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袁少峯面前的青年更是毛骨悚然,心驚膽顫,他知道楊月珊,以前是袁少峯的未婚妻,現在一直纏着古羲,就連人都跑去殺手聯盟照顧古羲的女兒去了。

良久後,袁少峯才平靜下來,沉聲說道:“楊月珊就不用指望了,人榜之爭只能夠使用靈衍境修爲的人去爭,即使擊殺也是沒有任何關係。

白若非去了十萬大山的中心珠峯,也是指望不上了,不過王澤倒是可以,他現在正好在靈耀疆,你去告訴他,幫我擊殺古羲,我給他天大好處,相信王澤是非常願意的!你去將秋若寒給我找來。”

說道這裏,袁少峯嘴角露出一絲陰笑,整個人看上去異常的陰毒,猙獰。

“是!”

青年身子一顫,王澤此人可謂與袁少峯是一丘之貉,表面上是個正人君子,背地裏卻是男娼女盜。

此人最大的愛好便是女色,偶爾一次見過秋若寒之後就戀戀不捨,仗着自己是人衍學府的天才,大膽的向着袁少峯討要秋若寒。

可惜被袁少峯狠狠的收拾了一頓,不過卻不敢擊殺,不然的話這件事情他也討不了好。

王澤雖然被袁少峯拒絕,但是想打秋若寒的主意卻從來都沒有放棄過,這一次袁少峯是想將秋若寒送給王澤。

“真不是東西。”

青年暗暗想到,臉上卻不敢有任何的不慢,直接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秋若寒走進書房,步伐搖曳身姿婀娜,清麗的面容有些憔悴,然而烏黑的秀髮卻打扮的一絲不苟。

看見袁少峯,秋若寒露出迷人的笑容,只是那美眸中卻又一絲死灰之色,就好像對世間已經完全不留戀了一般。

“過來。”

袁少峯招了招手。

“峯哥。”

秋若寒聲音婉轉,有着一**惑,彷彿千錘百煉一般,聽見袁少峯的話,秋若寒直接將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了下來。

“停。”

袁少峯阻止秋若寒,道:“今天找你來是有事情。”

秋若寒的眸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不過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笑了笑。道:“峯哥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秋若寒將衣服穿好,以往袁少峯找她的時候就是解決**。

“我想將你送給王澤,作爲交換條件,我可以給你惦記已久的百萬年靈根,以及三根十萬年靈根。”

面對秋若寒,袁少峯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在他看來,秋若寒只不過是一個**,這麼多年過去了,新鮮勁早就已經過去,只不過因爲秋若寒的牀上功夫讓他有些不捨,不過爲了擊殺古羲,這一絲不捨直接被他拋出腦海。

秋若寒的身子一顫,努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可惜身子依舊在顫抖着。

“你也不用難過,跟着王澤不比跟着我差多少,他的修煉資源不比我差,更何況,我還可以給你一個千載難逢的報仇機會!”

袁少峯站起身來,手指劃過秋若寒那白皙的臉蛋,語氣有些陰沉的說道。

“峯哥是什麼意思?”

秋若寒勉強笑了笑,問道。

“古羲來到了靈耀疆,你的修爲也已經達到了靈衍境巔峯,同樣也是完美融合,雖然差了一些,但與王澤一起卻可以擊殺古羲,這對你來說不是一個機會嗎?”

袁少峯湊到秋若寒耳邊,聲音輕柔,旋即深處舌頭舔了一下秋若寒的耳朵。

秋若寒身子一顫,不知道是因爲要擊殺古羲還是因爲耳垂的異樣。 “擊殺古羲,他,他來了嗎?”

