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狼聲,葉陽蹙了蹙眉。

自從進入古城之後,他總感覺冥冥中有什麼東西在暗中窺覷他,跟蹤他,彷彿將他當成了獵物。

然而當他仔細去注意時,那種窺覷的感覺又不見了,很詭異。

如今在這人跡罕至消失百年的古城裡又聽見幽幽的狼吼,葉陽著實感覺背後有些發涼。

來到古城還不到十分鐘,他就感覺進入古城中是一個錯誤。

但現在已經進來了,也只有一步步的錯下去。

「妙音師妹,暗中或許有怪物盯著我們,我倆還是靠近點為好。」

葉陽走在陰森森的街道上,看著長滿青苔的地面,看著草叢一般的兩岸房屋,對身旁俏生生的少女說了一句。

然而,他的話音一落,方妙音卻是搖搖頭道:「少宗主,我看我倆還是分開為好。」

「分開?為啥?」葉陽不解,只見方妙音指了指前方的街道,道:「少宗主,你看,前面出現了兩條路,剛好我倆一人走一條路。」

「呃…」

葉陽扭頭一看,果然看見前方的街道一分為二了,他沉默了一下問道:「妙音師妹,我倆一起走不行么?分開走我怕師妹你遇見危險。」

「不行,一起走太浪費時間了。」

方妙音堅決的搖著頭,「少宗主,我的安危不用你擔心。兩條路一人探索一條,這樣最節省時間,而且分開走就算各自得到寶物也不會產生糾紛。所以,少宗主還是和我分開為好。」

不等葉陽開口拒絕,方妙音就走了出去,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少宗主,我走右邊,你走左邊,最後在城門口集合。」

望著那頭也不回就消失在右邊街道深處的少女,葉陽無奈的搖搖頭,走向了左邊的街道。

嗚嗚嗚。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葉陽與方妙音分開后,感覺四周陰風呼嘯的聲音變得強烈了起來。

他獨自走在昏暗的街道上,望著兩旁猶如怪獸張牙舞爪的花草樹木,心中有些發毛。

「紅桃,別睡了,給我出來尋寶!」

葉陽將懷裡的嗜睡的紅桃揪了出來,給自己助陣。

「吱吱…」

紅桃被葉陽揪在手中掙扎著表示抗議,然而當它注意到周圍的壞境時,它安靜了下來。

「吱吱…」紅桃虎著臉跳到葉陽的肩頭,看著陰森森的周圍,全身毛髮都豎了起來,似乎嚇尿了。


「紅桃,這裡是一個古城,百年前居住著一個貴族,這裡面或許有寶貝,你趕緊打起精神別疏忽了啊。」

葉陽自顧自的說著,同時向前走了幾步,腳下卻突然一個不穩,踩在青苔上滑了一下,徑直往地面摔去。

「桀桀桀……」

就在這時候,一陣陰笑響了起來,夾雜著一股陰風,向著葉陽的後背撲來。

「吱吱…」

坐在葉陽肩頭的紅桃望著那撲來的東西瞪大眼睛,一溜煙就鑽進葉陽的懷裡躲了起來,只留下一雙小眼睛賊兮兮的盯著外面。

「什麼鬼東西?」

葉陽單手撐地,一個翻身跳起,重新站穩了身體后,就看見一頭長有四臂的人形紅毛怪物向他撲了過來。

這頭紅毛怪物頭頂生有雙角,手掌指尖如獠牙尖長,一口老虎一般的牙齒暴露在外面,撲向葉陽的同時嘴裡傳出了一股腥臭的氣味。

「嘔。」

葉陽還沒有反應,他懷裡的紅桃就被臭的翻起了白眼,趴在他懷裡乾嘔,最後扭住鼻子一副實在受不了的樣子。

「紅毛,雙角,四臂,人形怪物,這難道是傳聞中的吸血夜叉?」

葉陽望著那滿眼凶光撲殺而來的紅毛怪物,突然想起了什麼驚呼了一聲。

他還沒來得及多想,紅毛怪物的攻擊就到了,一手利爪狠狠抓向了他的脖頸。

「瘋魔掌!」

近距離之下,葉陽只好以體術和紅毛怪物硬撼了一掌。

砰!

宛如石頭碰撞的聲音響起。

葉陽蹭蹭蹭倒退了兩步,感覺手臂發麻,他暗暗駭然眼前紅毛怪物的巨力。

「桀桀桀…」

紅毛怪物嘴裡發出難聽的陰笑,一雙猩紅的雙眼緊緊將葉陽鎖定,眼眸里充斥著無窮的嗜血**。

葉陽見狀心中有了肯定,眼前的紅毛怪物絕對是傳聞中的吸血夜叉!

