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的蕭逸的身體中的紅色物質,照着這道玄奧的軌跡不斷的運轉,隨着這道軌跡在蕭逸身體完整的運轉了一遍,蕭逸體內的紅色物質頓時沸騰了起來,彷彿遇到了天大的喜事一般,只看蕭逸體內的紅色物質按照這道玄奧軌跡走過的路線瘋狂的運轉起來。

隨着瘋狂的運轉,一股恐怖滔天的能量浮現在蕭逸的身體之中,只看蕭逸體內的紅色物質化成一股狂暴的血色真元,不斷在蕭逸身軀裏瘋狂流轉,一道道巨大的血色罡氣浮現在蕭逸的身體之上。

感覺到這股恐怖滔天的力量,蕭逸的神情大是興奮,整個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明悟的笑容,只看蕭逸舉起右拳,一聲怒吼從蕭逸的嘴中吐出,蕭逸一拳就向天空劈落下的雷電轟去。

“轟”的一聲,隨着蕭逸這一拳打出,一道貫穿天地的血色真元從蕭逸的拳中發出,恐怖滔天的威勢直逼的天空中的大雨四散開來,使蕭逸的身體周圍呈現出一個真空的地帶。

恐怖的紅色真元瞬間和天上的雷電相撞在一起,一股慘烈的氣息也不斷在蕭逸的身體中發出,只看這道血色真元瞬間轟破這道巨大的雷電,餘勢不減的轟進了萬里雲層之中。

只聽萬里雲層之中,轟然作響,一道烏雲瞬間被蕭逸這道血紅色的真元轟破了一條缺口,隨着蕭逸的這道攻擊,天空中被轟破的一道缺口露出一絲溫暖的陽光,看着自己所造成的一切,蕭逸臉上出現了一絲興奮的神情!


還沒等蕭逸從興奮中緩過神來,異變在起,只看被蕭逸轟破的雲層瞬間恢復,那一縷剛剛透露出的陽光再次被遮擋了起來,一股彷彿天崩地裂一般的聲響從天空中傳來。

彷彿一座大壩崩塌一般,天空中的大雨滾滾而下,蕭逸所站立的草原上頓時大水上漲,直讓人懷疑這哪是什麼草原,分明是一條碩大的湖泊!

而此時狂風更加肆虐,不少紮根於草原上的植物瞬間被這股狂風吹翻而出,天空中的雷電比剛纔更加狂猛,一條條電蛇不斷在空中縱橫交錯,這個景象落在蕭逸的眼中,就彷彿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

看到這個景象,蕭逸雖然不怕,但自己的初衷只是來尋找玲瓏的復活之法,並不是來此對抗這天地之威,所以蕭逸沒有絲毫猶豫,腳下踏着玄奧的步伐,腳踩在地上的水面,整個身形如飛一般的朝草原最深處掠去。

蕭逸的行動,彷彿激怒了老天一般,只看大水不斷在草地上洶涌而起,狂風更是阻擋着蕭逸的身形,天空中所有的電蛇不斷圍繞着蕭逸進行狂猛的攻擊,此時的景象就像是蕭逸犯下了什麼不可饒恕的大罪一般,老天非要置蕭逸於死地不可。 “尼瑪!賊老天你還沒完了!”一聲咒罵從蕭逸的嘴中吐出,腳下的步伐不斷變換,閃躲着這些雷電狂猛的攻擊。

“轟轟轟!”強大的雷電之力不斷劈打在蕭逸身上,頓時又把蕭逸的不滅金身劈出了幾條裂痕,尼瑪!在這樣下去老子非被這賊老天劈死不可!

Www★ тт κan★ C ○

看到這個情況,蕭逸一臉苦逼的神情,隨着無數道銀色電蛇不斷劈向蕭逸,蕭逸的身體不斷在風雨中飄搖,彷彿隨時都會倒地不起一般。

“拼了!”一聲低吼從蕭逸的嘴中發出,只看蕭逸驀然間停下身形,整個身體散發着強大的血色罡氣,體內玄奧的軌跡不斷在體內運轉,一股恐怖的力量再次在蕭逸的身體內滋生。

“給我破!”隨着一聲大吼,只看蕭逸雙拳瞬間擊出,朝着向自己洶涌而來的電芒狂暴的轟去。

“轟轟轟”不斷的炸響聲在蕭逸周圍空間響起,草地上大量的雨水頓時被蕭逸的真元掀起大量的浪花,而劈向蕭逸的雷霆,瞬間被蕭逸的血色真元打的粉碎,無數道細小的電花不斷在蕭逸的身前湮滅。

