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斯克看著吉克在人群中炸開鍋一般.瘋狂的攻擊著自己的軍隊.在吉克周圍的士兵都開始逃竄了.沒有人敢上去與這個魯克公國的軍團長硬拼.

納斯克十分急切的趕往後方.他知道.他必須去阻止吉克.現在的軍隊.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士兵們都紛紛開始撤退了.

但撤退的命令還沒有下來.一部分士兵還在猶豫不決中.伴隨而來的是城牆上射過來的黑壓壓的箭雨.

一部分在逃與沖之間糾結的士兵.頓時拔開腿的朝後跑.頓時間.一根根利箭.讓一個個敵人變成了刺蝟.

「撤退.所有人.撤退.」一名軍隊長喊了起來.終於.比兵敗如山倒.泄了氣的士兵們.不要命的朝著後方撤退.

納斯克走到了那名軍隊長邊.一臉怒氣.

「納斯克大人.你好好看看.現在不是做意氣之爭的時候.」那名軍隊長指著城牆上.正在搬運著石塊的魯克公國士兵.如果他們再不撤退.接下來的一輪攻擊.他們必定要損失慘重.

吉克看著一個正在逃竄的魔法師.奮力的用拳頭開闢了一條通路.黑色的爪子頓時嵌住了那名魔法師的肩膀.隨後他用力一拉.把那名魔法師拉了過來.手裡的拳頭.毫不客氣的一拳打在了對方的胸口.

又幹掉了一名魔法師.吉克心中唯一的念頭便是多幹掉一個敵人是一個.鎮子的後方.依然濃煙滾滾.看起來傷亡也不小.目前只能奮力的殺敵.

歌德站在城牆上.眼看著不斷逃竄的敵人.頓時間喊了起來.「打開城門.騎兵隊衝鋒.」

頓時間.城門下方.早已待命的上千名騎兵.隨著一點點打開的城門.在焦急的等待著.

「吱呀」的一聲.城牆下的城門打開了.騎兵如同洶湧的洪水般.從城門裡涌了出去.

歌德拉過一條繩子來.固定在了城牆上.只手拉著.順著繩子滑下了城牆.看準了早已為他準備好的馬匹.跳了上去.

落到馬背上后.歌德瞬間拿起鞭子.大力的抽打了下去.頓時間.馬兒嘶叫了起來.

明王爺的傲嬌丫鬟 所有人.跟著我衝鋒.幹掉逃跑的敵人.碾碎他們.魯克公國必勝.」

歌德舉著黑色的斷劍.第一個沖了上去.頓時間.他凌空劃出了數道黑色的勁氣.半月狀的勁氣.頓時間把十多名逃竄的敵人劈成了兩半.

歌德毫不猶豫的騎著馬.沐浴在揮灑的鮮血中.沖了上去.手中的光暗對劍不時的朝著周邊的敵人揮砍了過去.

已經完全失去了鬥志.心中只剩下恐懼的敵人.丟盔棄甲.朝著西面快速的跑了起來.

納斯克看著自己已經潰敗的軍隊.心中那股無言的憤怒.已經令他渾身上下.附上了黑色的勁氣.他十分快速的跑向了吉克.手中的長槍對著還在瘋狂斬殺著敵人的吉克.刺了過去.

「去死吧.吉克.萊茵……」

讓騎兵隊待命.是歌德在今早.臨時和吉克商議的.如果敵人一潰敗. 閃婚蜜愛:神祕老公,壞壞壞! .雖然十分的冒險.但眼下的情況.卻已經十分的管用.

遍地都是抱頭鼠竄的敵人.在騎兵的追擊下.只能無力的被斬殺.然而讓歌德最為擔心的是.鎮子後方的傷亡.以及補給.

但眼下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多幹掉一個敵人是一個.


「砰」的一聲.驚天的響聲.吉克矮下身子.一柄帶著勁氣的長槍從自己的眼前竄過.頓時間.吉克臉上的皮膚.彷彿被巨大的力量扯裂了一般.一層層的翻了起來.