吸血夜叉,不屬於魔獸種類,屬於魔物中的夜叉族,這種吸血夜叉最喜歡吸食人血,是人類大敵。

「夜叉一族在遠古那場大戰後就銷聲匿跡了,好久都沒有出現過,沒想到竟然有吸血夜叉隱藏在這裡。難道這座貴族古城淪陷消失的原因,就是因為有吸血夜叉入侵的緣故?」

葉陽駭然的想著,他目光一寒,面對這種人類大敵他毫不留手。

「奔雷金剛拳!」

他手臂一晃,拳頭上噼里啪啦冒出了閃電,一個箭步彈射而出,結結實實的轟在了那頭紅毛怪物吸血夜叉的腦袋之上。

伴隨著腦袋碎裂的咔擦聲響起,身前的吸血夜叉腦袋冒著黑煙,帶著焦糊的味道倒在了地上。

「不錯不錯,修鍊到築基七重,雷電武魂給我帶來的能力確實不錯。」

葉陽望著這一幕滿意的點點頭,「如今使用雷電武魂帶來的藉助雷霆之力的能力,我竟然能夠將雷電結合到體術之中,使得體術威能大增!」

剛才葉陽打出的那一拳如金剛般又有雷電閃爍的拳頭,就是使用金剛拳的時候被他結合了雷霆之力,從而成為了『奔雷金剛拳』!

「原來剛才在樹林間偷襲我的是吸血夜叉,沒想到這個古城之中竟然出現了這樣的怪物。」

葉陽望著地上吸血夜叉的屍體,神情微微有些凝重,眼下被他斬殺的這頭吸血夜叉只是小嘍啰,成年的吸血夜叉能有三米高,修為更是達到了神氣境。

而眼下這頭吸血夜叉還不到兩米,修為低下,對葉陽根本造不成威脅。

有威脅的,是成年的吸血夜叉。


「十有**,這座古城是被吸血夜叉佔據了。」

葉陽抬頭掃了眼昏暗的四周,他這時候才發現,昏暗的街道兩旁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雙雙綠幽幽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

「吱吱…」

紅桃將腦袋埋在葉陽懷裡,不敢看周圍的街道。

那一雙雙綠幽幽的詭異眼睛令人感到恐怖,膽小的普通人看見魂都要被嚇破。

葉陽眼下都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桀桀桀桀……」

黑暗中的眼睛主人彷彿察覺到了葉陽的注視,傳來了陰險的笑聲,而後一頭頭從黑暗中衝出,如風般向葉陽撲來。

「這又是什麼鬼東西?」

葉陽望著四周那撲來的綠眼睛主人,發現那居然是一種身體呈黑霧一樣朦朧狀態的怪物。

他腦中快速掠過翻閱過的古典知識,眼前忽然也一亮,想起了撲來的怪物是什麼。

陰魔!

魔物中最可怕的一種,也是繁殖能力最強的一種,本身能力並不怎麼強,靠吸食天地間的陰氣和人身上散發而出的恐懼而生。

這種陰魔無形之中就能令人感到害怕,感到恐懼,感到絕望,人越絕望,所面對的陰魔就越強大。

但這種陰魔有一個弱點,因為本身由天地陰氣凝聚而成的關係,造成陰魔極為怕火。

陰魔不能碰火,一碰火立即就會身體潰散,化為陰氣消散不見。

「桀桀桀……」

足足十幾頭陰魔從各個方向發出陰冷的笑聲向葉陽撲來。

「難怪周圍陰寒之氣如此濃郁,原來古城中聚集了陰魔。」

葉陽望著那撲來的一頭頭陰魔,手掐法訣,昏暗的身前立即出現了一片火光,最後凝聚成一條火龍,眨眼間就將身前那撲來的七八頭陰魔焚燒成了虛無。

身後那撲來的七八頭陰魔,則是發出了凄厲的慘叫,火龍的溫度太高了,常年吸食陰氣的陰魔完全承受不了。

「桀桀桀…」

伴隨著一陣凄厲的慘笑,剩餘的陰魔退回了黑暗的角落,只留下了一雙綠幽幽的雙眼留在外面。


「嘿嘿,這些陰魔比吸血夜叉容易對付多了,只要有火焰就行。」

葉陽望著那些躲藏在角落顫抖的陰魔,得意的笑了笑,繼續前進。

穿過幾條街,他又被一群陰魔偷襲了,但這群陰魔直接被他的火龍術嚇跑了,沒有對他造成半點傷勢。

雖然沒受傷,但卻對葉陽造成了阻礙。

最後他想了個辦法,從旁邊的小樹上取了根枯木條,將烈火符揉成紙球綁在枯木條頂端,然後點燃,就成為了一個小火把。

這個火把只有一寸長,葉陽拿在手中就跟火柴一樣,顯得十分小巧。

這當然不是他自己用的。

「紅桃,陰魔都走光了你還抖個屁,趕緊給我出來拿火把!」

葉陽低喝一聲,將被陰魔嚇得藏在懷裡的紅桃揪了出來。(新的一天求推薦,拜求) 漆黑的古城中,某條昏暗的街道上,葉陽正漫步行走著。

紅桃坐在他的肩頭,手中一臉不情願的拿著木條般的火把,將四周照亮形成了一個火焰光圈,令得周圍的陰魔都不敢靠近。

「紅桃,你聞到寶物的氣息沒有?」

葉陽穿梭在建築物之間,周圍全都是古老閣樓,以前居住著大戶人家。

「吱吱…」

紅桃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抖動了一下身體,最後向葉陽搖了搖頭。

「你是說這裡的陰寒之氣太重,你無法捕捉到寶物的氣息?」

葉陽明白了紅桃的意思,當即皺起了眉頭。

本來他想憑藉紅桃的尋寶能力將這座古城裡的寶物搜刮一空,但眼下看來是不可能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