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這樣進去,送紅酒?

簡直,簡直就是……

嫦娥此時無比的氣憤,可是卻又不敢說出來,只能壓低聲音故意裝作平靜的說了一句。

“尊主,我不知道紅酒在那裏?明天,我提前放好你看可以嗎?今天實在是找不到紅酒了,你就暫且委屈一下……”

嫦娥儘可能的把聲音說的異常委婉。

希望張凡因爲她今天第一次做事,而原諒她的疏忽,答應她第二天在浴室裏準備紅酒?

“雅居閣那邊多的是紅酒,你隨便拿二瓶過來,實在是找不到,就去找徐子君好了,辦好這些,就送進來好了……”

嫦娥的小心思張凡沒管,他只是知道,此時被熱水一泡,有點口乾有點困,就想喝點紅酒。

而他就不是一個喜歡委屈自己的人。

他想幹什麼,沒有理由,怎麼舒服怎麼來。

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所以他馬上命令嫦娥去給他拿紅酒。

嫦娥聽到張凡這不容置疑的聲音,此時也不敢說什麼了,哪怕心底一百個不樂意,一百個忐忑不安,此時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裏吞。

還不敢讓張凡知道。

她趕緊放下手裏還沒有幹完的活,趕緊往雅閣居那邊走,雖然一邊走心裏一邊抱怨張凡,簡直就像是故意懲罰自己。

可是,走着走着她腳步突然慢下來。

因爲她想到一個問題。

自己這麼匆匆的把紅酒送進去,自古就是酒能亂性,這,這……

還是慢一點,等到他的耐心耗盡了,沒有了興致,說不定自己能逃過一劫,下次下次就選白天的時候來,他總不會強迫自己…… 抱着這樣的想法,嫦娥是慢吞吞的往雅居閣那邊走去。

她的腳步越走越慢,還不時的朝着張凡居住的院落看看,算計着時間,總想着,要是半個小時,或者一個小時後在趕回去。

王妃大人要休夫 ……

“紅兒姑娘,好久不見呀,你怎麼在這裏?”

那邊正在散步的徐子君,這會突然看到了嫦娥,因爲嫦娥最開始大家都是稱呼她紅兒,還以爲她是個啞巴,所以再見面的時候,徐子君還是喊他紅兒。

“我,治病去了,這不,能說話!”

紅兒並不長在陳園,時不時的就失蹤,這是嫦娥對於他們的藉口。


她總不能告訴徐子君。

她是月宮中的嫦娥仙子,因爲簽訂的賣身契,沒辦法給張凡當丫鬟,要時不時給他端茶倒水鋪牀疊被吧,那多丟人呀!

戰婿歸來 ,只不過有時候需要治療,所以有時候不在陳園。

徐子君最開始看到紅兒的時候,她確實不能說話,所以這會嫦娥突然說話,還說自己治病的事情,徐子君那是一點都沒懷疑,

只是他看看紅兒笑笑。

“哎呀,你這能說話,人會打扮了,也變漂亮了許多,挺好的,你這是有事情嗎?”

徐子君這會見到嫦娥的時候,只覺得她比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要漂亮許多,還以爲紅兒是因爲現在能說話了,整個人變得自信美麗了。

所以這會忍不住誇了嫦娥一句。

不過這見到的美女太多了,徐子君雖然覺得嫦娥美的驚人,但是卻誇的異常坦蕩。

嫦娥本來就有些猶豫,不想單獨面對張凡,見徐子君問,自然是喜出望外,把張凡要紅酒的事情說了出來。

徐子君一直想着這些天怠慢了張凡,心底愧疚不已,這會聽到張凡要喝紅酒,他趕緊毛遂自薦,要給張凡配紅酒去。

因爲他知道這晚上喝什麼樣的紅酒,對於張凡來說,是最好的。


“好,好,多謝了!”

嫦娥是喜出望外,連連衝着徐子君點頭。

而那邊劉若彤屋子裏的燈,還倔強的亮着,雖然鏡子裏還是那個人,那張臉,但是此時劉若彤的心境全變了,她不在覺得自己貌若天仙。

美女一直都有,就剛纔進來的那個姑娘,就美的讓她無地自容。

在世界小姐選拔賽中,還算是首屈一指的美人,但是跟剛纔來的姑娘一比,自己給她提鞋都不配的感覺,好慚愧。

此時要是張凡肯過來,劉若彤覺得自己一定二話不說,乖乖的順從還會百般的討好,她現在什麼底氣都沒有了,原本最引以爲傲的容貌。

在見過嫦娥之後,也被瞬間瓦解掉了,此時的她卑微的就像是一顆灰塵。

越是盼望着張凡過來,卻越是看不到人影子,最後一個人在屋子裏失望的睡下,卻又反覆的睡不着,心底怎麼也不踏實。

那邊徐子君興致勃勃的給張凡調酒,然後端着好幾種口味的雞尾酒還有紅酒,想了想順便弄了點吃的,給張凡端了過去!

此時的張凡已經泡好澡,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看到是徐子君愣了一下,但是看到他手上端的東西,很快笑了。

“來,坐!”

一泡澡,張凡倒是真有點餓了,遇到他端來這點涼菜和滷菜,張凡也沒有多說,一口紅酒再吃點涼菜,倒是特別的痛快!

“哎呀,張哥,你要是餓了,打我電話,我隨時給你重新弄點,反正我閒着也是閒着,張哥你別和我客氣呀,我這個人呀,你多擔待點……”

徐子君這會看着張凡,不知道說些什麼,才能表達此時心底的歉意。

他自己真是混蛋。

張哥說的話,他當初怎麼就不相信?

