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自己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這增壓修煉場自己也是進不去了!

“不錯,這確實不是蒼雲宗的功法。是我在這次宗門任務的時候無意間在一處山洞裏發現的!"

沒有辦法的周浩只能是滿嘴跑火車,信口胡謅了起來。說出實情周浩是萬萬不可能做到的,自己吐露這是從正陽宗的鰲山之上得到了,不久變相的承認了自己在正陽宗闖的禍端了?


避之還唯恐不及,正陽宗一定早已派出人馬到處搜索他們的線索,躲在蒼雲宗這裏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山洞?天下山洞那麼多,偏偏讓你找到了放有破空訣的地方?小子,說謊話也得找個合適的理由,欺騙我老頭子沒有見過世面麼?”老者立馬就拆穿了周浩的謊言,他是絕對不會因爲這麼一句解釋就放過周浩的。

“您看您,我話還沒有說完。那處山洞就在死亡沙漠邊緣,就是上次跟宗門洛天師兄外出的時候,恰巧碰到的。您要是不信,大可去宗門內問詢一番。這是意外的發現,是不需要上交宗門的,這您老也是應該知道的!”

儘管周浩早已認定老者絕非出自蒼雲宗,但他還是強行的把他和蒼雲宗放在了一起,將了老者一軍。反正這理由應該合情合理,至於死亡沙漠邊緣羣山衆多,山洞也多的數不過來。他要是真的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周浩就隨便領着他們去個地方就好了。

只要老者不讓他把破空訣交出來,萬事都是好說的!

“說話虎頭蛇尾的,這也算是你的一份機緣,破空訣曾經在天星大陸橫行一時,希望你不要埋沒了它的威名。好了,既然話說道這裏,我切問你你是否是要進增壓修煉場?”

老者總算把話頭引回了重點,周浩都快要感動的哭了。沒想到人家都看不上自己的破空訣,只是問了下破空訣的來歷,就放過了周浩,周浩趕忙回到自己來此正是此意。

“你要知道進入增壓修煉場生死自安天命,當然你要是有足夠多的蒼雲宗積分,我倒是可以在關鍵時刻救你一命!” 面前老者的話周浩是韓千秋說過的,如今天色已近黃昏,雲霞這在了孤峯的頭頂,晚風吹拂着周浩積攢留下的長髮,飄逸的揮打在他的臉上。周浩沒有去擺弄它的頭髮,此刻他對面前的老者依然心存敬畏,不爲別的就爲他剛纔的那句話。

要知道像他這樣實力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跟周浩做這樣的交代。儘管周浩不知道老者究竟是何人,爲什麼會在蒼雲宗裏就像這孤峯一樣,忍受長年累月的孤獨,獨自看護着增壓修煉場。

這裏面的問題很大,周浩對天星大陸瞭解的實在是太少了。從老者一如既往的表現來看,恐怕是有一個另外的勢力給這些新興建立的宗門提供了這樣的修煉場所。

按照韓千秋教給周浩的正常程序,周浩把自己的腰牌遞給了老者,可老者看都沒有看一眼周浩的腰牌。說了一句讓周浩跟上,轉身就帶着周浩進入了昏暗的洞穴裏。

要說周浩真的跟各種洞結下了不解之緣,來天星大陸這段時間,大大小小形色各異的洞穴周浩都經歷了不少,就連他騙老者的話都是用一處洞穴含混過去的。

走在洞穴的隧道里,周浩只感覺自己一直都在走,走了很長時間都沒有走到盡頭的增壓修煉場。周浩記得這孤峯的橫切面並不是很大,要是他一直往前走,早應該走出了孤峯。可爲何自己還在走着,老者一言不發的走在前面,周浩想問問什麼時候能夠走到,又怕自己引起對方的不悅,想想還是算了。

不過周浩爲了安全起見,還是偷偷的把那張神行符攥在了手裏,防人之心不可無,這老者雖然給周浩感覺並無惡意,但小心點還是總沒有錯的。

在這裏讓周浩想起了當初在暮色林地的時候,仇天真放周浩離開他的祕密基地,那處山洞周浩還記憶猶新。當初仇天真把山體的通道刻意的修成環形通道,並且把路面的坡度修的很是平整。再加上他讓人把周浩他們的眼睛蒙上,走在這樣的路上確實就感覺不出他們走的是什麼樣的道路,要不是周浩討了巧,發現了這個祕密,就算他事後想要重新找到這處地方,都恐怕不太可能。

