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博士笑道:“沒必要這樣,反正現在沒什麼大事,你出去好好的玩一下,散散心,等這一段低潮時期過去就行了,這樣也好把下一步的發展前景做個規劃。”

長久茫然:“出去旅遊?似乎不錯,但是去哪裏呢?”

“阿標現在在日本,你去他那裏不就得了,保管給你安排的妥妥當當。”

“也好!”

就這樣鬱悶的長久飛躍大海投奔了肥標,一路上長久把夢中技術前沿的發展好好的回憶了一遍,妄圖尋找出先發制人的良機。

眼看已經八四年了,目前紮根在國內的項目也就一個交換機,似乎四通也算得上自己的一個橋頭堡,那可也有自己的投資啊。

想起四通長久又想起了王輯志,不知道這個內向的工程師現在怎麼樣了,不過肯定日子過得滋潤,史上都有記載,四通憑着便宜的打字機一統江湖,把所有同類的國外產品全部清場,幾年之間的利潤就達到了億多人民幣,其營銷網絡遍及全國,號稱當時獨一無二的中關村科技大戶。

打字機註定做不長的,也就打一個國內的時間差而已,最終還是要往微機上來,這營銷網絡就成了重中之重。

經濟飛速發展,門戶也越來越開,這落後的通訊業即將要改造,交換機的春天即將到來。其實在這幾年,長久的交換機部門一直在虧損,不但賣的少,而且還要花大價錢投入到研發當中,要換了其它投資者甚或是國家科研單位,早就把這東西拋棄了。

當然要不是長久知道其後的發展步驟他也會這麼做的,沒有人會養着這麼一個吃錢大戶這麼多年。長久緊接着第一代程控交換機之後,連續幾年大量的投入資金到研發當中,分別研製了二代機和三代機,當然這只是他們內部的代號,其實技術差別不大,但是製造工藝卻是大大的改進了,這主要歸功於芯片工廠的建成。

國內的通信需求這些年應該會激增,眼看着郵電部試產試用長久交換機都好幾年了,光聽着打雷沒看到下雨,估摸着在壓力之下也該出臺一些對國產交換機的政策了,這一塊要好好把握,只要爭取到一星半點,以後光吃國內市場都能把自己撐死。

長久在自己的便攜式計算機上記下了這個至關重要的一條:追加投資,成立國內事業部,徵集精兵強將,務必要將程控交換機把持在自己手中,至少也不能讓國外廠商坐大。

這部便攜式計算機是長久實驗室自己做的,仿照康柏的機型,只不過內部換的是k32,其性能自然不能和8088同日而語,那簡直就是壯漢和小孩的差別,基本上什麼工作依然都能勝任,引得飛機上的人不斷的側目而視。

長久不管他們,反正這時候的液晶顯示屏從側面根本看不到什麼,只是將精兵強將這四個字設置了高亮顯示,陷入沉思。

精兵強將從何而來,國內那些自己熟悉的牛人現在都在讀書上學玩泥巴,感情自己纔是這個時代的大腕啊。 想了想,長久又在這句背後打了個問號,強求不得,慢慢找吧,時勢造英雄,哪有英雄造時勢的。

命運的主題不在於順天應人,道家早就有了我命在我不在天的說法,修煉本就是逆天的事情,哪能被人打了不還手的道理。雖說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可能白費功夫,但總不能眼看着別人領先自己就放棄吧,否則原子蛋就不用搞了,真按某位大能所說的比較優勢原則,那咱們啥都不用幹了,直接瞬移至共產主義社會。

世界是殘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點老外早就認識到了,領袖說得對,落後就要捱打,只要人類存在一天,這條就是萬古不易的真理。

處理器的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摩托羅拉、英特爾、IBM都不是善茬,個個厚積薄發,指望能從他們手裏討到一點點的便宜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聯合西門子在歐洲打開了市場,那也有一場惡戰,沒有十年的時間分不出勝負。

一山不容二虎,更不用說地球這麼小的地界了,主流桌面處理器只能存在一個架構,多一個都容納不下,這是註定了的。

而這用戶只能靠着一步步的爭取,不能犯一點錯誤,哪怕一點鬆懈都不行。長久暗自尋思,看來要給自己的研發部門加點壓力了,哪怕花再多的錢,也要定下目標,一年出一代芯片如何?

額,目標似乎有點高,那就16個月吧,取其上得其中,目標定的高一點還是必要的,否則面對那些如狼似虎的半導體巨頭?