隨着四周雷霆的消失,蕭逸迅速的調轉身形,朝草原內部而去,“轟隆隆”只看天空中發出大片的銀芒,銀色的光芒照亮了整片灰暗的天空,一股恐怖的天地威壓作用在蕭逸的身體之上。

感覺到天空中這股威壓天地的氣勢,一絲心悸從蕭逸的心底升起,看着亮如白晝的天空,一道巨大的雷霆之力不斷在雲層間閃爍不斷,顯然這賊老天在醞釀着至強的一擊,準備滅殺自己。

不敢在繼續奔逃,感覺到這股強大的力量彷彿鎖定住了自己,蕭逸的心中充滿了心驚,更充斥着大量的疑惑,“尼瑪?怎麼這天空中的雷電全部朝自己招呼?這也太TM怪異了!”

還沒等蕭逸思考完這其中的古怪,只看萬里雲層之中,一道巨大的閃電呼嘯而下,那速度根本就不容蕭逸閃躲。

時間彷彿定格在了這一秒,巨大的閃電彷彿在蕭逸的眼中放緩了速度,看着這巨型的閃電落下的軌跡,蕭逸彷彿進入到某種境界當中,腳下不自覺的按照這一絲軌跡不斷的變換着。

讓人震驚的事發生了,只看隨着蕭逸腳下不斷變換,一股淡藍色的光彩出現在蕭逸的身體之上,蕭逸整個人彷彿化作一道藍光,一股不屬於世間的極速出現在蕭逸的腳下。

“嗖!”只看蕭逸的身體在巨大閃電落下的一瞬間,險險的躲了過去,“轟”的一聲,隨着這道巨大的閃電劈落在草原大地之上,整片草原彷彿地震了一般不斷抖動起來,在看這道巨型雷電劈落的地方,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型坑洞浮現而出。

看到這道巨型的坑洞,一絲冷汗從蕭逸的額間滑落,這尼瑪要是劈在老子的身上,我豈非就要灰飛煙滅?

也就在蕭逸想法剛從腦中掠過的一瞬間,只看天空中再起變化,巨大的雷鳴聲響徹天地,彷彿蕭逸躲開這一擊,讓老天大是憤怒,萬里雲層中,幾道如剛纔那道閃電的原形再次閃現。

看到這個情況,一聲咒罵從蕭逸的嘴中吐出,“我操你媽!”只看蕭逸咒罵出聲後,整個人踏着剛剛領悟的步伐,身子化作一道流光,腳踩天下極速,朝草原最深處疾馳的趕去。

“轟轟轟!”震天的巨響再次響起,只看萬里雲層中驀然的劈下幾道恐怖的電芒,毫無疑問這幾道電芒要是實打實的劈在蕭逸的身上,別說什麼剛練成的罡元護體,不滅金身,在這幾道電芒前都得灰飛煙滅,畢竟個人在強大,也對抗不了天地之威。

隨着這幾道電芒閃爍着銀白的流光劈下,蕭逸只感覺身後散發着幾股瞬間能讓自己死好幾個來回的恐怖力量。


腳下不敢有一絲停頓,蕭逸彷彿化成了一道藍光一般,急速的朝草原內部而去,而身後的幾道巨大電芒彷彿鎖定住了蕭逸一般,竟有一種不把蕭逸劈死當場,誓不罷休的念頭。

“媽的媽的!怎麼回事,連他媽的閃電都有靈性了嗎?這個世界他嗎的怎麼了?”隨着大聲的咒罵聲不斷從蕭逸的嘴中吐出,蕭逸的腳下不斷踩着玄奧的軌跡急速的奔逃着。

“叮噹!”一道金鐵交擊的聲音落在蕭逸的耳中,只看蕭逸急速奔逃的懷中,掉落下兩段劍身。

“轟!”一陣巨響在蕭逸的身後響起,此時的蕭逸只感覺身後閃電恐怖能量瞬間消失。

驀然間停住身子,蕭逸疑惑的回頭看去,只看一道巨型的坑洞浮現在蕭逸的眼中,而坑洞旁邊斷裂成兩截的劍身,閃閃發光,一股股微弱的電芒不斷在兩截劍身上爆響!

