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遠秋不敢怠慢,精神力沸騰到極限,周身都生起防護,雙腳一踏,對着蓋雅衝去。

蓋雅專注的是控制靈魂之力,這種硬碰硬的比拼她並不擅長,但是她並沒有閃避葉遠秋衝擊的意思,只是冷笑着,看着葉遠秋衝過來。

咣!

一聲巨響!

葉遠秋撞到蓋雅,響起的竟是金屬之聲,四周火花亂顫,葉遠秋肩膀一陣劇痛,好在他臨敵經驗豐富,先側身,再後仰,雙腿連環踢出,在提防蓋雅做出反擊的同時再度發出攻擊。

但這幾下彈腿全都落空,葉遠秋一看之下,才發現蓋雅被剛纔那一撞,撞得像只紙鳶一樣,斜斜的飄到了空中。

葉遠秋沒有遲疑,大喝一聲,身體光芒大作,左右兩手同時放出了一道旋轉的衝擊波。

蓋雅冷笑着揮手把那兩束衝擊波彈開,正要反擊,突然大吃一驚,剛剛還在地面施放技能的葉遠秋不見了!


哈!

葉遠秋出現在蓋雅後方,雙手併攏高舉,重重一個肘擊打在蓋雅頭上。

嘭!一聲悶響,蓋雅淬不及防之下,被這一肘打得急速下墜,把地面撞出一個大坑,塵土四溢。

葉遠秋落地之後並沒有停手,雙手不斷對着蓋雅放出技能,就像機槍定點連射一樣,技能響起的破空之聲不絕於耳,那個坑裏不斷冒出煙塵。

葉遠秋就這樣宣泄着自己的精神力,眼看消耗過半,他一聲大喊,雙手前推,一個足球大的能量團飛入了坑中。

又是一聲巨響,能量團爆炸了,在坑裏升起了一朵小小的蘑菇雲,衝擊波四散開來,近一些的山石攔腰而斷,幾十米外的樹木被連根拔起,就連在百米空中懸停着的直-25也被氣流衝擊得搖擺不定。

這就是6級異能者的實力!

塵煙慢慢散去,蓋雅卻從坑裏慢慢站了起來,她衣衫襤褸,嘴角掛着一絲血跡。

蓋雅用拇指抹掉嘴角的鮮血,放進嘴裏吸允了一下,冷笑道:“你不是說過不傷我嗎?”

剛纔那改變了這片土地地形的攻擊,就只讓蓋雅流出了幾滴血!

蓋雅閉上眼睛,身體周圍發出了片片熒藍的光芒,身體居然緩緩浮上空中,她兩手攤開,積蓄着靈魂之力。

葉遠秋的攻擊沒有傷害到她,但是讓她生氣了,這一擊,蓋雅準備讓葉遠秋魂飛魄散!

遠處的葉遠秋臉色蒼白,他沒有想到自己和這個女人之間的差距有這麼大,剛纔那一套攻擊,就算是吳大軍硬吃下來也會受傷。

眼看蓋雅就要放出技能,葉遠秋做了一個最正確的決定——跑!

他的速度雖然比不上左歡,但也是迅疾無比,一眨眼的工夫,葉遠秋就跑得只剩下個黑點。

蓋雅愣住了!

追?肯定追不上了,自己的速度沒有那麼快,該死!這還是個有榮耀感的男人嗎?

積蓄好的能量在手上閃閃發光,蓋雅氣得大吼一聲,對着空中的直-25放出了能量。

懸停在上空的直-25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被這束藍光照到,瞬時化爲一股青煙!

蓋雅暴跳如雷,氣急敗壞地對着葉遠秋逃跑的方向尖叫道:“孬種!!!”

“孬種?”跑出很遠的葉遠秋還是聽見了蓋雅的怒罵,他自嘲道:“孬種也比死鬼好,打不過就跑!那可是我學武上的第一課!”


蓋雅一聲喊完,連葉遠秋背影的黑點都看不到了,氣得她不停的亂罵,宣泄完心裏憤怒的情緒,轉念一想,這個男人其實也挺有趣的,又笑了起來。

她擡頭看向空中,總覺得有人在看着自己,摩托車也不騎了,蓋雅轉頭就跑進了旁邊的樹叢中。

兩人這短短几分鐘的戰鬥過程,被凱南偵查衛星拍成了數十張照片,擺在胡安的案頭,胡安仔細地瀏覽了這些照片,在腦海中連貫起來形成影像。

他沉默了很久,指着照片上的葉遠秋問道:“這個人,爲什麼我們沒有他的資料?”

