上.緩慢地轉過身.面向自己的部下.然後很用力地說:「總攻可以開始了——-」

如果晚上沒喝多的話.看有時間的話.再弄一個小章節上來.

力爭本月更新十萬字<:1906-1922》介紹mk10型9.2英寸炮可以在3000嗎的距離上擊穿9.7英寸(246毫米)的kc裝甲.

〖 隨著直布羅陀集團軍指揮官卡瓦萊羅將軍一聲令下.早已待命多時的義大利機械化部隊發起了衝擊.現在.擺在義大利衝擊部隊面前的是一片直布羅陀山腳下的開闊地.南北長約一公里.這裡原來是直布羅陀機場的所在地.但是現在英國人用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將這裡變成了遍布地雷、鐵絲網、拒馬、鹿砦等物的修羅場.不足兩平方公里的地盤裡.英國人埋下了整整2500枚反步兵地雷和1500枚反坦克地雷構成了一個超高密度雷場.障礙物的數量更是達到平均0.5平方米就有一個的水平.

對了減少部隊通過該區域時的損失.不計成本的義大利炮兵在兩天的時間內向這裡砸下了18000發炮彈.按照單位面積的落彈量計算.基本上和凡爾登要塞爭奪戰時戰況最激烈的那幾天相當.

雖然這樣高強度的炮擊極大地削弱了英國人布置的雷場和障礙物.但是滿地遍布的猶如巨熊腳印(注一)的大彈坑.對於高度機械化的義大利衝擊部隊可不見得是個好事情.如果是在一般的平原上.義大利的裝甲車輛只需要大約100秒的時間就可以跑完這段距離.但是現在—–至少進攻開始后最初的100分鐘內義大利人只向前推進了不足百米.

面對這些巨大的彈坑.義大利裝甲兵不得不從安全的裝甲車體里跳出來.從隨車攜帶的工具箱中翻出工兵鏟和尖鎬.試圖將這些兩、三米直徑的彈坑變得更容易通過.菲亞特機槍車的車組還好.可以拉著車載的步兵幫忙填坑.而對於p-25坦克而言往往三個坦克兵(駕駛員要開車.不下來填坑)這無疑是個相當費時費力的活兒.而且往往他們一頓忙活.好不容易讓坦克走了幾米.就又不得不爬出坦克繼續填坑.而就在幾百米外.躲在混凝土工事或是工事廢墟里下的英國反坦克槍手、狙擊手和機槍手正在不懷好意地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同時就在一旁p-25坦克卻因為無法發現這些英國射手的位置只能對著直布羅陀山亂轟一氣.

現在. 霸道總裁王俊凱:愛你只是假像 .這是一場**和鋼鐵的速度比賽.顯然.這種在對手密集火力下的進攻不需要什麼戰術和技巧.需要的僅僅是在槍林彈雨中冒死衝鋒的藐視一切的勇氣.

對於義大利軍隊.我們可以這樣要求他們嗎.對於一支在歷史上留下諸多笑談的軍隊.我們可以這樣要求他們嗎.

第70團的團長富蘭切斯科在看著他們.

第19師的師長維托里.奧索尼奧在看著他們.


第14軍軍長魯吉?蒙塔斯蒂在看著他們.

直布羅陀集團軍司令卡瓦萊羅在看著他們.

陸軍總長魯道福?格拉齊亞尼在看著他們.

總參謀長彼得羅? 逆天升級 .

義大利領袖墨索里尼在看著他們.

戰場這邊數萬名義大利士兵在看著他們的戰友義無反顧地撲向英國人的火網.

600米、500米、400米、300米——義大利的戰車距離那座高聳的「永不落」要塞越來越近.

10輛、15輛、20輛、40輛——-越來越多的義大利戰車在英國的炮火之下變成一堆又一堆燃燒的廢鐵.

終於.在付出了10輛p25坦克和31輛菲亞特機槍車的高昂代價后.義大利的鋼鐵大軍終於衝到了直布羅陀要塞外牆牆角下.菲亞特機槍車車體後面的艙門被打開.一個個義大利的步兵魚貫而下.最後.連機槍車的車組也跳了出來.

因為步兵營長的坐車已經被英國人炮火擊毀.這群僥倖衝過英國火網下幸運兒居然在要塞外牆的斜坡上趴著.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幾個頭戴鋼盔.手持衝鋒槍的軍士.身體緊緊貼在地面上.不時把衝鋒槍舉過頭頂.越過外牆.急急忙忙放上兩小梭子.同時.在他們頭上准有要塞保衛者的子彈在不停地呼嘯著.