“青鋒劍!”看到這個景象,蕭逸神情驀然間一呆,整個人也顧不得危險,身形急速的往回反去。

迅速的來到青鋒劍掉落之地,蕭逸眼中有些木然的看着腳下的青鋒劍,瞬間蕭逸就明白了,爲什麼無盡的閃電不斷追逐着自己!

在這個廣袤無邊的大草原上,全是草木與山石,哪有什麼金鐵之器的存在,在這電閃雷鳴的天地中,唯一吸引天**霆的,自然就是蕭逸懷中的兩截斷劍。

隨着蕭逸明白過來,天空中的雲層又開始了變化,巨大的閃電不斷在雲層內滋生,彷彿不徹底毀了這兩把斷劍,這些雷霆就不安心一般。

看到這般變化,蕭逸的眼中浮現出一絲堅定的神色,“兄弟,我不會讓你從世間消失,我這就帶你離開此地!”只看蕭逸說完此話,伸手就把兩截斷劍抓到手中,整個身子迅速的朝草原內部再次掠去。

而當蕭逸說完此話之時,一絲異象從兩截斷劍的劍身劃過,只看一道細小的血絲蔓延在兩截斷劍的根部,而這個異象蕭逸卻並沒發現,整個人手抓兩截劍身,身形如電似芒一般的消失在原地。 隨着蕭逸再次狂奔而起,萬里雲層中聚集的雷電再次聚集,可以說每一次的聚集,雷電的力量也在不斷的加大,“轟隆隆”沉悶雷聲響徹整片草原,漫天的銀芒不斷在四處爆閃。

“咔嚓”只聽幾道震耳欲聾的雷電聲響起,只看雲層中瞬間撲下十數道巨型閃電,只看這些巨型閃電剛從天空中落下,彷彿有着指引一般,十數道閃電帶着恐怖的威勢直接就朝蕭逸的身體劈去。

不!說是朝蕭逸劈去,不如說這些巨大的閃電是朝蕭逸手中兩截斷裂的劍身而去。

感覺到身後狂猛暴躁的雷電之音,一股讓自己背部發麻的電流不斷刺激着自己的全身,蕭逸的臉色出現了有史以來的凝重,這尼瑪要是被劈中,自己絕對會馬上化爲飛灰,別說自己了,就是手中的青鋒劍頃刻間也得變成破銅爛鐵!

“轟!”只聽一道炸響在蕭逸的身後響起,蕭逸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其中一道巨型閃電的攻擊,整個身子不敢停留,急速的朝草原內部狂掠而去。

感覺到身後還有數道恐怖的能量,蕭逸的額頭慢慢浮現出一絲冷汗,在這樣下去,自己和青鋒劍遲早都得被這些雷電所湮滅,只看蕭逸一邊急速的奔馳,大腦也高速旋轉,想着應對之法!

天地無情,以萬物爲螻蟻,在天地之威面前,一切生物的手段都是一種笑話,還沒等蕭逸想出應對之法,只看蕭逸身後的數道閃電驀然間電光大放,瞬間就追上了蕭逸的身子。

而蕭逸感覺到身後的恐怖力量,一種生死攸關的直覺在蕭逸的心底升起,只看蕭逸連思索的機會都沒有,身後的數道雷電轟然一聲爆炸,在這個千鈞一髮之時,蕭逸一個懶驢打滾使了出來。

“轟!”暴虐的雷電力量在蕭逸的身後爆發而出,在看蕭逸整個人雖然避開了幾道雷電的致命攻擊,但整個身子瞬間就被這股強大的雷電力量崩飛了出去。

“撲通”一聲,只看蕭逸的身體遠遠的栽落在地,而手中的兩截斷劍也從蕭逸的手中掉落而下。

“尼瑪!”一聲低吼從蕭逸的嘴中吐出,只看蕭逸身體上的血色罡氣被這幾道恐怖的雷電劈的散了開去,散發着金色的肉身,更是出現大片的龜裂,身體內的血肉全部呈現而出,大量的鮮血更是不斷從蕭逸的體內流淌而出。

