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這時,魔天的聲音,卻是不知從何處傳來,其中蘊含著一絲幸災樂禍之意,似乎他在很久之前也承受過這種痛苦,如今看到傲爽也陷入這般困境,不知是因為勾起了當年的回憶,還是因為總算這般痛楚只有自己感受過,總之在萬鱷之源內,魔天的嘴角處,掛起了一抹笑意。

「……」

傲爽無語地砸了咂舌,他不知道魔天是從一開始就發現了自己的異動,還是不知從何起知曉了自己的異常,不過不管怎麼說,在這種漆黑無比的空間內,能夠有一個熟悉的人說說話,總歸是一件好事。

「前輩,那麼這裡,到底是何處?」

其實聽到魔天的聲音后,傲爽那根緊繃起來的弦,倒也算是鬆弛下來了,尤其是聽了那句『這種感覺如何』,還有那絲笑意之後,他更是無比的確定,魔天必然經歷過這種情景,那麼這樣說來,自然是有著一些經驗。

「這件事,硬說起來,還是怪你。」

哦?

眉頭一挑,不會是自己的身體內,又出現了什麼異常狀況?

「記不記得,在你進入風雲七界的大風雲界內時,曾通過蒼涼手獲得三種逆天靈物?」

「裂天血戟,一個蘊含著不知什麼氣息的玉瓶,還有……一卷彷彿描繪著萬里山河的畫卷?」

傲爽的眼眉垂了垂,按理說,如果換做任何一個人,在獲得了三種在所有人看來都是逆天的靈物后,必然會迫不及待地看下都是什麼,可自己當時確實是俗事纏身,剛剛走出風雲七界,便是面臨著選擇宗門的問題。

「對!」

說到這裡,在不知不覺中,魔天的聲音也是變得沉凝了一分:「猩紅色的血戟,正是裂天血戟,而哪個不知名的玉瓶,我也不知道其中到底乘裝著什麼,可那捲畫卷,嘿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一種擁有靈性的靈技或是秘法,自從你獲得之後現在也過去了兩個月的時間,這門靈技,在遠古之時必然在整個靈玉大陸上都掀起過軒然大波,他想再度出現在世人的眼中,於是,在你這次進入睡夢狀態中之時,強行將你拉了進來!為了,就是讓你儘快將之修鍊而成!」

「好能夠,早些的呈現在世人的眼前!」 重墨和疊嶂走到一段路,前方是一密林處,一陣藍幽幽的光芒浮動,密林里傳出一個似熟悉的聲音:「丹哥,為何一定要尋來這裡?」

丹哥,瑞王二殿下!

