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將它們圍住後,帶頭的獅子也是咆哮起來,不斷向天吼叫,好似要把天喊塌了一般。伴隨着它的吼叫,老虎、野豬等兇獸,也變得不安分起來,不斷刨着地。

“揚哥,現在該怎麼辦?”看着摩拳擦掌,要衝過來的兇獸,胖子等人頓時沒了之前的傲氣,紛紛朝葉飛揚投去求救目光。

葉飛揚看了看帶頭獅子,又看了看旁邊的老虎、野豬,終於有所發現。隨即,朝隔間外罵去,“老陸,你個小氣鬼,我們不就是吃了你幾隻黑狼麼!用得着報復我們嘛!”

“嘿嘿!”葉飛揚罵聲剛落,喝的小臉通紅的陸哥,果真從一側走了出來,看着隔間內被圍困住的葉宗會兄弟,他不禁笑了起來,“小子,這就是吃我黑狼,還有鹿的下場!哈哈!你們慢慢玩吧!”說着,竟是找了塊石頭,在那兒坐下觀看起來。

氣的葉飛揚咬牙不斷,“老陸,等我殺掉這些猛獸,我就把你的鹿殺光!”

“我等着呢!”陸哥得意一笑,之後就盤起腿,抽起煙來。

“吼吼!”

葉飛揚本還想怒罵的,但還沒等他開口,站在他前面的獅子,卻衝了過來。

這頭獅子有三米長,一米五高,四肢有碗口那麼粗,乍一眼就像變異水牛一樣,是那樣的強壯。特別是,它衝向葉宗會兄弟的剎那,更是兇光四射。初一開口,一股腥臭,就從它嘴中噴出。

鋒利的牙齒,兇猛的撲擊力,若是沒猜錯,只要被獅子撲中,瞬間就能死亡。

一時間,死亡陰影便籠罩在葉宗會兄弟頭上。

不過,葉飛揚並沒顯得多麼慌張,而是朝葉宗會兄弟擺手道:“這些猛獸攻擊我們,是老陸操控的,你們退後一些,我來擺平這頭獅子!”

“哦!”衆兄弟傻傻點點頭。

這頭獅子如何厲害,他們不知道,但剛纔黑狼的厲害,他們卻是清楚的很,如若不是他們人多,根本不能戰勝黑狼。這頭獅子,體型足以比黑狼大一倍,不說別的,光它的撞擊力,就沒有幾個人能承受住,葉飛揚想獨自戰勝它,幾乎不可能?

因此,衆兄弟並沒後退,而是請求道:“揚哥,我們一起上吧!”

葉飛揚擺擺手,“後撤!”再之後,就看到獅子如鍋蓋一般,躍到了葉飛揚頭頂,瞬間就要撲倒葉飛揚。但就在這一刻,葉飛揚猛然倒地,整個人如車輪一般,朝右面一滾,竟是躲過了獅子的撲擊。

“好險!”在地上翻滾幾圈,站起的葉飛揚,拍拍胸膛喘息道。而在他喘息的剎那,撲空了的獅子,猛然掉頭,兇猛的爪子,直接朝側面的葉飛揚抓去,“吼吼!”

“小心!”

獅子的動作,簡直太快了,生怕葉飛揚被獅子抓中,在遠處的兄弟,紛紛叫了起來。


“好快的速度!”

而在兄弟們的提醒聲下,葉飛揚趕忙一側身,艱難避開了獅子抓來的爪子,趁機跑到獅子身後,抓住獅子的尾巴,想借助尾巴,把獅子甩出去。可當葉飛揚抓住獅子尾巴,準備甩動獅子時,他才發現,以他現如今的狀況,別說把獅子甩出去了,獅子不把他甩出去就是好事了。

而在他抓住獅子尾巴的剎那,獅子忽然如瘋了一般,猛然回身一甩,似是想把葉飛揚甩出去,但好在葉飛揚及時鬆開獅子尾巴,不然,葉飛揚要被獅子甩出去了。

“好險!”

看着躲過一劫的葉飛揚,葉宗會衆兄弟,不由鬆了一口氣,隨後,一名兄弟便把匕首,扔給了葉飛揚,“揚哥,接住!”

“好!”葉飛揚眼疾手快,在那名兄弟扔出匕首時,接連兩個前滾翻,便來到匕首落地處,接住了匕首。

“小傢伙,你比我兇狠,但就不知道,這把匕首能不能要了你的命!”

冷笑一聲後,葉飛揚就如獵手一般,開始圍着獅子轉圈起來。

“吼吼!”


