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老爺子已經被氣的渾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旁邊的羅天良同樣無比暴怒,可是卻根本沒有任何能夠反駁的!

畢竟他們聯合了這麼多人目的就是想要將羅成的工程給搶奪過來,誰能預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他甚至都不知道羅成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

猜測?

這也太準了吧!

羅天良陰沉着臉龐,大腦也開始飛速的運轉,可是還是沒有想到任何能夠解決的辦法。


羅成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不過對於羅天良還是多少有些失望的,如果羅天良足夠聰明的話,現在就應該直接將這個鍋甩在朱家的身上。

到時候,兩房爭鬥起來,羅成也算是什麼都不用操心,坐收漁翁之利了。

聽着周圍那陣陣謾罵的聲音,羅家這邊的陣營一個個連頭都不敢擡起來,眼神裏面也散發着無盡的怒意,死死的盯着臺上的羅成。

他們自然清楚自己並沒有做出羅成所說的那些事情,顯然這都是羅成故意嫁禍的!

聲討的聲音一直都在持續着,所有人看向羅家陣營的目光已經充滿了暴怒和不恥,可是羅家陣營這邊卻始終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邪尊誓寵︰凰妃請入帳

可是後面的朱天恩卻實在有些承受不住了,看着羅成那淡定的表情,他總是感覺事情如果繼續發展下去的話會發生變故一般。

隨後手直接抓住了羅成手中的話筒,用力一拿,卻發現並沒有拿出來!

朱天恩心中忍不住一陣驚慌,那種不好的感覺也愈發濃郁了起來,這才徹底明白過來自己竟然被羅成將計就計了!

想到這裏,他更是不能任由事情就這麼發展下去,再次伸手緊緊的握住了羅成手中的話筒,用力的一抽,吃奶的力氣都已經用出來了,可是羅成的身體卻連一點晃動都沒有。

手上一滑,朱天恩的身體也直接重重的向着後面倒了下去。

然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經放到了羅家的身上,根本沒有人注意到朱天恩的反應。

幽冥荒齋 ,擡頭剛想站起身來,卻猛然對上了羅成那冰冷到毫無感情的目光!

一種肅殺之氣,瞬間在朱天恩身旁蔓延開來…… 這一瞬間,朱天恩感覺自己彷彿被數十頭猛獸盯上了一般,連呼吸都已經停頓了下來!

他從來沒想過竟然會面對如此恐怖的目光,讓他身體裏面完全興不起任何反抗的念頭,所有的細胞似乎都已經停止了運作!

咕咚!

朱天恩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大腦已經完全陷入了短路之中,根本不知道到底該如何是好。

羅成緩緩收回了目光,嘴角噙着一絲笑意繼續看着羅天良的方向,眼神裏面再次露出了一絲笑意。

大廳裏面已經非常的安靜,可是卻充滿了劍拔弩張的氣氛,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經死死的集中到了羅家陣營的方向,尤其是羅天良,更是成爲了所有人最爲痛恨的對象。

羅天良手中拳頭死死的握緊,整個桌面都已經開始顫抖了起來,陰沉的目光更是死死的盯着羅成的身上,眼神裏面閃爍着震怒的光芒。

看着羅天良的反應,羅成心裏面有些失望。

整個大廳裏面的氣氛異常詭異,就在羅成準備繼續刺激一下他們的時候,羅老爺子目光閃爍着湊到了羅天良的身旁,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趴在羅天良耳朵旁不知道呢喃了什麼。

羅天良聽到了之後頓時眼前一亮,嘴角慢慢露出了一絲冷笑。

羅成見狀則是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嘴角的笑容愈發的濃郁,靜靜的等待着羅天良接下來的動作。

在所有人那憤怒的目光中,羅天良緩緩站起身來,嘴角帶着一絲冷笑的看着在地上剛剛站起來的朱天恩。

雖然對朱天恩還是比較恐懼,但是事情已經發展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羅天良已經沒有什麼退步了。

要不就是得罪朱天恩,要不就是得罪朱天恩加上整個旌城所有商業家族,這對於羅天良來說並不是很難挑選,陰沉的目光也慢慢的放到了朱天恩的身上。

所有人見狀都愣住了,不明白羅天良哪裏來的底氣,就連臺上的朱天恩眼神裏面都露出了一絲茫然的表情。

羅成見狀嘴角保持着那一絲輕笑,慢慢的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手中的話筒有節奏的拍打在大腿上面,接下來的事情似乎並不用他去操心了。

