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王珂此刻所在的房間里,幾個重度宅屬性的妹子,更是飛快的截圖,一群人竟圍繞著那些卡通人物談論起動畫來,十分的彪悍!

「方哥!要不等會你去幫我問問那個男的,他是在哪裡買的?」一個有點嬰兒肥的十六七歲妹子,更是微紅著小臉說道。

聽到這句話,原本淡笑著的方處長,頓時臉色一僵。

她強笑了兩聲,語氣真誠的道:「小甜啊!咱們還是少跟變態接觸,很危險的!」

坐在一邊的王珂,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給問話的小丫頭來了一紀腦崩,一雙妙目依舊看著屏幕中的趙天。

聽著周圍的笑聲,青年臉色逐漸由紅變紫,呼吸粗重,情緒十分的激動!

忽然,他血紅的雙目轉動,死死地盯在了那兩個罪魁禍首身上,狂吼一聲,直接撲了過去。

那兩人本就有點發愣,距離又極近,竟然直接被已經失去理智,出首毫無章法的青年撲倒在地。

兩個人反應過來,想要將瘋狂廝打自己的青年掀開,卻並未成功,反而兩人都挨了好幾下,頭腦有些發暈。

此刻的青年,一雙眼睛血絲密布,徹底的惱羞成怒,十分的瘋狂,反倒讓他發揮出了驚人的力量,將兩名同級對手全部壓制!

這兩人也不是什麼好人,在挨了青年好幾下后,也暴怒起來,紅著眼睛,不顧一切的出手。

人們傻了眼,連孫大師都有點目瞪口呆,看著在地上打成一團的三個人,內心十分的無語,這簡直比小孩打架還不如,太丟武者的臉了!

縮在袖子里的手上黑白色的光暈緩緩散去,趙天也有點意外,本只是打算,用陰陽氣場暗中出手,讓這幾人出點丑。

沒想到這青年如此極品,現在的場面讓趙天自己都有點哭笑不得,他可是剛剛才動手!

最後,孫大師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將扭打成一團的三個人全部打暈,叫來幾名工作人員,將這三個人帶了出去。

大廳中終於安靜下來,在眾人注目下,汪軍獨自上前,接受孫大師的測試。汪軍的實力倒也不弱,一套形意五行拳打得十分老道精準,炮拳霸道、橫拳厚重,變幻流暢,隱約有幾分金、木、水、火、土的韻味。

最終的測試結果,讓不少人嘩然,議論紛紛,因為這種說法有些人還是第一次聽到。

「很不錯!雖然生命層次上只有武師級巔峰,但是五行拳法都已邁入第二境界內韻境,尤其是土屬性的橫拳已經接近內韻境巔峰,綜合實力絕對有大師級出街!」孫大師說完了這句話以後,雙眼綻放兩道金光,望向了趙天。

眼神中有著一絲期待,神情嚴肅,孫大師面對趙天卻是自開始以來第一次認真起來!

趙天看著這位老人,微微一笑,他心裡知道剛才自己的小動作怕是瞞不過對方。

畢竟那時候動用陰陽氣場,自身的氣息外溢了不少,被對方感知到實屬正常。

「孫大師,要不然先休息一下,我不想占你的便宜。」他想了想,語氣十分真誠的說道。

孫大師臉上露出微笑,從容而自信,朗聲開口道:「之前算是熱身,沒什麼真正的消耗,年輕人,可別小看老頭子!」 議論聲越來越小,原本還在討論的圍觀眾武者察覺到不對進,紛紛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擂台之上。

空曠的大廳里變得極為安靜,氣氛沉凝,猶如暴風雨來臨前的海面,一種緊張感莫名出現!

「老先生!小心了!」

趙天邁步上前,手捏拳印,演化陰陽之電話,拳頭前方有黑白色光暈浮現,在旋轉糾纏間,像是形成了一個個太極。

他體內神秘能量涌動,一波一波流淌過身體最細微處,讓原本的力量、速度等再次拔高,近乎擁有了二級超凡者的身體素質,足以與大師級武者相抗衡。

眼見趙天拳頭上的光暈,孫大師臉色越發凝重,徹底將面前的青年當成和自己同級別的對手,需要全力出手!

「這是拳法境界進入第三層真意境的體現,能夠將武者的生命能量外顯,通過自身領悟的拳法真意,有著種種超越常人想象的效果,十分的奇異!」

雙臂的衣袖像是被風灌注,不斷擺動間獵獵作響,猶如小說中內功深厚的武林高手。

他在動用通臂拳,十分的強大,一拳揮出,猶如靈猿甩臂,帶起一道奇妙難言的幅度。

這一拳太迅猛了,連續12道清脆的噼啪聲在擂台上乍響,空氣猶如被撕裂一般,發齣劇烈的呼嘯。

「砰!砰!」

兩個人在擂台中央激烈碰撞,拳頭互相相撞,黑白色的太極與無色的氣旋彼此爭鋒,太激烈了!