獅子的反應雖然敏捷,但葉飛揚圍着它轉圈,卻讓它頭暈腦脹起來,就在葉飛揚圍着它轉了七八圈時,獅子終於站不穩了,竟是摔倒在了地上。

“就是現在!”獅子摔倒的剎那,只見葉飛揚,速度倍增,竟如忍者一般,跳到了獅子跟前,不等獅子反應過來,對着它的脖子,就是捅了進去。

“嗤啦!”


獅子脖子上的毛太長了,當葉飛揚刺進去才發現,匕首不能刺的太深,只是微微劃破獅子脖子。

“吼吼吼!”

被刺中的剎那,獅子頓時嚎叫起來,整個身體如同瘋了一般。驚得葉飛揚趕忙收回匕首,側滾翻朝一側滾去。

而在他滾走的剎那,獅子竟甩動着身體,在原地跳了起來。

“吼吼吼!”

被刺中的獅子,儼然沒了之前的理智,狂躁中的它,眼中兇光畢露,看誰都像兇手一樣,嚇得葉宗會兄弟,連連擺手,“別過來,別過來!”

“吼吼!”可他們越是擺手,獅子越是惱怒,竟是低吼着朝他們走來。

“不要啊!”

生怕被獅子抓住,離獅子最近的一名葉宗會兄弟,頓時如被瘋狗咬了一般,瘋狂的向後面跑去。

而他的跑動,也是惹怒了獅子,隨即獅子架起龐大身軀,就朝他追去。

嚇得那名兄弟,不斷呼喊,“揚哥,救我,救我!”

葉飛揚朝他安慰道:“堅持住!”說話間,他就從一名兄弟手中,奪過了一把三菱軍刀,朝狂奔中的獅子,追了過去。 被獅子追趕着的兄弟,雖說跑的很快,但追他的畢竟是獅子啊,不論他如何努力,就是甩不開獅子,並且,還有種被獅子縮小距離的趨勢。眼看着,他就要被獅子追上。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忽然從獅子側面追來,在獅子凌空一跳的剎那,泛着寒芒的三菱軍刀,竟如遊蛇一般,直接插入獅子腹部,隨着軍刀一轉,就看到大股鮮【血】,從獅子腹部滾落下來。

“嘩嘩!”

隨着鮮【血】滾落,本還向前躍的獅子,忽然如沒了燃料的飛機,重重向下落去。不過,落地的獅子,並沒安靜下來,而是像惡魔一般,朝插中它腹部的軍刀的主人衝去。

“吼吼!”

怒吼中的獅子,憤怒的張着血口,似是要把刺傷它的葉飛揚吃掉,並且,它的爪子不斷撕扯空氣,好似要把空氣撕裂一般。

“哇吼——”

一聲驚天悶響過後,就看獅子如利箭一般,朝葉飛揚飛了過去。

“小心!”

暴怒中的獅子,速度真是太快了,每一次撲擊,都是擦着葉飛揚身子過去,若是葉飛揚反應慢一步,定當被撕成碎片。而葉飛揚也是小心翼翼,不敢與獅子進行正面交鋒,一邊拿着三菱軍刀,在獅子面前晃動,一邊趁機朝它其它部位刺去。

而在他偷襲下,暴怒中的獅子,終於因爲流血過多,癱倒在了地上。可即便如此,它看向葉飛揚的眼中,還盡是憤怒,恨不得把葉飛揚撕成碎片。

但……現在的它,已沒了機會。

再次哀嚎一聲,獅子終於昏死了過去。

看着被葉飛揚殺掉的獅子,坐在隔間外面的陸哥,險些沒從石頭上掉下來,“幾年不見,這小子還是那麼狠!”隨即,他便朝隔間中拍了拍手。

“啪啪!”

再之後,就看到早已摩拳擦掌的老虎,跟野豬站了出來。

“吼吼!”

“呼呼!”

雖說站出來的野豬,跟老虎,數量單一,但它們散發出的氣勢,並不亞於之前的獅子,特別是,它們露出的獠牙,更是讓站在前面的葉宗會兄弟,打了個寒顫。

“好凶猛的東西!”不過,他們並沒後退,而是將葉飛揚擋在了身後,“揚哥,你太累了,還是先出去吧!”

“是啊揚哥,這場訓練,本來就是爲我們準備的!”

“您還是到一邊休息吧!”

知道葉飛揚,剛與獅子進行了搏鬥,生怕他因體力不支,被老虎,或是其它猛獸弄傷,葉宗會兄弟不由催促起葉飛揚,而在催促中,幾名兄弟還拿出砍刀,衝了上去,“揚哥,我們給你拖住它們,你快走!”