吉克才看清楚.一名紅著眼的軍團長.正死死的盯住他. 萬籟寂靜,星月的光輝,被厚厚的雲層遮蓋,大雪降至,空氣中,透著寒冷的氣息,遠處的天空,早已陷入一片漆黑,沒有半點光亮,

密斯鎮的中部,密集的火光亮著,很多士兵圍坐在火堆旁,端著手中的食物,靜靜的坐著,前些天那樣歡快愉悅的氣氛已經徹底的消失了,

那名游吟詩人,正在廢墟中,不斷的翻找著什麼,終於,一把已經被燒焦的三弦琴,被他從廢墟里拿了出來,

這名叫做普塞斯的游吟詩人,在戰爭之初,便趕到了戰場前線,他知道,他必須來,即使冒著生命危險,

普塞斯打算把這一場不曉得要持續多久的戰爭,編成詩歌,以便日後可以傳頌,從很小的時候,他便從各種各樣的詩歌里聽聞過戰爭,他這次是懷抱著激動的心情來的,

但在目睹了今天一整天的戰爭后,他恐懼了,真實的戰爭,遠比那些詩歌中描寫的,更為殘酷,更為悲傷,更為恐懼,

但普塞斯還是拿出了小本子,在雪地里,開始寫了起來,他知道,這是他的責任,他必須把這場戰爭記錄下來,以詩歌的形式,

在中中部陣子入口處的酒館,安然無恙,此時裡面聚滿了軍官,但比先前少了幾個,輕騎兵隊伍的軍官們,都已經倒在了戰場上,

屋內的氣氛顯得極為凝重,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好看,歌德率先站了起來,對著所有人,躬下了身子,低下了腦袋,

「抱歉,各位,是我太過於異想天開了,這次的損失,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我不下令騎兵隊衝鋒,是不會導致這樣的,」

歌德剛把話說完,所有的軍官都站了起來,並沒有任何人怪罪歌德的行為,因為大家都知道,歌德作為一名老道的軍人,制定出來的戰略,絕對沒有錯,

鎮外的敵人數量,是他們今天出擊騎兵的幾十倍,雖然取得了不錯的戰果,但代價卻是慘重的,

然而十分致命的一點,歌德思前想後,便是自己的士兵和哈斯坎帝國士兵的差距,對方眼看著就要潰敗,但卻隨著一些軍官的指揮,很迅速的扭轉了劣勢,

而且,歌德他們追擊的實在太過深入了,如果歌德當時能及時止住,這樣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噌」的一下,吉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

「大家,今天是我的錯,並不怪歌德,我雖然身為軍團長,但並沒有起到指揮的作用,所以……」

「吉克大人,歌德大人,今天敵人的傷亡也不輕,你們兩位並沒有錯,錯的是那群侵略者,我們大家不是應該振作起來才對么,現在不死討論誰對誰錯的時候,不是么,」一名大隊長直言不諱的說道,

隨後,歌德站直了身子,「你說的對,庫魯茲,抱歉了,大家,坐下來吧,我們現在得好好制定下,接下來的防禦計劃,」


納斯克坐在軍帳中,垂著頭,他的臉上,顯得十分不快,因為剛剛傷亡數字已經大體出來的,死亡數量將近五千,傷者數量超過了一萬,這樣的數字,讓他無法接受,

總數十萬多的第五軍團,第一天便出現了那麼大的傷亡,而今天最關鍵的,還讓地方的兩名高級軍官跑了,

「納斯克大人,現在怎麼辦,」霍克的傷還沒好,他靠在椅子上,四周坐滿了軍官,

一時間,那斯克也想不出什麼辦法來,他知道,繼續攻城的話,說不定,傷亡會隨著次數一次次增加,

營帳的帘子被掀開了,一名年過花甲,穿著淡紫色法師袍的人走了進來,

「桑德勒…議長,」納斯克一臉驚訝的喊道,

桑德勒點了點頭,滿面笑容的走到了納斯克的身邊,隨後他對著納斯克說道,

「我不希望接下來有人聽到你我之間的談話,」

桑德勒剛剛把話說完,很多軍官都有些微怒了,特別是在看到桑德勒一臉的不屑后,

納斯克似乎知道桑德勒想要說什麼,隨後他抬起手,擺了擺,軍官們只得無奈的走出了軍帳,

「北部的情況你聽說了吧,第四軍團也和你們差不多,只不過他們看到米諾斯的翼龍部隊和我們議會的魔法師幾乎全滅,選擇了果斷撤退,這樣很正確呢,」桑德勒笑著說完后,納斯克有些微怒的看著他,