幾十秒的沉默后.終於有人揮臂一呼:「勇士們.跟我來.我們必須離開這個鬼地方.」然後.在那個義大利中尉的帶領下.這支不足百人的小部隊身上背著各自的武器.貼著牆根.小心翼翼地弓腰駝背地前進著.

就在這個時候.從高高的直布羅陀要塞上落下了雨點般的手榴彈.幾秒之後.空氣沸騰了.即使是在7月的白晝.手榴彈爆炸的光芒依舊讓一公裡外義大利陣地上的士兵感到刺眼.爆炸的火焰和紛飛的彈片彷彿一朵朵碩大的金菊花一般.那些端著槍小心戒備的意軍士兵完全沒想到這從天而降的手榴彈雨.他們幾乎無處可躲.近百人的隊伍就這樣倒在這一波手榴彈攻擊中.

義大利人對直布羅陀要塞的第一次進攻就這樣結束了.衝擊部隊整整一個機械化步兵營有去無回.而在和要塞炮兵對射的過程中.9輛「突擊虎」的戰損也是個讓人心痛的結果.看上去.英國人贏得了一分.但是義大利裝甲兵決死突擊的場面已經深深地印入每一個英國守軍的心裡.

時間會一天天過去了.英國人的援軍仍然遙遙無期.哪怕再遲鈍的英軍士兵都漸漸明白.在和德國人、義大利人的戰局中他們的祖國現在的情況暫時不利.儘管有人還在強迫自己相信援軍會得到援救.但每個人在內心深處卻已經意識到.順利的結局越來越令人懷疑————-但是.戰鬥還將繼續——–為了大不列顛.

注一:按sbz的傳聞.巨熊善用熊掌挖坑.

〖 當義大利人的第一次機械化進攻被英國人粉碎后.他們再一次將希望寄托在強大的炮兵火力上.畢竟通過那次進攻.英國人又暴露出了不少明暗火力點.這也是那些負責衝擊直布羅陀要塞的義大利軍人用他們的生命和鮮血換回的唯一有價值的成果.

「突擊虎」、「象」、「追獵者」等等越來越多的義大利突擊炮加入了直瞄射擊的行列.越來越多的炮彈被射向直布羅陀.要塞里的英軍聽到炮彈劃過空中時發出的呼嘯聲.並且感到爆炸聲越來越近.象在自己頭上爆炸似的.彈著點在不斷地得到校正.他們的恐怖也一陣高一陣.

終於有那麼一發幸運的炮彈飛進了射擊口.或是擊穿了已經被無數炮彈洗禮過的混凝土工事.總之這發炮彈在工事的內部爆炸了.衝擊波和彈片馬上摧毀了工事里的一切.炮彈爆炸后濃煙甚至使得相鄰工事里的守軍感到窒息.坑道內的天花板上不斷有混凝土碎塊坍塌.有些大塊的混凝土將甚至將坑道阻塞.地下室內到處是火焰和讓人窒息的硝煙.在一片喊聲中.有的人開始變得歇斯底里起來.在擔心被下一發炮彈擊中的高度緊張狀態中發瘋了.

「義大利人又來了.各單位做好迎擊準備.」要塞的廣播里又一次將那些還沒有徹底瘋掉的英國人召集起來,像一雙無形的手將他們送到各自的戰鬥崗位.他們的目光透過射擊孔看到要塞外的開闊地上.那裡呈現出一片百孔千瘡的景象:地上凈是戰車的殘骸、殘損的障礙物和無數的彈坑.散落期間的是坦克履帶壓出來的痕迹.

在開闊地的最南面是大團大團的煙霧.從那裡傳來了隆隆的馬達聲和軋軋地履帶響聲.巨大的響聲震動了整個地平線.接著.義大利戰車的身影在那片煙霧中出現、然後變大.變清晰.

「1000碼內自由射擊.—-」廣播里傳來了沙拉爾的命令.

頃刻.早已瞄準了義大利戰車的彈丸從要塞中飛出.火光和硝煙不可避免地暴露這些平時深藏於要塞的火炮.所以英國人必須在被義大利炮彈擊中前.擊毀更多的義大利戰車.

開闊地的北面一排又一排不間斷紅色的火光映照著拉利內阿鎮.那是義大利的突擊炮的「回禮」.開闊地上的衝擊中義大利坦克也不時停下車吐出了大團的火焰.

