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皇是s級,根本不是他們能夠硬碰硬的,原本如果元帥身體沒有恢復,作為手下,他們肯定得硬著頭皮填上去,現在好了,一個個溜得比兔子還快。

「元帥,屬下替您警戒!」

艾克笑嘻嘻的回了一句,拉著奧克托跑遠了。

這裡可是有兩個蟲巢的,現在只出現了一個,剩下的那個隨時會出現,怎麼也要看好了。

還有就是,這些塔克蟲實在是太煩人了。

「我帶一隊去清掃塔克蟲族,奧克托,你注意另一個蟲巢!」

「對了,還有其他蟲族。」

「知道了!」

奧克托非常不雅的翻了個白眼,對這個啰嗦的隊友實在是無可奈何。

扭了扭脖子,奧克托打起了精神,密切關注起四周,任何可疑的波動都不放過,探測器時刻打開,就為了提防那些蟲族的後續部隊。

不知道怎麼回事,蟲族向來集體出動,這次除了兩個蟲巢和連綿不絕的塔克蟲族,其他一個都沒看見,剩下的蟲族呢?

很快,那架黑色機甲就已經和出現的蟲皇接觸了。

整整s級的實力全點在防禦上,就算是伽藍,想要突破防禦都夠頭疼的。

機甲配備的重型武器只能夠在覆蓋全身的蟲甲上留下一道道白白印,為了節省能源,伽藍直接凝聚了異能。

他的異能是吞噬,幾乎是一切能量類異能的剋星,也僅是能量類。

那種直接的身體變異,就算伽藍到了sss級,能起到的作用也有限。

蟲皇正好是最讓他棘手的,這時候用異能並不是最好的選擇,但他還是用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激怒它,讓它離開蟲巢保護的範圍,否則,一直有蟲巢補給,再多的能量儲備也經不起消耗。

看了一眼四周,發現塔克蟲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艾克他們引走了,於是伽藍放開了異能的力度,用更大的能量波動,釣魚一樣的將它扯遠了。

剛離開蟲巢籠罩範圍,蟲皇明顯開始不安起來,似乎準備放棄追逐能量,轉頭回去。

伽藍怎麼可能放它回去,早就準備好的湮滅彈立刻發射,這是專為蟲皇的防禦力準備的,造價不菲,可以直接破防,一旦蟲皇猶如鐵桶一樣的防禦破了個口子,接下來就簡單了。

湮滅彈劃過一道弧線,準確的擊中了蟲皇防禦力最弱的腰部,如果那能算腰的話。

隨著「轟隆」一聲爆響,煙塵散去,伽藍驚訝的發現,居然沒有破防?

怎麼回事?是太長時間沒有上戰場?還是湮滅彈的效力下降了?

蟲皇的這種防禦力度,明顯不對!

伽藍皺起了眉頭,突然想到了什麼,抬頭看向了一直悄無聲息的蟲巢。

剛剛還保持沉默的蟲巢似乎發現自己暴露了,溫和無害的外表迅速撕裂,類似蠶繭的外形突然炸了開來。

伽藍瞳孔驟縮,沉聲道:「全體集合!」

原本一直浪著的艾克收到了命令,雖然不解其意,還是迅速和奧克托匯合,退到了基地大門口。

伽藍直接用元帥許可權啟動了最高防禦,這種防禦燒能量燒的厲害,但現在不是心疼能量的時候。

艾克不解的看著元帥的東西,「怎麼了?」

「這不是ss級蟲巢,這是sss級!」

「什麼?」

這句話簡直如同驚雷,炸得艾克臉色發白,sss級?sss級!

他不會懷疑元帥的話的正確性,可為什麼會有sss級蟲巢?

「那另一個呢?」

艾克想起了一件事,這裡可不只一個蟲巢,這個是sss級,另一個沒有出現的呢?