一拳轟出,黑白轉動,力量一層層疊加,將孫大師如波浪般擺動的一截衣袖震得粉碎。

無形的氣旋旋轉,收縮凝聚成一團,在拳頭對轟的時候同時炸開,無形的波浪掃過趙天的身體,讓他身上的黑白色微光一陣暗淡。

圍觀的眾武者難以置信的發現,孫大師竟處於下風,被擂台上的這名年輕人在正面戰鬥中壓制,十分的不可思議!

「好強大!這個年輕人是誰?竟然正面壓著孫大師打!」有人驚嘆。「靠!我不是眼花了吧!」大漢劉雷剛難以置信的,使勁揉了揉那雙銅鈴似的大眼,一臉呆傻地看向擂台。

「這位年輕人之前名不經傳的,有誰認識這位嗎?」也有不少心思活絡的,開始打聽起趙天的身份來。

砰的一聲,兩人對拳,隨後分開,相互對視。

趙天看上去沒什麼變化,雙目明亮,兩朵光焰在其雙眼中熊熊跳動,身體宛如旭日,精神十足,十分的有活力!而反觀此刻的孫大師卻顯得有些狼狽,臉色明顯泛紅,光著手臂,衣袖已經化作了一地的碎屑。

「哈哈!小兄弟的實力還真是驚人,不過,老頭子我昨日剛好有所領悟?接下來你可要小心了!」孫大師一改剛才淡笑平和的樣子,十分地豪邁!

他絲毫不在意衣袖被人震碎,丟了大師級巔峰武者的面子,爽朗大笑,帶著找到人才的驚喜和遇到對手的亢奮,眼神中透出強烈的戰意。

其實趙天來到這裡以後,見到了這裡的情況,已經改變了之前的主意。

官方組織炎黃竟然能夠吸引到這麼多超凡武者,一個個擠破頭的想成為正式成員,看來不像他之前想象的樣子。

「自己完全沒必要在保留實力,如果足夠強大,從而獲得特權,那自己藉助國家力量調查父母的消息,應該會容易許多!」

嗖的一聲,孫大師右腳狠狠在地上一踏,雙臂舒展,掄動著急狂抽向趙天。

一聲低喝,毫不猶豫,趙天體內生命能量開始按照某種規律運轉,在演化、纏繞,形成了一道模糊難辨的氤氳氣旋。

他直接全力開啟了陰陽氣場,軀體上縈繞著一層淡淡的黑白色微光,閃身迎了上去,十分的果斷!

兩個人身形變幻,或快或慢,每一拳每一腳都蘊含著恐怖的巨力,一道道如悶雷般的碰撞聲在大廳中回蕩,很驚人!

堅固的岩石擂台在龜裂,一道道縫隙在兩人的腳下蔓延,有拳頭大小的石塊被于波吹的飛起,砸落在四周的牆上,景象十分駭人!

整個擂台的表面被不斷戰鬥的兩人踩得破碎不堪,趙天和孫大師身體之外的都被一團熊熊燃燒的生命精氣包裹,黑白色的煙霞瀰漫,無色的空氣扭曲像是有兩棵火炬在熊熊燃燒。

此刻,無論是大廳中依舊圍觀的舞者,還是通過隱蔽設像頭觀察著這裡的王珂一群人,都看的有點瞠目結舌,被這兩人交手的恐怖景象嚇得不輕!

「天啊!這還是人嗎!」有人無利的開口。

「這難道是要成神的節奏!怎麼連神聖光輝都出來了,一點都不科學。」王珂那群人里有人開始吐槽!

幾名工作人員蹲在一處角落,躲避著不時飛濺的碎石頭,那種速度,普通人根本反應不過來好幾人的頭上都頂著大包。

「希望台上的兩位別打出火氣來,早點停手,再打下去這間大廳都得給他們拆了!」

趙天再次被對方一巨紀掄臂,打得身體連連後退,在擂台上留下七八處龜裂,身上的黑白色光暈一陣劇烈閃爍,,已是有些不穩。

他臉色十分凝重,自身的陰陽氣場竟好似完全不起作用,一點也沒有影響到孫大師的行動。

不信這個邪,趙天再次動用陰陽氣場,體內黑白色的氤氳在旋轉,牽扯著外界的能量化作一道無形的繩索,朝著孫大師懸空的腳上拉去。

然而根本沒用,沒起到絲毫效果,孫大師的身形依舊迅猛,帶著破風聲,轉瞬間就逼近到趙天身體前。

此刻,孫大師的雙臂竟然在發光,散發灼灼光輝,皮膚顯出莫名的金屬光澤,宛如絕世神金鑄成的兵器,無堅不摧,強橫無匹!

