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那些教派的人和遺迹那邊溝通起來,搞出什麼大陰謀,恐怕還真得出點什麼事。

該問的都問完了,本傑明見蒙面人也說不出什麼東西,還是給了他一個痛快。處理掉屍體后,他沒有急著離開,而是拿出了自己在遺迹當中獲得的東西。

首先,是那對眼珠子。

已經離開了那個世界,本傑明也用不著再小心翼翼地拿冰封著它。只是,想到那個教派可能還有些其他的謀划,本傑明看著這對眼珠,心裡有種毛毛的感覺。

不論如何,他絕對不能讓這玩意落到那些人中。

還有羊皮卷、從哪裡撿來會發綠光的石子、雕塑的綠色晶體……總之,這些東西本來是他的收穫,但現在看來,又彷彿變成了令人不安的定時炸彈。

本傑明想毀掉它們,但它們又結實得很,似乎很難毀得掉。

萬一哪天,這些東西被那個教派的人利用起來了,那他不是要變成歷史的罪人?

本傑明有些糾結。

不過很快,他就放寬心態,想到了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沒錯,一時半會,他確實找不到什麼辦法毀掉這些東西。但是,換個思路,他可以把這個世界里的那個教派毀掉啊!

本來就還沒有發展起來,只要把他們扼殺在搖籃之中,本傑明順道還可以把殺死強尼這件事情徹底了解,免得老有人追查,簡直就是一箭雙鵰。而那個教派被滅,這裡遺迹中流傳出來的東西,也就失去了它們的威脅。

況且,這種事情,甚至都不一定要他自己出手。弗瑞登的官方勢力、「烏鴉」、甚至法師共濟會……本傑明可以利用的東西有很多。

至少,一起經歷過遺迹當中的變故,他相信,法師共濟會肯定很願意幫他解決掉這個麻煩。

這樣想著,本傑明把這些東西小心收好,也飛起來,回到了萊利城。 ?因為時間太晚,本傑明也不好直接去找人搞事,因此,他還是回了家。

畢竟是深夜時分才回來,團隊里的法師都有些擔心。不過,他和法師們打了個招呼,大家沒什麼事,從大廳散去,他也終於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他感覺一天的疲憊都一下子涌了上來。不過,他還是忍著睏倦,進入意識空間,打算看看新出現不久的那個小水泡。

意識空間的黑暗之中,仍舊一丁點水元素都沒有。本傑明有些不習慣這種感覺,但所有水元素都被壓縮進了小水泡,這對他還是一件好事。

三枚魔法字元對角而立,寧靜的藍光下,水泡依然靜靜地漂浮在那裡。

走過去觀察了一會,大概是今天魔法用得有點多,水泡里的存量依然沒有恢復過來。

關於他這個意識空間的新變化,在遺迹里的時候,本傑明還沒來得及探索完。不過,他都已經戰鬥過那麼多次了,照樣沒有遇到水元素枯竭的情況。這說明釋放完水元素雨,剩下的存貨也還是挺多的。

關於那個下過雨後的賢者時間,應該是不會出現了。

不過……對於這個水泡攢滿的速度,本傑明還是有些不滿。

光靠它自身的恢復能力,還是有些太慢了。

因此,做了一個深呼吸,擺脫精神上的疲倦,他開始集中精神,試著吸收外界的水元素。很快,在那種半隻腳現實半隻腳意識空間的狀態下,四周遊離的水元素,被他的精神力一掃而過,一點一點地儲存進了藍色的小水泡之中。

從前,他都是拿睡前的時間來進行冥想,不過現在,有了水泡的存在,他已經沒有了冥想的必要。只要不斷填滿水泡,釋放出水元素雨,他的字元就能在這個過程中得到非常大的強化。

