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此時也是沒有繼續和他墨跡的耐心,直截了當的說道。

聞言,那府兵顯然是有著一抹詫異之色,而後沉吟了良久方才是再度說道:「葉少爺如果這麼說的話,那著實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了,如有得罪之處,還望少爺海涵!」

葉天看著那府兵的樣子,自然也是知道,他一定是常和人打交道,這種表面工作,做的也是相當到位。

然而對於葉天來說,能夠免去麻煩就好,自己也不會和他們多作糾纏,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既然如此,那也算是一場誤會了,你們回去就是了。」

說著,葉天便欲再度動身,對著酒館之內行去,然而就在此時,那府兵卻是再度往前走了兩步,而後用認真的目光看著此時的葉天。

葉天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也是將自己的目光落在那府兵的身上,問道:「怎麼了?」

「呵呵,葉少爺說笑了,既然葉少爺如今這麼說了,那麼我更應該好好檢查一下裡邊的情況了,如果讓令尊受到了什麼意外,那更是我們的失職!」

讓葉天沒有想到的是,此時的府兵出口的話,竟然是這一句,而這句話,卻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有些不悅的深吸了一口氣。

當即,葉天的臉色也是一變說道:「看來今天這事兒,不鬧開你是不開心嘍?」

「不不不,葉少爺這是哪裡話,這只是我們的分內工作而已,承蒙林族長的新任,小人才能有今日這樣的處境,對待工作,也自然不能投機取巧,還望葉少爺能夠體諒一下。」

那府兵此時也是極為油嘴滑舌,出口的話既沒有得罪葉天,又將林族長搬了出來。

而葉天自然能夠看得明白,他這是在威脅自己呢!

雖然說從表面上看起來他對於自己很是客氣,然而葉天也知道,那府兵作為這麼多人的首領,自然也能知道家族之中一些比較秘密的事情,而對於自己現在在林氏家族的處境,想必他也是一清二楚,所以,此時的他才會這般模樣。

然而,葉天也自然不可能讓步,畢竟這是葉氏家族到達天池城的第一天,如果今天就面臨這樣的事情,那麼對於葉氏家族的以後來說,顯然不是一個好的開頭。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往前走了兩步,而後說道:「如果我非不讓你檢查呢?」

「葉少爺,您這就是為難在下了。」

葉天此話一出,那府兵的臉色也是微微變了變,雖然那一瞬即逝的笑容看起來沒有那麼明顯,然而也依然沒有逃過葉天的眼睛。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出了什麼事,我自會和林族長交代,而你在這裡如此模樣,你自己不覺得有點不合適嗎?」

「葉少爺,您這話又言重了,這裡本就是我的轄區,怎麼能談得上讓您去交代呢?但是也請少爺能夠體諒一下在下,畢竟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若是出了事,第一個倒霉的便是我。」

府兵依然沒有放鬆他自己一絲一毫的語氣,話語之中也是充滿了硬氣。

「那是你的事,和我無關,如果今日你非要進去檢查的話,那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葉天此時自然也不可能鬆口,當即便是再度這般說道。

聞言,那府兵自然也是明白了葉天的意思,此時的他緩緩低下自己的腦袋,似乎是在仔細的思考著什麼。

在沉吟了良久之後,那府兵終於是再度轉身,而後對著他自己身邊的一個手下輕聲地說了一些什麼,而後便是再度將目光落在了葉天的身上。

此時的葉天看著那府兵再度浮現在臉龐之上的笑容,卻是沒有放鬆一絲一毫的警惕,葉天知道,那府兵對於自己沒有一點忌憚,也只是基於自己如今在林氏家族的作用,才對自己說話像剛才那樣客氣,可是他如果真的要翻臉不認人的話,那也是一瞬間的事情。

然而,那府兵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得此時的葉天再度怔了怔。

「葉少爺,難得有這麼好的天氣,既然今日咱們有緣相遇,不妨到酒館一敘如何?」

府兵此話說的極為客氣,甚至連姿勢看起來都是極為謙恭。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非常清楚,他如此模樣,也無非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因為此時的葉天已經看到,剛才他低聲交代的那個手下,已經離開!

此時的葉天自然明白,那離開的府兵顯然是回到林氏家族回信去了,到底要不要強制搜查,還得看林氏家族族長的意思!