就這麼定了,長久又把這一條給寫上了,還加了一條注:重中之重!

EC機在歐洲是由西門子獨家代理,要是虞博士和他們談成了所謂的授權協議,那就是產銷一條龍了,沒有競爭的市場很可怕,前景堪憂。

不過這點倒不擔心,對此美國人已經做了非常完美的詮釋,那一天註冊十幾個的兼容機廠商就是佐證,更何況長久已然做了安排,最多年底,高集成的芯片組就可以完成,到時候自然是開始分金吃肉。

具體的做法還有待協商,姑且暫放一邊,長久忽然對着屏幕開始**。

硬件只要有了基礎上了規模,那就可以憑着慣性往前衝,可是這軟件不同,投資說實話也不算太大,利潤很足,但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人們認同的基礎上的,沒人買那就比垃圾還沒用。

應用軟件都是這樣,不知費了幾許心思,熬了多少個白天黑夜,花了若干人工精力,最後做出來只要有一點不符合用戶的要求那就白費。

沒碰上同類產品還好點,沒個對比。可是隻要有一個同類產品一起競爭那就有樂子看了,一般的規律都是一個撐死,一個餓死。


萬幸萬幸,長久還是佔領了制高點,在微機世界已然成了事實上的標準,成千上萬的程序員們在其上實現着自己的夢想。

這點讓長久很是欣慰,暗自抹了一把汗,沒想到自己這個大型機改進下的操作系統還能發揮餘熱,輕輕鬆鬆的踩死了dos,不過似乎dos也不是什麼好貨,1.0版那bug出的,簡直慘不忍睹。

作爲一名反微軟鬥士,長久如何能讓dos做大,還不是趁病要命,要是等到dos2.0版修正了,godson還完個屁啊。

不過現在除了國內,還沒發現有哪個小型機或大型機是使用godson的,就連蘇教授代理的工作站也是自己購買的unix,流行的還是unix和小型機公司自己開發的操作系統,美國那些教授們似乎不在意這貨,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

長久頗有點懊悔沒有對軟件這方面上心,張怡雖然工作努力,行事中規中矩,但是說到市場擴展與細分還是遜色一籌。

當然這不能抹殺張怡的功勞,人家辛辛苦苦的在美國獨撐大局已然是非常難能可貴了,再說了這細分市場的活不還沒流行起來嘛,不過看看人家戴爾做的事就是那麼的天馬行空,不但視配置將自己的產品分了型號,還特地打上logo標了外號,賣的是紅紅火火。

戴爾是誰,營銷天才,不過再天才不也是人家張大小姐給發掘出來的嘛,這得給記一功。長久自己就沒想到要蒐羅這些傢伙,一個是懶,二個不用說了,與人打交道和機器相比還是比較難的……

長久經常安慰自己,做事業只要能做到知人善用就行,不必苛求自己一通百通,挖人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專業人士辦理比較好。

軟件是個大頭,至少夢中長久還沒發現比軟件更輕鬆的正當工作,多少人憑藉着這若干行代碼飛黃騰達出人頭地,少則養家餬口奔個小康,多則立身興國安天下。

操作系統要把握,而且要牢牢的把握,要保持高利潤和戰略制高點,這點務必要認清楚。字符型操作系統長久是打了個勝仗,不過這東西更新很快,眼看着386就要出來了,那windows還會遠麼?

不對,長久感覺自己好像有點過於的程式化思考,所有的部署都是針對夢中經歷過的歷史,這大局已變,如何能做參考?

不用說dos已不復存在,早已作爲失敗的笑料成爲人們研究的話題了,就連本不應存在的k32都已經名滿亞歐大陸了,難保那些未死的巨人突然發力,從自己看不見的死角異軍突起,延續神話。

看來圖形操作系統的事情要抓緊,實在不行哪怕出一個半成品也行,就算有bug會死機不能用是個垃圾,那也是出了,否則日後要是打起官司來也費神不是?

