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無雙,這時很尷尬。他本想給她解開自己就出來的,可是哪裏想到何思雅會這麼急,當着她的面就小解。

做賊心虛的他現在心臟正在以每分鐘180次的頻率在跳動,他腦袋裏還一直迴盪着剛纔他看到何思雅那白皙如玉的雙腿之間的那一抹黝黑。

背過身子的葉無雙聽着身後那嘩嘩的聲音,他只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的起來。

此時,葉無雙的心裏敲着鼓,心道,難道這何大小姐是故意的?

想到這裏,葉無雙變的呼吸急促,目瞪口呆,愣在了那裏。

他的心裏做着激烈的思想鬥爭。如果她提出那樣的要求怎麼辦?

答應吧?可他良心過意不去。

他是個傳統的男人。是個脫離低級趣味的男人。是個對愛情充滿純真幻想的男人。

他一直渴望着找一個真心相愛的女人,在新婚之夜,當她掀開自己頭上的紅紗,不是,當自己掀開她頭上的紅紗,她解開自己的皮帶時,自己才全心全意地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她。那是多麼美好而神聖的一刻啊?

拒絕?他又心有不忍。

拒絕一個女人,就是在傷害一個女人。他是個君子,是一個好男人,是一個繼承華夏文韜武略、琴棋書畫—-多方面優秀瑰寶的文武雙料狀元。他的職責是鋤強扶弱,替天行道,順便保護他的紅顏知己,而不是去傷害女人。這樣的選擇,對他的身份是一種侮辱。

更重要的是,何思雅實在是一個很誘人的妖精。你看,她的胸部那麼大,屁股那麼圓,嘴脣那麼溼潤,長相那麼好看

要是這次拒絕了,她一怒之下,以後再也不給自己機會了怎麼辦?

正當葉無雙腦海中,一個叫做禽獸,一個叫做禽獸不如的兩個小人正在決鬥的時候,身後的一道軟綿綿的嬌聲把他拉回了現實。

“臭男人—-你過來扶我!”

不過在葉無雙的耳朵裏感覺這聲音很飄忽不定不過卻是充滿了誘·惑。

呆萌小豆丁:撿個總裁做老公 ,慢慢的走進了廁所。

“咯咯—-你的臉怎麼這麼紅?”何思雅看到葉無雙搖晃着靠近她感到很好奇,如小孩子一般的盯着他的臉看了一會突然像發現了什麼開心的笑着說道。

還邊說邊拍着葉無雙的肩膀,媚聲說道:“你是不是害羞了?來來讓姐姐親親!”說着就在葉無雙的臉上親了一口。

一剎那,葉無雙渾身上下好像觸電了一般,氣血上涌,丹田如火燒。

絕品小保鏢 ,我的乖乖,有你這麼誘·惑人的麼?本狀元還從來沒被人親過好不好?


你這樣讓本狀元該如何是好?要是你是清醒的時候對咱這麼溫柔,那也許本狀元還可以考慮獻身,只可惜這是你喝醉的時候好不好?

君子是不強人所難的!

葉無雙堅定不移的遏制了體內的那團邪火,忍住了不再到處亂瞟,雙手輕輕地攬住了何思雅的水蛇腰,攙扶着她一步一步的朝她的房間移去。

衛生間離臥室只有十來米遠,可是現在葉無雙飽受着溫柔鄉的折磨,感覺這短短的距離像走不完似的。

好不容易將何思雅放到了牀上,葉無雙剛準備爲她蓋上被子的時候,何思雅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眼神迷離,動情地說道:“管雨澤,別離開我—-”

說完這句話後,何思雅眼角流出一滴晶瑩的淚花,然後鬆開了葉無雙的手,倒頭睡了過去。

聽到從何思雅嘴裏說出來的這個陌生的名字,葉無雙只感覺異常的刺耳和心酸。

葉無雙苦笑着搖了搖頭,呵—-原來是自己會錯了意,從頭到尾這妞就把自己當成了另外一個男人。


也許何思雅就是爲這個男人而醉吧,雖然葉無雙覺得這很正常,但是總覺得有些莫名的心酸。

自己明明應該討厭這妞纔對,爲什麼從她嘴裏聽到另外一個男人的名字時會感覺難受呢?

葉無雙此時那身體內的火氣也像被破了一盆涼水,從頭涼到腳,隨之煙消雲散了,他嘆了一口氣,然後輕輕地幫何思雅改善了被子,關掉了檯燈,轉身走出了房門。

看了一眼客廳牆上掛的鍾,這一看把葉無雙着實嚇了一跳,已經凌晨一點了!

葉無雙知道自己今天是回不去了,今天也只能在這裏將就一晚上了。

明天再向那兩個丫頭解釋吧,葉無雙無奈的揉了揉腦門,進衛生間衝了個澡,然後倒在客廳的沙發上,拿過買回來的藥材,閉上雙眼,進入深度睡眠。

不過一會兒,葉無雙便出現在了玲瓏空間裏。

葉無雙一想到一旦自己吃了姜老煉的丹藥後,那自己的修爲將會提升,就高興的不得了。

所以便欣喜的大喊道:“師傅!師傅,你需要的藥材我買回來了!”

