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子勝出後從容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眼中平淡無波,只是偶爾打量一些四處的擂臺。隨着一天洞傳人的勝出,幾十個擂臺上的戰鬥也全部結束了。隨後人類的統計官與獸人部落的統計官開始了統計,不多時他們就將自己統計的結果送給了各自的領袖。

獸人王與聖光城主接過後隨眼瞄動了幾下,說道:“沒有差錯。”獸人王的臉色雖然不好看,但也沒有說什麼。

這時聖光城主朗聲喝道:“截至此時,獸人族勝出八百六十四次,人族勝出九百一十二次,除了一些意外傷亡事件的發生,人族勝!”

“就這麼簡單?”寧浮生皺眉自語。

聖屠笑道:“看似簡單,其實這些數據早就開始記錄了,自獸人踏進人族範圍內的時候,獸人部落與聖光城就開始進行相關的記錄了。”

寧浮生點點頭,但還是說道:“現在獸人族的精英並沒有全部落敗,他們也有勝出的人,爲何不再戰一次?”

聖屠古怪的看了寧浮生一眼,說道:“你還有力氣打嗎?”

寧浮生說道:“有啊,怎麼沒有?”

聖屠吸了一口涼氣,鄭重的看了寧浮生幾眼,說道:“當真奇怪,連聖子都沒有力氣再打一場了,你爲何還有餘力?”

寧浮生聞言也感覺有些奇怪,而暗黑皇卻是說道:“你體內有龍源精魄,能夠那些人相比嗎?”

寧浮生恍然大悟,龍源精魄神妙非凡,恢復一些體力完全是它最基本的效用之一。

“獸人部落的精英們?你們可想繼續戰鬥!”獸人王突然說道。

“想!”剩餘的獸人大聲喝道,在他們看來,偉大的獸人是絕對不會輸的,是以他們根本不能接受聖光城主宣佈的結果。

獸人王大笑點頭,卻是說道:“不打了,你們都是我的英雄,不就是百里土地嗎?讓給他們,之後我們再奪回來也不遲!”

“王!我們要繼續戰鬥!”獸人們瘋狂了,他們真的不想接受失敗。

獸人王大聲喝道:“我獸人勇士,豈會如此不堪,一次失敗沒什麼,只要下次能成功就可以了!振作起來!”

聖光城主見此冷笑說道:“你的伎倆太爛了,就算獸人可以繼續戰鬥,憑着那僅剩的三十幾人也無法將最後的結果改變。”

獸人王冷哼一聲,說道:“我知道,但這些年輕人都是我獸人族未來的希望,我必須要激勵他們!”

“百里土地何時讓?”聖光城主說道。

獸人王說道:“我現在就可以下令了。”

聖光城主呵呵一笑,說道:“獸人王果然守信用。” 【第三更了,雖然節奏有點慢了,但我會盡量加快的。不過也還是比較爽的。先求推薦和收藏】

「啊~~」


石林迷宮中響起一聲怒不可褻的大叫,紅衣女子被困於此好幾天了,卻硬是闖不出去,簡直把她氣得癲狂了。

「轟隆隆!」

紅衣女子雙臂一振,強橫的力量猛然宣洩而出,四周石柱一陣劇烈的晃動,然後清光一閃之下恢復如初。

經過這幾天的調息,紅衣女子的傷勢也好了七七八八,恢復了化羽境界的實力,但儘管如此,她也還是不能摧毀四周的石柱,而且因為上面的能量限制她也不能飛行。

「該死的小子,別再讓我看到你,不然叫你碎屍萬段!」

紅衣女子發瘋一般的怨毒道。



一條彷彿橫貫山脈的平靜河面上,河面的中間泛起水花蕩漾,兩個緊挨著的腦袋探出水面。

雙唇相交,兩人的目光怔怔的對視著。

新鮮的空氣吸入體內,黃衫女子彷彿頓時清醒了般,猛然推開少年,然後目光清冷的看著他,但美眸深處卻有著異色。

深深吸了口空氣,帝少羽微微舔了舔嘴唇,似乎是在回味著美妙,還真是有點眷戀不舍,不過注意到黃衫女子清冷的目光時,他不由得乾咳了一聲,訕訕笑道:「那個…剛才事態緊急,我不是有意冒犯的。」接著,他口中又嘀咕了一句:「而且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了…」

雖然少年只是嘀咕,但卻還是能聽見的,黃衫女子頓時氣極,目光含怒,但還是沒有言語。

被一個小輩三番兩次的輕薄,黃衫女子怒極無語,但對方畢竟是救了她,她也不好追究什麼。

黃衫女子修鍊了近三十年,比這少年自然大了許多。但修鍊一途原本是漫漫長路。或許對修為尚低或者沒有聚氣成功的普通人來說,他們無法抵禦歲月的摧殘,百年時光,縱然有風華絕代的容顏也會很快老去。