重墨一怔,沒想到瑞丹也來了畫廊山,莫非也為大好河山圖而來。

重墨隨即用手掩了掩胸口,胸前的九鳳碧玉暗淡下去。

疊嶂也聽出了容華耀的聲音,容華耀是瑞丹姨母的兒子,瑞丹姨母乃是皇上弟弟勍王爺夫人,瑞丹和容華耀兩個是親上加親的表兄堂兄,所以關係也極其密切。

「殿下。」疊嶂悄聲問:「要不要突襲他們?」突襲往往是出奇制勝的絕殺計,雖然有些陰暗,更容易掌控主局,不至於受制於人。

重墨略沉吟了一下,低聲道:「不要。」

……

容華耀說:「丹哥,這密林戾氣重,傷了身體不划算,還是不要前去了好。」

瑞王道:「不,那兩個妖女盜了我的九鳳雪玉,我一定要拿回。否則,被父皇發現了,就嚴重了。」為了皇權,瑞丹不許自己出一絲一毫的錯處。

重墨忽然明白,令江南和紅妝去江心聽書樓遇到的強人大概就是瑞丹和容華耀,只是重墨沒想到紅妝和令江南是因為搶瑞丹容華耀寶馬惹出來麻煩事。

疊嶂有些心煩氣躁:「殿下,就算殺了他們,也無人知道,這可是絕妙機會。」

二皇子瑞丹是皇位最有力度的競爭者。

殺瑞丹,等於去己力敵,這確實是絕佳機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但是……

「不,不能殺,殺了瑞丹,太子金瀚楚就沒有敵人,所向無敵了,不能讓金瀚楚他太子位坐得太穩。」

疊嶂幡然,點點頭:「殿下睿智明見,疊嶂不及殿下萬分之一。」

「丹哥,不能再走了。」仍然是容華耀的聲音。

瑞丹手中那一團藍幽幽的光芒微弱了許多。

「丹哥,你看,清妖石靈氣都被抑制黯淡了。」

瑞丹道:「看來這裡氣場很奇異,按里這塊清妖石飽藏靈氣,不怕一般的邪戾之氣。」

「丹哥,那兩個女子會不會是妖女?」容華耀說話的聲音在風裡有些打顫,大概是寒冷,也或是害怕。

瑞王聲音倒是很平靜:「不是,她們接近我時,清妖石沒一點動靜。」瑞丹這一塊清妖石是皇室內供寺廟的方丈贈送的,其靈氣法力自然比一般玉石不同。

容華耀聽了瑞丹的話似乎鎮定了一些:「丹哥,那兩個女子姿色都不錯,不如我替丹哥拿了她們兩個回宮去。」

瑞王似乎不高興:「容華耀,你總是這樣,難道你宮裡的女子還少嗎?姨母知道了,又要拖累我。」

容華耀馬上解釋:「丹哥,我是說拿了她們給你,我不要。」

瑞王似乎對容華耀的解釋不在意:「我們怎麼走不進去?轉來轉去還在現地方。」

容華耀終究膽小畏懼:「丹哥,怎麼辦?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聽說江湖上現在流行魔法奇幻術設置虛幻空間,我們如果不幸被魔怔住了就危險了。」

「容華耀,怎能如此貪生怕死,能成什麼大事。」

容華耀對瑞丹的苛責顯然不滿,可也不敢再反嘴辯駁。

瑞王的聲音再次響起:「我知道了,這確實是一個設置虛幻空間,裡面設置了各種屏障,如同縱橫迷宮,所以我們難以進入。」

重墨抖了抖長衫,抬腳走出樹背後:「瑞王!」

「誰?」瑞丹驚異回問:「是九皇子重墨!」

「正是小弟重墨。」重墨把胸前的九鳳碧玉拿出來,搖晃了一下,暗淡無光的碧玉即刻榮光燦爛,瑞丹前方的繁縟設置也立即崩潰塌陷。瑞丹和容華耀很快走到重墨疊嶂面前。


「九弟,太子派了三班人馬追殺九弟,九弟為何會安然在這裡?」

「二哥,別信那些傳聞,當不得真。」

在燦爛玉輝下,瑞丹盯著面前清雋容顏的九弟重墨,內心裡不覺泛起一陣躁意,臉色微沉:「九弟剛才一定聽見我和容華耀的談話了。」

重墨風淡雲輕,拂然一笑:「二哥,重墨什麼也沒有聽見。」

瑞丹忙把清妖石收起,在皇宮,恆源皇上為了杜絕九位皇子爭權使用邪魔法器,沒有皇上的允許,是絕對禁止九位皇子私下煉丹製藥,且淬鍊法器之類的。不過九位皇子都私下暗裡有自己淬鍊丹藥或者從寺廟方丈求得的法器。

九位皇子在這件事情上彼此心照不宣。

重墨假意沒在意瑞丹收了清妖石,淡然一笑:「二哥,重墨什麼都沒有看見。」

瑞丹微微蹙眉:「九弟既然在這裡,想必九弟也一定知道我們指的那兩個妖女是誰了。九弟一定從那兩個妖女住處出來!」

瑞王是千絲百轉,智敏惠達的一個人,判斷其事物來果真慧敏智達。

重墨淡雅微笑:「似乎什麼也別想瞞二哥,不過二哥你多想了,我不認識什麼妖女,也不敢和妖女交往。」 第九百一十九章大風雲瞳!