「沒有另一個」,伽藍聲音凝重,「兩個蟲巢融合了!」

「融……融合了?」

彷彿是為了附和這句話,蟲巢中立刻湧出了無窮無盡的蟲族,剛剛一直消失不見的各類蟲子以雙倍的數量撲了上來。

「卧槽!」

…………

正當伽藍那邊遇到突髮狀況手忙腳亂的時候,葉錦這邊也遇到了問題。

薇薇安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居然真的重新入學,恢復了課程。

還好巧不巧的在異能實訓課上和葉錦撞上了。

葉錦千防萬防,還是沒防住上同一節課。

機甲系和指揮系課程的重合度不高,但不高不代表沒有。

她不怎麼想過多接觸這個疑似老鄉的人,但薇薇安卻對葉錦很感興趣。

「聽說你原本可以進指揮系,卻因為筆試分數不夠,才進了機甲系?」

葉錦看著攔住自己的人,原本紮成馬尾的一頭棕發放了下來,精心的編成了髮辮,略顯青澀的臉龐也帶上了妝容,顯得成熟了不少,但她的行為卻讓葉錦有些無語。

我們熟嗎?這麼攔住我真的好嗎?

「我沒有報指揮系啊!不知道你是聽誰說的?」

葉錦眨了眨純潔無辜的大眼睛,一臉天真的問道。

〔對,主播,就是要這樣!〕

〔再無辜一點,眼睛再睜大一點!〕

〔帶上點眼淚是不是更好?〕

〔歷史性會晤啊!要不要認親?〕

〔認什麼親?誰知道她是不是我們大地球的人?〕

在葉錦被薇薇安攔下之後,彈幕就炸開了鍋,一個個出謀劃策,最終決定,用白蓮花的手段「對敵」。

〔事實證明,白蓮花永遠都是百試不爽的招數!〕

〔以不變應萬變,不管後面發生什麼,先將自己放在弱勢的一方,佔據輿論最高點!〕

一個個的一肚子壞水,葉錦閑著也是閑著,就按彈幕說的做了。

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嬌小的身軀硬是將軍裝穿出了柔柔弱弱的感覺。

不明真相的人看見了,恨不得將葉錦摟在懷裡好好呵護一下。

「夠白蓮花嗎?」

葉錦一邊凹著造型,一邊問著彈幕。

〔老夫的少女心!〕

重走未來路 〔不行,我得去補個血!〕

〔主播,你這樣容易遇到變態的!〕

〔為什麼我之前會覺得主播是個帥氣的女孩子?小個子也氣場兩米八?〕

〔那是被主播的拳頭嚇到了吧!〕

觀眾有沒有被嚇到先不說,反正機甲系的糙漢子被嚇得不清。 這是機甲系和指揮系一起上的大課,都是訓練異能控制力的。

指揮系雖然女生較多,但也是相對來說,可以說,整個聯邦女人的數量就不大,更何況是軍校。

大環境在那裡,指揮系不是和尚廟,但也是嚴重的陽盛陰衰。

所以,對於和機甲系一起上課這件事,是無比的嫌棄。

連個女的都沒有,好意思?

這次屬於機甲系的那邊終於多出了一個小姑娘,來上課時走在一幫糙漢子的最前面,簡直扎眼。

所以還沒開始上課,葉錦身上或明或暗的視線就沒少過。

薇薇安是什麼人,他們可是知道的,不要以為男生就不八卦了,他們八卦起來,那真是什麼話題都聊。

薇薇安幾乎是他們平時聊的最多的,現在看到這麼個小可愛被攔住了,熱血上頭的男生幾乎立刻眼前一亮,機會來了!

指揮系的人對葉錦的唯一印象只是停留在當初和機甲系沒有打起來的那一架上。

似乎這個小姑娘當初是作為機甲系的首席出現的。

可是對於一幫壓根沒有見識過葉錦暴力的一面,只是聽到一些捕風捉影的傳聞的人而言,他們想當然的以為這是作為僅有的妹子的福利。

指揮系的人一邊暗搓搓的覺得機甲系的牲口沒有底線,一邊又對這個唯一的妹子好奇無比。

早就想找個機會搭訕一下了,現在看到嬌小柔弱的妹子似乎遇到了難題,那顆蠢蠢欲動的心立刻控制不了了。

薇薇安也沒想幹什麼,葉錦平時太低調了,對比於那些三天兩頭在校內網路上鬧得風風雨雨的人,葉錦的學院生活堪稱平淡。

再加上機甲系內部幾乎是默認的從不在網上談論關於她的事情,所以薇薇安還真不怎麼認識葉錦。

這次之所以會突然攔住她,無非是想多結交一些人。

這是她重新回到學院后一直在做的事情,阿瑞斯是聯邦最好的學校,薇薇安開始學乖了,知道學生時期的友情才是最靠譜的。

只是她之前在學院里干過不靠譜的事情,名聲不好,之後為了重新回學校又做了一些事,現在想要重新認識一些人,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