助理答道:“從他乘坐的直升飛機來看,這個人是他們軍方的,應該在6級左右。”

“6級!”胡安苦笑道:“連6級的異能者都不能對這女人構成威脅,只有狼狽而逃!通知下去,密切注意所有的干擾裝置,如果有損壞,第一時間通知所在地更換,並上報到我這裏!再增加一個小組監視這個女人,務必要把她保持在我們的視線之內!”

助理臉色有些難看,說道:“她遁入了樹林裏,暫時還沒發現她的蹤跡。”

胡安大驚道:“開放所有權限,讓我們的衛星都全力尋找她!”

胡安想了想又說道:“增加吳俊那裏的守衛,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靠近都可以開槍射殺!”

助理點點頭道:“還有什麼要做的嗎?”

胡安搖搖頭,看着照片上的蓋雅說道:“這次給我的中國朋友們,惹了個不小的麻煩啊!”

葉遠秋落敗的消息傳回後,異能局一片譁然!

他的實力在京城異能局並不是個祕密,那是僅次於吳大軍的存在,說他是這個世界上第二的強者也不爲過。

連他都不能對付蓋雅,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寄託在吳大軍身上了。

蓋雅和廖雲澤的照片很快傳到每一個異能者的電話上,後面附帶的文字說明是——如發現此這兩人,速於上級聯繫,切不可輕易動手!

左歡和段燁當然也收到了這條信息,左歡有些摸不準,就撥通了陳科的電話。

問清楚情況後,左歡沉默了。

段燁見左歡傻了一樣看着電話,問道:“到底什麼情況?”

左歡呆呆的說:“蓋雅吸收了一個進化後的魅靈,葉遠秋找到她,卻不是她的對手。”

“葉遠秋?”段燁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左歡解釋道:“他是軍方的人,6級異能者,實力要強過我。”

“還強過你!”段燁有些吃驚:“我還以爲除了吳大軍就算你最厲害了呢!這個蓋雅厲害到這個程度了?那廖雲澤會不會同樣危險?”

左歡說道:“應該不會,蓋雅是在吸收了魅靈後才實力大增的,廖雲澤不一定有她這個機會,不過我們還是要小心!”

段燁站起來豪氣地說:“我相信自己的實力,用了你說的辦法後,我覺得我的體質改變得很快,6級離我不遠了!”

段燁的精神力也處在微微沸騰的狀態,只要找到了那個平衡點,精神力就不會有過多的損耗,而左歡有個優勢,他的能量激盪可以恢復少量的精神力,所以左歡的精神力沸騰狀態就要強烈得多,這讓他的身體一直處在高壓狀態,就像那些負重習武之人一樣,高壓下的鍛鍊,讓體質的改變是非常明顯的。

左歡點頭道:“對,只要我們自己夠強大,怕他們幹什麼!哪像你一樣,一個瘋婦就把你嚇成那樣子!”

段燁有些不好意的說:“那完全都不是人了!哪是什麼瘋婦?”

瘋婦那雙斷腿的檢驗報告很快就送到盧北京那裏。

盧北京快速看了下報告,問道:“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檢驗中心的主管說道:“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只是色氨酸羥化酶超出常人數十倍。”

盧北京說道:“你給我解釋一下這種酶的作用,還有爲什麼超出正常值數十倍了還不特別?”

主管解釋道:“色氨酸羥化酶會影響腦組織中的5-羥色胺正常含量,如果過多或過少都會影響到精神健康,也就是常說的精神病。

所以一般治療精神病的藥物中都會含有這種酶,在服用了這些藥物後,這種酶在其體內的比值就會大幅升高。

如果是大量服藥的話,在血液內濃度比值達到數百倍都是可能的,所以只超出了數十倍沒什麼特別的。”

盧北京還是覺察到了一點不妥之處,他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樣本是一個精神病人?她體內這種酶的升高是服藥造成的?”

主管點頭道:“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盧北京又問道:“服藥過後多久這種酶的比值纔會下降?”

主管想了想,答道:“一般來說,服藥後2小時會達到峯值,4小時後會逐步下降!”

盧北京的臉色越來越凝重,他揮手讓主管離開,眼睛死死看着那份檢驗報告。

小山村的命案已經由異能局派去的小組接管了,證實那裏所有的居民都不幸身亡,屍體都堆在一起,唯一沒有在那間屋子裏的是一個82歲的老婦人,也就是送到這裏檢驗那雙腿的主人。

村民們的死因還在一一查證,目前可以知道的就是他們都死於同一天,也就是左歡他們發現的兩天前。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老婦體內超量的酶就不可能是藥物造成的,人都死光了,誰喂她吃的藥?總不能強說是這個瘋子自己還記得吃藥吧!