他的身體之外無色的能量瀰漫,扭曲了空氣,模糊間可以看到一個淡淡的影子將孫大師全身包裹在內,像是一隻雙臂修長的古猿,十分的奇異!

趙天的陰陽氣場牽扯著周圍的陰陽二氣,產生一道道無形的力量,不斷卷出,卻被籠罩在孫大師身體上的古猿輪廓完全阻擋在外,讓終於發現這一點的趙天十分的鬱悶。

「自己的絕招好像不管用了,明明感覺到兩人的拳法境界應該相差不大,為何自身領悟的絕招卻被對方完全克制!」

事實上這位孫大師在不久前,同樣進入了拳法第三境界,領悟了一絲通臂拳的真意。

而籠罩在其體外的古猿輪廓正式通臂拳真意的一種演化方式,與趙天的陰陽氣場本質上是同一種東西。

在實際戰鬥中,看的還是個人對其的運用方式,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誰克制誰的說法。

終於,一直處於下風的趙天背孫大師一拳擊中,橫飛了出去,他的手臂已經有些麻木,來不及進行格擋,只能用肩膀承受了這一拳。

好在趙天所修鍊的那種淬鍊法的確強大,超凡入聖,經過這幾日的不斷進化,身軀強悍異常,剔透明凈,宛如金剛琉璃般,骨骼宛如玉石,散發著柔和的光澤。

「砰!」

狠狠砸落在擂台下,發出沉悶的撞擊聲,一片蛛網似的裂縫以趙天的身體為中心向著四周蔓延。

狠狠一拍地面,再次躍上了已經碎裂了小半的擂台,他並未真正受傷,只是極為疼痛。

眉頭皺起,趙天忍耐著肩膀和手臂處的疼痛,他在努力思考,希望可以找到改變局面的辦法。

「既然不能對外產生影響,不妨對內,畢竟有陰就有陽,有外自然也有內!」

忽然間,趙天靈光乍現,捕捉到一閃而過的念頭,身體內的氤氳氣旋亦隨之改變,不再固定原處,隨著身體的變化在各處移動起來。

「再來!」趙天長嘯一聲,見孫大師站在原地沒有在進攻的意思,生命能量一波波涌動在全身,身體外形成一圈燃燒的光焰,腳在地上狠狠一踏,再次沖了上去。

剛一交手,孫大師就被趙天一拳打得退後了數步,讓他感到十分的意外,在接下來的交手中更是處於下風,被不斷壓制,這個年輕人的力量、速度竟然再次增加,憑空提高了一截。

趙天拳,帶著弧度出,力量狂猛,體內神秘能量旋轉,引動外界陰陽之力同樣旋轉,一道無形的力量加持在手臂上,又被體內四處移動的氣旋把這股外部的力量,牽扯纏繞間和自身手臂累的力量融為一體,十分的玄妙!

轟的一聲,最後完好的擂台轟然倒塌,戰鬥越發激烈,孫大師閃身,躲避那纏繞著黑白光暈的拳頭。

不過卻沒有能躲開,趙天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個奇異的曲線,拳頭帶著無比的力量,印在了孫大師的胸膛之上,直接飛出了30多米遠,砸碎了一排辦公桌。

這是趙天對陰陽氣場的另一種運用,那種無形的力量可以輕微的改變自己的移動軌跡,讓身法變得不可捉摸,無法判斷,忽左忽右間,可以打得對手措手不及。

嘩啦一聲,一堆碎木片中,一個人影竄了出來,嘴角帶著一絲血絲,正是孫大師。

他扶住胸口,輕咳了兩聲,看著一副躍躍欲試樣子的趙天,趕緊擺了擺手,示意不打了!

「算了不打了!老頭子我可沒你這麼扛得住,要是再來一下,估計就得送醫院了。」

醫神小農民 聽到這句話,趙天微微一愣,他還正準備在實戰中再好好測試一下剛才的領悟。

錦玉滿棠 臉上露出幾分意猶未盡之色,黑白色的光暈緩緩散去,涌動的能量變得安靜,趙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老先生,剛才的戰鬥太激烈,我也只能全力以赴!你的身體沒什麼大礙吧?」 此時,,大廳中央的石質擂台已經徹底垮塌,碎裂的石塊濺落在四周,簡直狼藉一片!