看着不遠處草地上的兩截斷劍,蕭逸強撐着自己重傷的身體站起身來,有些步履蹣跚的蕭逸,一步步的朝青鋒劍走去。

還沒等蕭逸走出幾步,只看萬里高空的雲層中又響起了狂暴的閃電之聲,看到這個情況,蕭逸的臉上出現了一種焦急的狀態,整個身子竭力的向兩截斷劍走去。

“轟隆隆!”整個灰暗的天空的氣氛極度的壓抑,數十道炸響聲不斷在天空雲層中爆發而出,“咔嚓”數十道閃電不斷在萬里雲層中穿梭,不斷積蓄着自己的力量,顯然馬上就要再次劈落而下,徹底毀滅兩截斷劍!

看到這個情況蕭逸鋼牙一咬,也不管自己身受重傷,強行催動身體內的紅色物質,腳下踩着剛領悟的玄奧步伐,身體化作一道藍光急速的朝兩截劍身而去。

“咔嚓!”隨着蕭逸朝兩截劍身掠去,老天彷彿知道了蕭逸的意圖一般,只看萬里雲層的閃電轟然落下,數十道散發着恐怖的雷光就向兩截劍身轟擊而去。

看到這個情況,蕭逸的心中大急,一聲暴吼從蕭的嘴中吐出,只看蕭逸身體之上血色真元流滿全身,腳下更是血色霧氣繚繞,蕭逸整個人彷彿化成一道光束一般,朝兩截劍身所在地而去。

隨着蕭逸身體驟然間加速,彷彿也就千分之一秒的時間,蕭逸就來到了兩截劍身前,與此同時,天上的數十道雷電也在此時轟擊向草地上的兩截劍身。

蕭逸的臉上無一絲猶豫,也不管近在咫尺的恐怖電芒,直接伸出右手急速的向草地上的兩截劍身抓去。

一股冰冷的感覺傳到蕭逸的手中,蕭逸不敢怠慢,整個人就地就往旁邊一滾,可惜蕭逸的想法有些簡單了,這數十道恐怖的電芒已經不是人力可以抗衡了的!

“轟轟轟!”只看兩截劍身剛纔所在之地頓時被數十道雷電轟擊的塌陷了下去,整片大地更是隨着這恐怖的攻擊不斷晃動,而強大的恐怖巨力頓時把一旁的蕭逸轟飛了出去。

只看這股天地巨力作用在蕭逸的身上,頓時把蕭逸的身形轟飛到了天上,再看蕭逸身體之上發出了一絲焦臭的味道,整個身體皮開肉綻,身上無一完好之地,身體內的內臟更是在蕭逸的體內若隱若現。

“撲通!”只看蕭逸的身體重重摔在了草地之上,“叮噹”一聲,再看蕭逸手中的兩截劍身隨之掉落在蕭逸的不遠處.

虛弱!極度的虛弱感呈現在蕭逸的腦中,蕭逸身上彷彿已經沒有了痛感,只有一股強大的睡意不斷侵襲在蕭逸的腦中!

不能睡!絕對不能睡!強自支撐着自己的意識,蕭逸不斷對自己吶喊着,蕭逸知道如果自己現在真的睡了過去,自己就真的永遠醒不過來了!

但蕭逸所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以前不管受多大的傷害也只是身體表面,但這次強大的雷電力量雖然沒正面轟擊在蕭逸的身上,但那餘波也讓蕭逸命若懸絲,天**霆豈是說笑,雖然是餘波,但也讓蕭逸身體表皮和內部受到了嚴重的損傷。

強烈的睡意不斷侵襲蕭逸的意識,就當蕭逸完全扛不住要睡過去的時候,只聽天空中巨大的雷鳴聲再次響起,隨着這巨大的雷鳴聲的響起,彷彿給蕭逸注射了一針強心劑般,藉着這股天**鳴之聲,蕭逸的強行運轉體內的能量,只聽蕭逸體內“砰”的一聲,潛伏在蕭逸體內的六百萬億枚生命細胞,直接又炸碎了一億。 隨着一億枚生命細胞的炸碎,一股龐大的生命力量瞬間流滿蕭逸的全身,只看蕭逸的身體表皮不斷被修復,一層層焦黑的血肉脫落而下,一層白嫩的肌膚不斷再生,而體內受損嚴重的內臟也在緩慢的修復着。

本來又強行從閻王手中奪回一條性命的蕭逸應該高興,但隨着天地百十道巨形閃電的劈落,蕭逸興奮的心情一下跌落谷底!