而這裏或許跟仇天真基地內的設置如出一轍,在這漆黑的通道內,周浩真的憑藉身體的感官確實發現不了其中的問題。想要弄清楚周浩只能把神識放出體外,可要是放出神識,周浩必然得停留在原地不動,這必然要引起老者的注意。

周浩在這種情況下也不能收到干擾,條件有點太過苛刻,還是老老實實的跟着走就是了。

“你是不是憋着一些話想跟我說?想說又爲什麼不說呢?”黑暗中的身影突然開口,打斷了周浩的思緒,周浩被這突然的問話,不自覺的回問道:“說?說什麼?”


“我就討厭你們這一點,連自己想說什麼都得問我這個老頭子?你就不好奇我帶着你走了這麼久爲什麼還沒有到?”老者的後背一直都對着周浩,他並沒有轉過身來。可週浩總感覺老者就像是一直都盯着自己看一樣,連他心裏想什麼都知道?

“既然您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那我就問問爲什麼咱們到現在都沒有到,這孤峯內到底是如何設計的,居然能夠如此神奇的弄出這麼廣闊的空間出來?”周浩還是違心的把問題原封不動的問了出來,他知道既然老者這麼問自己。他必然會把答案告訴給他,自己又何苦自作聰明,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掃老者興致呢?

可週浩又一次猜錯了,老者或許是閒來無聊,拿周浩過來開涮的。人家壓根就沒打算告知周浩,只是在前面呵呵一笑,說了句:“我現在突然又不想說了!”

周浩當時差點忍不住自己要掐死老者的衝動,這麼大歲數的人了,怎麼比天華醫師那傢伙還招人討厭,拿他開涮是不是感覺很好玩?是個老頭就總要拿周浩開開玩笑麼?

“哎,真是無趣的很啊。原以爲總算有個人跑這裏跟我這老頭子說說話,沒想到也是一個悶葫蘆!我要是不問你,你是不是一直就這樣跟在後面,一句話都不說?”

周浩對此嘆息嗤之以鼻,心說誰想跟你這爲老不尊的傢伙說話,在有事不能好好談麼?爲什麼非要捉弄我一下才行,現在我反正是沒什麼興趣跟你說下去了,活該你孤獨在這裏一輩子!

說完周浩還在面前的黑暗裏悄悄的揮了揮手臂,做出一個要向老者打去的姿勢,他也不敢動作幅度太大,只是想用這樣的行動來緩解下自己剛纔的鬱悶。

“好了,小動作就留着進去再弄吧。我們已經快到了!”老者在周浩剛做把動作做完,就開口對周浩說道。

周浩一聽馬上把手藏在了身後,生怕老者突然轉身抓住他的小動作的手,讓他下不了臺。這老傢伙簡直了,連自己這麼微弱的動作都能捕捉到,並且意識到自己在幹什麼。

這就是個老妖怪,周浩給老者做了一個明確的定義,暗暗提醒自己以後還是少招惹他爲妙。

“呵呵,啊?到了?好快!”周浩尷尬的回了一句,走到這裏幾乎周浩都是憑着感覺跟在老者的身後,裏面通道的空間倒是挺大的,路也修的很平整,周浩並沒有在路上磕碰到什麼。可是他的眼前早已陷入了絕對的黑暗裏,是不是一些神祕的地方都要搞成這樣黑暗異常,弄幾個光源出來會死啊!

也不知道前面老者擺弄了幾下什麼,周浩還沒有回過味了,腳底下就出現了光亮。進而周浩就在老者笑眯眯的眼神下掉了下去。

“我去!”周浩就吐出了這麼兩個字,就已經再次腳面着地。周浩想擡起頭去看看上面把自己陰下來的老者,可他發現自己現在就連擡頭這麼簡單的舉動都困難異常!