秋若寒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這些年她在袁少峯的身邊不亞於在地獄之中,開始的初衷的確是爲了進入人衍學府,可是到後來卻後悔了。

因爲袁少峯的爲人實在太過於卑鄙,曾經有好幾次想要將他送給別人,甚至變態到想要與其他人一起分享。

使出千八百的勁道這纔將袁少峯的這個想法給打消下去,而她在成爲一個**的時候也得到了袁少峯的賞賜,修爲節節攀升,進展飛速,直接達到了靈衍境巔峯,靈根也是完美融合。


雖然如此,但她卻開心不起來,因爲在袁少峯身邊始終都感覺到這是一個惡魔,她的命自己完全把握不了,全部掌握在袁少峯的手上。

而這一次,袁少峯竟然想要將她送個王澤,王澤他見過,手段不比袁少峯差多少,送給王澤她是極其不願意的。

第一,這是逃出虎口卻落入狼口,第二,是她不想被第二個男人染指,已經噁心了自己十多年,在噁心下去,她恐怕再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

而他活下去的理由就是擊殺兩個人,第一,就是袁少峯,第二,就是古羲。

甚至想要擊殺袁少峯的意念比起古羲還要強烈。

怨恨古羲只是因爲古羲當年喜歡的是秋若水,而對她卻不加以顏色,說到底,還是她自己一時衝動做了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雖然她想要擊殺袁少峯,奈何袁少峯的修爲太強,在袁少峯面前她只能夠隱藏自己。

“來了,你大仇即將得報了。”袁少峯陰惻惻的說道,手指已經握住了秋若寒胸前的峯巒,大力的搓揉起來。

秋若寒臉上露出一絲痛苦之色,胸前傳來的劇痛讓她對袁少峯的恨意再次加深,只不過想到還不是袁少峯對手的時候,這一絲痛苦瞬間轉換成了一絲愉悅,彷彿她喜歡袁少峯這樣一般。

“太好了……”

秋若寒臉上露出一絲喜悅,雙眸一顫一顫,像是很激動。

“哼,真是一個賤貨……”

袁少峯看見秋若寒的表現,臉上露出一絲興奮,兩人身上的衣服直接被他用衍力震碎,旋即對着已經熟練彎腰的秋若寒狠狠的刺了進去。

……

雲雨過後,王澤也就來了,速度飛快,他五大三粗,濃眉上挑,嘴巴扁薄,直接推開書房。

“幹!給我之前你也要爽一下!”

王澤看見寸履不着秋若寒,眼中閃過一絲貪戀之色,不過下一刻卻對着坐在坐在書桌椅上的袁少峯大聲的抱怨起來。

“若寒,你先出去。”

袁紹分聽見王澤的那一個“幹”字,眉頭一皺,有些不悅,不過這一絲表情也不過是一閃即逝,對着秋若寒揮了揮手。

“嗯。”

秋若寒臉色不變,用衍力包裹自身旋即緩緩的走了出去。

王澤看見,舔了舔嘴脣,一巴掌拍在秋若水的翹臀之上,他修爲深厚,連秋若寒也不能夠阻擋,而入手的柔軟與滑膩更是讓他驚呼起來:“好,果然是個極品!”

秋若寒臉色不變,回頭對着王澤笑了笑,轉過頭出去,就在出門的一瞬間,臉上陰沉的像是能夠滴出水來,眼中的寒光更是冰凍三尺。

“王澤!”

袁少峯對着依舊沉戀在秋若寒翹臀手感中的王澤呵斥了一句,將王澤給驚醒了。

“嘿嘿,袁少峯,你的條件我答應了,不過這遠遠不夠,古羲是你的大仇人,而且實力強橫,擊殺他的危險性太大了,所以我想要你給我一件中品防禦尊衍器,不然的話,一切免談。”

王澤走到袁少峯的對面直接坐了下來,大刀闊斧的說道,一副如果不答應就走人的氣勢。

王澤他又不是傻子,一個女人而已,自然不肯出手擊殺古羲,雖然他對自己有自信,但古羲的另一層身份卻讓他有些顧忌……伐天殺神的女婿!

