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晚上的行動,徒遠與穆天陽有驚無險的給四人傳達了消息。

現在就剩下了一個秦天了,而穆天陽對於秦天,還是非常放心的。

他對事情的分析,和對細節的把控,比自己都還要出色,如果不是因爲經驗不足,恐怕自己這個專案組組長的位置都要退位讓賢了。

他在天剛剛亮的時候,確定沒有人注意後,偷偷的在秦天的家門口放了一張紙條。

其實就算有人看到,也不會多想什麼,因爲紙條上面什麼也沒有寫。

徒遠對於穆天陽的行爲有些不解,用紙條傳遞消息確實是很正常的手段,可是紙條上什麼也不寫,那又意味着什麼。

穆天陽衝着徒遠神祕的一笑。

“走吧,勞累了一晚上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這個提議還是很好的,畢竟現在是白天了,人多眼雜的,不可控因素實在是太多了。”

“那我們接下來去哪呢?”

“找個地方洗個澡按個摩,好好的睡上一覺。”

“不是,雖說我們白天沒有什麼事,但也不至於這樣吧,我們隨便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穆天陽根本沒理會徒遠的反對,一個人率先走開了。

徒遠無奈的搖了搖頭,也只得跟上去了。


兩個人來到了一家名爲歡樂牧場的洗浴中心。

徒遠對於這個名字還特意多就看了兩眼,在他的印象中,歡樂牧場好像是乾的餐飲,什麼時候也涉足洗浴了嗎?

不過進去之後,徒遠不得不感嘆穆天陽太會享受了。

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現在躺在牀上,還有人按摩。

這種生活,他似乎之在臥底的時候享受過。

不過與那時好像也有些不一樣,那時候領他去這種地方的,可不單單只是爲了洗澡按摩。

徒遠想着無心也是一夜未睡了,不如叫他也來一起享受一下吧。

但是無心卻拒絕了他的好意。

其實這也應該在徒遠的意料之中。

勞累了一晚上的徒遠,在這種環境下,很快就有了睏意,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睡着了。

但同樣也是一晚上未睡的穆天陽,好像並沒有睡覺的打算。

看着睡的十分香甜的徒遠,穆天陽將兩名按摩人員給打發走了。

靜靜的躺在牀上的他,嘴裏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會來了吧。” 秦天一出門,就看見了那張人爲放在他門口的紙條,他拿起紙條一看,上面什麼也沒有。

這對於平常人來說,肯定會當一張白紙給隨手扔了,絕對不會理睬。

但秦天卻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非但將這張白紙放在了手上,還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四周,又返回了家裏,並將門反鎖了。

做完這一切的秦天,纔將那張沒有任何內容的紙條重新拿了出來。

他先後用特有的化學藥劑以及火烤水泡的方法試了一遍,確定只是一張普通的白紙之後。

他也有些自嘲,可能是自己太過細心了吧,也許這真的只是一張普通的紙條,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可是,爲什麼他會出現在自己家的門口呢,而且一看就是人爲的。

還有些想不明白的秦天,也沒有再去多想,畢竟自己還是要去上班的。

可是突然,他想到了一種可能。

他記得組長好像跟他開過一個類似的玩笑,也許這是組長在聯繫自己。

當時的他手裏拿着十多張白紙準備複印文件,組長突然走了過來,拿起了其中的一張,略帶玩笑的說道。

“你幹嘛拿我的畫?”

“這明明是一張白紙啊,怎麼成了你的畫?”

“這就是我的畫啊,我畫的是牛吃草。”

“那草在哪呢?”

“讓牛吃了。”

“那牛呢?”

“牛吃完草走了。”

當時兩人都是相繼一樂,開完這個玩笑的組長,還特意跟他嚴肅的說了幾句。


“秦天,你是咱們組最有希望取代我的人,我也一直非常的看好你。”

“今天這件事,看似是一個玩笑,但細想起來,還真的挺像那麼一回事。”

“所以你也別怪我囉嗦,我想告訴你一個道理。”


“你現在不缺細心,也不缺分析事情的能力,但是你缺一點,你知道是什麼嗎?”

