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袍搖搖頭,無奈地瞧着林陽,表示愛莫能助。

“原來,善堂都是排資論輩的地方?跟老子想象的可是大不一樣啊。”林陽暗歎,仔細一想,還是算了,因爲,大愛善堂就是整個社會的縮小版本,人人都可以來,人人都可以參與,社會有什麼人,善堂裏就有什麼人,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像自己不就是偶爾來客串一下的嘛,半斤八兩啊。

想通了,林陽眼前赫然開朗,但,轉念之間,又想起不斷有人被惡鬼所害,如果不盡快拿下這爲首的惡鬼,後果不堪設想,不免感到一陣悲涼。

“師父,既然他們都不相信你,那我們還捉個鬼球啊。”


魏神婆都發怒了,胸口的大肉罐抖動個不停,看起來比平時的都要大,林陽都懷疑那是被氣飽的。

“林陽,我們都靠邊站吧,這個時候不能起內訌,還是捉鬼重要。”潮汐湊了過來,咬住他的耳朵道:“我們先觀察一陣,呆會再出手不遲。”

“有道理,還是我的潮汐老婆聰明。”

“啵”一聲脆響,林陽在她的俏臉上親了一口,引得衆老輩大驚失色,怒目圓瞪,有一個耆老會的老輩喊道:“潮汐,這小子胡鬧,難道你也跟着胡鬧嗎?”

“是啊,要知道這是祖師公大殿,無比**,豈能讓你們褻瀆神靈。”

“啵啵啵——”

林陽也是有火氣的,乾脆捧起潮汐的臉親個不停,“老子親自己的老婆幹你們什麼事,氣死你們這幫冥頑不化的老傢伙。”

“這這這——真是世風日下啊——”

大殿裏頓時倒下一大片,不是被惡鬼整死的,都被林陽給噁心死的。

“嘻嘻,在這弱肉強食的風氣下,老子是不是比這裏的惡鬼更惡鬼啊?哈哈哈!” “唉,好吧,靠邊站。”林陽一把攬住潮汐的芊芊細腰,另一隻手無奈地牽起陳亦凡的手,悠悠地說道:“還是握着美女的手實在啊,心裏忒踏實。”

“這小子大庭廣衆之下也這麼不羈,真是沒教養啊!”人羣裏有人嘆道,真當他是惡魔了。

潮汐和陳亦凡當然知道林陽的厲害,被他在衆目睽睽之下握住手,雖很羞澀,但心中都感到溫暖,都沒有拒絕,連同魏神婆三人乖乖走到一旁去了。

“這小子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一臉齷齪相,等我收拾了鬼物,再來收拾你。”

黑袍道士豎起耳朵,鼻子噏動,辨認鬼物所在方位,大吼一聲,左手捉着銅鈴,右手捉着魂幡朝鬼物跑過去,搖動銅鈴,舉魂幡就抽,動作規範老到。

那鬼物正捉着一隻大豬頭嗅得歡。

做鬼就是好啊,光嗅嗅氣味就能飽,眼下無端端被黑袍道士抽了一幡,先是愣怔一下,嘴裏的一口豬頭肉掉落,呵出一口惡氣,薰得黑袍道士七倒八歪。

鬼物捉住了他手裏的魂幡,一股強大的鬼力蕩過來,黑袍嘴裏唸唸有詞,手中的魂幡突然燃起一點火星,驟然燃燒,燙到了他的手,急忙一鬆,那惡鬼就扼住他的咽喉。

“不好,道士會被它掐死的。”魏神婆心裏抽了一下,她知道黑袍雖可惡,但善堂裏凡有陰事都會請他來處理,畢竟都是熟人,就喊道:“師傅,還請你救救他。”

“不救,讓他死了更好。”林陽手臂叉腰,都懶得看他一眼了。

潮汐和陳亦凡一臉恐懼,她倆的身份雖不一般,但現在還都是凡人,害怕少不了,就緊緊貼着林陽了。

林陽乾脆就來一個左攬又抱,反正大殿里人人自危,沉浸在一種恐怖的氣息裏,誰也無暇顧及他了。

此時,鼻翼動處,門口鬼叫連連,五名身着袈裟的和尚手持法器跑了進來,將圍堵在門口的餓鬼一陣驅趕,但餓鬼衆多,他們也顧得了這顧不了那的,很快就精疲力竭。

就在黑袍雙眼翻白之時,林緩緩推開潮汐和陳亦凡,來到黑袍道士的身邊,伸手朝惡鬼一指,大喝一聲:“哪裏的惡鬼,還不快快放手,這道士得罪了老子,你不能殺他,要殺也得我來殺。”

爲首惡鬼面目猙獰,它自信在大殿裏沒人能看見自己,就連黑袍道士也是靠着一點神因辨識自己的方位,也是無法看見自己的,但眼前這小子似乎將自己看得清楚,倒是一愣。

“還不放開你的鬼爪。”林陽提起,丹田的玄清氣在周身涌動,一把扼住惡鬼的魔爪,用力一拉,接着一推。

惡鬼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神力作用在自己的手臂上,身子無法站穩,顛簸一下,靠在柱子上,立馬呵出一口惡氣,頓時整個大殿陰氣氤氳,所有人都禁不住豎起汗毛。

惡鬼大驚,嘴裏鬼叫幾聲,驟然身邊就多了十幾條鬼魂,舉起利爪一起向林陽抓來。

那黑袍道士被人扶起,

只差一步就命喪惡鬼的爪下,黑袍道士緩緩醒轉,有人問道:“師傅,你怎樣?惡鬼呢?”