言下之意似乎是在嘲諷納斯克不知道進退,但桑德勒隨即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阿弗洛格在敵人中呢,我一來便聽說了,議會的法師們聯手釋放的禁咒級魔法,被阿弗洛格的魔法給阻止了呢,」

桑德勒說完后,納斯克點了點頭,兩人口中所說的便是漢尼斯,而納斯克與漢尼斯之間,以前的交情還不錯,

「哎,阿弗洛格這個叛徒,現在竟然去幫敵人,沒想到他還記恨著自己兒子死亡的事情,雖然我們議會的確需要負一定的責任,好了,你明後天先把你的軍隊整理好,等待後續的攻城器械運到,屆時,我會親自和你一起攻城,」

桑德勒一臉自信的說道,納斯克看了過去,眼下的情況迫於無奈,他只得點頭贊同了,因為桑德勒可是賢者級別的魔法師,有他在,中部的防線,拿下有望了,

「阿嚏」漢尼斯在酒館的二樓,一間小屋的床上躺著,四周堆著一些食物,此會滿屋子都是食物的味道,他的鼻子有些痒痒的,

今天所釋放的那個魔法,是米塞告訴他的,的確效果拔群,使用多種冰系魔法,作為基礎,釋放出禁咒級別的防禦魔法,但漢尼斯很清楚,第一次釋放,他只得儘力的控制著魔法,不會危及到自己人,

