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千山這時候才回過神來,如蒙大赦,立刻化作血光,想要逃遁。

「噗——」

陳悟真眼中的伏天劍意化作實質,如一柄絕殺的火焰之間,猛然殺向虛空。

那一劍,瞬間刺中了葉千山,那速度之快,哪怕是鬚眉老人,竟是也反應不及。

等他察覺到,想要出手,葉千山已經慘呼了一聲,身體被恐怖的劍意洞穿,血水飛灑三千米。

「啊——」

葉千山凄厲嘶嚎,痛苦萬分,身體一震,便在虛空炸開,慘死當場。

慘呼聲還在回蕩,葉千山炸開的屍體卻形成血雨,於空中飄飛灑落。

這一幕,便是那鬚眉老人,也看得睚眥欲裂。

他的弟子!哪怕是再廢物,也是弟子!其教導、培養的過程,耗費了無數的資源。

更遑論,他的兩位弟子,並不僅僅是嚴格意義上的弟子,而是某種情況下的一種魔魂分身,相當於特殊供養的鼎爐!

他在某種戰鬥的時刻,可以隨時採集兩位弟子的魔魂氣息,一瞬間拔高自身的戰力!

只是,這樣的魔魂手段,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刻,他也不會施展而已!

卻不想,這樣的底牌,便在無形之中,就被徹底的廢掉了!

「嗤嗤——」

這時候,陳悟真的那一道殺戮劍意,竟是化作如實質的火焰,於血雨之中熊熊燃燒。

一團團的血肉,一滴滴的血雨,彷彿全部燃燒了起來一般,竟是在很短暫的時間內,徹底焚燒一空,化作齏粉消失不見。

虛空很快平靜了下來!

「《噬魂魔功》?你到底是誰?好歹毒的手段!」

鬚眉老人心中一顫,臉上的表情凝重了起來,神情也格外肅然。

「我是誰?你沒有資格知道!」

陳悟真淡淡開口,至於《鯤鵬吞天術》被當成是《噬魂魔功》,他卻不以為意。

《鯤鵬吞天術》,那是真正的無上神功。

而《噬魂魔功》,卻是一門低級的吞噬邪功而已,兩者怎麼可以相比?

被《鯤鵬吞天術》吞噬的精氣魂,純粹堪比本源,沒有任何後遺症。

而《噬魂魔功》吞噬的精氣魂,其中蘊含著強大的負面情緒,而且還無比駁雜。這種東西,一旦吞噬得多了,自身就會變得混亂不堪,有著極為可怕的後遺症。

狂化、魔化甚至於徹底的道心崩亂,就是其最終的結局。

「《噬魂魔功》!敢修鍊這種功法,看樣子你身上的火焰品級極高!自認為能煉化千山和千塵體內的精氣魂,殊不知,你死到臨頭了!」

鬚眉老人眼眸熠熠閃光,目光不僅凶戾,還極為詭異。

「說完了嗎?還有人來嗎?你可以喊幾個幫手,我一次性解決完。」

陳悟真懶得搭理這種自以為是的人。

《噬魂魔功》的確有諸多弊端。

但他修鍊的並不是。

即便真是,以他的造詣,修改一下,諸多弊端可以極致的縮小,根本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猖狂!」

鬚眉老人怒喝一聲,彷彿終於在這一刻,將儲存的某種逆天能力激活了出來。

而之前的一系列表現,彷彿是在為了眼下這種特殊的能力的激活,而做的準備,而故意拖延。

「嗯,你的那什麼血鬼幡能力,差不多也能激活了吧,等你這招很久了。不然,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

陳悟真淡淡開口。

鬚眉老人眼瞳一縮,其中顯出了駭然之色:「你,你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了這麼多東西?!」

鬚眉老人吃驚、震撼的同時,卻瞬間祭出了一柄血色的重刀。

血色重刀一出,天地間彷彿蒙上了一層血色的光影。

一股無比厚重的恐怖血煞氣息,從他的血刀之中瀰漫而出。

「刀破蒼穹!」

他怒喝一聲,重刀上,顯化出一股股血煞的荒古氣息,荒古氣息與他的血脈之力,形成了一個整體,彷彿重刀上的絕殺意志完全匯聚了出來,與重刀蘊含的魔魂氣息、魂器之中的器魂,徹底共鳴。

「死!」

他怒喝一聲,一刀劈出,殺出了無盡凶煞的殺戮刀意!

是的,以魔魂為樞紐,以本命精血為血祭,以魂器之中的器魂為引,溝通天地的元氣,殺出了一道絕殺刀意! 這樣的刀意,堪稱真正的同境界無敵。

這樣的刀意,因為魔魂的侵蝕和衝擊,因為強大的器魂的影響和對於靈魂的衝擊,是足以瞬間斬殺一些天丹境級的強者的!

儘管,這時候的鬚眉老人,也不過半步天丹境,還並沒有真正的踏入天丹境的無上層次。

可惜,不論是刀意還是劍意,對於修鍊成絕世邪帝,掌控無敵的殺戮意志的陳悟真而言,這些,真的只是班門弄斧罷了。

哪怕,鬚眉老人的確非常強大。

哪怕,鬚眉老人這一擊甚至於能秒殺陳婉茹這樣的強者。

哪怕,這一擊甚至於能讓那些護道者級的強者飲恨。

但,鬚眉老人面對的,終究並不是普通人。

他面對的,是重生前那一世、以神魔為奴以妖帝為仆的絕世邪帝陳悟真!