而此時那領頭的話,也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等上邊一聲令下,他再作出接下來的舉動。

此時的葉天微微沉吟了片刻,而後便是再度說道:「我不喝酒,不過,喝茶的話,我倒是可以陪陪你。」

從身份來說,葉天和那府兵的身份顯然是不對等的,而現在更是那府兵主動請求和葉天喝酒的,所以,葉天自然可以提出相應的條件。

而此時的葉天也自然不可能讓他順利的進入酒館,所以,才說出這樣的話。

而那府兵聞言自然明白葉天的意思,當即也是爽朗一笑道:「哈哈,既然如此,那咱們便相約在對面的茶館吧!放心,今日我請客!」 「睡覺你總需要吧!我現在要睡了,你自便!」

說完,影琦直接閉上了眼睛。

宮佑冥,意味深長的看了影琦一眼,然後說道:「靈獸族將靈子放在本王的眼皮下,就不怕嗎?」

影琦的眼皮動了一下,直接睜開眼睛說道:「大叔!我現在已經不聽故事了,你這樣一直說的話,我會睡不著。明天姐姐知道了,會生氣哦!」

影琦眨巴著眼睛,說完,還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宮佑冥眼中的神色一閃,唇角微微勾起。

「你們的目的最好像你所表現的那樣單純,否則,本王會讓你們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說完,宮佑冥一撩衣袍,直接站起身來,留給影琦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瞬間就消失了身影。

影琦看著宮佑冥離開的方向,眼神閃爍。

他們怎麼會有別的目的呢?

屋子裡的燭火,被宮佑冥離去時的氣流,吹的搖晃不已。

影琦對著窗外招了招手,一直小鳥飛了進來,啾啾叫著,用翅膀將燭火扇滅,屋子裡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沐靈夕就早早的起來,收拾妥當。

正要出門,卻看到宮佑冥正捧著一隻托盤走了過來。

「這麼早要去哪裡?」

宮佑冥看到沐靈夕要出門,溫聲問道。

「準備去晨跑,你怎麼來了?」

沐靈夕不知道宮佑冥怎麼會這麼早來,所以問道。

「給你送早餐啊!」

宮佑冥一邊說著,一邊打開托盤上一隻小盅上的蓋子。

頓時,一陣香甜的氣息鑽進了沐靈夕的鼻子中。

沐靈夕看了一眼宮佑冥手中的湯盅,心中猶豫不已。

「要不我先跑完回來再吃?」

沐靈夕不確定的說道,眼神卻始終沒有離開過那隻托盤。

「還是先吃吧!一會該涼了,現在時間還早,吃完再去不算晚的!」

宮佑冥看著眼前的這隻饞嘴貓,好笑的說道。

看了一眼天色,沐靈夕認同的點了點頭。

再次推開門,沐靈夕直接從宮佑冥的手中接過托盤,一臉饞樣的坐在一棵月桂樹下的石桌旁。

宮佑冥也跟著坐了下來。

「快吃吧!是你喜歡的那道十靈湯,快趁熱吃吧!」

沐靈夕將托盤上額小盅拿了下來,見有兩碗,就直接放了一碗在宮佑冥的面前。

「你也沒吃吧!一起吃吧!」

說完,直接拿起勺子吃了起來。

宮佑冥原本是怕沐靈夕不夠吃,這才拿了兩碗過來,現在見沐靈夕很是大方的放了一碗在他的面前,頓時也來了食慾。

一手拿起湯匙,一邊優雅的吃著,一邊問道。

「怎麼想起了晨跑,還以為你會多睡一會兒」

「沒什麼!就是覺得自己的體能太差了,想要鍛煉鍛煉。」

沐靈夕一邊吃一邊說道,那湯羹的味道簡直太美了,沐靈不到一會兒就喝完了。

「太好喝了,感覺精神好極了。」

原本還有些沒睡醒的暮沉感覺,喝完湯羹之後,居然出奇的精神。

「以後每天都給你送些過來,你愛喝就好。」 此話一落,葉天終於是不再遲疑,再度和那領頭的交代的一聲,讓那些手下不要進入酒館之後,便是對著街對面的茶館走了過去。

進入茶館之後,葉天和那領頭的二人也是坐在椅子之上,然而二人卻是誰都沒有說話,因為他們二人之間,沒有什麼可聊的話題。

此時的葉天也很是清楚這一點,當即便是緩緩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而後便開始調動起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

而那領頭的一看,自然也是明白,此時也沒有叨擾,只是靜靜地坐在原處,時不時喝口茶,時不時看看外邊。

時間就這樣,很快便是過去了幾個時辰,而那個之前走開的府兵也終於在此時來到了茶館之內。

那領頭的一看到那府兵的身形,當即便是「嗖」的一聲站了起來,而後便對著那府兵走了過去。

「怎麼說?」

剛剛走到那府兵的面前,領頭便是沒有絲毫的遲疑,不顧及那府兵此時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的樣子,當即便是這般問道。

而那府兵聞言,也是沒有停留,雖然巨喘著氣,依然是點了點頭道:「可以!」

聞言,那領頭的也是一怔,而後再度回頭看了看此時的葉天,而葉天此時也已經是從修鍊狀態之中退了出來,而後說道:「怎麼說?」

和那領頭的之前所說的話一模一樣,然而卻是讓得此時的領頭再度怔了良久。

領頭的目光一直盯著此時的葉天,似乎在那眼神之中,已經充斥著一抹絲毫不加掩飾的兇狠之色。

而葉天也是看出了這一點,當即,葉天體內的靈力能量便是再度調動而起,時刻準備好了作戰的準備。

然而,那領頭的此時卻是緩緩的對著葉天走了過來,直到走到葉天的面前,那領頭也終於是漏出一抹笑容,而後說道:「呵呵,葉少爺,不愧是葉少爺,族長說了,不必再查了。」

聽到這句話,葉天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原本自己還以為那府兵已經姚對自己發起攻擊了,而就在此時,葉天也是徹底釋然。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將自己的靈力能量收起,而後也是微微一笑,旋即說道:「今日與你喝茶甚是高興,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叫我,能幫定幫!」