但對於強者來說,一個花甲,甚至一百歲,在修鍊一途的道路上也只不過一個嬰兒而已。

「哼。」

冷冷一哼,黃衫女子催動道氣,身形一動,朝岸邊掠去。

看著掠去的女子,帝少羽不由得嘆了口氣,又打量著四周,藍天白雲,天氣甚好。

「這裡應該是位於歸靈山脈的中心地帶吧,沒想到那個洞府中的小溪竟然可以通到這裡。」打量著四周連綿起伏的山脈,帝少羽心中喃喃道,然後身形一扭朝黃衫女子所在的岸邊掠去。此刻,他臉上暗紅色的靈紋也早已消失。

來到岸邊后,帝少羽臉色一白,竟然一個踉蹌有些站立不穩,他剛才會出現靈紋,也表示他的力量到了極致,此刻有些脫虛的感覺。

「你…沒事吧?」目光複雜的看著少年,黃衫女子輕聲問道。

「沒事,此處不宜久留,既然我們出來了,你打算怎麼辦?」先是穩住身形,催動無相般若真經護住身體,帝少羽看著黃衫女子,道。

「我傷勢有點嚴重,恐怕無法回到宗門。所以,我需要調息恢復幾天,你能不能幫我護法?」略微遲疑,黃衫女子看著少年,有些歉意的道,旋即,她又很快補充了一句:「當然,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

無奈的嘆了口氣,帝少羽平靜的看著黃衫女子,只不過在那平靜的目光中有著溫和閃動。

兩天後。

夜空中繁星點點,妖獸不斷咆哮著,隱隱間傳入一個亮起火光的山洞之中。

這山洞並不是很大,一堆篝火印出一道修長的身影和一道窈窕倩影,這影子的主人正是坐在篝火旁的帝少羽和黃衫女子。

山洞出口的地上還左右插著三面帶著雷電圖案的小籃旗,這兩面旗幟竟然散發出恐怖的雷電之力凝結成一張電網封住洞口,這種旗陣所散發出的雷電防禦力,就算是五階魔獸一時間也難以攻克。

坐在平石上,帝少羽翻烤著篝火上的一隻烤鳥,又看著一旁靜靜坐著的黃衫女子,心中苦笑著,看來對方並不是要自己真的護法,而是想要自己弄東西給她吃。


「我的傷勢也有所恢復了,這兩天謝謝你弄東西給我吃。」微微抬起俏臉,明眸溫柔的看著少年,在火光之下,黃衫女子白皙清雅的容顏嬌小動人,她頓了頓,心中又覺得有些難以割捨,抿著杏唇,道:「這是最後一餐,吃完后我便要返回宗門了。」

聞言,帝少羽微微一怔,心中彷彿掀起波瀾,面色不變的看著黃衫女子,微微點頭「哦」了一聲,心中苦笑一聲,該走的始終會走。

「嗯,很好。這樣一來我也不必要每天給你弄東西吃了。」帝少羽隨意一笑,道。

靜靜的看著少年,芊芊素手輕輕托著光潔俏麗的下巴,黃衫女子默然不語。

「給。」

帝少羽將烤熟的鳥語撕下一塊伸給黃衫女子。

嘴角揚起一抹笑意,黃衫女子接過鳥肉,細嚼慢咽的吃著,忽然道:「對了,這裡危險重重,你怎麼會來到這裡?」

雖然兩人相處了好幾天,但彼此都沒有問過什麼。

「修鍊一途需要歷練才能變得更強。」帝少羽淡淡一笑,看著女子,忽然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年紀不小了,卻只有練氣七重,將來不會有什麼成就了?」

黃衫女子微微搖頭,笑道:「修鍊一途除了天賦外,還需要有頑強的毅力與鬥志,還有機緣與造化。」

她總感覺這個少年稚嫩的外表下隱藏著一個成熟而充滿堅毅的靈魂。

淡淡的看著對方,帝少羽不加言語。

被少年看著,黃衫女子感覺有些不自然,定了定心神,緩緩站起,眨了眨明眸,看著少年,道:「你叫什麼?」

「帝少羽。」他頓了頓,又忍不住問道:「你呢?」

「溫佳琪。」

簡單的對話,氣氛卻有些生硬。

「溫雅高貴,佳人美玉。」

緩緩站起,帝少羽忽然笑道,場中的氣氛微微緩和。

聞言,溫佳琪也並不在意,美眸流轉的又看著少年,抿了抿杏唇,輕聲道:「這次也幸虧有你,不過我從不欠人人情。」旋即,她屈指一彈,從納戒中即射出一道虹光和一道銀光,並在虛空中滴溜溜一轉,化作一柄約兩尺長的虹色短劍和一枚兩尺來寬的甲盾。

「這柄『飛虹劍』是我以前所用,雖然只是精品中期,但正好很適合你。而這面甲盾名為『玄冥盾』,精品後期的防禦型法器,乃是用百年玄龜的龜殼煉製而成,一般紫府境界以下的攻擊都能低檔一二,甚至可以抵擋紫府修士的強力一擊。這些東西對我已經沒什麼用了,我把它們送給你吧。」