葉錦也是她計劃內想要結交的人,不是因為葉錦表現出了什麼過人的天賦,而是她是機甲系唯一的一個女生。

光這個身份就值得她費心。

所以才有葉錦被攔下的一幕。

可這手段是不是有些無語?

大姐,不是誰都想要出風頭的,眼看著要上課了,不去找位置做好,把人堵在大門口,不明真相的人還以為是過來找茬的。

這不,「路見不平」的人就來了。

「薇薇安,馬上就要上課了,你堵在這裡幹什麼?」

一個綠色眼眸,亞麻色短髮,顯得有些跳脫的男孩皺著眉頭走上前來。

葉錦身後那些機甲系的男生一臉的牙疼,無語的看著赫赫有名的暴力霸王花突然一副小白兔的樣子。

待看到居然真有人上前「見義勇為」,紛紛升起了「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

薇薇安被那個男生堵了一下,直接不滿了:「我做什麼關你什麼事?」

她「交朋友」的進展一直停滯,除了本身的原因之外,也有這幫總愛多管閑事的人的緣故。

薇薇安朝葉錦看了看,發現她依然一副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的樣子,恨恨的轉身離開了,順便,將葉錦也怨上了,她覺得,葉錦這樣做完全是在下她的面子。

如果葉錦知道她的想法,連理都不想理她。

不好好專註自身的提高,整天就想著「歪門邪道」,走捷徑,走不通還怪路不給面子,哪兒來的道理?

靠什麼都不如靠自己。

〔主播,她好像對你很不滿?〕

〔不滿就不滿,主播有我們在,她不滿又怎樣?〕

〔如果她也是地球的,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畢竟都是老鄉!〕

〔前面的,你要有善心你自己去幫她啊!前提是你能辦到。不要連累我們可愛的主播大大。〕

〔就是就是,你知道要是主播暴露了會有什麼後果嗎?〕

〔誰知道那個薇薇安會不會自己不好過也不讓別人好過,不是誰都有同鄉情誼的,要是主播真的出了事,後悔都來不及。〕

〔不要把人心想的太美好了,更何況,還不確定她究竟是不是老鄉呢!萬一不是呢?主播不就提前漏了底牌!〕

〔哪裡都有心存惡意的人,就算是本來善良的,也不能保證他會不會生出惡意,比如,我們這麼高大上的直播間,也有毒瘤。〕

〔我去你%/+%—〕

〔你看,這不就有一個!〕

葉錦淡定的將罵髒話的人給直接永久禁言,她還是喜歡乾淨清爽,和和氣氣的直播間,反正現在最急迫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也沒什麼需要求觀眾的事了,愛看不看。

用過就扔的葉錦非常不負責任的想道。

雖然並不需要那個男生解圍,但葉錦還是認真的感謝了他,亞麻色頭髮的男生,也就是波克美滋滋的接受了謝意,還轉頭挑釁又鄙視的看了葉錦身後的機甲系男生們一眼,似乎在嘲笑他們連給自己系的女生出頭都不敢。

機甲系的人一個個的差點被這個眼神點炸,眼看著要上課了,已經遠遠的瞧見負責這門課的老師,這時候鬧起來,不是讓人看笑話?

葉錦轉頭挑了一下眉毛,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他們。

那一個個平均身高超過一米九的漢子們立刻跟個鵪鶉似的,老實了。

「我們進教室吧!」

說完,葉錦就率先走了進去。

剩下的人紛紛選擇瞪了波克一眼,然後乖乖的走人了。

〔果然拳頭大就是王道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