葉天此話自然也只是敷衍一下,葉天怎能看不出來,那領頭的也是一條極為聽話的狗,如果有一天,林耀放話要追殺自己,想必那領頭的會第一個奮不顧身的衝上來!

而那領頭的此時也是一笑,而後再度說道:「呵呵,今日給少爺帶來不便,是在下魯莽了,以後有機會,在下一定好好向少爺賠罪!」

「沒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你給你的兄弟們說一下,佔了這麼久也挺累的,早點回去歇息吧!」

鬼顏 此時的葉天沒有繼續留下來的打算,當即便是這般說道。

說完之後,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對著茶館之外走了出去。

而那原本想要再客氣一番的領頭看到葉天如此果斷的走了出去,當即也只能是顫了顫他自己臉龐之上的肌肉,而後再度看了看自己一旁的那個府兵,而後只好無奈的說道:「回去!」

聞言,那府兵也是趕緊點了點頭,而後便是再度來到茶館之外,和眾人一番通知之後,一群人便是再度對著來時的方向離開。

此時的葉天已經是進入到了酒館之中,剛走沒幾步,便是看到,葉濤和葉戰此時都是站在酒館的院落之中。

當即,葉天也是微微皺了皺眉,而後說道:「怎麼了?」

此時的葉濤往前一步,而後一臉認真的看著葉天問道:「剛才外邊那些人,可是林氏家族的府兵?」

聞言,此時的葉天也是怔了怔,葉天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對林氏家族的印象竟然如此深刻,這都過去多少年了?如今看到林氏家族的府兵,他依然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此時的葉天怔了良久,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自己父親的話,因為葉天不想讓自己的父親知道這件事。

農門毒醫小福女 然而,看著父親此時那認真的表情,葉天也是知道,自己如果不回答的話,想必是過不去這一坎兒了。

當即,葉天便是說道:「哦,是個誤會,他們已經離開了。」

「誤會? 夫人她又黑化了 是個怎樣的誤會?」

然而此時的葉濤卻依然是不依不饒,當即便是這般問道。

越界招惹 葉天也是再度沉吟了片刻,而後繼續說道:「沒事的父親,我已經處理了,您就放心吧!」

說著,葉天當即便是對著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而葉濤和葉戰看著葉天的樣子,也終於是不再發問。

不過對於葉濤來說,自己問不問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他和林耀的關係,早已經破裂,即便是沒有今天這件事,他們也不可能重歸於好。

只不過,葉濤知道了這件事之後,更加心涼了而已。

當即,葉濤也是回頭看了一眼葉戰,而後兩個人也沒有過多停留,當即便是各自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進入房間之後的葉天依然沒有絲毫的停留,當即便是盤坐在床榻之上,開始了自己的修鍊,葉天不會放過一絲一毫修鍊的時間,哪怕只有一個時辰!

果不其然,在一個時辰之後,天色已經黯淡了下來,此時的葉天抬頭看了看外邊的天色,當即也終於是不再堅持,直接倒在了床榻之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葉天依然和往常一樣,早早起床,而後依然進入天池城,在大街小巷之中將「葉家」兩個字刻在了牆壁之上。

接下來的幾天,葉天每天都是這樣,每天也只有一個時辰的修鍊時間,而「葉家」那兩個字,也逐漸的被天池城大部分人都看在了眼裡。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著,直到決勝賽到來的前一天!

這一天,葉天沒有再出去,而後靜靜地在家裡待著,也沒有修鍊,而是在溫習自己的回擊!

雖然葉天不清楚楚陽如今的實力,然而葉天很清楚,對於自己來說,自己必須要將一切可能取勝的手段修鍊到極致,最起碼,這樣對自己來說沒有壞處! 宮佑冥寵溺的笑了笑,像現在這樣每天都能看到沐靈夕的生活,讓他感覺很安心。

「那我去晨跑了,一會兒見!」

沐靈夕見宮佑冥只是吃了幾口就放下了手中的湯匙,感覺有些可惜。

宮佑冥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

這女人,總是迫不及待的去做自己的事情,陪陪他很難嗎?

沐靈夕可不管這些,直接抬起腳步,就朝外面慢跑了起來。

原本剛吃完飯是不適宜跑步的,但是沐靈夕覺得今天的感覺很不一樣,只覺得自己越跑身體越是輕便,越跑感覺身體的疲憊去的更快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