如果真的擊殺了古羲,保不準伐天殺神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或許不會親自出手擊殺他,但背地裏面使出一些小手段也足以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古羲前不久還擊殺了王武,這更加讓他對古羲有些忌憚,雖然不怕,但也有着很大的風險。

他雖然沒有和王武交戰過,但能夠被地運學府推舉出來的人自然不會弱到哪裏去,所以爲了更多一層的保護也爲了撈到更多的好處,要一件尊衍器也是說的過去的。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沒有去珠峯上人榜,只有一條命。

聽見王澤的話,袁少峯臉色一沉,中品尊衍器,虧王澤說的出口,他也只有一件中品防禦尊衍器,要是被王澤拿去了,他自身的戰力豈不是要下降一些了。


地榜的爭鋒還有兩年多開始,看起來很長,但對於修煉者之人來說不過眨眼間的事情,到時候一旦地榜爭鋒開始,每一分實力都能夠決定性命!

“中品尊衍器是絕對沒有的。不過我可以給你一件下品尊衍器,如果你不答應就算了。不過剛纔你摸了我女人,我雖然不能夠殺你,但教訓教訓你還是可以的,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

袁少峯冷笑的看着王澤,那陰沉的目光讓王澤有些不寒而慄。

“好,就一件下品防禦尊衍器!”王澤沉默許久,最終答應了下來。

“算你識相!你一個人動手我有些不放心,讓秋若寒陪你一起去! 騰少請放手 ,靈根完美融合,你們兩個聯手,古羲必死無疑!”

袁少峯滿意的點了點頭。

“哈哈,這一次古羲的確完蛋了!他實力再強也就那樣,再加上秋若寒,可謂是必死無疑!”

聽見還有幫手,王澤臉色狂笑了起來,斬殺古羲雖然要顧慮伐天殺神皇甫重,但好處也是可以了,減少了一個爭奪人榜的對手,人衍學府也必定拿出更多的資源去培養他。

“你去準備吧,他在霧隱城!”袁少峯揮了揮手,將王澤打發走了。

……

在酒樓房間。

古羲一覺睡到天亮,渾身上下無比舒暢,就連腦子都清醒了許多。


“真舒服!”

古羲起身活動了一下身子,打開窗口看了看街道上面。

“該走了,不然玄靈子又得跟我叫嚷叫嚷了。”

古羲有些無奈,結賬離開,直奔霧隱城外進入玄靈子洞府的地方,不一會兒,就已經來到了小樹林。

“喂,玄靈子,怎麼進去啊,我又沒有你哪裏的座標。”

古羲拿出靈根幣,也不管玄靈子聽不聽的到。

“叫我玄靈神!”玄靈子的聲音從靈根幣中傳來,語氣頗有一些不忿。

“你現在的實力是什麼?”

古羲淡淡的問了一句,其實是明知故問,玄靈子已經告訴過古羲他的修爲目前已經只恢復到了玄衍境二重天,雖然很強,但是距離封神還差遠了。

果然,聽見古羲的話,玄靈子沉默了下來,古羲都能夠知道對方在棺材裏面肯定是七竅生煙。


翁!

一身輕顫,靈根幣突然放大了平鋪在地上。

在古羲驚訝的目光中,靈根幣中間的方孔突然大亮,旋即組成光幕,緊接着原本方孔中的泥地突然消失了,露出了一個漆黑的大洞。

“跳進來吧。”玄靈子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你不會害我吧。”

古羲驚疑的問道,主要是這方孔漆黑,深不見底。

“我害你,你能夠活到現在!”玄靈子怒吼着道。

古羲聳了聳肩膀:“那倒也是。”

說完,古羲直接跳了進去,而靈根幣也化爲一道光線跟在古羲身後。

在霧隱城,古羲剛剛離開,王澤就帶着秋若寒趕到,感悟一番並沒有發現古羲的身影,兩個人的臉上都有些難看了起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