“哎喲喂,你還讓不讓老頭子我睡個好覺了?叫魂啊!叫那麼大聲?”姜牙子不好氣的瞪了葉無雙一眼,恍恍惚惚的睜開了銳利的雙眼。

視線一下子停留在了葉無雙手上拿的上個藥包,僅僅是看了一眼,姜牙子便呵呵笑了起來:“好小子,終於買回來了,我還以爲你把這件事都給忘了。”

葉無雙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師傅,您交代的事我怎麼會忘呢,何況我知道師傅是爲了幫我提升功力。那我更加不會忘啦!”

聽着葉無雙拍的馬屁,姜牙子很是受用的眉開眼笑,捋了捋銀白色的長鬚,然後伸出右手,手指朝葉無雙手中的藥包一指,一道白光射出。

那三個藥包像通了靈似的從葉無雙的手裏慢騰騰的飛了起來,隨即,姜牙子手指往自己身前一點,那三個藥包就像長了眼睛似的,飛了過來,姜牙子伸出右手一把將藥包給抓在了手裏。

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葉無雙當場呆若木雞!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隔空取物?讓神識控制物體讓其隨心所欲的飛行?

葉無雙倒吸了一口冷氣,心道,我的乖乖,這看起來好像一陣風就能颳倒似的乾瘦老頭不會是傳說中的大boss吧?

那可是隻有自己的師尊無量天尊才能做到的,這老頭竟然也能做到!

葉無雙暗自給姜牙子下了一個定論:這老頭很牛逼。

姜牙子瞥了一眼葉無雙震驚的表情,很是不屑的說道:“我說小子,這點功夫就讓你傻眼了?”

葉無雙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顯然是還沒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沒出息,你可是玲瓏錦囊選中的主人,而且還是神帝冥冥之中選中的傳人,這點功夫到你修爲大成的那一天,你會覺得這些就如同小孩過家家般那麼幼稚的。”姜牙子肯定的說道。

葉無雙只感覺渾身都在顫抖着,體內的氣血也跟着劇烈的翻滾着,那雙清澈的眸子也閃爍着灼灼的光芒。這可是讓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聽到姜牙子這麼說,他只感覺自己的以後必定不會尋常了!

姜牙子見葉無雙全身上下氣勢徒然間的變化,滿意的點了點頭。

做任何事都需要有鬥志,修行更是需要,所以姜牙子纔會給葉無雙展現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以此來激發他的鬥志。

姜牙子這纔打開了藥包,閃爍着精光的雙眼仔細的打量着葉無雙買回來的這些藥材,打量了片刻之後,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葉無雙這個時候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看着姜牙子手裏的動作,但是讓他奇怪的是姜牙子不是說要煉丹嗎?怎麼直到現在還沒看到煉丹鼎呢?

在他的記憶中,自己當初在無量門的煉丹師可都需要藉助煉丹鼎來煉丹的,想到這裏,葉無雙暗自咂舌,難道說這老頭要玩非主流?

葉無雙等了半天沒看到姜牙子拿出煉丹鼎來,便疑惑的問道:“師傅,你不是說要煉丹嗎?那怎麼沒看你拿煉丹鼎出來?”

姜牙子停下手裏的動作,驕傲的說道:“老頭子我不需要藉助煉丹鼎也可以煉丹,你所說的應該是一般的煉丹師,一般的煉丹師自然是需要藉助器皿的,不過我不需要,因爲老頭子我可不是一般的煉丹師。”

葉無雙只感覺這老頭也太臭屁了點吧?哪有人這樣誇自己的!

看來是人老皮厚,吹牛不打草稿。

姜牙子哪能不知道葉無雙的想法,也不跟他計較,而是氣定神閒,微閉雙眼片刻後徒然睜開,然後手腕一翻,掌心朝上。

“蓬!”

剎那間,姜牙子的掌心中便冒出了森個白色的火焰不斷涌動,一簇簇的火苗騰上半空,灼灼燃燒着。

僅僅就這麼一下,葉無雙幾乎就敢確定這老頭真的不是吹牛!

而是實打實的有徒手煉丹的本事,不然這人的手心怎麼可能憑空涌現出火焰?


要是把這手煉丹的本事學到手,那可不牛逼到家了!就算不用來煉丹,就是在美女面前露兩手,那也是相當有殺傷力的!

想到這裏,葉無雙已經打定了注意,必須學會這煉丹術。

葉無雙的老臉一紅,尷尬的笑了笑,開口道:“師傅,剛纔我還懷疑你來着,不過您這麼一手可是讓徒弟我心服口服了,呃—這個,師傅,我有事求您。”

姜牙子轉過頭,微笑着說道:“你是不是想求我教你煉丹?”

“是的,師傅,你這煉丹的方法太牛逼了,徒弟我想學!”葉無雙使勁的點了點頭說道。

“這個自然是可以的。”姜牙子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啊?真—-真的?!”葉無雙似乎有點不敢相信,哆嗦着嘴問道。

“真的,本來我就準備教你的。”姜牙子點了點頭,轉而沉聲問道:“那你知道煉丹需要注意那些事項嗎?”