“不知道,還希望組長您能賜教。”

“你現在最缺的就是透過現象看本質的能力。”

“您的意思是說,我現在處理事情,太注重於表面了,而忽略了事情本身可能存在的問題。”

“沒錯,我果然沒有看錯人,真的是一點就透。”

想到這裏的秦天,又想起剛纔紙條擺放的位置,和摺疊的手法,確定了這就是組長留下的。

他趕緊掏出手機,給隊裏請了個假。

組長應該是想見我,但好像還不能被別人發覺。

那這張紙條到底是表達的什麼呢,是不是說的一個地點?

“牛吃草,牛吃草?”

秦天用手機百度了一下附近的商家,發現離這不遠有一家叫歡樂牧場的洗浴中心。

沒錯,就應該是這裏了。

這種腦洞大開的事情,恐怕也只有自己的組長兼師傅能想的出來了。

穆天陽一直都數着時間,直到門口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爲止。

“不錯,秦天,比我預想的還要提前了半個小時。”

“師傅,你這有點太坑人了,要不是我突然想起來你跟我說過的一件事,我這會都該去上班了。”

徒遠因爲長年生活在危險環境下養成的習慣,只要周圍有一點聲音。絕對會立馬醒來。

雖然昨晚徹夜未眠,但還是突然就醒了過來。

看到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徒遠可以說是一臉懵逼,這不是秦天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難道說,是因爲那張什麼都沒寫的紙條,這恐怕有點太扯了。

穆天陽對於徒遠的表情一點也不驚訝。

云歡 來,秦天,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最近認識的朋友,叫徒遠。”

“徒遠兄弟,你好,我叫秦天,是以前專案組的一員,同時也是穆組長的徒弟。”

秦天禮貌的朝徒遠伸出了手,徒遠也趕緊伸出手與他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我叫徒遠。剛纔你師傅介紹過了。”

簡單的認識過後,穆天陽表情開始變的嚴肅起來。


“怎麼樣,秦天,你來的時候沒有被人跟蹤吧?”

“放心吧,師傅,我特地繞了好久纔來到的這,就算有人想跟,這會應該也被我甩沒影了。”

“那就好,不管怎麼說,凡事小心點總歸是沒錯的。”

“不知道師傅你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

“這已經聽到消息了,我們專案組很快就會重新啓動了。”

“這的確是個好消息, 故夢幽幽 ,現在的日子**逸了。”

“那是你不瞭解,最近我們正在調查一個組織,名叫八隻眼,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

“八隻眼,應該是沒有聽過,怎麼他們很厲害嗎?”

星運仙醫 非常的神祕,到現在爲止,我連他們有多少人,組織者是誰都不知道。”

“而且,我發現,他們的組織人員極有可能混進了**機關,就連我們的公安部門應該也有他們的奸細。”

“這麼可怕,看來這夥人真的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所以,我今天來找你的主要目地,就是爲了讓你留意一下身邊的人員,你是咱們組裏最細心的,而且,你還是我的徒弟。”

“放心吧師傅,我一定不辱使命。”

雖然秦天來的時候很小心了,但他還是沒想到,身後還是跟了一個尾巴。

跟蹤秦天而來的名叫末影,一個潛藏在警隊的八隻眼外部人員。

穆天陽與徒遠的行動已經很小心了,而且還有無心給他們保駕護航,根本不應該被八隻眼組織所瞭解纔對。

但現在末影卻是接到了八隻眼上峯的命令,只要他今天能打聽到秦天與穆天陽對話的內容,就可以成功的進入八隻眼組織,成爲真正的核心人員。

他本身其實不屬於警隊,只是門口一個看大門的,這也是爲什麼他敢在白天就擅離職守的原因。

他接到任務之後,急忙趕到秦天的家中,發現秦天整好也在此時開車出發。

他一路追蹤,雖然秦天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讓他成功的跟了過來。

只是他並不知道,無心的槍口已經鎖定了他的頭顱,他已經觀察末影很久了,確定他就是衝着穆天陽等人來的之後。

也不管現在是什麼時間,周圍有沒有其他人,一顆子彈直接彈射而出,直接貫穿了末影的腦袋。 隨着末影的倒地,周圍的人一陣驚恐,大喊着四散逃竄。

正在房間裏面的徒遠幾人,突然聽到外面的叫喊聲,所有人都是面色一驚。

徒遠趕緊與無心取得聯繫。

“怎麼了,無心,發生了什麼事情?”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