饒是心智過人的傲爽,也花費了不短的時間,才徹底將魔天的話完全理解,那捲畫卷,代表的是某種相當兇狠的手段,只是在大風雲界內隱匿了萬年之久,不甘這種孤寂,想要自己儘快將只修鍊而成,在整個靈玉大陸上大放異彩。

「整整一萬年的時間,一門擁有靈性的靈技被隱匿在大風雲界內,似乎就和我眼前這片漆黑無比的空間沒有任何分別,是不是,你也想,讓我體會一下你這種感覺?」

喃喃的聲音,自傲爽的口中流露而出,神器有靈,不僅在靈玉大陸上如此,即便是在地球上,很多造詣較深的劍客,也從來都是把隨身佩劍當作自己的朋友,而不是沒有生命的鐵器。

「呼……」

似乎是傲爽的話引起了某種共鳴,在他的聲音還未徹底落下之際,原本深邃無盡,漆黑無比的空間,驟然響起了陣陣風聲,似乎是憑空出現,但卻又極為真實的,吹刮在整個空間內。

此時的傲爽,整個人都似乎被置於了颶風之內,一身綉袍被吹刮的獵獵作響不說,滿頭黑髮也是狂舞起來,雙目之內精芒閃爍,神器有靈,作為瘋魔,傲爽也有著他的驕傲,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怎樣的一門靈技,竟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破天而現。

「嘩啦啦……」

風聲過後,是類似於水流律動的聲音,細細看去,竟是一團團宛若實質的雲霧,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仿若蒼穹之上的大片雲海,厚重無比的氣息,一展無遺。

奇妙的感覺,開始猶如一個個微小的觸手般,和傲爽的肌體產生了某種摩擦,眾所周知,不管是風還是雲,都能夠或是變得狂暴無匹,重若泰山,或是能夠微風習習,輕雲卷卷,也因此,形成了一種極大的落差,這種落差,甚至讓得傲爽全身毛孔都是微微張開。

而就在這恍惚之間,一道重若千鈞,初一顯現便是壓迫得傲爽喘不出氣的石門,猛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足有十丈來高,其上多雕刻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魂文內,也是閃爍著各式各樣的虛芒。

石門分作左右兩扇,左邊所刻畫的,是無窮無盡的雲團,或是重若泰山,或是輕雲卷卷,而右邊的,正是一道道密集的狂風,時而狂暴無匹,時而輕柔似水……

不知怎的,就在傲爽的眼神落在這扇石門之上時,整道石門似乎都活了過來,隱隱間,似乎還透露出某種荒古的氣息,上一刻還壓得傲爽有些喘不過氣,但在這一刻,那股氣息似乎又憑空消失,尋不到任何的蹤跡。

一種類似於悲傷,不甘的氣息,就在石門上的那些魂文蠕動起來的同時,恍惚間已經徹底蔓延在整個空間內,這種感覺,傲爽已不是第一次感受到,猶記得,那是在進入風雲七界的甬道內。

「大風雲碑……笑風雲……風雲七界……古怪的石門……」

喃喃輕語,不時便會自傲爽的口中傳出,其實打心眼裡來說,儘管這門靈技還未出現,他已經對它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皆是因為,在風雲七界內,他獲得的每一樣好處,都是那麼的不凡。

石門,靜靜地矗立在虛空之中,明明未有任何異動,卻仿若一頭被囚禁了萬年的荒古凶獸,莫名的氣息,若有若無地散發開來,蕩漾在空氣中,融入整個空間,讓人倍感壓抑。

沉悶的壓抑過後,是一道身穿白色衣袍的身影,他盤坐於石門之前,滿頭黑髮肆意的散落在肩膀兩側,眼眸微垂,周身泛起陣陣波瀾的同時,一道似乎是穿越了萬千虛空傳來的聲音,響徹在整個空間內。

「是誰……想要修鍊吾的靈技……」

笑……風……雲!

說起來,傲爽也不是第一次見到笑風雲的虛影,但或許是因為境界上的提高,這次見到之後,他又生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依稀記得,上次笑風雲給自己的感覺是不受任何束縛,可這次,這種感覺卻是憑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整個空間都處於他的束縛之下的感覺!

不受掌控,和掌控,完完全全詮釋了傲爽兩次見到笑風雲的感覺,或許這也是一種化蝶般的蛻變,不受掌控的意思是實力不一定弱於他人,但掌控,卻是說明著,實力一定強於他人!

而面對著笑風雲的質問,傲爽也並沒說話,他知道,這道虛影只是笑風雲在這門靈技內留下的一縷殘魂而已,此時就連風雲七界都在自己的萬鱷之源內,說什麼,又能有什麼意義?

