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老者的奚落,林邪苦澀一笑,抱拳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若是前輩剛纔不出手,晚輩怕是這條小命就徹底交代在這裏了。”

老者搖了搖頭,神情譏諷。

“這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你死在哪裏我管不着,但是你死在我這船上,可是很耽誤老人家我做生意的啊,你知不知道搭載你們這些外來者去地宮妖塔,老人家我能賺不少收入?也足以彌補這些年的用處了,老人家我肯定是爲了賺錢啊。”

“你死在這裏,對我名聲不好,以後人家要坐我船的,說不定考慮這個就上了別人船了。”

老者調侃道。 老者調侃,林邪抿了抿嘴脣,安然接受。

他凝望了一眼站立船頭撐杆划船的老人,深深吸了一口氣,抱拳道:“不管怎麼說,還是感謝前輩救命之恩。”


“我說了嘛,你是僱主,我是船伕, 前世今生:無憂閣 ,還沾染因果晦氣吧。”

老者聳了聳肩膀,沒有看他,笑意眯眯的道:“等會到了妖塔,你可就要交出船費了哦。”

林邪表情有點不自然,只能是點了點頭。

“你若不是坐我這舟,就算到了妖塔,恐怕也是筋疲力盡,更何談到時候的資源爭奪。”

“況且……就憑那幾個小丫頭偷出來的地宮寶城草圖,你真能準確找到地宮妖塔?呵呵,兜兜轉轉,等你到了最佳時機已經錯過……幹什麼都別錯過,一旦錯過就是一生。”

老者幽然道。

林邪瞪大了眼睛,看向這位麻布衣袍的老人,已經是滿臉駭然了,他在這位汪洋大海般深不可測的強者面前,可謂是毫無祕密了。

尤其是,他不知道這位老人,到底能看到什麼,不能看到什麼。

血獄修羅塔和天邪戮神劍是他身上的最大祕密,他只希望……這兩樣寶物能被老人看不出來,或者看的很模糊。

“前輩當真深不可測。”林邪悠然說了一句,老者不知道聽沒聽見,沒有做任何迴應。

接下來的時間,林邪再次來到青磚世界。

這一次,他有所經驗。

一進入這裏,他把虛幻扭曲的塔身調用出來,爲自己分擔着那些強烈恐怖的光線,在這般循環下,光線照在他身上,給予了他強烈的灼燒感,只是稱奇的是,這種所謂的大日青光,對他的灼燒感比上次來這裏要輕很多。

他發現自己身上出現兩個變化。

其一,體質的增強,在修煉大日金光身的進程中,蛻凡的生命層次無形中提升。

其二,抵抗力提高,在對大日青光的承受中,他身體裏出現了某種因子,當然主要還是血獄修羅塔吸收青光功能的開發。

雙重影響下,導致林邪堅持時間有所變長,這種增益循環的過程,他發現自己修煉的速度大幅度的增加。

接下來,他嘗試着尋找這種修煉方式的天花板,很快,在堅持了二十五息後,劇烈的灼燒感讓他疼痛不已,身體上冒着青光。

這種狀態下,他艱難的擡起頭,想要看一眼天穹上的一輪金日,但那恐怖的光線讓他擡不起頭,而這青磚地面,看似一模一樣,實則越是靠近那大殿的青磚地面,承受到天穹金日的灼燒便越恐怖。

在二十五息時,林邪渾身上下快被燒焦,昏昏欲睡下,他感覺自己再堅持就要神魂俱滅,血獄修羅塔的體積也愈發扭曲,險些到了膨脹到崩潰的邊緣……

一個果斷抽離,林邪回到船上,在逃離後,青磚世界的最後一縷青色光線,依然讓他痛苦不堪,細看之下,修羅塔上出現一道青色光點。

這道光點看似很輕微,但林邪心神沉入其中,發現它有着無比灼熱恐怖的力量。

在這道青色光點作用下,修羅塔更大程度的扭曲,險些要爆炸崩潰,但隨着這作用力到了巔峯後的衰退,慢慢的,修羅塔復歸了原樣,變的更加凝實了。

按照這種進度,在林邪氣變巔峯時,或許修羅塔就可以開啓。

此時。

林邪已經期待,血獄修羅塔開啓後,將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巨大變化。

塔有十二層,每一層之中都有着什麼,對於他來說,目前都是未知。

深吸了一口涼氣,猛地擡起頭,他才發現自己已經處於一片陌生的地區,擡眼望去,這裏一片黑暗,依稀可見幾點亮光,無邊的寒冷籠罩了這一片區域。

在這樣的孤寂寒冷裏,林邪看到了無邊的黑暗,面前的這一條殺戮魔河慢慢從黑色變成了紫色,這種妖豔至極的紫色,逐漸變成了一片赤焰血色。

與此同時。

強烈的血腥殺戮氣味充斥這一片空間,林邪強忍着將要嘔吐的反胃感,一臉愕然的看到,在這片恐怖空間的盡頭,他看到了一座可怕至極的水關,在這水關之中,是一片朦朦朧朧的霧氣。

