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能再看清之時,何許已經不見了。而背後卻傳來一陣寒意,趕緊轉身之下,發現何許已經從背後一劍抹過。擡起手中鐵鏈,何許一劍劃在鐵鏈之上,發出一陣刺激的金屬交鳴之聲。

因爲是倉促應敵,椰汁盒子雖然沒被傷到,但也被打的後退。就在此時,何許手中龍紋劍再次亮起光芒。

刺眼的亮光中,椰汁盒子趕緊再次轉身。這次卻沒看到何許的身影。而他的肩上突然一沉,然後脖子上一涼,正是龍紋劍已經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何許戲謔的聲音傳來:“這次我沒換地方,你亂轉什麼啊。還是本事不到家,面對這種技法,不要用眼睛,用耳朵去聽出對方的軌跡其實很容易。”

椰汁盒子鐵鏈收起,表示受教了。

何許也收了劍,拿下嘴裏的菸頭扔掉:“藏身技你怕是拿不走了,但沒關係,我看你們門派來了好幾個。別人拿走你也能跟着一起學。跟我打這一架,對你學習藏身技還是有幫助的。”

椰汁盒子施禮:“聖光門不愧天下第一之名,今日有幸能在聖光門獻醜一招半式,很是滿足了。”

何許做請,倆人一起下去。

他們倆是最先結束戰鬥的,看得觀衆們人人心情複雜。掌門又湊到秦長老身邊,問這藏身技誰教何許的?這技法的根本就是將氣勁壓縮閃爆,很難操控。沒有幾年的研究,怕是研究不明白。何許怎麼學這麼快?

龍小福正好磕着瓜子瞎溜達過來,聽到這話,直接在掌門身邊蹲下:“爺爺,你問我師傅沒用,我師傅跟何許處了也沒幾天。你問我。”

“你直接說就行了唄,還要我問。”

“不行,你問了我再說。”

掌門無奈,問到底誰教的?

龍小福指了指自己:“我教的,別人手裏也沒有這藏身技啊,回來路上我教他的,前天讓他用他都用不出來,現學現用。”

掌門讓她少胡說八道,她自己都不會,怎麼教?

“我不會沒關係,我有他就能學會。要不你以爲他的武技哪裏來的?你信不信,剛剛那南域門的傢伙用的破山拳,他現在也會了。”

掌門看龍小福不像開玩笑,問聖武長老覺得如何?

聖武長老嘆口氣:“早說了,人比人氣死人嘛。師弟你等着捱揍吧,我覺得何許說一年後揍你玩,真不是大話。”

掌門是被完全震驚了,整個聖光門都驚了,沒想到入門之時屁都不會的何許,現在竟然能將一個三星的武者打敗,而且這麼快。

何許還沒使出全部本事,所以大家猜測,他應該是四星武者了,進步神速啊。

龍小福嚇唬完了掌門,繼續磕着瓜子瞎溜達。這傢伙坐不住。可還沒走出多遠,又一個外門弟子找到了秦長老,表明身份是奇術師,問聖光門有沒有奇術師可以讓他與之切磋一番。

聽到這話,龍小福跑了回來:“有,這位師兄你算是來對了。”


她告訴秦長老:“師傅,樑子姐憋了好久了。” 就這樣,樑子也算是有了對手。龍小福趕緊回去通知樑子,讓樑子準備,有個帥哥要挑戰她。

樑子看向那傢伙,把手指頭捏的咔咔作響:“就這還帥哥,簡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龍小福懵了一下:“姐,這癩蛤蟆好像沒說想吃你這天鵝。”

“看到我驚爲天人的容貌以後就想了。”樑子就是這麼自信。

而此時沒事兒乾的何許正在到處打量,明兒問他找誰呢?

“武蘭,劍刃堂在哪邊啊?”

明兒給他指出來,說武蘭不是劍刃堂的。


“我看看她有沒有跟他男朋友在一起?”何許仔細找,很快找到了王戶跟武蘭,倆人緊緊挨着,正給身邊同門撒狗糧呢。

何許站起來:“我去找他們聊會兒。”

明兒把他拉住:“公子,這時候不能惹事啊。”


“誰說我要惹事了,我去認識一下王公子。”何許徑直往武蘭走去。

武蘭大老遠就看到了何許走來,緊張擔心,怕何許亂說什麼。所以不等他過來,就主動迎上去:“何師弟,你有什麼事情嗎?”說的滿臉哀求之色,意思很明白, 魔門敗類

何許臉上笑呵呵的:“三妹啊,我來了聖光門這麼久了,你怎麼也不去看看我。我現在過來找你,你還嫌棄我這哥哥不成?”

危險老婆,別玩火 ,但很快反應過來,臉上堆滿笑容:“大哥,怎麼會呢,我當然想去找你,可你在門內時間太少了。大哥你正在參加比武,還是不要亂跑的好,說不定還有什麼不長眼的挑戰你呢。”

“我就是好奇你怎麼在劍刃堂這邊,不在你自己的飛雪堂。”何許說着看向王戶。

武蘭一臉嬌羞之色:“沒什麼,在這邊跟朋友一起坐。”

倆人說着,王戶也走了過來,問武蘭什麼時候有了個大哥,還是姓許的?