所以,這一刀很逆天,卻也在陳悟真眼中錯漏百出。

「刀意?」

「這般時刻,你不出血鬼幡?好,那我成全你!」

「你出刀意,我便破你刀意!」

陳悟真的九天神皇分身淡淡開口。

他眼眸冰冷,如睥睨天下,俯視蒼生。

那一刻,他凝聚了足足八成的戰力!

是的,八成!

戰力凝聚,神體道胎的血脈之力,全部流轉全身。

九荒神凰的血脈氣息和一縷縷神血氣息,在《伏天古經》功法的運轉下,契合無間。

神體道胎體內的靈性力量,也在此時完全匯聚了起來,在血脈之中汩汩流淌。

「嗡——」

九天神皇分身運轉出了伏天劍意,這一次,是結合了《伏天古經》的功法的劍意。

這一次的劍意,同樣也是無敵的殺戮劍意。

當劍意運轉,當血脈之力流轉,當陳悟真的殺戮意志真正的凝聚的時候。

《伏天古經》中的伏字訣、天字訣和久字訣三重天樞奧義全部匯聚了出來。

「嗡——」

他的雙眼,如徹底蘊含著無敵的神性。

神性之中,流淌出兩道神輝。

神輝在剎那之間,自眼瞳深處射出。

「咻——」

如絕世的道痕曲線飛出之後,融合一體,形成一柄神華之劍。

「噗——」

那一道劍光,如摧枯拉朽。

如絕世永恆。

那一劍的風情,讓天地間的一切光芒色彩,徹底的在那一個瞬間變得黯淡。

天濟山脈沒有聲音。

沒有風。

也不存在光芒。

因為這世間所有一切的風采,全部被這一劍,吸收了。

就彷彿天地寂滅,萬界枯朽,卻唯有這樣一劍,已經成為永恆。

這一劍,在鬚眉老人眼眸之中呈現,又瞬間破滅。

他的血色重刀,衝殺到了陳悟真的分身身前一米處,卻忽然間定格了。

「呼——」

那一刻,彷彿有一股清風吹拂而過。

隨後,血色重刀,蘊含魔魂與器魂的無敵殺戮意志的重刀以及刀意,便在那一刻忽然沉寂。

「噗——」

血色重刀一震,上面出現了大量密集的裂紋。

接著,『噗』的一聲,徹底的破碎,化作一片齏粉,飛揚於虛空之中。

「呼呼——」

清風吹拂而過,血色的重刀化作的粒子紛紛洒洒,像是鮮紅色的雪花一樣,極為的灼目。

「噗——」

這時候,鬚眉老人渾身猛的一震,一大口血直接噴了出來。

「噗通——」

他的身體根本支撐不住這樣恐怖的傷勢和反噬,大口噴血的同時,直接跪在了地上,連站都已經站不起來了。

他的心中,他的丹田之中,他的靈魂之中,那凝結的殺戮刀意,已經被這一劍,瞬間斬滅,破碎萬道!

他靈魂之中蘊含著的魔魂,也在此時遭遇到了劇烈的衝擊和動蕩,雖然沒有粉碎,卻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近乎於被徹底撕裂。

那種痛苦,讓他劇烈發抖的同時,根本抵擋不了,因而在吐血之後,痛苦得撕心裂肺的咆哮了起來。

「啊啊啊——」

「你該死!該死!」

他咆哮著,渾身氣血翻騰,如燃燒了起來一般,極為的瘋狂。

此時,他之前一直進行激活、以形成底蘊的血鬼幡,終於還是血祭了出來。

之前,他以為血祭殺戮重刀,已經可以解決眼前的神秘男子,但卻失敗了。

但是如今,他知道,若是不動用血鬼幡,他必死無疑!

眼前的神秘黑袍男子,遠遠比他想的更加強大,更加可怕!

「這世間,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個詭異的狠人!還偏偏連我擁有血鬼幡都知道!到底是誰,到底是誰!」

他心中恨極,同時也徹底的癲狂了起來。

「轟——」

血鬼幡被瘋狂的血祭著,這時候,血鬼幡猛然膨脹了起來,像是一座帆船一樣飛揚了起來。

這時候,無數的魔魂,彷彿受到了誘惑,紛紛從未知的虛空之中竄出,並彷彿聞到了甜味的螞蟻群,開始啃噬了過來。

大量的魔魂洶湧,大量的本源精血被血祭,那一刻,鬚眉老人從一個老人的模樣,徹底的化作了厲鬼結合凶獸的雙面體的恐怖形態。

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狀態,陳悟真即便曾經見過幾次,此時見到,依然不由身心略微有些發冷。

「這種魔魂,太凶戾兇殘,也太喪失人性了。」

陳悟真心中感嘆。

「吼——」

這時候,那已經化身厲鬼凶獸的鬚眉老人身邊,大量的嬰童凶魂顯化,這些嬰童,年齡都非常非常的幼小。

其中年齡最大的,也不過三四歲的模樣。

而最小的,甚至於還沒有出生,還處於胎體的狀態。

可這些,卻顯然都是被屠殺之後,被血祭血煉成凶戾的凶魂!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