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精靈們將源塵團團圍住,不讓他再有任何小動作。

零零壹張了張口,最後只能可惜自己還是心急了點,不過現在主的身體狀況實在是太危險,急需要千落姐姐的幫助。

而且千落姐姐也曾經承接過主的情,這個忙不幫也不行。

果然如源塵看到的那樣,在穿過桃林後,他們進入到一大片森林中。

這裏的森林與外界的森林還不相同,相比起外界的森林,這裏的樹木更加的壯大。

一棵棵粗壯的大樹拔地而起,彷彿要遮蔽這天,戳破這地。

一種遮天蔽地的感覺悠然而生,而源塵卻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爲何粉紅色桃花林之後是綠色?

難不成桃花運之後被綠了?

有花精靈帶路,這條路倒是走的通常。

一路上,源塵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精靈,有從石頭中鑽出來的石頭精靈,也有從露珠中鑽出來的……

相比起仙靈空間來說,這裏的環境似乎更加適合培養精靈。

所謂精靈,便是精怪之靈。

人之靈稱爲靈魂,零之靈稱爲零魂。

那麼自然精怪之靈便是精靈無疑。

路在腳下,但是源塵此刻卻是灰塵撲撲,這一路上,源塵平地摔的次數都快趕上呼吸了。

這很顯然是路上有精靈在搞鬼,源塵現在滿天是包,渾身髒兮兮。

甚至現在的源塵,身上已經出現了古怪的味道。

這一切都是因爲修煉萬靈源法,萬靈源法在療傷方面着實強橫,體內的雜質直接被排出體外,所以源塵身上的味道一點也不好聞。

一個糟老頭子,再加上渾身的味道,着實是讓精靈們難受至極。

它們這樣做是想要讓源塵就此止步,不再前進,可是源塵是什麼人啊,他就算是如今落魄,也不願認輸。

你們不讓我見那個千落姐,我就一定要見!

這是源塵的執念,更是他最後的驕傲。

零零壹多次想要扶起源塵,但都被源塵拒絕了,他無數次從地上爬起來,現在的他沒有實力去反抗,所以便不反抗。

但是等到有機會了,他會讓這些精靈知道什麼叫莫欺老人!

精靈們其實是有顏值控的,這一點是深入骨子裏的,他們對美有一種莫名的追求,只可惜源塵現在實在是談不上美。

零零壹有好幾次都差點爆發了,這種情況實在是太過分了。

看着男孩都要被氣哭的樣子,源塵都有些想笑了,自己還沒哭,對方倒是先哭了。

本來源塵還以爲對方是假惺惺呢, 結果現在看來,是真的天真無邪,真的具有孩童心性。

見到不忿的事情暴跳如雷,遇見欣喜的事物便開心的不得了,而遇見委屈之事又想要出頭。

零零壹多次提出要原路返回,但是都被源塵給否決了。

“主,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不然我真的忍不住要大開殺戒了。”

零零壹已經忍無可忍,源塵失笑搖頭,他拍了拍男孩的頭,道:“別生氣了,知道什麼叫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嗎?”

零零壹瞪着大大的眼睛,然後猛然響起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那時候的主也不是一個吃虧的主啊。

如今主肯定也不例外吧。

“你不要耍什麼壞主意,不然的話,我們可不讓你去見千落姐姐。”花精靈隊長聽到源塵的悄悄話,頓時飛回來警告。

源塵笑了笑道:“我現在這個樣子也不能去見她吧,否則就是對千落會嫌棄我的。”

這一下倒是說住花隊長了,她有些疑惑問道:“你想怎樣?”

源塵向着路邊的小溪走去,順便拉上了零零壹:“我去洗個澡,讓零零壹幫我,你們沒意見吧。”

絲毫沒有在意別人同不同意,源塵直接便開始脫衣服。

儘管源塵已經步入暮年,但是有些人無論年齡怎麼變化,一個帥字貫徹始終。

毫無疑問源塵便是如此,只可惜他真的老的太厲害了,幾乎隨時都可能倒下。

也因此臉上皺紋如溝壑。

走入小溪中,源塵感受到一絲溫暖一絲清涼。

零零壹絲毫沒有在意源塵身上的味道,他就給源塵揉背。

水花飛濺,精靈們全部羞澀的躲了起來。


情人蠱

“主,你還能恢復原來的樣子嗎?”當零零壹看到主特有痕跡後,便已經不再懷疑。

“應該可以的,不過現在也挺好,至少不會因爲相貌而困擾。”

零零壹聞言後默默點了點頭,相比現在的樣子,他更希望主恢復容顏,將這羣精靈迷得神魂顛倒。


讓它們知道什麼叫做傾國傾城!