武蘭回答,跟何許來聖光門之前就認識。那時候跟朋友去捕捉一頭雪犬,碰到了一些危險,恰好何許跟他的朋友出現,幫了自己。大家就互相認識了,因爲聊得投緣,就結了江湖之義,以兄妹相稱。

“原來是這樣啊”王戶笑呵呵的看向何許:“師弟你好厲害啊,記得我們是同時入門,那時候師弟還不是我對手,如今師弟功力卻在我之上了。能透露一下,是如何修煉的嗎?”

這個問題恐怕所有人都想知道。

何許指了指遠處的樑子跟龍小福:“因爲我認識了她們倆啊,一個掌門的親孫女,一個是紫光島的…….這個還真不能說,但她是跟聖器老人一起來聖光門,你應該也能明白什麼。有這麼兩個人在我身邊,想要什麼丹藥有什麼丹藥,想要什麼武技有什麼武技,我還能發愁修煉嗎?”

王戶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嘴上還是說何許本身天賦好,所以才能修煉這麼快。光有資源可不行。

說着,目光忍不住望向樑子跟龍小福,尋思着怎麼才能也勾搭上這倆大佬。想了半天,覺得還是得從何許下手,何許不是武蘭的大哥嘛。

王戶摟住武蘭:“何師弟,你也看出來了,我跟蘭兒是兩情相悅。之前真不知道她還有你這麼個大哥,早知道的話,我肯定是得去邀請師弟賞臉共飲幾杯。不過現在知道了也不晚,不知道師弟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一起下山坐坐?”

何許埋怨武蘭,怎麼找到了歸宿也不通知一聲,好替她高興。告訴王戶,等比武完了一定要跟他喝個痛快,比武這幾日,自己還是要專心應對的,不敢大意。

“好,那就比完了再說,預祝師弟能有個好的成績。”

“希望吧,謝謝師兄。那我就先回去了,下一場有樑子上場,還是要回去替她加個油纔是。”

王戶伸手做請。

何許這趟過來,就是爲了讓王戶對接近樑子跟龍小福產生想法,只要他有了這想法,就得通過自己這關係,那一來二去,很快就能混熟了。

也不知道他跟王戶混熟想幹啥,反正肯定沒好事兒。武蘭也擔心,但什麼辦法都沒有。她出軌的證據在何許手裏呢,不管何許幹什麼,都只能配合。

何許回來,樑子正在熱身,看他回來就喊:“師兄,你再不回來我都要上場了,趕緊拿出你的大喇叭替我助威。”

何許問她上場幹嘛要做體操?

“滾滾滾,什麼做體操,這叫揍人的前奏,把我的外掛球還我,萬一那丫挺能打,我得加外掛。”

“你樑子還怕打不過啊?”何許把外掛球扔給她。

樑子說不是,不怕打不過,只是怕打的不夠帥。如果跟那傢伙陷入了膠着戰,那豈不是顯得很沒水平。

何許問接下來是不是還有雙打的比武?能師兄妹一起上場纔好玩呢。

樑子說有,外門弟子挑戰本門弟子,一對一二對二甚至羣毆都行。但那得對方提出來,本門弟子無法提出。

“這樣啊,可惜了”何許挺想跟樑子一起上去玩。

“師兄你就在這裏看我表演吧,該我上了。”樑子從桌子上拿起劍來就要上場。何許卻讓她等會兒。

樑子問什麼情況,還有什麼要交待的?

何許手掌伸開,手心一個水球出現,水球中間還燃燒着一股小火苗。

樑子好奇,問這是什麼玄器,很詭異啊。

“這不是玄器,這是一把劍,本師兄送給你的武器。”

“劍?師兄這時候逗我沒意思吧?”

“這真的是一把劍,這個世界的奇術師不行,用的劍雖是術劍,但卻沒多少術。而這把劍是靈劍,我老家修真者用的。劍本身就以術而鑄。”

樑子接過來,尋思着這怎麼能是劍呢?剛想完手中水球一下子伸展開來,化作一柄水劍。

樑子長大着嘴巴:“太神奇了,哪來的?”