長久不由的想起蘋果和微軟的口水戰,暗自心驚,趕緊在便攜式磚塊上敲打了一大段文字。

Godson潛力可觀,現在還沒有發掘到位,貌似張怡用了近兩三年纔出了第二版。這個肯定不行,版本號要精確到小數點後兩位,2.11、2.22……不停地出,正版用戶可以付非常少的費用升級,每週都要發佈新的升級包,每半年就要發佈新的版本,從2.0到3.0再到4.0、5.0、6.0……這纔是生財之道,哪怕就算換個封面也要讓人覺得VS公司的技術在不斷的進步吧,呵呵。

長久想着想着不由的笑了起來,碼字的速度驟增。這些不過是微軟玩剩下來的東西,卻被自己完美的繼承下來,不得不說是一個諷刺,同樣是賺的那些用戶的錢,不過流入的卻是自己的口袋。

ωωω. тtκan. c o

Office系列軟件自然也要照此辦理,不過策略卻要有所不同,office系列是要面對用戶的,並不是像godson這樣獨孤求敗沒有競爭者,相反虎視眈眈的公司很多。

再說這玩意目前也不是VS一家獨大,反而office系列是藉着操作系統的優勢才得以坐上軟件銷售排行榜前三名的,現在文字處理有wordstar、wordprofect稱王,電子表格有微軟的產品在窮追猛打,圖表數據庫更不是vs的長項,IBM在那坐着呢!

Office系列必須要面對用戶,客戶的需求就是開發的重點,反應一定要快,這點最重要,長久明白,哪怕就像it業界的企業,歐美系的反應也還是慢,經常是客戶提個建議大半年纔出現,這是不可以容忍的。

說白了自己還是發展中的企業,和那些老牌公司沒法比,人家有拽的資本。歷史證明了任何遲鈍的企業總歸要滅亡的,IBM不就差點完蛋嘛,不過被郭士納給改變了,又活了而已。

還是有了操作系統好啊,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先用office和那些傢伙競爭,只要不被拉下就好,吸收其他軟件的精華,反正也不犯法。

碼的真爽啊,不用費自己的腦筋,長久讚歎不已,沒想到使用這破拼音輸入法還能發揮出每小時千字的實力,殊爲難能。


雖說五筆字型藉着四通打字機的東風席捲神州大地,但是長久仍然用不來,那字根看了就頭大,所以只能用着拼音湊合,好在自己搞了個雙拼玩玩,還不是太彆扭。

便攜式磚頭儘管很大,但是鍵盤和電池還是不太好用,這才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完鳥,長久也正好歇歇,甩甩自己酸脹的手腕,開始上廁所。

剛回來,鄰座一老外就問了,用的還是日語:“非常的不好意思!”

長久莫名其妙,不過抑己從人,也就用日語回到:“有什麼指教?”

“是這樣的,您剛採用的機器非常的新穎,我還真沒見過這東西,不知道在哪裏買的,可否告知。”那人金髮碧眼,說話蠻客氣,不像西人直來直去。

長久對這些有禮貌的人向來不吝嗇的:“這個啊,可能還沒上市,我這只是測試用的,呵呵。”

“哦!”那人失望之色溢於言表,隨即說道,“我非常想買一部這樣的東西,真是太方便了,簡直可以隨時隨地的辦公,IBM的新機器太笨重了,而康柏的兼容便攜機性能又不高,實在是兩難啊。”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就會上市的。”長久心中一動,微笑着說道,“我這部機器已經沒電了,恐怕不能給你演示了,但是以我專業的眼光來看,這部便攜機的性能足可以比得上那些工作站小型機,呵呵,可能有點誇張,但是至少比IBM的AT型計算機強的多了!”

那人啊的一聲,似乎非常的吃驚,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長久:“鄙人就是IBM日本業務代表,非常榮幸認識你!” 長久結果名片仔細一瞧,不禁肅然起敬,這傢伙來頭不小,不但雖說是IBM的業務代表,還有着一大串的學術頭銜,啥密西根教授、新弗萊博士等等。

“失敬失敬。”長久笑道,把名片收在兜裏,“很高興認識你,沒想到能和大人物同乘一架飛機,真是……哈哈。”

那人被拍的心情甚好:“兄弟在日本那邊正好發展事業,看閣下也算個人才,光做測試是沒前途的,不如和我們一起開拓市場吧,要知道現在IBM可是全球微機的老大。”

長久道:“謝謝,不過我暫時還不打算轉行,這測試工作想做就做,比較自由。”

那人點點頭:“這樣也好,如果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可以打我的這個電話,隨時恭候。”

隨後兩人也就不着邊際的聊了會天,轉眼就到東京了。

長久和這位洋大爺一起下了飛機,走出機場。

在機場門口長久算是見識了這位爺的排場,三輛黑色豐田一列排開,幾條大漢一水的黑西裝,其中一個打頭的迎了上去,一鞠躬:“總裁!”