黑袍道士雖緩過了氣,心有餘悸,但心裏的那條氣卻未順,惡狠狠道:“那惡鬼也好不到哪兒去,我跟它是兩敗俱傷。”

“但剛纔好像是那猥瑣小子救了你誒?”

“笑話,要不是我跟惡鬼鬥個半生不死,他早就被惡鬼吃了。”

“但你看到沒有,那小子好像還在跟惡鬼打鬥呢。”

“那是裝模作樣,那惡鬼掐我喉嚨,但已被我魂幡打掉了三條魄,不然,那小子會死得很難看。”

“原來這樣啊!”

“瞧這小子裝神弄鬼的,真是氣死人啦。”

黑袍道士將好處都留給了自己,將林陽貶得一點不值,而信衆又不能看見鬼物,反正道士這麼說是,就是了。

那五名和尚聽得真切,禁不住冷哼一聲,見林陽已跟衆惡鬼鬥上了,紛紛出動,站在林陽的左右。

林陽倒是一陣小激動,動動嘴皮子:“你們相信我能拿下這惡鬼?”

“一定能,小施主。”五和尚齊聲說道。

“好,既然你們能信得過我,那我就要大展身手了。”

林陽催動玄清氣,身上的衣服鼓盪而起,五和尚吃驚不已,也跟着做好了出擊的準備。


一時之間,整個大殿都是林陽和五和尚飛騰跳躍的身影,衆善信都瞧得眼花了,但見他們所指像模像樣的,加上有五和尚加入,對林陽倒是相信了幾分。

林陽抽打鼻子,一下子就吸取了幾條餓鬼魂魄,同時震懾了其它魂魄,都不敢近前。

但大殿裏的餓鬼似乎都是惡鬼,都聽命於那高大惡鬼的命令,雖震顫卻也沒有退下的意思,都在伺機而動。

www ¤тTk an ¤CO

突然,林陽聽到陳亦凡發出一個喉音,突又戛然而止,仔細分辨,像是被什麼扼住了喉嚨,心裏一驚,透視眼直射過去,只見一隻惡鬼正站在潮汐和陳亦凡的中間,左右手各扼住了她倆的喉嚨。

林陽嚇出了一身冷汗,乖乖個隆冬的,你們這是要向我的老婆下手啊。

林陽心中一怒,飛身過去,伸雙手抓向那兩隻鬼手,但鬼手一滑,不偏不倚,兩隻手就各捉住了潮汐和陳亦凡各一隻大肉罐。

大殿的時間突然停止幾秒鐘,所有信衆都倏地看過來,因爲剛纔林陽飛身過來之時,那幅度也太大了,特別引人注目。

信衆都是看不見餓鬼的,但林陽的雙手一捉一個,五指緊扣,更要命的是,林陽發現大家都在看自己,心裏一緊張,十指還緊了緊,而且,喉嚨還咕咚一聲嚥下一口唾沫。

這下可是要了信衆的老命啊,而且,更是要了林陽的老命。

急忙手一鬆,林陽開動鼻息,那餓鬼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吸力向自己襲來,急忙鬆開鬼手逃逸了。

兩大美女鬆了一口氣,都知道剛纔是林陽救了自己。

“把他捉起來,齷齪的傢伙,祖師爺的臉面都被他丟盡了。”

黑袍道士喊一聲,兩條大漢就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臂。

“快放手,林陽小哥豈是你們能捉的。”


魏慕銘和周海簡單地處理好事情就進了大殿,見到林陽被捉,倒是吃驚。

“你們爲什麼要捉林陽小哥,他可是大愛善堂的恩人。”魏慕銘喊道。

“魏會長,你不知道,剛纔這小子在祖師公殿前做出褻瀆神靈的事情來。”一名老輩說道。

“什麼事情這麼嚴重,比捉惡鬼還嚴重嗎?”魏慕銘的威嚴盡顯。

“他……他他他……他竟然捉人家姑娘的……”老輩話還沒完全出口,一張老臉通紅。

“放了他,有什麼事情我承擔。”魏慕銘喊道:“現在鎮壓惡鬼,維護善堂秩序纔是重中之重,都什麼時候了,你們不要本末倒置。”