一直到他看到那個劉若彤才驚覺,張哥不管是說什麼,都是對的。

不讓自己去國外,就有不去國外的理由,只是他不想說而已。

“擔待?擔待什麼?”

張凡吃了一口滷牛肉,擡頭看徐子君,這話說的徐子君臉一紅。

“張哥,那個,那天我不是像你請假,想去國外看劉若彤,你讓我別去,謝謝你呀,我今晚上終於看到劉若彤了,比我想象中的更美,更美……”

徐子君這會越說越是高興,臉上的笑容怎麼也掩飾不住,那種喜悅,讓張凡笑笑,他想起劉若彤的身份。

“你喜歡她呀……”

“不,不,我就是欣賞好看到東西,一個華裔女子,能進入世界小姐的選拔賽,我就關注,我就開心,喜歡,不是那種喜歡,比喻,就像我喜歡做菜喜歡吃一樣……”

徐子君笑着解釋一句,他只是很敬佩很開心。

一個華裔女子能進入世界小姐的選拔賽,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值得他開心的事情,僅此而已。


“哦,她會成爲這一屆的世界小姐冠軍,成爲東美珠寶公司的代言人!”

“東美珠寶公司,我怎麼沒聽說過?”

徐子君愣住了,這個珠寶公司好像不出名呀,至少他在手機上搜了一下,居然沒有?

能請世界小姐做代言人的珠寶公司,不會一點名氣都沒有吧。

“哈哈,我讓榮家組建的珠寶公司,東美,是我剛纔想的名字,你自然是搜不到了,這滷肉真不錯,明天繼續,我要吃滷肉面……”

張凡笑呵呵的來了一句,把那盤子滷牛肉一掃而光。

而珠寶公司的名字,已經被他確定下來了,以後就叫東美珠寶,他吃飽喝足後準備睡下,那邊的嫦娥才鬆了一口氣,進來收拾桌子。

因爲有徐子君在那邊,嫦娥都不敢擡頭看張凡,因爲怕張凡看破她的心思,所以收拾桌子的時候,全程都是低垂着頭。

不過張凡可沒想那麼多,他此時壓根就沒那心思,只是讓徐子君給榮樂成打一個電話,讓通知他們新的珠寶公司就叫東美。

安排完這些,他是打算去睡下,但是本來就在開會的榮家人,此時接到電話後,算是徹底的認清楚一件事情。

那就是,已經籌備的珠寶公司名字確定後,就該想辦法怎麼取代德利公司了。 這是榮家的家庭會議,主要是榮家的核心人物,比喻和榮志康一輩的幾個弟弟,還有榮志康的幾個叔叔,以及叔叔的兒子,濟濟一堂足足有十幾個人。

這些人都是榮家的核心子弟,也大多數在榮家任職。

在會議上,一聽榮志康提到要創辦一個跨國珠寶公司,榮家的子弟紛紛的贊同,而且興致特別高。

“大伯,這珠寶公司可賺錢了,咱們榮家在江城也算是佼佼者,要是海外發展的好,全國首富怕就是我們榮家 ……”

“跨國珠寶公司,好,好,有需要我們做事的,大哥只管吩咐,千萬別客氣!”

“大哥,這珠寶公司讓我來管吧,我這方面朋友多,我可以保證不出十年,把這個珠寶公司做成國內十大品牌,到國外去,也可以和其它的珠寶公司一爭長短!”

小人攀天 ,我保證把公司管理好,一定問題都沒!”

……

榮家人的興致很高,開新珠寶公司,這可是一件大好事,到時候就是利益分配,看誰能把這家公司拿到手。

榮志康環顧四周,看了一下大家的神情,沉默了三秒鐘。

“德利珠寶公司誰知道?誰要是有本事能再二三個星期解決德利公司,誰就是新珠寶公司的總經理……”

德利公司是世界十大珠寶公司,這些榮家人還是知道的,但是進過他這樣一說,榮家人眼睛直了,直呼不可能。

二三個星期取代國際十大珠寶公司的德利公司,這,就是國內首富都不可能做到呀,更不要說像榮家這樣的新貴?

這怎麼可能?

當即,榮家有幾個人就對着榮志康皮笑肉不笑,

“大哥,你說的倒是輕巧,你可以讓榮樂成鍛鍊一下,接手這個珠寶公司呀,別說三個星期,就是三年,要是大侄子能取代,不,就是擠進世界十大珠寶公司,我這個做叔叔的,以後會恭恭敬敬的聽他調遣……”

榮樂成被指定爲榮家下一代的接班人,其實很多人心底有意見。

都覺得榮樂成年紀輕輕的,也沒負責什麼公司,一副遊手好閒的模樣,就因爲有個好爹,就能成爲榮甲下一代的接班人,很多榮家的子弟是不服氣的。


他們大多數自己管理一個公司,都是小有成就,比起無所事事沒有本事的榮樂成,可就強多了。

特別是榮志康的一個弟弟榮志貴,這會是故意把榮樂成給推出來,這是想讓他出醜。

呵呵呵呵,榮家誰都沒能力,能讓新開的珠寶公司,三年內擠進去世界十大珠寶行列。

而榮志康的要求是,幾個星期取代世界十大品牌德利公司?

開什麼玩笑?

榮志康晚上喝酒還沒醒嗎?

這樣的話語也說了出來,簡直是不可能,這樣不可能的事情,就讓他自己的兒子給他兜底吧。

“是呀,讓榮樂成來吧,他年輕有爲腦子靈活,又是榮家下一任的繼承人,是該去鍛鍊一下了,要是別人做肯定做不好……”

“小一輩的榮樂成就該給他們做一個表率,讓小一輩也知道,都得做事管理公司,包括下一任的族長繼承人……”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