看着這些恐怖滔天的巨型雷電向不遠處的兩截劍身而去,蕭逸極力的想站起身來,可是一絲極度的虛弱感從蕭逸的體內浮現而出,蕭逸此時連動一根手指頭的力量都使不出來。

看着百十道巨型雷電朝着兩截劍身劈落而下,一聲淒厲的吼叫從蕭逸的嘴中吐出,“不!”

“轟轟轟!”百十道巨大的銀色電蛇,不斷劈落在兩截劍身的草地之上,只看兩截斷掉的劍身瞬間就被劈的變了形狀,強大的電流不斷在兩截劍身上閃爍,一股火紅之色不斷在兩截劍身上燃起,顯然強大的電流把兩截劍身劈的開始融化了起來。

看到這個景象,蕭逸目赤欲裂,心中一股滔天的恨意不斷從心底升起,血色的雙眸射出一道可怕的紅光,彷彿直欲把這蒼天刺破一般。


“轟!”又一道巨型的雷電轟擊在兩截劍身之上,而就在此時一股喜悅之情從兩截劍身上傳到給蕭逸的腦中,直讓蕭逸憤恨的心情緩了一緩。

隨着這股喜悅心情的到來,蕭逸不經凝神向兩截劍身看去,只看兩截劍身隨着這一道巨型雷電的轟擊,化成一團鐵水,只看在這團鐵水之中,一團鮮紅的血液不斷在這團鐵水中盤旋,隨着一股刺目紅光的發出,只看這團鐵水竟然從從地上懸浮了起來,一道道刺目的紅光不斷從這團鐵水中射出。

看到這個驚異的變化,蕭逸的腦中瞬間呆滯,有些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轟!”只看又一道閃電再次擊打在這團鐵水之上,彷彿這團鐵水挑釁了自己的威嚴一般。

隨着這一聲的巨響,蕭逸一下緩過神來,看着這團鐵水中鮮紅的血液,蕭逸一下就明白了過來,那鮮紅的血液不正是自己的嗎?

看着兩截斷裂的劍身化成鐵水,表現出這種神異的景象,蕭逸放緩自己焦急的心情,凝神觀看着這團鐵水的變化!

隨着又是數道巨型閃電的轟擊,只看這團鐵水不斷縮減,一股股血色的鋒芒不斷從鐵水內部發出,只看這團鐵水縮減到一半大小的時候,這團鐵水竟然慢慢拉長,浮現出一道劍胚的模樣!

看到這個變化,蕭逸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那蕭逸就是一個天大的傻瓜,顯然這是青鋒劍在藉着天**霆從鑄己身!看到青鋒劍竟然能借雷電之力再次復生,蕭逸臉上的神情充滿了興奮的神色。

“轟轟轟!”隨着又是十數道巨型雷電的落下,只看這道劍胚逐漸變的精細,一絲絲電光不斷在這道劍胚上縱橫交錯,而這道劍胚卻毫無損傷,彷彿受到了莫大的享受一般,不斷髮出愉悅的劍鳴之聲!

“鏗鏘”一聲,只看異變在起,一副畫面從這道劍胚上升騰而出。

看着不遠處的這道畫面,蕭逸徹底了驚呆起來,只看從劍胚上射出的畫面內,漆黑的宇宙散發着幽暗的光芒,一道小型的天鐵在宇宙風暴的吹動下往地球飛來,隨着這道天鐵射入地球的大氣層內,劇烈的大氣摩擦,把這塊天鐵的雜質剝落而下,一塊人頭大的天鐵就這麼的跌落在地球的地面之上。

而隨着這塊天鐵剛剛墜落在地面之上,一位身穿古代衣衫的男子出現在這塊天鐵的身前,看着地上的這塊天鐵,身着古代衣衫的男子臉上大是興奮,挖出這塊天鐵,古代男子就急速遠去。

畫面到此驀然一變,只看一望無際的岩漿火海出現在蕭逸的視野當中,只看那個古代男子彷彿就像一隻大鳥一般,不斷縱橫飛躍在這火山地帶,身後一個包袱懸掛於背上。

隨着男子不斷的尋找探查,終於一塊巨大的岩漿湖泊出現在男子的眼中,看到這片岩漿湖泊,古代男子臉上充滿了喜色,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只看古代男子從身後的包袱內掏出那塊天鐵,隨後一些鍛造的材料和鐵錘也相應的被拿了出來。