就在所有人都迷茫的時候,羅天良那清冷的聲音已經緩緩響起:“朱家主還真是高明啊,難道是怕了我們不成, 竟然將這種事情都扣在了我們羅家的頭上。”

朱天恩眼睛裏面閃過一抹憤怒的光芒,死死的盯着羅天良,沉聲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羅天良環視四周,感受着周圍那滿是敵意和迷茫的目光,嘴角的冷笑愈發濃郁:“朱家主明明都已經知道羅成是我們羅家的人了,竟然還威逼利誘的讓羅成站在了你那邊,還反倒將我們一軍,不得不說你這招確實漂亮啊。”

說完之後,羅天良還將視線放到了羅成的身上,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嘲諷的光芒。

羅成也沒有理會,靜靜的看着衆人的表演。

周圍聽到羅天良的話之後也忍不住一陣唏噓,聰明人還是有的,只要仔細思考一下朱天恩的事情就知道此事破綻百出,如果按照羅天良的想法,確實是沒什麼問題。

朱天恩聞言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怒意,對着羅天良一聲低喝:“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我也不知道你 有什麼鬼主意,不過在衆目睽睽之下羅成已經將事情說出來了,難道羅家還想要抵賴不成?”

雖然朱天恩也不知道爲什麼剛纔羅成會說出那種話來,但是他的話無疑讓朱天恩有了更好的理由。

周圍所有人開始迷茫了起來,羅天良和朱天恩各執一詞,他們也根本不知道相信誰好,但是畢竟有羅成在這裏,衆人還是比較傾向於朱天恩的方向。

羅天良自然也已經感受到了其他人的表情,嘴角的冷笑卻愈發的濃郁:“我們羅家沒有什麼抵賴的地方,衆所周知,這次工程競標的時候我們羅家可是最有希望的, 可是最終工程卻並沒有落在我們羅家的頭上,我想大家心裏面應該清楚是怎麼回事吧?”

聽到羅天良的話,周圍也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這一句話無疑讓所有人都起了疑心。

朱天恩見狀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陰沉,直接對着羅天良一聲歷喝:“既然你說我收買了羅成,那你有什麼證據麼?”


此話一出,所有人眼睛裏面都開始冒出了精光,死死的盯着羅天良的位置。

羅天良淡淡的瞥了坐在舞臺中間的羅成一眼,輕聲說道:“證據?衆所周知,憑藉羅成自己的勢力能拿到這個工程?別說在座的各位,哪怕是我們羅家的實力,是他羅成能夠比擬的麼?”

此話一出,周圍再次響起了一陣議論的聲音。

對於所有人來說,這本來就是一件非常苦惱的事情,畢竟當時宣佈中標結果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在場的,朱天恩去幫助羅成這件事情自然瞞不過衆人。

一時之間,朱天恩陷入了糾結之中,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反抗。

坐在舞臺中間的羅成嘴角露出了一絲輕笑,這場戲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看着朱天恩陷入了糾結之中,周圍頓時有不少人選擇相信了羅天良的話,一個個看向朱天恩的目光充滿了怒意。

而羅家陣營這邊見狀一個個嘴角則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本來一邊倒的局面已經慢慢的挽回了過來,他們心中也跟着鬆了口氣。

“朱家主,這件事情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們的話到底誰真誰假!”

“就是啊朱家主,我希望你能給我們一個解釋,你難道是在欺騙我們不成?”

“羅天良說的在理,我看多半是朱家主在哄騙咱們吧!”

……

議論的聲音開始浩蕩了起來,所有人看向朱天恩的目光都已經涌上了一絲怒意。

感受着周圍那憤怒的目光,朱天恩眼神裏面終於露出了一絲慌亂,卻根本不知道到底該如何是好…… 在衆人的議論聲中,朱天恩愈發的焦急了起來,一衆朱家人也開始湊到了朱天恩的身邊,一臉憤怒的盯着羅家的位置。

朱天恩目光閃爍,知道這件事情拖得越長對自己就越不利,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將視線放到了羅成的身上,想到剛纔那個眼神,依舊有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不過面對眼前這個窘狀,朱天恩最終還是咬牙狠下心來,對着羅成輕聲說道:“羅先生,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局面,難道羅先生就不準備出來解釋解釋麼?”

“他們說我賄賂你了,你怎麼說?”