“小畜生!”衝上去的兄弟,一邊朝葉飛揚說道,一邊衝向低吼着的老虎。

老虎兇光四露,別看衝向它的有五六名兄弟,它卻一點都不怕,反倒輕瞥了幾人一眼,一副完全瞧不起幾人的模樣。

“給它點顏色瞧瞧!”

被輕蔑的幾名兄弟,頓覺心中不爽,隨即揮舞着砍刀,就朝老虎身上打去。

“吼——”

可還沒等他們靠近,老虎猛然張開口,頓時一股破空穿林的虎嘯,就從老虎嘴中傳了出來,雖說這虎嘯,並沒實質性的傷害,但它折射出的威嚴,卻讓即將砍到它的兄弟們身體一顫。

而就是這一顫抖,讓老虎瞅準了機會,揮舞起手掌,直接朝幾人臉上拍去。

“啊?”幾人還處於虎嘯的震驚中,哪料到老虎手掌會拍來,不自覺的,就拿起砍刀,擋在身前。

“啪!”

可是,老虎的力量真是太大了,拍在砍刀上的虎爪,不但沒被擋住,反倒拍打着砍刀,直接朝其中一名兄弟胸膛砸去。由於這名兄弟,低估了老虎力量,這一爪子下去,朝他胸口砸去的砍刀,也是插進了他胸膛。

“噗嗤!”

頃刻間,這名兄弟就噴出了血。不過,老虎並沒因此收爪,在他噴血的剎那,竟是高高躍起,直接朝他咽喉咬去。

“老四!”

老虎突如其來的攻擊,讓站在那名兄弟跟前的其他人,臉色頓時暗淡下來,隨即掄起砍刀,朝老虎身體砍去。

“吼吼吼!”

撲出去的老虎,雖說在半空中,但它的平衡能力,似乎很強,就在這些砍刀,要砍中它的身體時,它忽然在空中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身,竟是虎口一張,對着要砍到他的兄弟,猛然一吼,就看到那個兄弟,被它吼倒在了地上。隨後,它一甩尾巴,被尾巴掃到的兄弟,同樣倒在了地上。

再之後,老虎才從半空中落下,落在躺倒在地的幾名兄弟跟前。這一刻的老虎,是如此得意,竟也不撕咬這個,也不攻擊那個,而是拿着鋒利的爪子,如小貓在玩毛線一樣,玩弄着地上的幾名兄弟。

可即便如此,躺在地上的幾名兄弟,還朝葉飛揚吼道:“揚哥,快走!”

而在他們催促聲下,胖子也是拉了拉葉飛揚的手臂,“揚哥,再不走,我們就要死在這兒了!”

果真,在胖子話音剛落,那頭露着獠牙的野豬,就來到了那幾名兄弟跟前,冷冷一笑後,就看到它用鋒利的角,朝其中一名兄弟拱去。

“TMD,畜生!”

生怕野豬把那名兄弟殺死,本已沒了力氣的葉飛揚,終於將胖子推開,再之後,拿起三菱軍刀朝野豬衝了過去。

“吼吼!”

“呼呼!”

而在葉飛揚衝出去的剎那,老虎跟野豬,立馬咆哮起來,再之後,就看到二者朝葉飛揚衝了過來。

“小子,拿出你真正實力吧!”


看到即將撞到一塊兒的三者,坐在外面石頭上的陸哥,頓時拍手叫好起來,氣的葉宗會兄弟,脣齒緊閉,不斷怒罵道:“這個畜生,等我們出去,定當把他剁成一百塊兒!”

“草,我要彈他蛋蛋一千下!”

“TMD,老子要把他蛋蛋割下來煲湯喝!”

而在他們怒罵聲中,葉飛揚跟衝過來的老虎,還有野豬,距離越來越近。眼看着,三者就要撞在一塊兒。

“揚哥!”

“你不能跟它們撞啊!” 野豬跟老虎的身體,雖沒有黑狼的堅硬,但葉飛揚也撞不過。生怕葉飛揚撞上去,葉宗會兄弟不斷呼喊着。

“吼吼!”

“呼呼!”

看着即將撞上的目標,野豬跟老虎不禁笑了起來,再之後一個加速,就要撞到葉飛揚,可就在這時,葉飛揚猛然將三菱軍刀插進地面,之後一用力,整個人就如撐杆跳一般,跳了起來,不偏不離,正好跳到老虎身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