隨着包袱完全被打開,各種五顏六色的礦石出現在男子的眼中,看着一地的材料,古代男子眼中全是喜色,只看這男子把這塊天鐵放到這岩漿湖泊之中,經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打磨,這塊天鐵終於開始融化,看到這個情況,古代男子頓時把其他一些顏色各異的礦石融化,隨後融入到這天鐵之中。

畫面演到這,只聽一聲悲慼的劍鳴不斷從劍胚上傳出,聽到劍胚悲慼的聲音,蕭逸彷彿聽懂了劍胚的意思,本來天鐵就是域外之物,自身就是最好的材料,而此古代男子竟然不滿足於此,畫蛇添足的把一些珍稀的礦石融入到天鐵之中,本來一把曠古的神兵應該就此出世,讓這古代男子畫蛇添足的一弄,這把劍也就淪落成了一把普通的寶劍!

隨着有經歷了一年的時間,一把散發着青光的寶劍出現在了古代男子的手中,隨着古代男子手持這把利劍在江湖上橫掃諸敵,雖然不敢說無敵天下,但也在古代稱雄一方。

畫面再次轉動,器物可以長存於世,但人總有老死的一天,隨着時間的流逝,古代男子也漸漸變的蒼老,隨着往昔的仇家陸續尋上門來,古代男子也大徹大悟,帶着一家老小歸隱山林,而這把利劍也隨着古代男子的歸隱,一代代在這個家族流傳了下來!

畫面再次轉動,只看喧鬧的都市之中,一把懷抱利劍的老者不斷在都市中吆喝着,而此時蕭逸看到這個畫面,頓時也知道了這把利劍的來歷,原來這就是青鋒劍的來歷!

果不其然,畫面中老者被欺辱的事件再次在蕭逸眼中重演,而後蕭逸出現,直到老者贈劍的全部過程。 自此,劍胚上反射出來的畫面到此結束,而隨着畫面的結束,最後數十道巨型閃電也劈落在劍胚之上。

“鏘”一聲絕世鋒芒從劍胚上爆發而出,只看數十道巨型閃電的力量彷彿被這道劍胚吸收了一般,一股股強大的森寒之意充斥着整片草原,一把絕世神兵爆發着萬丈光芒就此出世。

“嗖!”的一聲,只看一把散發着寒光的絕世神兵,出現在蕭逸的身前,一股久違的熟悉感充斥在蕭逸的心間。

隨着這把絕世神兵不斷在蕭逸身體四周盤旋,一聲聲劍鳴之聲不斷響起!

只看此時蕭逸的臉上的神情充滿了激動的神色,伸出右手,這把絕世神兵化成一道血色的光芒出現在蕭逸的手中。

看着手中散發着寒光的劍身,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血絲蔓延在劍身之上,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浮現在蕭逸的心中,“青鋒劍好兄弟!既然你我血脈相連,從此你就叫做血泣吧!”

青鋒劍!不,現在應該叫做血泣,聽到蕭逸的話語,劍身上不斷顫抖,向蕭逸散發着一股高興的心情!

感受到血泣的心情,蕭逸也有些難以自制的激動,看着血泣的劍身明顯比曾經的青鋒劍短了一截,但一股絕世的鋒芒卻不斷從劍身上透體而出!

現在蕭逸也終於明白了,爲什麼在武道大會上,葉蕭能兩指就崩斷青鋒劍的劍身,根本不是葉蕭實力恐怖,而是那時候的青鋒劍本身就帶有太多的雜質,葉蕭崩斷的也只是那些融入到天鐵之中的材料!如果現在再讓葉蕭用兩指崩斷青鋒劍,只怕葉蕭的雙手瞬間就會被血泣的鋒芒斷成兩截!

隨着蕭逸手握血泣,蕭逸此時身體也被體內的紅色物質全部修復完成,整個人的實力再次暴增一層,如果現在要評價蕭逸具體的實力,蕭逸應該處在先天第九層巔峯,只差一線就進入先天武者爲之努力一生想要達到的境界!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