在這模糊不已的霧氣裏,他大約可以看到一座巍峨聳立的九層妖塔。

在這九層妖塔安靜矗立的空間裏,一切的冰冷,一切的詭異,彷彿全部都靜止了下來,一瞬間便是凝固成永遠的桎梏。

看到這死寂如同人間鬼域的地方,林邪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越是靠近這片世界,林邪的壓力便是越大,他能感覺到靈魂深處那些忍不住的顫慄。

他的精神靈魂世界,看到這一片前所未有的昏暗,有着萬丈懸崖般深沉的恐懼。

這一葉扁舟很快行駛到了水關之前,老者回身微微點頭,看着林邪道:“你看,那前面就是地宮妖塔。 ”

林邪抿了抿嘴脣,喉嚨有些發乾,點了點頭。

這一幕,他已經是無比震驚了。

很快。

水關緩緩的打開,這些深深刺入黑冥河內的鐵柵欄,讓林邪震驚不已。

以殺戮魔河的恐怖腐蝕力,這些深入水底深處的鐵柵欄,居然完好無損,甚至再拔起時,將深深的水流都給帶了出來。

鐵關打開,這一葉扁舟便是滑了進去,林邪盤膝坐在船板上,看到這一葉小舟所前進的方向,正是那地宮妖塔的深處。

小舟的進入,依然是一片殺戮魔河,只是這片水域,和外界的不同,更加偏向於平和溫柔。

在這樣的環境裏,小舟載着他一直往前,林邪看到一片諾大的廣場,這廣場上慢慢凝聚着越來越多的武者。

這些武者裏,外來者足足有着十幾位,顯然除了某些特殊原因不在此地,或者死去,又或者種種原因陷足其他地方沒有來到此地的武者,大部隊已經全部集結。

還有妖族的一些土著武者,如姚萱等人,她們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也是來到了此地,林邪遠遠的凝神望去,看見姚萱她們這種土著武者的身邊,都有着一名氣息深不可測的武者。


這些武者不苟言笑,站在姚萱她們不遠不近處,一臉冷漠的樣子。

林邪站在船板上,看見姚萱想要說幾句,但卻愕然發現,無論他怎麼招手,姚萱她們都好像看不到他一樣。

這種愕然的反常,讓林邪以爲是姚萱生他的悶氣,可他也沒有惹這女人啊?女人可真是猜不透的一種生物。

林邪暗自苦惱間, 快穿︰男神,許你生生世世 ,姚萱她們,不是故意不搭理他,而是真的……看不到他,甚至感應不到他的氣息。

難道……林邪慌忙把頭轉過去,只見船頭撐杆的老者面色平靜,淡淡道:“你既然付了酬勞,我便要把你送到地方纔對。”

林邪愕然。

地宮妖塔!

這什麼意思……要把自己送進地宮妖塔,可是……可是這地方難道不是……要有條件觸發後纔可以開啓的嗎?

林邪整個頭腦一片昏沉,一時之間不明所以。

他隔着這一層無形的帷幕,就是殺戮魔河,看着廣場上那些武者,齊齊盤膝坐地,一臉狂熱的凝望着前方高聳入黑雲的妖塔。

這九層的妖塔呈現八角形,大門緊緊的封閉,四周滿是散落地面的枯黃葉子,一道道蕭瑟之際的冷風從四面八方席捲此地,更是有着無數的淒厲悲慘的鬼哭狼嚎之聲降落着,把這裏都給包覆着。

在這恐怖悲慘的冷風裏,這些武者全部盤膝在地。

很快,一名頭戴金盔,穿着黃金鎧甲的中年人從天而降,雙手揹負在身後,站在這緊緊關着到大門之前,幽然的看着這些少年少女。

被這黃金武士目光觸及,那些氣息深不可測的武者盡皆後退一步,旋即不斷後退,最後在黃金武士幽然不已的目光裏,齊齊站在了殺戮魔河之旁,林邪愕然的看着,其中一名武者竟然攔截在了這葉扁舟之上,但其身形卻好像是虛幻一樣,重疊在這片空間上。