這裏難道就是增壓修煉場?自己總算是被人弄進來了! 周浩沒想到自己會是以這種近乎搞笑的方式,被一個高手戲弄的丟在了這裏。在自己的面前全部都是岩石鑄打磨出的牆體,牆體上鑲嵌着兩個發光的石頭,而在牆體的兩處角落裏放着非常明顯的青色石塊。

微弱的熒光下,那兩個青色石塊看的不太真切,周浩不知道它是不是就是讓這裏成爲增壓修煉場所需要的那種石頭。

“不錯,居然能夠在這種程度下站着,你的身體素質還算是可以的。你可千萬不要以爲這增壓修煉場是那種簡單的貨色哦,它會在不久以後給你不一樣的驚喜!”老者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從周浩的頭頂傳來,可週浩現在連動都動不了,他就是想要說話嘴巴也張不開。

可老者的那句話讓周浩想不通了,什麼叫不是普通貨色的增壓修煉場,難道蒼雲宗還有其他增壓修煉場不成?那你引我來這裏做什麼?這裏又是什麼樣的地方?

周浩想要挪動腳稍微轉個身子,看看自己身後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可那股極力要把自己壓倒在地的力量,讓周浩的腳就像是焊接在了原地,不能在此刻移動分毫。

“先給你一段時間在這裏適應,我想既然你得到了破空訣,應該會想到如何應付這裏的辦法的!我呢就在上面睡個懶覺,沒有要命的事情就不要吵醒我,要不然打擾到我睡眠我會給你添點愉快的經歷的!”

周浩耳中聽到老者打了兩聲哈欠,就在上面挪動了幾步,老者的氣息就悄然無息的消失了。

這到底哪跟哪啊,周浩在心中無助的吶喊起來。我這是招誰惹誰了,不久是想找個僻靜的地方把狂人戰法更近一層,怎麼整出了這麼多事情出來?這老者性格如此怪異,不會是想把自己當成一個圈養的寵物一樣,在這裏玩弄自己吧?

周浩越想越覺的這實在是太有可能了,可自己現在連動都動不了,這可不是韓千秋說的那種什麼隨時間變化而變化的增壓修煉場,等下還有什麼精彩環節,周浩想想都覺得可怕。要是在這個時候,增壓修煉場內多出什麼攻擊出來,自己在這樣的狀態下,活活就是一個活靶子!

不行,自己絕不能這麼被動,周浩懊惱的是自己爲什麼在最後把神行符放進了懷裏,它現在就躺在自己懷中!早知道會是這麼一種情況,自己就絕不會讓神行符離開自己的手中!

周浩越想越煩躁,身體內那口氣被周浩吐了出去,他身體上的壓力驟然增大,周浩再也忍受不住,隨着膝蓋的彎曲周浩跪倒在地,在膝蓋接觸到地面的時候,那股撞擊周浩的大腦神經都快被疼暈過去,他不敢在這個時候暈倒,趕忙用手死死的頂在面前,放置自己臉面着地,像剛纔那個力道,自己臉要是碰到地面上,周浩都不用想後果是什麼了!

要不是周浩反應及時,一旦他被壓倒在地上,想起來那就不是用困難兩字能夠解決的。有困難就總有辦法解決,而這纔剛剛開始,周浩差點就把自己陷入了絕對的死地之中。

周浩不敢在大意了,趕忙心中重新提了一口氣,雙手死死的託在地上,全身上下早已經疼的快要讓周浩暈厥了,豆大的汗珠剛剛從皮膚內滲出就不要命的滴灑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落地聲!

這纔是剛剛開始,周浩注意到自己全身的血液被重力的引導下,全部都往一個方向流淌,周浩的臉被血液憋脹的通紅。手臂和大腿都出現了明顯的痠軟。那是血液過度集中引起的乏力現象,用不了多久這些積聚在手臂和大腿處的皮膚就會出現滲血的跡象,到那個時候自己的全身血液就得不要命的像汗珠一樣排出自己體外!

一向都比較冷靜都周浩都慌了神,這麼一種死法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的大腦已經出現了暈厥,口中的唾液不由自己也開始流出嘴角。周浩焦急的想着應對的策略,他就算是想跟老者求饒,也根本是不可能實現的!

自己難道真的就被這樣戲弄的死在這裏?周浩絕不甘心會是這麼一種結果,他要抗爭他是絕不會屈服的!也不知道周浩哪裏來的一股力氣,居然慢慢的靠着自身直起了腰!

在他直起腰的那一刻,周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儘管現在自己的屁股還死死的壓在小腿上,但總算自己的雙手騰出了空隙。這樣他就有了緩衝的餘地!