直布羅陀總督沙拉爾將軍知道在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整個直布羅陀要塞東西短.南北長.布置在北側面向西班牙一側的火力點本來就不多.再加上義大利突擊炮不間斷的直瞄火力打擊.現在差不只有多一半的火炮可以繼續作戰.雖然在這樣的對射中.處於混凝土工事嚴密保護下的坑道炮並不吃虧.但是和後援不斷的卡瓦萊羅比沙拉爾的家底太薄了.如果還他想堅守更多的時間的話.就必須組織反擊.

顯然.白天從要塞里大搖大擺的出擊只會增加義大利炮兵的戰績.而吃了幾次英軍夜襲的苦頭后.沙拉爾估計義大利人一定會加強戒備.如果再想從正面出擊.無疑成功的幾率會很小.那麼剩下可行的辦法就只有選擇在夜裡坐小艇從海上滲透.不過.這樣的方式就意味著出擊的步兵將失去坦克的支援.只能依靠自己手頭的武器作戰.所以最後參謀們擬定了一個兩路出擊的計劃.只要坐船出擊的部隊在義大利人的後面將他們的陣腳攪亂.那麼另一支夜襲部隊就回從正面出擊支援他們.

在打退了義大利第三次團級規模進攻后.夜幕終於降臨了.義大利人終於收兵了.在烏雲籠罩的月光下.英國人卻開始忙碌開.幾十條小艇被送入直布羅陀平靜的港灣.不過.這一次他們可不是去接收「倫敦快遞」送來的物資.艇上的六百多名英國士兵開始了向著3.5公裡外的義大利防線後方進發的危險旅程.

正如沙拉爾將軍所料.義大利人在面向直布羅陀要塞一帶的陣地上布置明暗哨位.埋設了地雷.拉上了鐵絲網.算得上戒備森嚴.但是對於半島兩側.他們不過是潦潦草草地布置了一道警戒線.作為一名陸軍將領.卡瓦萊羅將軍的眼光顯然不太會顧及到海上.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英國人的小艇靠上了拉利內阿鎮的海灘.幾天前莫雷蒂特遣隊就是在這裡大膽迂迴扭轉了戰局.現在英國人要在同樣的地點給義大利一次痛擊.

一個個英國步兵跳下小艇.趟過齊腰的海水.出現在海灘上.海灘上散落的義大利戰車殘骸是他們不錯的隱蔽物.他們將自己的身體儘可能地貼近海灘的沙地.用手肘支持著自己的身體悄悄地向著義大利人的炮兵陣地匍匐前進.他們的動作是這樣的輕柔.彷彿身邊躺著的就是熟睡的嬰兒一般.

可惜.戰鬥還是很快打響了.戰爭中有太多的因素是自己不能左右的.不知道是什麼驚動了義大利的哨兵.他們發現了沙灘上匍匐著的英軍.

一枚枚照明彈劃破夜空.飛上雲霄.然後將這片方圓五公里的沙灘照地雪亮.一瞬間.沙灘西面的義大利陣地上一排一排的火光閃現.寂靜的夜裡.義大利軍官的喊叫聲和義大利半自動步槍清脆的響聲傳了好遠好遠——-

當聽到槍響的時候.英國人知道他們精心策劃的奇襲將不得不變成一場血腥的強攻.於是.在軍官的帶領下英勇無畏的英國士兵們一躍而起.沖向義大利人暫時還不太密集的火網.但是還沒跑幾步.英國人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一個火球伴隨著一聲巨響在英國人的隊列中閃現.然後是更多的火球.更多的巨響.英國人知道那是義大利的炮兵開始發威了.此時密集的炮火開始砸進英軍的隊列中.每一發炮彈的爆炸.都會將幾個不列顛勇士的靈魂送上天堂.

一面已經被彈片撕成布條的旗幟在指引著勇士們衝擊.呼嘯的聲音響徹整個隊伍.年輕的身軀匯成了勢不可擋的洪流.咆哮著用最大的速度向著義大利人薄薄的防線衝去.對面的彈雨傾瀉而來.激起人潮中血霧四濺.炮彈在人群中爆炸.倒下一片.後面的人沒有絲毫的猶豫.躍過彈坑.穿過硝煙繼續衝鋒.

義大利人的重機槍吐出一道道火鏈.如鞭子一般在抽打著英國士兵的衝擊隊形.一個又一個年輕的士兵倒下.卻無法束縛呼嘯衝擊的人潮.此刻.這些自詡為西方文明世界的子民卻像發了狂的野獸一樣.只知道向前猛衝.就如同他們的前輩在索姆河戰役中迎著德國機槍漫天飛舞的子彈時一樣.