「大……風……雲……瞳……後輩,你若是能將之修鍊而成,屬,強者。」


就當笑風雲那虛虛渺渺的聲音縈繞在整個空間內時,他也是緩緩抬起了微垂的眼眸,而就當他雙眼呈現在傲爽眼中的一瞬間,後者的瞳孔都是因之驟然一陣緊縮!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雙眼睛!

左眼內,全然是厚重無比的雲霧,右眼內,則是一道道吹天滅地的勁風,在這一剎那,傲爽只感覺自己先前的預測都是錯得,因為他有了一種,被一名巔峰強者注視的感覺!

怔怔地望著那雙輕易間便能夠洞穿自己心靈的眼眸,傲爽全身的汗毛都是倒豎了起來,別說是境界上有所差異了,哪怕是相同境界,若是心智不夠足夠堅定,被這雙眼睛注視之時,恐怕都不敢生出任何出手的心思。

不愧是,擁有靈性的靈技,大風雲瞳,果然兇悍!

「呼……大風雲瞳,小子,我勸你,不行的話,就放棄吧……」

魔天的聲音,在這時也是傳入了傲爽的耳中。

聽到前者的話后,傲爽雙眼內的瞳孔又是震顫了一番,就連身為一代魔聖的魔天,都是勸自己放棄修鍊大風雲瞳,那麼這門瞳技,究竟恐怖到了怎樣的地步?

幾乎每個人都知道,想要得到更多,就必須要付出更多,在靈玉大陸上,想要一飛衝天,鯉魚躍龍門,也有著一個前提,那就是必須要武者遊走於生死之間,稍有不慎,便可能落下個靈散魂消的下場。


頭皮變得有些發麻不說,一道道冷汗,不知何時早就自傲爽的腦門上趟了下來,他不知道,自己若是沒能修鍊而成的話,會落下如何的下場,可幾乎不用想,必定不怎麼美好!

「你修鍊過蒼鷹之瞳,應當知道一個道理,那就是每一門瞳技,究其根本的話,到底強不強橫,根本不是取決于丹田內的靈力,而是……識海之內的靈魂之力!」

望著傲爽露出一副舉棋不定的神色,魔天想了想后,也是不得不將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儘管,你擁有魔珠,但你不要忘了一點,當年的笑風雲,若是真攀登帝境,實力恐怕並不會落於魔帝和五行大帝之下,那麼也就是說,這次若你真出現了什麼閃失……」

說到這裡,魔天便不再說話,兩人都是聰明人,很多話不用說得那麼明白,而傲爽,也是在第一時間,便猜出了前者到底要表達什麼,魔珠,並不一定能將自己保下來!

這,便是魔天沒有說完的話。

「呼……」

深吸了一口氣,傲爽在沉吟了半響之後,雖然還沒有決定究竟修不修鍊大風雲瞳,可還是硬著頭皮望向了笑風雲,就當兩人的雙眼開始了對視之後,整個空間,都是變得徹底寂靜了下來……

恍惚、驚異、恐怖,種種氣息,開始極快地自傲爽的心底迸發了出來,而就當這種對視持續了約莫幾息的時間后,傲爽猛然感覺,笑風雲的雙眼,似乎在某一時間內震顫了一番。

這一發現,直讓得傲爽心神一陣劇顫,然而不待他做出任何反應,一道細微的靈光,已然自笑風雲的雙眼內迸射而出,瞬間劃過兩人之間的距離,進入了傲爽睜開的雙眼內。

這般變化,直令得傲爽猛然一驚,身體內的靈力幾乎是下意識的催動起來,但旋即他便是發現,這道靈光並沒對他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而是類似於一種媒介,給他傳輸著一些信息。

遠古之時,天地之間,有著一頭奇獸,它的名字叫做風雲,生有一雙睥睨蒼生的雙眸,閉眼時,萬物生機俱滅,民不聊生,睜眼時,流逝歲月千年,天下大亂!

一段段攜帶著某種荒古氣息的味道,飛快地在傲爽的腦海中閃過,這也使得他對這雙根本不像是人類能夠擁有的眼眸有了一些了解,奇獸風雲,強,即是強於雙眸。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