剛纔實在是太驚險了,全身都無法動彈的可怕久久的在周浩心中迴繞不去,他穩了穩自己的心神,不在想其他不切實際的想法,首先他要想如何才能面對現在的這種境況。

周浩吃力的把還在恢復知覺的雙臂擡了起來,交織在大腿前的位置上,做到這一點周浩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他想大口的喘幾口氣都是一種奢望,燥亂的氣息在胸膛內亂轉,就是衝不破他緊閉的牙關要塞。

沉悶的咳嗽聲在胸膛內傳出,讓周浩差點一口氣倒不過來,出現讓他更加難堪的境地。周浩感覺口中一股甜意涌到了嘴裏,自己這是內臟受到了剛纔輕微幅度咳嗽引起的。想來已經是受損了,要不然也不會有血液涌到口中。

天道真元訣,天道真元訣,周浩不停的想着天道真元訣的調息手勢,他就差那麼一刻就能把天道真元訣用出來,只要身體內的真元能夠供自己趨勢,周浩估計應該可以暫時應付下現在的窘境!

把嘴裏那口血液強行嚥了回去,周浩通過鼻孔吸入一大口空氣,讓身體不因爲缺氧嚴重引起乏力。調整了自己的狀態,周浩嘗試着把還垂在大腿處的雙手用盡全身力道擡了起來!


快速的把天道真元訣的起手式做完,周浩就感覺全身壓力巨減。真元流進身體每一處,周浩剛纔還很吃力的手臂,竟然在此刻還保持着剛纔的狀態,沒有因爲周浩脫力,就被再次壓在他的大腿處! 形勢出現了一片大好,早知道事情有這樣的轉機。周浩就在前面還能站立的時候,就動用天道真元訣了!天道真元訣不愧是能夠利用真元加強肉身修煉者身體強度的不二法門。

自己所修煉的時間並不太長,也有些忽視了天道真元訣的修煉進度,總是忙着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在這裏周浩才清楚的認識到,只有自己強了,纔是根本所在。一味的想要依靠他人,就顯得太過本末倒置了!

抓着這個機會,周浩總算是能夠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現在不再去想什麼狂人戰法的事情了。狂人戰法在這裏是根本不適合修煉的,一旦自己身體受到損傷,無異於自己找死。

還是多想想辦法怎麼應對這裏把,在老者走後,周浩頭頂上方的空間已經封閉死了。就算是周浩有能力把它撞破,他也無法在這裏隨意行動,就談不上什麼跳躍一類的高難度動作了。

有了天道真元訣的支持,周浩休息了片刻以後。就要讓自己嘗試着站起來,這跪下容易站起來就難了。別看在外面不過是一個最爲平常不過的舉動,可週浩在這個時刻,簡直有些難如登天。

周浩想這恐怕纔是剛開始而已,老者給自己適應時間並沒有說多久,想來這不過纔是最基礎的開胃菜,重頭戲應該還在後面,周浩就不知道接下來老者會爲自己準備什麼樣的精彩節目!

在精彩節目還未開始之際,自己還是多想想怎麼努力適應這裏,纔是周浩現如今第一要務,想再多也是無用。

再次看了眼面前的兩個青色石塊,它們的個體不算太大,頂多就跟周浩的腦袋大小差不多。要是自己正面這兩個青色石塊就是能夠改變重力的因素,那自己把它們都收走不久破解了這增壓修煉場的重力了麼?

不過周浩並不敢肯定它們就是增壓修煉場的關鍵,要是自己猜錯了,挪動了它們的位置那就很可能有了讓自己意想不到的結果。這周浩就不敢往好的地方想了,拿走它們倒是很容易,只要周浩把它們都收進儲物圓盤內就行了。

問題就出現在這裏,爲什麼這些石塊會放在兩個角落裏,周浩身後的情況他還沒有見到,不過想來也應該跟面前相仿,同樣放置在角落兩個青色石塊。

周浩還是決定先把情況弄清楚再說,他現在還是有點想的太多了。到現在他還保持着跪立的姿勢呢,就想着要走出十幾米之外的地方弄走那些石塊,有些太不切實際了!