在槍林彈雨中曠日持久的衝殺.士兵們的耳膜飽受爆炸的衝擊.眼睛因硝煙和疲勞而充血、疼痛.逐漸地聽覺和視覺都模糊昏花了.味覺也喪失了.皮膚也變得粗厚、麻木了.神經也因過度緊張而遲鈍了.當一個人整個反應組織都被戰爭揉搓得變形了時.他的行為就是正常狀態下人難以理解的了.因為這時他已經不能算是正常的人了.而是一張人皮之下沸騰的獸血一腔.

軍隊把人訓練成機器.像機器人一樣在隊列中操著正步.這被稱之為「威武」.「雄壯」.槍響了.個性沒了.人性沒了.殺紅眼了.只被獸性拖拽著的身體一路衝殺.這被稱之為「勇士」.「英雄」.義大利人衝擊直布羅陀要塞時如此.英國人強攻義大利炮兵陣地時也如此.

近了.近了.兩軍之間的距離只有一百米了.勝利視乎已經在向大不列顛的勇士們招手了.前排的英國士兵已經可以看見戰壕里義大利士兵扭曲的面孔.接下不列顛勇士們要做的就是再跨上幾步.將他們手中的刺刀捅進這些義大利雜碎的胸膛之中.

但是.這樣的場景將永遠只是存在在英國人的幻想中.因為義大利人引爆了他們匆匆布置的m35定向地雷.每顆m35地雷可以在其正面60-120度角範圍內.射出700顆雨點般密集的鋼珠.殺傷50-100米範圍內的敵人.在鋼珠雨的籠罩下.數百名最勇敢、最堅毅的英國士兵倒了下去.再也沒有爬起來.

此時.第19師的指揮部里.師長維托里.奧索尼奧正在電話里聽著前沿幾個營團長們的彙報.雖然.指揮部外傳來的熟悉的炮聲.讓他感到安心.但是他還希望從那些前沿主官的嘴巴里聽到他們親口說出那幾句話.

「在南線陣地一帶.英軍無進攻跡象.」

「我們已經加強對直布羅陀半島西側海岸線的巡查.未有發現英軍.」

「英軍已經被我們壓制在拉利內阿鎮的東面海灘一帶.現在正組織兵力清剿.」


「師屬炮團已經開始向海灘上蝟集的英軍開炮」

「師屬裝甲營已經趕赴拉利內阿鎮東部增援.」

聽完手下們的彙報.奧索尼奧拿起一杯已經冷掉的咖啡陷入了沉思.對於英國人在海灘登陸逆襲.義大利人真是一點準備也沒有.要不是沙拉爾將軍為了防止英軍的夜襲.命令每個義大利團每晚都有準備好一個營處於戒備狀態.今天晚上也許真會讓英國又得手一次.

〖 拉利內阿鎮的海灘上喧囂的廝殺聲漸漸遠去.只留下燃燒的英國小艇擱淺在海灘上彷彿訴說著什麼.在那裡登陸的英軍已經被清剿乾淨.直布羅陀集團軍司令卡瓦萊羅將軍抬起手看了一下手錶.時間已經是7月20日凌晨1點多.

7月20日.這是墨索里尼規定的攻佔直布羅陀要塞的最後期限.一想到這個.一股楚痛咬噬著卡瓦萊羅的心.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麻痹了他的神經.他從來沒有象現在這樣軟弱過.不可否認.在19號的戰鬥中第14軍的軍人表現得相當出色.無論是白天的強攻還是晚上反偷襲.他們表現都足以躋身歐洲一流陸軍的行列.

只可惜.他們面前的直布羅陀要塞畢竟是一座英國經營了百年的堡壘.守軍早就已經摸熟了意軍的戰術.他們躲在堅固的地下工事.毫不在乎意軍鋪天蓋地的炮擊.靜靜地等待意軍發起衝鋒.當義大利軍隊試圖通過要塞前長寬都不足兩公里的開闊地時.隱蔽在坑道中的各種口徑火炮都推出來.按領先精確測定的距離實施毀滅性的射擊.守軍沉著冷靜.恪守唯一的戰術原則就是「儘可能地迫使義大利人多多地流血」.在這裡.義大利人必須一個個清除守軍的火力點.否則就算佔領地面陣地.英國人還退入坑道內.憑藉洞窟里充沛的物資.他們隨時可以反擊.