洋大爺非常受用,特別是有長久在旁邊,感覺倍有面子,從鼻子裏面哼了一聲:“嗯。”

領頭大漢掏出一物,遞了上去,長久揉揉眼睛,嘴巴張得老大,娘誒,介不就是傳說中的大哥大咩?

洋大爺看長久發呆,特地展示了一下:“松下公司產的移動電話,今年剛剛上市商用,商業人士嘛,沒辦法,圖個方便。”

“IBM公司真是財大氣粗,還給你們配這個!”長久笑道。

“哪啊,自己買的。在美國用的都是摩托羅拉的,到了日本沒這東西不習慣,幸好日本也開通了移動網,呵呵。”

長久暗想,你就吹吧,老子在美國也沒看到有誰用這玩意,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的試驗網絡呢?

“這東西好用不?”長久招手打車,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太他媽的難用了,總是不通,shit!”憤怒之下,洋大爺終於說了實話。

長久竊笑,上了出租直接和其撒又拉拉鳥。

聯繫到了肥標,長久一腳就殺到了其家裏。到了才知道,肥標還真懂得享受,那宅子叫一個雅緻。

“阿標,你花了多少錢?”長久問道。他在肥標的帶領下,七繞八繞的才進了主客廳,院落裏小橋流水,櫻花遍地,上空還飄揚着音樂。

長久讚歎不已,對肥標享受生活的能力自嘆弗如。

“從別人手裏買的,也不是太貴。”肥標呵呵笑着,避而不談價格,“你個大忙人怎麼有時間來旅遊了,我接到虞叔的電話還不相信。”


“怎麼?”長久眼一翻,“我又不是隻會工作的木頭,散散心也好啊。看來你在這混的不錯啊,這都享受上了。”

肥標哈哈一笑,拍拍手,來了一個和服傭人,端着個盤子,開始表演茶道。

長久鬱悶道:“我說有錢也不能這麼糟蹋,盡整這些虛的。”

肥標道:“賺那麼多錢幹嘛?還不得享受嘛,你又老土了!”

“生意怎麼樣?”等了老長時間,好不容易纔喝到了那一小杯,長久一飲而盡,咂摸一下味道,“不怎麼地,下回到我那我給你沏一壺明前,保證讓你再也喝不下這東西。”

肥標道:“那是,不過喝的是這麼個意思,要說茶好還得咱們自個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本來還不想在日本常住,誰知道上次你給設計的幾個遊戲都大獲成功,就連任天堂自己發行的王牌都只和我們打了個平手,遊戲卡帶又是我們自己發行,今年的利潤絕對可以蓋一座樓了。”

長久笑道:“甚好,這趟總算沒白來,有你這個大財主坐鎮,我還不得吃大戶啊,以後的節目就得你安排了。”

肥標胸口拍的響亮:“沒問題,這還不是一句話,包你覺得以前的二十幾年都白活了。”

閒聊了一陣,肥標忽地問道:“有沒有聽說王安的事情?”

長久一時沒反應過來:“哪個王安?”

“有幾個王安,就是美國那個啊?”

“怎麼了?”

肥標嘖嘖有聲:“看來你的消息太遲鈍了,王安發佈了新的微機了。”

長久毫不在意:“新微機就新微機,又不和PC兼容,能有什麼搞頭。”

肥標道:“你也知道啊,王安公司的新機器在美國根本賣不出去,如同廢鐵一般。家父和王安有點交情,讓我做王安公司的代理,在日本銷售,情形比美國還慘,基本就是一扔貨。據內幕消息,王安公司年初發布新機器,現在已經虧損了近億美元了。”

長久黯然:“前輩英雄一世,想不到居然臨老走了昏着,真是可惜可嘆啊。他們的新機器要是早個兩三年或許還有一拼之力,現在嘛……”


肥標貌似無意的說道:“現在就是這個樣子!”

“哦,你有什麼話說?”聞絃歌而知雅意,長久馬上領會精神,問道。

“你也明白現在兼容纔是大勢所趨,我一個外行都看得清清楚楚,你怎麼就和王安一樣犯渾呢?”

“你說的是EC機的事情吧。”長久沉吟道,“人生在世,當有所不爲,有所必爲。別人沒有任何負擔,自然可以兼容pc得到最大的好處。我可不一樣,說小點芯片是我的根本,我若不做,日後只能仰他人之鼻息,那還有什麼樂趣;若說的大點……”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