看著虛空中的兩件法器,帝少羽心中一喜,雖然只是精品法器,但目前對他而言已經足以,旋即笑道:「你也就過我,我們互不相欠,不過既然是你的好意,那我也不客氣了。」

淡然一笑,黃衫女子伸出玉指輕輕在虛空一點,飛虹劍和玄冥盾『刷』的一下朝少年飛去。 帝少羽雙手伸出接住法器,打量著右手的飛虹劍,此劍握在手中明顯與玄武劍的劍氣更甚,他手腕輕輕一抖,飛虹劍發出一聲「嗚鳴」,旋即他又打量著左手上的玄冥盾,此盾無比厚重,表層布滿了龜裂,並且有著淡淡的銀色流光。

「我看你一人在此也不安全,不如我送你一程?」一雙美眸輕柔的看著少年,黃衫女子心中又有些擔心,道。

「不用了。」帝少羽收起法器,不假思索的道。


新奇的掃過少年,黃衫女子點了點螓首,道:「那好,那我們就此分離吧。」

「那個…你能把那疊旗陣給我嗎?」帝少羽忽然開口道,目光掃過洞口前的藍色小旗。

黃衫女子看了一眼洞口的六面小旗,道:「你想要的話拿去便是,不過這一疊『雷凰旗』只能使用三次,之後便不會再有威力了。」

「多謝,三次足以。」帝少羽感激道。

「嗯。」微微點點螓首,溫佳琪心中有莫名的情緒流過,眨著眼眸看著少年,眸子深處蕩漾出難以釋懷的漣漪,朱唇輕啟,道:「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點。」

緩緩點頭,帝少羽面色不變,無話可說。

彼此都無話可說,默然了片刻,溫佳琪才轉身,蓮步輕移的朝洞外走去,走到洞口前,玉手緩緩伸出,在洞口蜘蛛網般的電網上輕輕一點,電網「嗤」的一聲快速消失。

在少年的注視下,那道窈窕的倩影在夜色中猶如嬌艷的百合,一枝獨秀。

「希望下次見面,你能給我一點驚喜。」

頓了頓,黃衫女子又側過俏臉看了一眼少年,絕美的臉上化開溫馨柔美的淺笑。

少年溫和而笑,卻依舊不說話,心中卻自問:還會再相見嗎?

心中輕嘆一聲,溫佳琪收回目光,腳尖輕輕一點地面,地面上泛濫一層淡黃色的能量漣漪。她背後一對虛幻的能量羽翼如鳳凰展翅,振翅而飛。

夜空中的黃衫女子身上光芒流轉,驚若翩鴻,旋即虛幻的能量羽翼微微一振,潰散而開,凝聚成一道劍光,化作一柄仙劍被她踩在腳下,旋即如流星般劃破夜空,很快便消失在漆黑天際的盡頭。

「只是萍水相逢而已,還有什麼好留戀的?」目視著那一道如流星般的劍光消失在漫漫夜空中,帝少羽不由得苦笑了一聲,他們目前的身份懸殊,終究還是要各走各的路,與溫佳琪的相遇只是意外的美夢而已。

收攏心思后,帝少羽又看了洞口的旗陣一眼,此刻洞口處又被一道電網封住,有了那道能量電網封住洞口,他也就不怕有魔獸闖進來了。

他心念一轉,算算時間,距離翻雲試也只有七天了,他目前首要的便是突破境界,提升實力。

想到翻雲試,他的心中便湧上複雜萬變的情緒。

「兩個月的努力,我不會白白付出的,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會用實力證明:天生我才必有用。」

語氣堅定,帶著不屈的倔強,帝少羽目光炯炯,旋即走到一旁的石塊上盤坐起來。

當即,他從儲存袋中取出本心魔源的結晶握在手心,滾滾黑氣從結晶上湧出,近距離感受到本心魔源的氣息后,他丹田內的道氣似乎受到影響,劇烈動蕩。

看著手心的本心魔源,帝少羽的面上浮現出一些喜色,本心魔源對於他這個境界的人來說卻是大有幫助的,只要將本心魔源煉化吸收,應該能突破到練氣九重,而且道氣也會更加精純,到時候必定實力大增。

這般想著,他心念一動,單手朝腰間的儲存袋一抹,綠光一閃,十二株百靈草握在手中,然後他繞有興趣的打量著百靈草,喃喃道:「這百靈草長期吸收了天靈強者殘留的氣息,也是非比尋常之物,對我衝擊境界應該有一定的好處。但若是我直接就這樣全部服下,不能完全發揮它的作用,豈不是浪費?」

百靈草煉製成丹藥,效果更佳,帝少羽略微思想,拿出五株,剩餘七株重新收入儲存袋中。

拿出必備之物后,他也不再耽誤時間,當即催動道氣,單手一拈法訣沖本心魔源的結晶打出一道法印沒入其中。

結晶微微一顫,滔滔黑氣翻湧而出,旋即猶如活物一般自動飛出,懸浮半空。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