可這談何容易啊.在19號義大利人發動的最後一次攻擊中.第19師的師長維托里.奧索尼奧親自帶領一個機械化步兵團發起衝擊.80輛菲亞特機槍車和28輛p-25坦克組成的龐大鐵甲軍團沖向要塞.此時.英軍暴露的火力點大部分已經被摧毀.所以最後有50多輛菲亞特機槍車運載著300多名步兵抵達了要塞腳下.在那裡他們遇到45度以上的斜坡.車輛無法前行.步兵們只好手腳並用地向上攀爬.結果在攀爬上山的過程中.坑道里的守軍不斷地向他們投擲手榴彈、汽油桶甚至水雷.另外.一直深藏不露的幾個側射火力點也開始發威.密集子彈漫天飛舞.在連綿不絕的爆炸聲和機槍掃射中.義大利步兵們損失慘重.

「怎麼辦.」卡瓦萊羅將軍看著手裡剛剛送來的英國戰俘審訊報告陷入了沉思中.在這樣殘酷的要塞爭奪戰里.除了那人命填.視乎也沒有其他什麼好的辦法.直布羅陀要塞的攻擊就如同英國人事先預料的那樣漫長而血腥.

——————————-分割線—————————————–

太陽從海面升起.紅彤彤的.將海水染紅.如同一片血海.

突然間.一陣隆隆巨響震動了整個地平線.這響聲越來越大.像是巨大的鐵球向滾動.就在同一瞬間.從拉利內阿鎮子上空的火光中間升起了一串串紅、藍兩色的信號彈..一發接一發.連成半團形.

要塞里負責瞭望的英軍士兵麻木地看著觀察孔外的一切.機械地抄起電話向著指揮部報告.雖然.暫時還猜不出那怪聲具體代表了什麼.但是要塞里的英國人都知道直布羅陀的白天是屬於義大利人的.

接著.隆降聲越來越大.逐漸充斥於整個天地之間.它己不再象滾動的鐵球.而是象一陣陣山崩地裂般的雷鳴.這一片響聲正從要塞前面什麼地方不可避免地、可怕地滾滾而來.

似乎大地也像有生命的軀體一樣在發抖.鎮子上空越來越多的信號彈.成串的紅色、藍色的光電在不斷地划著閃光的弧線.應該是在給這隆隆聲發出信號.指明方向什麼的.

「這是什麼.坦克呢還是飛機.馬上就要開始了嗎.……還是已經開始了.要不要發『準備戰鬥』的口令.還是命令立即行動.……」

要塞守軍的參謀長還在竭力保持鎮靜.但是嘴裡卻是嘮嘮叨叨說了一大堆.他看到直布羅陀總督沙拉爾將軍臉色陰沉地向天花板望望.彷彿他可以透過幾十米的山體看到要塞的外面.十幾秒的沉默后.沙拉爾的臉上露出著急而又輕鬆的神情.就象一個人在宣布一項終於不可避免地發生的新聞:「他們來了.天知道有多少……讓士兵們進坑道.快.」

此時在要塞的北面.有一大片東西.象是天上的烏雲.開始閃著談淡的紅綠兩色光.烏雲在接近.一片轟轟的馬達聲接連不斷地朝著要塞直撲過來.在這塊烏雲中.已經開始顯現出負荷沉重的飛機輪廓.它們從北方飛來.拉得長長的龐大機群已掠過並遮蔽了遠處的火光;飛機是那麼多.沒人可以一下子數清他們的數目.

這支驚人的空中艦隊一共有270轟炸機和50架戰鬥機組成.其中包括隸屬戰略轟炸機部隊的70架p.108重型轟炸機和隸屬駐西空軍的200架中型轟炸機(主要機型為br.20鸛式轟炸機和sm.79食雀鷹式轟炸機).他們一架接一架地排成整齊的隊形猶如閱兵式一般飛過要塞的上空.馬達在英國人的頭頂上怒吼.他們感到土地在腳下發抖.飛機聲壓倒了地面上所有的聲音.震蕩著人們的耳鼓.

「空襲.……空襲.……」有人在工事里、陣地上毫無意義地拚命叫喊.

500噸炸彈無情地飛向要塞.刺耳的呼嘯聲中.下落的炸彈每一秒都在逐漸變大.最後混凝土的工事在山崩地裂的爆炸聲里扭曲著.彈片帶著各種調門的死亡之音.或輕微或粗暴.騰空四散.火光和煙霧將整個要塞的北部籠罩-.

還沒等守軍反映過來.冒著被友軍轟炸機誤傷的危險.義大利第十軍的101師就在炮兵的掩護下衝上來.此前義大利人的三次決死衝擊使得英軍大部分的明暗火力點暴露.這些火炮中的大部分隨後被義大利炮兵的優勢火力所摧毀.所以.這一次101師整個衝擊的過程堪稱完美.沒有了英國大炮的威脅.在彈坑間穿梭的80輛菲亞特機槍車中有63輛安全到達了直布羅陀山的山腳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