“萬獸鼎裏的,那裏面其實不光有小寵物,還有挺多東西,那條龍的所有家當都在裏面。但我求了那條龍半天,他才肯讓我拿這一把劍,那丫很摳門兒。不怕告訴你,這劍比神劍武皇的劍都不差,真正的有靈之劍,能合你心意而戰。這劍名字叫玉水劍,本身就是採聖河水煉製而來,至於聖河在哪裏我也不知道,那龍不肯跟我多聊,忙着恢復呢,也不知道恢復啥。”

“師兄你真好,親師兄”樑子跟何許抱抱,手中玉水劍化作一股水流,沒入掌心當中,往場上而去。 龍小福拿着話筒,剛要宣佈第二輪比試開始。樑子突然喊停,問秦長老,能不能給自己一個專場。奇術師戰鬥需要的場地太大,怕誤傷到同門師兄弟們。

秦長老詢問的目光看向聖武長老。聖武長老大手一揮:“可以,樑子說的很有道理。奇術師攻擊距離遠,的確場地不能小了。”

這丫比任何人都慣着樑子。

聖武長老同意之後,龍小福立刻拿着話筒喊起來:“這一局精彩了,一場來自奇術師之間的戰鬥。雙方分別是聖光門後勤部柴房處樑子,與對手是來自東方門的…….我看看名單先…….呃,這個名咋念……暨憩曦,我勒個去,真會起名。這是一場屬於奇術師的專場戰鬥,讓我們一起鑑證吧。”

一片歡呼聲響起,樑子上場之前也去叮囑星星放錄音了,跟何許學的。

錄音放完,樑子對暨憩曦笑笑:“這位東方門的師兄,你說吧,想讓我幾招打敗你?”

暨憩曦挺紳士,聽到這話沒有生氣,而是彎身施禮:“師妹隨意。”

“那就三招之內吧,不能耽誤別人比武。”樑子說完,身上又出現那一身黑袍子,然後呼的一聲化作大翅膀。翅膀一扇飛入空中。

觀衆席傳來一片叫好聲,這次不是放錄音,樑子這造型的確帥呆了。這也是樑子別的不學先學這個的原因,就是好看啊,其實飛不了多大一會兒。

“真是好手段”暨憩曦也是忍不住一聲讚歎,但現在不是誇讚的時候,打架要緊。

暨憩曦施展而起,整個人躍入空中,突然一陣虛幻,再出現之時已經變成了一隻金色羽毛的大雕。

大雕一聲鳴叫,對着樑子衝來。速度極快,把樑子都嚇了一跳。手中玉水劍翻轉,一道道水牆在身前形成。大雕連續將三道水牆撞開,樑子靈劍畫出一道冰符打出,剩下的水牆全部變成了冰牆,這纔將金雕擋下。

攻擊被阻,金雕消失在當場。緊接着一聲獸吼傳來,地面之上一隻巨大的黑熊對着空中樑子扔出一個西瓜大小的能量球。

樑子雙翅揮動,空中翻轉躲過,開始大叫起來:“百變獸,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人能修習到這麼稀罕的奇術,差點讓你打蒙了。現在該我出招了。”

“凌空亂劍”

樑子術法施展,原本應該是靈劍一化好幾十,然後攻擊對方。可這次確是玉水劍在空中甩出一大串水珠,所有水珠掉落之時化作一柄柄水劍筆直的落下,沒有攻向敵人。弄得樑子自己都懵了,不知道怎麼變成了這樣。

地上暨憩曦疑惑樑子幹什麼,弄一堆劍往地上插幾個意思?而樑子反應過來卻是大驚:“不對,這是凌空落雨,我怎麼使出來的,麻煩了。”

暨憩曦不知道樑子爲何這麼着急,看起來這攻擊也沒多大威力啊,一點不集中,所有水劍都是直着往下落,根本不是朝自己來的。但既然有攻擊,他還是打出了一層護盾,將自己籠罩其中。

所有水劍無聲無息的落下,落到地上便真的插在地上不動了。樑子對暨憩曦大喊:“你也別動,千萬別動,等我術法消失。”

“樑子姑娘就不要開這種玩笑了,不動還叫比試嗎。”暨憩曦不信,整個人化作一頭大猩猩,一拳對着地面捶下去。所有劍彈了起來。

樑子捂上眼:“讓你TM的別動啊。”

只見所有飛起的水劍集體對着大猩猩扎去,大猩猩一拳轟出,本想把這些水劍打碎。卻發現這些水劍沒有想象的那麼弱。不但沒破開,還瞬間把猩猩爪子給切掉了。緊接着亂劍飛舞,護盾破碎。整個人都看不見了,只看到一堆飛劍的影子穿來穿去。

一灘血水從亂劍中流了出來,等所有水劍散去,地面上只剩一坨肉泥。暨憩曦被剁的稀碎。

東方門的人集體衝了上來,東方掌門喝問樑子爲何殺人,只是比武而已,爲何要殺人?

樑子委屈:“我提醒他不要動了,他非得動。這一招用出來我自己都沒法控制,他不聽話能怨我啊。”

納天掌門也走上來:“這凌空落雨,是凌空劍的最高等級。你以前只能施展凌空三劍,離凌空落雨還遠的很,這次怎麼回事兒?”

樑子手中出現玉水劍:“是這把劍搞得,我沒這麼強的力量,兩個我也沒有,是這把劍力量強大,我本想用凌空亂劍,結果就變成凌空落雨了。你們可能不知道,這兩招施展起來其實一樣,只是力量大小的區別,凌空落雨需要的力量太龐大。”

掌門問這什麼劍,爲何如此厲害?


“玉水劍”樑子老實回答。

掌門問哪來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