這樣看來,吸收水元素這個過程,大概也能取代從前的步驟,成為他全新的「冥想法則」了。

就這樣,按新方法冥想了一會,本傑明便離開意識空間,關燈睡覺。

一夜無話。

第二天起來,吃完早飯,本傑明出門,先是前往法師共濟會在萊利城的據點,準備登門拜訪。

「你好,請問托尼法師在嗎?」

萊利城北面,一棟類似於圖書館的白色建築中,本傑明走進來,對著站在前廳的一個僕人這麼問道。

「請問閣下您是?」僕人猶豫了一下,恭敬地問道。

「我叫本傑明,你可以進去告訴他一聲。」

「本傑明?是本傑明法師嗎?」有些意外的是,似乎連看門的僕人都聽說過本傑明,露出一臉驚喜的樣子,說,「非常榮幸見到您,托尼法師已經吩咐過了,您跟我來吧。」

本傑明有些驚訝,但還是沒說什麼,點了點頭。

就這樣,僕人帶著他,來到了一個裝潢典雅的小房間。

房間的地面鋪著暗紅色的地毯,四壁都是書架,書架上擺著密密麻麻的書。本傑明好奇之下多看了兩眼,可惜,上面大部分書都和魔法沒什麼關係,什麼民風民俗、百科日誌、歷史傳說……這類書倒是有很多。

他在桌前坐下,僕人小心伺候著,還給他端來了葡萄酒和點心,讓他有種重回貴族生活的感覺。

這些法師倒是挺會享受生活的。

「請您稍等片刻,托尼法師大人馬上就過來。」

本傑明點點頭。

僕人鞠了個躬,轉過身退下了。

坐在桌前,享用著確認沒問題的餐點,本傑明等了沒一會,托尼便打開門,走進房間,笑了笑,在本傑明對面的位置坐下。

「本傑明閣下……沒想到您這麼快就過來拜訪了。」

大概是想到遺迹裡面的遭遇,他臉上的表情略顯尷尬。

本傑明倒不在意,抿了口酒,緩緩道:「一想到這個世界之外,還存在著一個魔法被打敗了的世界,而且,那個世界還在我們這裡投下了陰影,我就有些坐立不安。所以,今天一大早,我只好過來拜訪你們了。」

要把那個教派清除掉,本傑明是不可能自己動手的,所以他才會跑來這裡。至於法師共濟會,他們雖然實力不夠大,但是他們有自己的影響力。

只要他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本傑明也就不用著急了。

聽了這話,托尼應和地笑了笑,說:「那……確實是一個很可怕的世界。」

本傑明聳了聳肩,道:「我也不和你繞彎子了,我可以確定,那個世界中的勢力,在我們這裡也是存在的。還記得前些日子被混混襲擊的教派嗎?我開啟遺迹的工具,就是從他們手中流傳出來的。」

頓時,托尼也顧不上尷尬了,臉色大變。

「真的嗎?」

「我沒有騙你。」本傑明繼續道,「相信你在回來之後,也查了不少資料吧?遺迹里突然發出的聲音,和那個教派的語言是一模一樣的。」

「可是……或許只是巧合,那個教派那麼弱小,和遺迹當中的存在差得也太多了吧。」

本傑明搖了搖頭,道:「哪個教派在最開始不是弱小的?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在被襲擊前,那個教派和一些街頭組織有聯繫。雖然都是一些城市角落裡的雜魚,但這已經足以證明他們的野心了。」

聞言,托尼也只能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我……從弗瑞登軍方那邊也聽說過一些消息,不過,因為那個教派比較弱小,所以沒人太當回事。」

本傑明立刻又在火上加了把油:「那現在呢?在經歷過昨天的事情后,我們身為法師,可不能輕視這麼一個看似弱小的教派,誰知道他們在暗地裡謀划著什麼東西。」

果然,法師共濟會和弗瑞登軍方也是有聯繫的。 軍門梟寵:厲少的神祕嬌妻 他只要說服了這些法師,不用做什麼,弗瑞登自己就會開始清除行動了。

猶豫良久,托尼似乎被說服了,道:「我相信閣下說的話,但……這不是一件小事情,我會把這些報上去,盡量說服上面那些人。但更多的東西,我確實沒辦法保證。」

本傑明則露出一臉鄭重的樣子,盯著對方的眼睛,說:「你應該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法師的未來。」