“不知道,請師傅告知。”葉無雙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姜牙子翻了個白眼,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樣,隨即肅聲說道:“第一、飯後半小時內,不能修煉丹;第二、精氣大泄時不能煉丹;第三、心神不定時不能煉丹;第四、盤坐太久時不能煉丹;第五、患病時不能煉丹;第六、丹理不明不能煉丹;第七、沐浴後不能馬上煉丹;第八、不能在大風中煉丹;第九、不能在雷雨天氣裏煉丹。這九條乃煉丹所需注意的事項。”

葉無雙聽完後,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將這九條事項爛記於心。

“不過剛開始學煉丹的時候需要特別注意環境的選擇,煉丹需要極靜的環境,若是被打擾,後果很嚴重,我現在倒不會受什麼反噬傷害,不過以後等你學會了煉丹術,若是粗心大意的話,恐怕丟掉小命是遲早的事。”姜牙子用虛幻的手掌輕輕觸摸了一下各種材料,微微點頭,淡淡的口氣略微有些嚴厲。

王府空房候嬌娘 ,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姜牙子見葉無雙如此受教,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即再一次加快體內的真氣運轉,手心的森白色火焰則越來越旺。

神識感知力和蓬勃的真氣控制着火焰的溫度,姜牙子趁此空閒瞟了一眼葉無雙,瞟了一眼滿臉好奇的望着掌心中火焰的葉無雙,略微遲疑後,輕聲道:“煉丹師,一般都能夠從火焰的顏色,來分辯出他的品階。”

“一般的煉丹師,火焰都是淡黃色,品階越高,則顏色就越深,威力也越強。”

聞言,葉無雙眨了眨眼睛,手指指着姜牙子手中的火焰,愕然的問道:“那師傅的,怎會是白色?”

“呵呵,先前我所說的,是煉丹師中常見的火焰,然而在煉丹師的圈子中,除了依靠真氣的雄厚來催化火焰之外,還有另外一種—-”姜牙子微微一笑,笑容中略微有些自傲。

“那就是,採集異火!”

“採集異火?”並不陌生的詞語,其所蘊含的意思,卻是讓得葉無雙滿臉迷茫,煉丹的火也能夠採集的了?

“沒錯,就是採集異火。”重重的點頭,姜牙子笑道:“在盤古開天地間,世界上就存在着一些天地異火,或許是天之涯的深山中,或許是海之角的的地層中,也或許是火山深處,被鍛燒了千百年的的熔岩地火—-這些異火,威力比由真氣催化而出的火焰要更強橫幾分,煉起丹來,還能提升丹藥的藥力,不過,這些天地異火都極爲狂暴,平日難得有緣相見,而且就算見到了,也極難將之納爲己用。”

“很多煉丹師尋找了一輩子的異火,到頭來都未曾得償所願,畢竟,想要控制異火,就得需要將火焰引進自己的身體,而異火又無一不是狂暴毀滅之物,就算是那些用來打造神兵利器的礦石金屬,也抵不住異火的煅燒,更別提人那脆弱的肉體—-如此行徑,無疑是在引火**,所以,只有極少數的幸運兒,在機緣巧合之下,能夠煉化一小簇異火,將之培養成自身的火種,而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煉丹界中的翹楚—-”

聽得有些目眩神迷,半晌後,葉無雙舔了舔嘴脣,目光緊緊的盯着姜牙子手中的白色火焰,細細感覺下,似乎有種冰冷的錯覺。

“師傅的這火焰,肯定也是一種異火吧?”葉無雙試探的問道。


“是的。”提起自己的火焰,姜牙子老臉略微有些放光,眼神熾熱的道:“在修煉界,目前發現的有十種異火,我的這種“玄冥神火”排在第八位,這種異火,只有在每百年,日月交替之時,方纔能夠在極寒與極陰之地遇見—-”

“玄冥神火?”

目光眨也不眨的望着那團不斷翻騰的森白色火焰,葉無雙輕聲喃喃道。

“那照您這麼說,要想得到這些異火豈不是很困難?”葉無雙疑惑的問道。

“是啊,是很困難,不過只要能得到這種異火,再苦再難也是值得的啊!”姜牙子的老臉上浮現一抹動容的神色,彷彿自己又回到了當初採異火時的往事當中。

聽到姜牙子這麼說,葉無雙的雙目放光,滿臉的羨慕之色。

見到葉無雙這幅模樣,姜牙子笑着說道:“異火對你來說還太遙遠,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先提升修爲吧。”

葉無雙遺憾的點了點頭,將渴望埋在心底。

說完,姜牙子用那乾枯的手抓起一株龍葵花,一片雪靈芝,一株蘭草,然後輕輕的丟盡了火焰中。

龍葵花剛剛丟進火焰裏面便立刻化成了一灘紅色的液體,液體在火焰中緩緩滾動,反射着幽幽的光芒。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