巨大古樹林深處,有一個小院,小院中種了一些花花草草,有一顆梨樹,還有一間屋舍。

此時的屋舍外,正有女子泡了一壺茶。

過了一個小時後,茶都涼了,人還沒來。

這一下女子的耐心漸漸被磨沒了,開始有些生氣,只不過畢竟單獨生活了那麼久,很快便慢吞吞睡了過去。

微風吹去,梨花花瓣滑落到女子的銀髮之上。

正在這時,兩道人影走進了院子。 老人與男孩,這樣的組合別說還挺融洽。

男孩牽着老人的手,在敞開的門前敲了敲。

只見原本沉睡的女子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轉身又睡了過去,不僅如此,女子竟然還輕微的打起了呼嚕,呼嚕聲緩緩變大。

源塵耳朵已經不太好,所以沒聽到,而唯一聽到呼嚕聲的零零壹則是捂着耳朵掩耳盜鈴。

“我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似是聽到男孩的低語,銀髮女子驟然睜開雙眸。

一雙碧綠色眸子如同毒蛇一般鎖定零零壹。

一剎那,周圍的空氣都似乎靜止了,風都停在了半空中。

“小壹啊,你剛纔聽到什麼了?”銀髮女子嘴角微翹,似乎在笑,但零零壹卻是衝了上去,一下子抱住了銀髮女子的手,然後眼淚嘩啦啦的流了下來。

“千落姐姐,我沒有啊,我什麼都沒聽到,不信你可以問我主,我跟主剛剛一直在院門口。”

源塵跟銀髮女子距離有點遠,所以聽不到男孩的聲音,但是卻看到了零零壹指着自己。

源塵以爲零零壹正在爲這個千落姐介紹自己,所以很有禮貌的點了點頭。


千落看到這個老頭後,眸子瞬間瞪大,然後擡起纖細的手指,指着源塵朝零零壹低聲問道:“你是說他是你主,那個貪得無厭的禍害!”

“不對啊,雖然那傢伙曾經出現在過去,但是那時候的他已經很強大了,而且還掌握了時空之力,怎麼可能會老成這個樣子?雖然他有提到過來日再會,但是也沒說過自己會變得這麼老啊。”

顏千落腦海中不禁回憶起那個少年的賤樣,頓時氣得咬牙切齒。

再擡頭看向源塵時,卻是流露出誠摯的笑容。

零零壹看到這笑容,頓時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現在他也只能爲主默哀了。

銀髮女子就是顏千落,她牽着零零壹的手走到了源塵身邊,然後朝着源塵微微躬身:“這位老年人請問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老年人!?

源塵瞥了零零壹一眼,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我今日來找千落姐,是想要請您幫我復原身體。”

其實源塵根本沒有指望別人,他知道只要塔靈迴歸,肯定會補償他的。

到時候恢復身體一定沒有問題。

千落姐!?

顏千落握住零零壹的手狠狠一用力,零零壹頓時臉色煞白,骨頭碎裂聲同步響起,男孩的眼眶當即就紅了。

零零壹:“……”

顏千落真的很美,特別是休憩的樣子,彷彿是一個睡美人。

“呵呵,很抱歉老人家,你的病我治不了。”顏千落非常遺憾的搖了搖頭,然後擺出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那告辭了,千落姐!”源塵特別將姐這個字加重了話語,先前那一次次的跌倒,源塵可不信眼前這個女子不清楚。

她就是在故意刁難自己。

雖然可能是那個塵在過去惹到了她,但是她也不能拿自己開刀吧。

其實源塵有種預感,那個欺負銀髮女子的肯定不是自己,而是魔方中的器靈。


可能那個魔方被源塵扔掉,心中滋生惡念,所以特意通過這樣的方法來報復自己吧。

“不送。”顏千落轉身就坐回了原來的位置,背對源塵。

源塵轉身便走,他可不想再與這樣的人有牽連,畢竟對方似乎是精靈族。

顏千落那尖尖的耳朵已經出賣了她。

精靈族絕對是一個燙手的族羣。

這一族簡直就是悲劇,即便一心向往和平,依舊亂世滅族!

這一些過往可是清清楚楚的呈現在師父黑匣子中的一本叫《溯·滅族篇》的書中。

那本書一共記載着從溯源大陸消失的一千零一個族羣的名字。

至於滅族原因也是有所記載。

就在源塵打算原路返回的時候,卻被一隻手拉住了。

感受到小手的冰涼,源塵明白拉住自己的是零零壹。

“主,我想要你好。”源塵驚訝的看過來,零零壹頓時面紅耳赤,結結巴巴道:“我……是說……希望……主的病能好。”

源塵失笑搖頭道:“我病沒什麼大礙,等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就能好,這裏有你的住處嗎?帶我去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