托尼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見狀,本傑明也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已經達成。托尼或許不是什麼厲害的法師,但他在法師共濟會這邊應該有一定的話語權。本傑明又沒有騙他們,只要托尼引起他們的重視,他們再深入調查一番,肯定也能發現那個教派不對勁的地方。

到時候,不用本傑明苦口婆心地勸,他們也會幫著本傑明一起搞事了。

「既然閣下能夠明白這件事情的重要性,那我也就放心了。」本傑明從椅子上站起來,「閣下應該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我就不在這裡多作打擾了。」

托尼聞言,先是點頭。然而,在本傑明即將轉身離開的時候,他的臉上又浮現出猶豫之色,忽然站起身,叫住了本傑明。

「本傑明閣下……您先等一下。」

本傑明皺眉,轉過身:「怎麼了?」

托尼嘆了口氣,說:「本傑明閣下,您應該知道芬奇法師吧?」

本傑明心中一動,不過,他還是神色無異地點頭,說:「我當然知道,前些天,我才參加了他所舉辦的集會。」

果然還是另有隱情嗎……

托尼則斟酌了一下語句,開口:「芬奇法師……不知道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些過節,他似乎不是很喜歡閣下。之前,他曾經在拜訪法師共濟會的時候,非常鄭重地提醒我們要小心你。」 ?本傑明在法師共濟會停留的時間不長,總共也就半個多小時,他便離開了這個靜僻的圖書館式建築,回家走去。

路上,他一直在思考著托尼最後對他說的話。

「我是不小心得罪了那個土豪法師嗎?」他忍不住在心中抱怨了一句。

「你們人類思維太複雜,我也看不太懂。」系統隨口道,「不過有錢人的思維都很奇怪,可能人家就是單純看你不順眼,別往心裡去。」

本傑明無奈地搖了搖頭。

算了……他跟系統說這些幹什麼?

還不如自己想來的靠譜。

在他離開法師集會前,芬奇法師確實找到他,跟他說了一番夾槍帶棒的話,弄得他疑神疑鬼的,還讓法師們每天夜裡輪值守夜。可是這些天過來,他們的日子都過得還算安穩,也沒人跑來打擾他們。因此,他覺得芬奇法師可能對他並沒有多少敵意。

結果現在,他發現他錯了。

如果不是自己機緣巧合救了托尼一命,自己被人在背後扎的刀子,他可能到現在還發現不了。

讓別人要小心他……這話什麼意思?

本傑明覺得自己已經表現得夠友善了,通緝令的事情他也解釋過,為什麼搞得他像個反派boss一樣,在暗中策劃著自己的陰謀詭計,所以讓別人要小心?

他現在想清除掉那個教派,也都是為了法師的共同利益啊!

本傑明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太明白對方的思路。不過,自己都已經被別人在背後這麼說了,他肯定得做點什麼,不能當沒發生,自己坐以待斃。

想了想,他改道走向了傭兵協會。

他想多收集一些這位芬奇法師的資料。單從法師的身份出發,他想不透對方針對自己的原因,但如果這個有錢人背後還有著一些特殊的身份或者目的,那一切就可以說通了。

總之,還是那句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

就這樣,在一個偏僻街道稍微易容了一下,他進入傭兵協會,發布了一個搜集對方醜聞的任務。不管是生意上打壓對手的卑劣手段,還是道聽途說的奇怪傳聞,總之,只要是芬奇法師的壞話,他都打算弄來聽聽。

他是不信,這個所有法師交口稱讚的魔葯巨頭背後,會一點污點都沒有。

在這些紛繁複雜的流言之中,某一項看似荒謬的,也許會指向真正的線索。

就這樣,發布完任務,他便悄悄地回了家。

可能會有人在暗中注意他們,接下來的日子,他們還是過得低調一點為好。

還是好好閉關一陣吧。

坐在自己的房間里,本傑明又冥想了一陣子,終於再次把意識空間中的小水泡給填滿了。懷抱著期待的心情,他輕輕一戳,水元素便化作的雨絲,又一次噴洒出來,淅淅瀝瀝地布滿了整個意識空間。