盧北京感到頭疼,可供檢驗的東西太少,就只有一雙斷腿,除了腳氣之外,什麼都查不到。

他看着牆上的時鐘,吳大軍!快點回來啊! 吳大軍乘坐的是民航客機,從內華達州直飛上海。他登機後就一直在打瞌睡,突然,一陣危險降臨的感覺驚醒了他。

吳大軍站起來,警惕地打量四周,他的位置在公務艙,只坐了一半的乘客,幾乎都在睡覺,只有個7、8歲的小男孩還在玩座位上的遊戲。

吳大軍把思感發散到經濟艙和頭等艙,依然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難道是幻覺?吳大軍正要坐下,那種危險的感覺又來了。

來不及多想,吳大軍沸騰精神力,升起了防護。綠光流轉,半透明的精神力防禦層像一個蛋殼一樣把吳大軍裹在裏面。

進入7層境界後,這還是吳大軍第一次升起防護,就連以前和四級魅靈對戰的時候,他也只是用肉體在抵擋魅靈的利爪。

吳大軍如此緊張不是沒有道理的,那危險的感覺再次到來的同時,客機的機頭和後腰部分同時發生了爆炸。

吳大軍反應神速,聽到爆炸的瞬間高呼一聲,防護擴大,他順手把旁邊的小男孩拉了進來,同時取下了自己提包,那裏面有吳俊的資料,萬萬不能丟。

客機在萬米高空爆炸,機艙馬上失壓解體,絕大部分乘客還在睡夢中就失去了生命,只有吳大軍和那個小男孩安然無恙。

小男孩突逢大變,拼命地哭鬧着,吳大軍輕輕的安慰他,控制着自己平穩地降落在海面上。

小男孩停止了哭泣,問道:“叔叔,飛機怎麼不見了?”

吳大軍不好回答,他把小男孩放到自己的背上,自己拿着提包,漂浮在海面上。

小男孩望着四周都是了無邊際的海平面,害怕起來,又哭鬧着要爸爸媽媽。

吳大軍空有一身毀天滅地的異能,但他連戀愛都沒談過,哪裏會有哄孩子的經驗,只好讓自己的耳朵摺疊起來,聽不見也不心煩了。

兩人就這樣漂泊在大海中,等待那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來的救援。

盧北京得到吳大軍乘坐飛機失事的消息時,正在和各部門的主管開會,最近由於蓋雅和廖雲澤的出現,異能局又忙碌起來,他剛剛安排好各個分部的應急計劃,一個工作人員就送來了飛機失事的報告。

看完報告,盧北京勃然大怒,把報告甩在桌上,吼道:“挑釁!挑釁!這是戰爭的挑釁!胡安真敢下手!我要向主席彙報!”

各部門的主管都用思感查看了那份報告,然後面面相覷,難道真的要爲這件事和老美開戰?

還是剛升作主管不久的曹瑾膽大一些,她上前阻止了想打電話的盧北京,說道:“局長,是不是等找到了吳大軍再說,就算飛機失事,大軍也能活下來!”

盧北京這才冷靜下來,7級的異能者,不會因爲飛機失事而殞命,就算自己在飛機上遇到意外,那也不會有什麼損傷的。

但是爲什麼會這麼巧?在局裏最需要吳大軍的時候,他就碰上了這種事,大軍回國的航班在國內就只有自己知道,不是胡安那邊搗鬼還會有誰?

但是胡安也應該清楚,讓一架飛機掉落海中是不會對吳大軍有什麼傷害的,他冒着引起戰爭的危險,難道就只是爲了拖延吳大軍回國的時間?

不,胡安不會做這種得不償失的事,一定是另有其人,或者,真的是巧合!


盧北京飛速的思考着,然後命令道:“所有部門參與救援行動,並聯合公安、海事、民航、海軍部門進行搜索,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吳大軍!”

盧北京的權力很大,甚至要高過一些副國級的領導。

所以沒過多久,一支史無前例,由多個部門聯合行動的救援隊伍開進了飛機失聯的那片海域,上百艘艦艇和直升機對海面進行着地毯式的搜索。

在浩瀚的海洋裏尋找一個普通人無異於大海撈針,但是找一個異能者就不一樣了,吳大軍在聽到遠處有直升機的轟鳴聲後,激起海水,在海面上豎起了一根十餘米高的水柱。

於是在飛機失事後不到十個小時,吳大軍就獲救了。

把小男孩交給救援人員後,吳大軍乘專機抵達京城,馬不停蹄地來到盧北京的辦公室。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