沒有一次性的讓雙腿都直立起來,那樣做的難度太高。周浩選擇了一個比較穩妥的辦法,他先讓自己一條右腿率先從壓在屁股下的地方抽了出來,就在腿剛剛抽離出去,周浩覺得自己的五根大腳趾完全接收不到大腦的反饋。就跟從自己身體上割掉了一樣。

一條右腿的離開,加大了另外一條左腿的壓力,支持在地面上的左腳五根腳趾不堪重負極愈斷裂。周浩只能強撐着地面,手臂再次使力,讓身體支撐起來,讓左腳腳面平躺在地面上,讓自己以這種姿勢換取短時間的喘息。

在這片刻喘息之機,周浩把老者的祖宗十八代從頭到尾的問候了無數遍,短暫而又急速的呼吸聲從鼻子內來回的噴吐。周浩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都是自己要緊咬着嘴巴,並不是因爲重力的影響造成的。

他剛把嘴巴張開,嘴裏積攢的唾液混合着血液流淌的滿胸膛都是!這是在是太慘了,慘到周浩都疲於應付,連自己身體機能基本的正常反應都產生了錯誤性的判斷。

口裏能夠自由的吞吐氣息,大大減輕了周浩來自內臟的壓力。每一個動作都有違的艱難,可到了現在周浩發現自己反而開始覺得有些輕鬆起來。在連續大口的呼吸了兩口氣息之後,周浩就任由嘴巴保持開啓的狀態。

隨着時間的推移,周浩從簡單的重新站立,到開始慢慢的挪動腳步,付出了無數艱辛的汗水。全身的骨骼忍受着從未有過的痛苦挑戰,到了最後周浩竟然可以勉強的行動一兩步,這無疑是一個歷史性的突破。

看着一步步近在眼前的青色石塊,周浩每走一步都會在心中默唸一句快到了。可週浩沒有注意到的是其實在他腳下是一個圓形圖案,自己一直都身在圓形圖案之內。

而在圓形圖案之外是一些被塗有各種色彩的放心圖案,當週浩的腳步挪動到一塊塗有漆金色染料的長槍圖案之上。這裏的機關竟然被周浩啓動了!

數不清的淡金色鋒利長槍從頭洞的上方冒了出來,周浩一聽頭頂上方有了動靜就知道事情不妙,趕忙棲身後退,往後艱難的退出一步。

那些淡金色的長槍直插到快要接觸到地面上才停了下來,要不是周浩及早的退後一步,就被這淡金色長槍從頭頂貫穿了!

“你妹的!要不要玩的這麼刺激?這些圖案原來都是有目的的!”看着那密集的淡金色長槍,幾乎密不透風的把周浩圍在了腳下的圓圈之內。

“總算是沒有做的太過分,給了這麼一塊休息的地方。”周浩慢慢的讓身體坐了下去,他堅持了這麼久,體力早就耗費殆盡。急需要做長時間的休息,他已經能夠比較輕鬆的讓身體重新站立了,一直保持站立他也是吃不消的。

看着這十幾步之外區域內,每一小步下都有不同的圖案在上面只是大多數圖案周浩並不知道其真正的用意。而且現在淡金色長槍還從上方倒插着,擋住了周浩進一步的觀瞧。

“嘿嘿,不錯麼,小傢伙,這麼一頓飯的功夫你就能夠引發其中的開關,倒是讓我老傢伙提起了不少興趣啊。”讓周浩有些討厭的聲音出現在了周浩的頭頂上方,頭頂空間竟然悄然無息的情況下打開了!

周浩低着頭不去搭理老者,他現在已經對老者這種惡趣味厭煩到了極點! 周浩不去理會在上面說着風涼話的老者,把他晾在那裏。自己如今被他搞怪的困在這增壓修煉場內,時時刻刻都承受着無形的重力影響。周浩不明白老者爲何會如此對待自己,好歹自己也算是冒牌的蒼雲宗弟子,他要是把自己玩死了,難道心裏一點負擔都沒有嗎?

想起剛纔的危急,那密集的淡金色長槍還處在自己的周圍。周浩要是晚發現一步,已經死在了長槍之下被紮成了刺蝟。所以周浩就對老者有了很深的怨言,要是自己能夠打過他,周浩相信自己絕對沒有什麼好臉色給他看的。

眼下週浩急需要解決的還是那些塗畫在地面的圖案,有它們擋住自己的去路,周浩是沒有辦法在這麼強的重力影響下走到牆角位置的。

“喲,還鬧脾氣了?不用急麼,在這裏你有的時間體驗接下來的精彩節目。我可事先再跟你透露一點情況,那些地上的圖案在你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可千萬不要再嘗試了,我這可是爲你好,你要是想離開現在提出來也可以,你的積分我已經查驗過了。足夠你離開這裏的增壓修煉場了!”