林邪揉了揉眼睛,真以爲自己看錯了。

這可是殺戮魔河,以這些武者的肉身,一旦觸及必將神魂俱滅,爲什麼還能安然在河上?只是讓他更加震驚的一幕發生了,老者繼續划着船,好像根本看不見這名凌駕於殺戮魔河上的武者一樣,竟然直接衝了過去。

林邪瞪大着眼睛,仿似要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發生的事情,下一刻真的是讓他目瞪口呆,只見這一葉扁舟竟然生生是撞了過去,竟然也是撞在了一片虛無之上。

那名身形退後的武者,和林邪仿似根本就不在一個世界,這種震驚如斯的現象,讓林邪內心深處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有些明白了。

這壓根就是兩個世界,之所以他能看到這個世界,是因爲那個船頭撐杆的老者讓他看到。

而這位強者的能力,或許已經達到了掌控空間。


這種控制空間的能力,是進入陰陽境的武者,才具有的那等資格。

只是對於控制的如此以假亂真堪稱海市蜃樓般的掌握空間能力,以林邪如今的見識,也是有些頭暈。

以他現在這種氣變的修爲,上了這種強者的船,這命運可以說是暫時被挾持了,這種人想怎麼樣,他就得怎麼樣。

那些氣息深不可測的武者身形退到後面後,雙手揹負在身後的黃金武士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伸出一隻手,輕輕一握攥成拳頭,輕聲道:“這妖塔乃是地宮最核心之地,這裏面你們可知道有着什麼?”

“這裏面是傳承機遇。”

“這地方可是大機遇的地方,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武者從這地方出來以後,實力暴漲呢。”

“這地方改變了多少人的命運啊。”

地宮妖塔前,盤膝坐地的武者都是羣情激動。

他們來闖關,自然沒有那麼多其餘的想法,有着的,只有對於利益的狂熱。

修武之道乃是逆天而行,到了一定的年齡達不到相應的境界,壽元就有終結的時候,也意味着隕落。

此外,武者年輕的時候修煉,進展會快,一旦達到某個年限,再修煉的話進展速度就會降低很多很多。

因此。

這些武者都在最年輕的時候,發了瘋的修煉,尋找各種機緣,爭取讓自己的修爲在最能攀登高峯的時候去攀登,而一旦過了這個階段,再進一步都亦如登天梯一般。

在知道這地宮妖塔是地宮寶城最爲神奇之地,曾經走出過太多強者,聞訊而來的少年少女們,便是無比激動。

看到這些人的表現,黃金武士點了點頭,目光悠悠然。

“不錯,這地宮妖塔裏面機遇太多也太好,足以改變你們的命運,甚至是一場幸運的賜予。只是你們明白,它爲什麼,也憑什麼,成爲這奇蹟的開拓之地嗎?”

黃金武士有意無意的話語,讓的一衆武者都是不理解他到底是什麼意思,紛紛是不言不語了,有着極少數的武者開口去詢問,但後者也只是點了點頭,不說對也不說不對,這副樣子讓的武者們都是有些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了。

看到衆人都拿不出他想要的答案,黃金武士不再賣關子,開口道:“因爲這裏,就是歷代先王安息之地。”

黃金武士的話, 老公燃情︰撩妻,有點酥

他們對於地宮寶城所有的敬畏都是來自於傳授之中陷入沉睡的半妖族先王。

這些先王擁有恐怖的力量,生前他們呼風喚雨,也曾毀天滅地,而即使死後,他們也擁有扭轉乾坤的力量。

在整個地宮寶城,最爲恐怖的就是這裏的意志。

先王意志匯聚到一起,形成了地宮意志。


這種恐怖的強大意志,彷彿冥冥之中一隻無形的大手,把一切所能掌控的盡數捏在了手心之中。

先王們雖然已經死去,但他們那種強者意志,卻得以保存了下來,這種意志不屬於生的力量,也不屬於死的力量,介於生與死之間,是一種特殊奇妙的力量。

以往地宮妖塔,走出的強者,只說他們從塔內走出,至於塔內空間,他們也只是說有機遇而已,對於塔內具體有什麼,還真沒人去說。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