看着朱天恩那強裝鎮定的表情,羅成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笑容,輕輕開口:“清者自清,我相信朱先生會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的。”

聽到羅成的話,所有人都露出了一絲茫然的表情,話說跟沒說沒有什麼區別。

可是這也讓羅天良狠狠的鬆了口氣,根本沒有心思去想羅成到底是什麼預謀,眼前只有解決了朱天恩纔是最大的事情,一個羅成還沒有被他看在眼中。

雖然不知道羅成到底是怎麼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可對於羅天良來說都無關痛癢。

隨後羅天良嘴角也慢慢的露出了一絲冷笑,不無嘲諷的呢喃道:“看來羅成並不打算幫你啊朱家主,現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朱天恩頓時惱怒,狠狠的看了羅成一眼之後卻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後只能將憤怒的目光放到了羅天良的身上。

其他人看着朱天恩惱羞成怒的樣子,一個個也都跟着反應了過來。

“朱家主,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想借着我們的手除掉羅家不成?”

“朱天恩,你太過分了!盡然在我們眼前使用這種手段,你這是要引起衆怒麼?”

“大家也不要被羅天良的話給欺騙了,我感覺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

周圍議論的聲音再次響起,朱天恩臉上的表情也愈發的糾結了起來。

羅成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笑容,事情已經順着他的計劃慢慢發展了下去,他們亂了,羅成就安逸了。

想到這裏,羅成再次看起了熱鬧。

朱天恩心裏面愈發的慌亂,朱少文和朱少武在一旁憤怒的盯着羅家的位置,本來只是單手就能碾死的螞蟻,現在竟然聯合了這麼多人想要針對他們!

可在憤怒他們也根本說不出什麼,雖然朱家勢力大,可也根本沒有資本跟這麼多的家族對抗,畢竟這裏可是集結了整個旌城絕大多數的名流。

朱天恩自然早就一緊知道了這件事情,腦海裏面快速的思考着對策, 眼神裏面也閃爍着陰沉的目光。

自己竟然被羅天良反將一軍,不過這誰也怪不上,畢竟他之前並沒有將自己幫助羅成的事情考慮在內,而且羅成拿到工程跟他本來也沒有什麼關係。

可是事到如今,他就算是有八張嘴也根本解釋不清了。

面對周圍憤怒的目光,朱天恩手中拳頭暗自緊握,死死的盯着羅天良的位置,再次狠聲說道:“羅天良,你不要在這裏胡言亂語,我之所以幫助羅成也是因爲看他太過可憐了。”

“說實話,之前我確實想要能夠在羅成胡搜裏面分一杯羹,難道在座的各位就對這次工程沒有什麼想法麼?”

朱天恩最終也只能將自己的真實想法說了出來,現在也是他唯一能夠說出來的話。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臉上紛紛露出了汗顏的表情。

好幾十億的項目,如果說一點都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們沒有那個機會,畢竟他們不像是朱家家大勢大,想要壟斷一個行業不過是揮揮手的事情。


朱天恩的話無疑讓不少人再次陷入了質疑的狀態之中,畢竟朱天恩說的話也確實屬實。

如果朱天恩幫助羅家的話,不一定能夠在裏面拿到什麼利潤,可是如果幫助完全沒有背景的羅成,想要在裏面謀到一些利潤無疑簡單了很多。

感受着周圍人表情的轉變,羅天良目光再次陰狠了起來,不過至少還是有一半的人站在他們這邊的, 這倒是讓他鬆了口氣。

“朱家主,你這擺明了要將這屎盆子扣在我們羅家的腦袋上了?”

羅天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嘴角帶着一絲冷笑對着朱天恩說道。

朱天恩氣勢自然不會輸給羅天良,居高臨下的俯視着他,輕聲呢喃道:“羅天良,你也是鐵了心的要跟我們朱家作對了?”

羅天良眼角忍不住一陣抽動,畢竟羅家跟朱家還是有着一絲差距,如果沒有其他人幫忙給他個膽子也不敢對朱天恩說出這種話來。

可是事已至此,沒有退後的餘地。

再次狠狠的瞪了羅成一眼,這纔將視線緩緩的放到了朱天恩的身上,冷聲喝道:“朱天恩已經欺負到我們頭上了,難道還不允許我反抗麼?”

朱天恩緩緩擡頭,那股上位者的氣息也再次瀰漫開來:“看來,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朱天恩真的很想將羅成拉扯進這件事情裏面來,如果在這麼發展下去的話,今天的事情恐怕就成了朱家跟羅家之間的事情了,跟羅成不再有任何關係。

那麼工程的事情,朱天恩也很難繼續做了。

可是思考了半天,朱天恩還是想不出任何辦法將羅成拉進這趟渾水裏面來,他也很害怕別人會多想。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