「確實是老了!咳咳!」

一聲感慨,孫大師忍不住又扶住胸口咳嗽起來。

見到這一幕,趙天有點尷尬,訕訕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畢竟他是來參加考核的,卻在戰鬥中,把人家主考官給打傷了,況且對方還是一位長者,趙天可一直是尊老愛幼的社會好青年。

見到兩人的戰鬥終於結束,大廳內不再有四處飛射的碎石,躲在角落裡的才小心翼翼地起身,逐漸圍攏過來。

孫大師頭髮亂的像是雞窩,臉上和身上都滿是灰塵,上身的衣服更是被那些木片、釘自掛的稀爛,宛如穿的是乞丐裝一般,看上去十分的狼狽。

有工作人員上前,取出毛巾和外衣,這本來是為前來測試的武者準備的。

「我的神啊!武者的!看著現場,碎石滿地,地面開裂,這種破壞力怕是已經不比那些宗師差差多少了!」 渺渺煙雨任平生 有武者在議論,語氣里滿是讚歎,。

「這位兄弟,在下劉雷剛,是八極拳核心弟子,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

魁梧大漢帶著爽朗豪邁的笑容,咧開嘴角,大步走向還待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趙天。

正欲開口,趙天見到有人主動像自己打招呼,準備說話時,卻又被別人打斷!

「在下大江幫堂主王龍,想要邀請兄弟,只要兄弟肯加入,可以直接成為副幫主,到時候兄弟一句話,我大江幫3000兄弟便能為你所用,任你差遣!」

一名面上帶著刀疤的中年人差不多同時也走到趙天身前,兇惡的臉上硬擠出了一絲微笑,面露興奮之色的說道。

「還大江幫呢!不就是在這周圍一帶的水上黑幫,一群上不得檯面的混混而已!」又有一個聲音插了進來,一個五十餘歲的半百老者不屑地冷笑一聲,隨即面色變得恭敬,十分誠懇的開口:「老朽是散修聯盟的一名執事,邀請閣下加入我散修聯盟,您絕對擁有了宗師級戰鬥力,可直接獲得聯盟長老身份,我聯盟中足有五名以上的宗師,可以相互討論武道獲得更大的進步。」

此刻的趙天周圍,已經被十多人團團圍住,竟都是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所屬勢力,邀請他加入,各種條件都有,有不少都讓趙天哭笑不得,十分的無語!

「年輕人不妨考慮一下加入我摸金門派,各種古代寶物任你挑選!」

「「還是加入我們青紅幫吧,可是由當年的青幫與紅門合併而成,是真正的國際組織!」

越聽越是無語,趙天開口,委婉地表示,自己暫時不願意再加入什麼組織,感謝大家的好意。

可惜,這群人太熱情,似乎完全沒聽見,依舊在口沫橫飛地介紹著自己的組織。

「都給老子安靜!」

忽然,大漢劉雷剛大吼一聲,如同平地炸起一聲驚雷,震的附近的眾人耳膜生疼,聲音太響了!

頓時,周圍變得極為安靜,眾人都將目光注視在了劉雷剛的身上,沒有人再開口。

「這位兄弟,武道之路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以你如今宗師級的戰力,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需要大量的資源更重要的是獲得宗師之上的絕世高手的指點,而以兄弟你的資質,若是加入我八極門,獲得這些培養決然沒有問題!」

被大漢劉雷剛的一雙銅鈴大眼盯著,眼神曖昧,我熱而饑渴,趙天直感到全身寒毛倒豎,頭皮微微發麻,太變態了!

「這位朋友,十分感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得失陪一下了,孫大師似乎有事找我,等下次有機會再聊。」

說話的同時,他不再猶豫,身如游魚,直接從人群中鑽了出去。

腳步匆匆,甚至用上了身法,幾步間就到了十幾米外只是背影看上去有點落荒而逃的意思。

忽然,大漢劉雷剛洪亮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兄弟你別跑啊!你要是對剛才那些不感興趣,咱八極門還有別的,對了,我妹妹也在八極門,長得可漂亮了,好像還是他們學校的校花,只要你肯來,我就介紹我妹妹給你認識!」

聽到這句話,急速遠去的背影一個趔趄,隨即腳下黑白光影一閃趙天的身影幾個呼吸間就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看著趙天的身影消失在大廳深處的迴廊中,站在一旁的中年人汪軍終於收起了臉上的驚訝,滿是唏噓的感慨了一句:「現在的年輕人啊!似乎突然就覺得自己老了,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啊!」

這片建築深處的一間辦公室里,趙天正坐在椅子上,神色專註的看著手中的一疊文件,十分的認真!

在他對面,孫大師換了一身衣服,就是那種武館里常見的灰色練功服,正微笑著在說著什麼。

豪門夫人又敗家了 此時距離剛才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擂台被兩人拆成那樣,餘下的測試自然也就沒有再繼續。

而孫大師平復了體內震蕩的氣血以後,匆匆收拾一番自己,就拉著趙天詳細的給他介紹起炎黃這個組織來。

終於,趙天抬起了頭,面帶疑惑,遲疑了一下,開口詢問。

「你是說這個炎黃閣,是那位開國領袖在建國以後費盡心血建立的?」

孫大師點頭,神色嚴肅,詳細解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