身處雨中,張開雙臂,感受著自己的精神力以那種鮮明的速度增長著,這讓本傑明有一種無比的滿足感。

就連繫統,也跟個大黃皮球似的,在雨中蹦得特別歡。

只是……

「你是不是比最開始的時候大了一圈?」水元素雨結束之後,本傑明看著在那邊蹦蹦跳跳的滑稽臉,忽然皺了皺眉,這麼說道。

系統停下來,一副無辜的語氣:「有嗎?」

本傑明走過去,直接把系統撈起來,拿在手中翻來覆去看了看。沒錯,系統又發生了變化。「出生」之後,它在冥想的過程中肯定也分到了不少好處,那張嘲諷臉都胖了一圈。

剛剛的水元素雨,應該也被它吸收了一部分。

「你這傢伙,好處都讓你得了,你也該來點新功能吧?或者進化一下什麼之類的?」本傑明揉搓著滑稽臉,有些不滿地說道。

「喂喂喂……不好意思,我這邊信號不太好,聽不清你在說什麼。」

「……」

本傑明沒有說話,而是目露凶光,手裡的力道也一下子加大,從揉捏直接升級到了擠壓和撕扯。

半分鐘后。

「我錯了。」系統終於還是認慫,乖乖地開口,說,「出生之後,我發現我也可以吸收水元素,感覺自己在慢慢變大。不過新功能沒什麼苗頭,虛無狀態倒是可以給你持續到兩秒。」

原來也是可以進化的……

聞言,本傑明點點頭,放開了系統。

系統剛一掙脫出來,就一溜煙蹦了有十多米遠,遠遠地望過來,有種從「滑稽」變成了「害怕」的感覺。

本傑明見狀,也只能笑著搖了搖頭。

系統水元素的吸收量不算多,他大概可以感覺出來,一次水元素雨,被它分走的部分不到百分之一。既然如此,就留給它慢慢吸收吧,誰知道以後還能再發展到什麼地步?

就這樣,他離開意識空間,想了想,從包裹中拿出了六本書。

長時間吸收水元素還是會累的,他可以干點別的,轉換一下心情。

從法師共濟會那邊換來的禁咒,雖然大部分人都認為這玩意沒什麼用,只能拿來收藏紀念。 霸道首席俏萌妻 不過,本傑明還是有興趣看看的。

六個禁咒,分別是:地獄之火、冰川降臨、陰影暴動、天裂之風、地動術、火山噴發,都是那種很典型的大範圍爆髮式的魔法。在挑選的時候,本傑明也特意選擇得比較平均,確保各個系的禁咒都有一個。

毫無疑問,他先拿起了《冰川降臨》這本書。

女配大佬不按套路來 對於法師來說,禁咒的意義是不言而喻的,不僅僅只是它的威力巨大,更多時候,還是一種法師的尊嚴象徵,代表了魔法的威懾力。法師共濟會的人能為每個禁咒專門編一本書,也足以說明這些咒語的分量了。

本傑明很好奇,這樣的存在,為什麼會落到現在這麼一個尷尬的地步。

翻開書頁,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密密麻麻的咒語。想了想,本傑明沒有細看,而是接連往後翻去。可沒想到的是,他連著翻了十幾頁,唯一看到的內容卻全都是咒語。

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不愧是禁咒……

猶豫了一下,他決定先以他最快的速度把整本書翻完,再決定細看哪一部分。

然而,快速翻下來,他發現《冰川降臨》整本書,幾乎有大半都是在寫咒語。咒語本身就是十幾頁,然後又是各種對於咒語讀音的註釋,哪裡斷句哪裡重音……翻到最後,本傑明感覺自己看的不是魔法書,而是一篇長度感人的外語論文,整個人都有點懵。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