可週浩的倔脾氣也上來了,你讓我離開我偏偏就不離開,這裏雖然行動艱難,但周浩意識到自己在短期內已經能夠應付,自己不踏足那些圖案上面,自己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再說了,這可是一個難得的修煉肉體的機會,他是不會輕易說放棄的。

面對老者的喋喋不休,周浩乾脆關閉了自己對外的感知。全力集中精力讓自己保持在寸步之內的圓圈內活動。他要想找到辦法關閉增壓修煉場,就必須有足夠的適應這裏的能力。最起碼自己的自由活動不能受到太大的影響。

有了這個想法,周浩開始圍繞着圓圈內邊緣挪動腳步。看着周浩一直都不搭理自己,老者估計感覺無趣,就把自己的嘴巴閉了起來。到後來乾脆起身離開了周浩的上方,不過周浩對此已經一無所知了!

流淌在地面上的汗水早已不知道有多少,周浩只感覺自己口渴難耐,乾裂的嘴角卻漏出了濃烈的笑意,這已經不知道過去多久之後了。

周浩越加感到自己正往一個讓他欣喜的形勢下發展,那些淤積在腳腕和手腕的血液重新恢復了運轉,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着,每一次的跳動都給周浩帶來無窮的力量。從一開始緩慢挪動到現在周浩能夠邁開小步在圓圈內行走,周浩付出的汗水是可以肯定的。

那些在地面上的汗液都是從周浩身體內排放出來的,身上的衣物在汗液的浸泡下不知道無形中給周浩增加了多少倍的重壓,可這又算的了什麼呢!

基本上能夠在增壓修煉場內自由活動之後,周浩才停了下來。人是不能太過缺水的,食物周浩到可以暫時抗一段時間。但這要是缺水,特別是身體內缺水嚴重的話,他是吃不消的。

在這增壓修煉場內,周浩對水的渴望就更加嚴重了。每一刻周浩都得耗損身體內大量的水,到了現在周浩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他不能再讓自己高負荷的運轉下去,否則的話他很有可能就得立刻暈厥過去。

擺在周浩面前有兩個難處,水的供應周浩倒是有辦法解決,他儲物空間內常年都保持了充足的水資源,可那個老者一直都在上面神出鬼沒的,自己摸不準他是不是還在暗中觀察着自己,所以周浩在這種情況下絕對不會暴露自己擁有儲物空間這件事情的。

另外一個難處就是周浩要是得到了水以後,他又該如何找到辦法把水灌進自己的體內,這可不比在正常重力下。喝水都成了周浩的一個大問題,他身體內的內臟還沒有經過修煉,那些簡單一口水在這時候就成了比自己體重都重的負擔,在經過喉管流進胃裏的這段距離,水就像是一塊鐵從百米高空落到地面上,其後果周浩想想都覺得可怕。

周浩有點懷念自己的異能了,要是在這個時候能夠轉化異能,讓它直接在體內轉化成自己需要的水該多好啊。這樣自己多麼的方便,那裏會爲這點破事傷透了腦筋呢!

這兩個難處那一條周浩都暫時辦不到,看着淤積在地上的汗液,周浩皺了皺眉頭,一個讓他很不願接受的事實擺在了面前。自己該不會淪落到趴在地上舔舐汗水的境地吧!

一想到汗液的味道,在看着地上那被自己踩的渾濁不堪的汗跡,周浩忍不住心中一陣噁心。強迫自己不要去想這些事情,周浩的身體慢慢的出自本能的彎曲下來。

地上的安全範圍的圓圈面積太小,無法供應周浩整體趴下。周浩只能雙膝跪在地上,讓腳尖不要觸碰到圓圈之外。這樣周浩剛好能夠讓自己的嘴巴舔到另外一邊圓圈內的汗液。


就在周浩剛要忍着噁心,伸出舌頭去舔汗跡的時候,周浩貼着地面的眼睛注意到了面前地面上的一個圖案。它就在剛纔那個淡金色長槍圖案的後面!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