結果自己差點被磅礴的冰系魔力凍死,好在歌德在關鍵時候救了他,

今天一整天的魔力消耗過於巨大,想要恢復一時半會是不可能的,明天或許還要面臨更加殘酷的戰鬥,漢尼斯知道,自己恐怕連高級魔法釋放都有些吃力了,

在冥想了一陣后,漢尼斯躺了下去,閉上了眼,他只希望好好休息,能趕快恢復魔力,

密斯陣,三處防線第一天的情報,已經互相傳遞了過去,除了中部和北部有損失外,南部並沒有經歷戰鬥,敵人的第三軍團並沒有攻過來,

密斯陣的中部,夜深人靜了,就在這時,挨著東面山巒的地方,雪地上,一個個腳印憑空出現,看腳印的樣子,有二人,一大一小,

突然,在空氣中,一股微弱的光芒劃過,兩個人影漸漸的顯現了出來,米莉和卡尼,兩人徒步走了一整天,從南部的地方,一直來到了中部,

情報上說,紅蓮學院的學生們,走的是中部的路線,他們只得來到中部往東的出口,中途劫走默克爾的孫子安格,

「哦呀,看來第一天的情況很激烈呢,」卡尼看著西面的很多房屋已經垮塌,被焚毀,圍坐在火堆邊,一臉無神的魯克公國士兵,笑了笑,

米莉把搭在卡尼肩頭的手放了下來,隨後從懷裡摸出了乾糧,放入嘴裡,吃了起來,

「米莉,要不要我們來搞個夜襲,就算便宜的第五軍團,幫幫他們也好,」卡尼冷不丁的說道,

米莉怒視著他,小聲說道,

「我們這次出來,是有任務的,優先完成任務才對吧,」

「對哦,我差點忘記了,那老頭還等著我們把他的孫子安全帶回去呢,呵呵,」就在這時,兩人所處的屋子前,一對巡邏的士兵經過了,

米莉頓時把手又搭在了卡尼的肩頭上,卡尼渾身上下,劃過一陣微弱的光芒,兩人消失在了空氣中,

在陣子的出口處,雪地上,一排排腳印出現了,但因為是寒冬的夜晚,放哨的士兵,並沒有太在意腳下,


米莉和卡尼順利的出了陣子,望著眼前漆黑的大路,米莉率先奔跑了起來,卡尼無奈的跟了上去,

「好了,大家快點休息,天亮我們就出發了,」諾曼看著大路旁,臨時搭建起來的一座座帳篷,一些還在嬉笑的學生們,厲聲說道,

安妮洛特趴在帳篷里,露出一個頭,看著透著點點星光的天空,「明天我們就到了呀,莉莉婭,你說前線的戰況怎麼樣了,」

「你煩不煩啊,安妮洛特,快點睡覺吧,」莉莉婭沒好氣的說道,隨即蹬了安妮洛特一腳,

安格和穆拉克躺在一個帳篷里,他有些無法入睡,因為一路來,他都打聽了自己爺爺默克爾的消息,但時至今日,依然沒有人知道自己爺爺的下落,

穆拉克翻了個身,醒了過來,「安格,怎麼了,擔心你的爺爺嗎,」

安格並沒有說話,當做是默認了,但他還是挺佩服穆拉克的,明明自己的家早已淪陷了,而穆拉克的父親,也並沒有半點消息,但穆拉克卻表現的極為鎮定,

「你不擔心你的父親么,」安格開口問道,

穆拉克躺平后,望著帳篷頂,說道,

「我們現在或許無能為力呢,不過我相信,我的父親平安無事,只要能奪回失去的城市,一定能見到父親的,嗯,一定,」 「所有人散開,弓箭手,朝著空中射擊,」亞貝特站在城牆上,大聲的喊了起來,一隻比正常翼龍要大三四倍的土黃色翼龍,以極快的速度,扇動著翅膀,朝著城牆上飛來,

米諾斯已經憤怒了,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精銳部隊就這樣葬送在了敵人的魔法里,而第四軍團的人,竟然開始撤退了,他起先是憤怒,而後是震怒,

米諾斯右手,提著那柄扁平的銀色長槍,騎在翼龍的背上,手中的長槍上,已經浮現出了一股肉眼可見的黑色勁氣,他的目標是還在城牆上的魔法師,

一隻只箭從城牆上射了過來,然而弓箭的力度,不足以貫穿翼龍厚厚的鱗甲,米諾斯稍微把長槍往前一挺,頓時間,一道黑色的勁氣,襲向了城牆上的士兵們,

「散開,所有人散開,」亞貝特還在大喊著,然而,已經晚了,巨大的黑色半月狀勁氣,瞬間以不可阻擋的氣勢,讓城牆上的一排排士兵倒在了血泊中,

「砰」的一聲,直到一台投石車被一分為二,這道勁氣才消散,隨著轟隆的一聲,翼龍穩穩的落在了城牆上,頓時間,四周的士兵搖搖晃晃,被巨大衝擊力撞壞的地上,碎石飛濺,

米諾斯頓時從翼龍的背上跳了下來,朝著北面的城牆沖了過去,他手中的長槍快如閃電,面對迎面而來的敵人,毫不猶疑的瞬間斬殺掉,緊接著他渾身的勁氣暴漲,半蹲著,旁邊的敵人已經圍了過來,

「轟」的一聲,米諾斯如同奔騰的野牛般,朝著北面的城牆舉著長槍,殺了過去,所過之處,血肉橫飛,響起片片慘叫聲,

城牆上站著的十多名魔法師們,開始施法了,因為對方的目的十分明確,就是沖著他們來的,

亞貝特舉著劍追了過去,然而,眼前的翼龍堵住了道路,張著嘴,一股股火系魔法光束噴吐而出,頓時間,一個個被貫穿的士兵倒了下去,

亞貝特只得不斷的躲閃著,他很清楚,眼前這條翼龍不是普通的翼龍,身上那些鱗片也不是可以輕易貫穿的,眼下的城牆上已經亂成了一片,

遠處四五百米處的第四軍團,正在徐徐的撤退,然而此時,所有人都停了下來,遠遠的看過去,敵人的城牆上,已經炸開鍋了,一個個士兵不斷的從城牆上掉下來,

「怎麼辦,耶羅大人,我們攻城吧,趁著現在米諾斯大人獨自在上面造成的騷亂,」一名副軍團長說道,

然而耶羅卻搖了搖頭,說道,

「即使現在我們攻城,也不見得可以拿得下,對方的實力還是未知數,我不想讓士兵們冒這麼大的危險,剛剛的魔法你也看見了,」

耶羅說完后,繼續觀望著城牆上的混亂,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