那兩名壯漢不得不放了林陽。

“小哥快來,我們要頂不住了。”五和尚有人喊道。

“好嘞,小哥我來了。”

林陽加入戰陣之中,那爲首惡鬼的修爲不弱,衆惡鬼也都聽命於它,而且能懾人神魂爲己所用,林陽一時之間竟難以拿下它,幾次瞅着機會將它吸取也都被其逃脫。

就在這時,林陽手指中的戒指射出一道光芒,照亮了整個大殿,頓時,衆鬼魂顫抖,陰氣驟然消了一半。

那惡鬼被強光射中雙眼,發出一聲慘叫,連連敗退,林陽大喝一聲:“惡鬼哪裏逃。”

一和尚舉起金剛杵,一杵刺中鬼身,惡鬼暴跳如雷,每跳一下都衝撞着大殿的屋頂,整個大殿搖晃起來。

林陽舉起手指,戒指再次射出一道強光,射中它的魂體,那惡鬼倏地縮小了許多,林陽開動鼻息,一陣猛烈的抽吸,那惡鬼就一點一點地被他壓進蜂巢空間裏。

爲首惡鬼被收,衆餓鬼也就老實了。

五和尚瞧得分明,臉上現出訝異之色,紛紛嘆道:“林陽小哥真乃神人也!”

“惡鬼鎮住了嗎?各位大師。”魏慕銘問道。

“已鎮住,都虧林陽小哥,要是沒有他,今天恐怕會很麻煩,那惡鬼身前被人所害,積壓了暴怒乖戾之氣,正無處發泄,今天正好被其趕上了。”爲首和尚說道。

那黑袍道士跑了過來,一臉氣憤道:“和尚你們胡說什麼呢,要不是我事先打傷了惡鬼,這小子哪能鎮住它。”

“去,你這不學無術的老東西,害人不淺,剛纔要不是林陽小哥助你一臂之力,恐怕你已死在惡鬼的鬼爪之下了,還在這兒大言不慚。”另一和尚都發怒了。

黑袍道士的臉刷的就白了,恨不得打死這臭嘴和尚呢。

“我說黑老道,你不是說收拾了惡鬼,再來收拾我的嗎?現在我等着呢。”林陽笑嘻嘻說道。

那黑袍道士知道理虧,只好了無生趣地退到一旁去了,再說下的話,他真的得找條縫鑽了。

“阿彌陀佛!”爲首和尚說道:“魏會長,速速傳喚耆老會衆位長老,圍坐祖師公神像之前,震懾衆餓鬼,施孤法會不可停止,不然明年必招大禍。”

“好的!”魏慕銘即刻召集了衆位老輩,來了三十六人,紛紛走向祖師公神像前,端坐在地。

突然,林陽感覺手指上的戒指若隱若現,跳躍個不停,而且,有一道神祕的力量牽引着他,不由自主地向宋大峯祖師爺的神像走去,一步一步登上蓮座,端坐在神像的跟前,高高在上。 “潮汐、凡姐兩位老婆你們都過來吧,就站在蓮臺下邊吧。”林陽喊道。

大殿裏,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眼睜睜地瞧着潮汐和陳亦凡兩大美女緩緩走了過去,站在林陽的腳底下。

林陽盤膝而坐,顧左右而看它,伸出脖子來,睜眼一瞧,禁不住瞪大了雙眼,心裏怪叫連連,“老子的媽呀,從這個角度看美女,竟然風光無限。”

潮汐老婆的左香肩下邊,露出一個半圓,而凡姐的右香肩下邊也露出一個半圓,林陽兩隻眼睛撞到一塊,不停轉圈圈,竟然構成了一個完美的立體感特強的圓。

“兩位老婆,你們真是太美了!”

“呼啦!”一條涎水從他的嘴角滑落下來,滴在香案上。


這一喊,那可是大大大事情啦!!!

靜聽,整個祖師大殿鴉雀無聲,掉下一根針都可以聽到跳幾跳。

緊接着,祖師殿沸騰了,仿似爆開了高壓鍋。

“這小子太無禮了,竟然敢坐在祖師爺的身前。”一名老輩張嘴,再也沒有合上。

“是啊,太無法無天了,屁股對着祖師公,那可是大不敬啊。”又一名老輩喊道。

“對,這小子剛纔以爲降住了惡鬼,功高蓋主,沒有將祖師爺和大家放在眼裏啊,真是胡鬧!”另一名老輩聲嘶力竭吼道,神情相當的痛苦,好像有人砸了他祖宗的牌位。

魏慕銘和五和尚沒想到林陽剛剛收拾了惡鬼,就做出這等對祖師公不禮貌的事情來,倒是被懵到了,都不知道要怎麼處理了。

這小子雖打敗了惡鬼,可謂功不可沒,但這樣褻瀆神靈卻是大大的不妙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