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暈倒的紫荊被人抱住,她面色微驚,艱難擡起眼皮,卻發現一個雙馬尾的精緻女子,正緊緊地扶住自己……

……

……

“你、你就是堯風?!”

這時,牆的另一側。

夏浩然緊緊握槍,試圖壓制自己心中的恐懼,咬牙看着對方。

“不錯。”

堯風站於衆人身前,只有一人,卻似千軍萬馬,壓得衆人喘不過氣來。

他看了眼對方武器和動作,淡淡道:“你們是守備軍?”

聞言,夏浩然內心一驚,隨即面色立馬陰沉,左手微微朝後示意,沒有答話。

“你可知,守備軍擅自參與地方勢力鬥爭,按帝國律法……”

說着,堯風掃視衆人,才冷聲緩緩道:“當處死刑……”

“要死也是你先死!!”

夏浩然突然擡槍,大吼着朝對方直接射去:“給老子打穿他……噗!!”

話音未落,夏浩然突然瞪大雙眼,滿臉不敢置信!

只見堯風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身前,沒給對方開槍時間,便一拳打在其腹部之上!

夏浩然雙眼外凸,口吐鮮血,身體頓時砸至七八米之外,生死不知!

其他士兵見狀,皆是神色大變,連忙擡槍!

卻爲時已晚,只見堯風如一陣狂風肆虐大地,周圍上十名士兵來不及叫出聲來,便全倒飛而出,筋骨盡斷!

看着一個個全身鮮血、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隊友倒地,不遠處一名士兵,面色慘白,大口喘氣,似被恐懼侵襲。

他突然發瘋似大吼一聲,拿起槍無視同伴,對着堯風身影直接瘋狂掃射!

“啊啊啊!!我打死你!!!”

其他士兵見狀,先是一驚,隨即皆被其情緒感染,頓時一個個目露兇色,在受到生命威脅的強壓下,全部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和癲狂!!

噠噠噠!!

無數子彈如雨幕般,密密麻麻,鋪天蓋地,飛速射向堯風!

正如夏浩然所說,一槍打不死就兩槍,兩槍打不死就十槍,十槍打不死就百槍!

就算對方再強,也不可能真能擋住上百人的射擊!

轟隆隆!!

突然,悶響驟起!

就當衆士兵以爲即將把堯風擊穿之時,卻突然面色大變,雙眼瞪大,滿臉不可思議!

只見堯風面色一沉,雙臂猛然插至地下,瞬間大地震動,力量猛漲!

緊接着,衆人便驚恐地發現無數塊青石板從地而起,掀向天空!

漫天石板,震撼人心!

大地捲起,遮天蔽月!

衆士兵瞳孔顫動,面色慘白,就感覺大地被掀起,世界被顛覆一般!

惶恐,害怕,無力,絕望,無數種情緒頓時席捲每一個士兵的心靈!

他們只能拿着槍支不斷對前掃射,張大了嘴巴用力朝前嘶吼!

可卻改變不了絲毫,大地翻轉,鋪天蓋地!

攜帶着厚重泥土和無數青石板的大地,就這麼被猛然掀起,遮蔽天空,以無法阻擋之勢,將渺小的衆人瞬間掩埋在內!

就如掀起的驚濤駭浪,將弱小無力的船隻們,全部淹蓋在大海之下。

至此,煙塵散落……

江南的月空下,多了一座埋下無數驚懼與鮮血的小山包…… 外院,空中淡淡飄散的血腥味,證明着此處剛纔的慘烈。

咔咔……

遠處一堆廢石,微微顫動。


隨即,一隻泛青的手臂從中鑽出。

“唔……”

撥開石塊,滿臉是血的夏浩然面色痛苦,咬牙顫顫巍巍地從碎石中爬了出來。

他小心回頭,看了眼遠處,見堯風似在替紫荊等人療傷,便強忍着身體的劇痛,悄然往外爬去。

“嘶……”

夏浩然剛一動腿,一股劇烈的疼痛感便傳至他的大腦,疼得他眉頭一蹙,倒吸一口涼氣。

他低頭看了眼自己已經扭曲不成形的右腿,面色難看,隨即雙目一狠,暗自咬牙,開始聚集武力至腿斷之處……

緊接着,其紅腫得不能動彈的大腿竟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如果堯風在此處,他定能發現,此景跟那光明會的“草肉”邪功極其相似!!

“啊……”

正在恢復右腿的夏浩然,此時青筋暴起,渾身冒汗,嘴中更是忍不住低吼一聲。

似乎恢復肉體對他來說,也並不輕鬆。

“呼……呼……”

隨即,看着已經恢復大半的右腿,夏浩然微微喘氣,眼神冰冷,額角滿是汗珠。

最後,他看了眼堯風等人所在的方向後,便悄悄伏在地上,趁着漆黑夜色,慢慢朝遠處爬去,像極了一隻在地上爬行的冷血蜘蛛……

……

……

莊園外,酒樓。

沈正威此時已是猛然站起,看着窗外的莊園,瞳孔微顫,面色震驚。

一旁仍坐在位置上的龍溫瀾見狀,臉色微變,連忙問道:“正威,怎麼了?”

剛纔她只感覺樓房微微震動,雖心有詫異,卻也沒過多在意,反倒沈正威突然站起,似是極其驚訝。

“剛纔的震動……”

看着窗外那座漆黑的莊園,沈正威深吸一口氣,面色動容,緩緩道:“恐怕是那堯風弄出來的……”

“什麼?!你說剛纔的地震是人爲的?!”

聞言,龍溫瀾一驚,連忙站起蹙眉道:“正威,你是不是過度緊張了,雖有些巧合,但說不定只是自然地理現象或其他地方傳來的聲響罷了。”

“不……我清楚的感受到,那莊園剛纔爆發出了極其可怕的力量……這種力量已經遠超大宗師了。”

說完,沈正威雙目微眯,面色沉重,隨即竟是直接轉身出門而去。

見狀,龍溫瀾臉色微變,立馬喊道:“正威你去哪?!”

“我必須親自帶隊,這種人……”

聞言,沈正威腳步微頓,回頭看了眼對方,低沉道:“我那三百人恐怕殺不死他!”

什麼?!

看着沈正威消失在門外,龍溫瀾瞳孔微顫,身體不由一晃,靠扶在座椅邊,喃喃道:“三百精銳士兵,殺不死一個人……”

“那這人……還是人嗎?”

……

……

夜色中,離開茶樓的沈正威,面色沉重,快步往莊園西側趕去。

他知道,夏浩然兩人按計劃定然還留有幾個小隊在叢林內。


自己現在就是要帶這些人進莊園支援。

希望還來得及……

想起剛纔的震動,沈正威到現在仍是心有餘悸。

雖不知道莊園裏發生了什麼,但他能肯定,在這種強度的武力攻擊下,自己的部隊恐怕很難擋得住。


“首長?!”

沈正威剛走至莊園西牆附近,便聽到一個驚疑之聲。

只見一名在暗處觀察的士兵連忙走來,詫異道:“首長,您怎麼親自過來了?”

“還剩多少人在外面?!”

沈正威沒有過多解釋,而是蹙眉掃了眼黑壓壓的叢林,直接問道。

聞言,士兵沒有多想,立馬答道:“叢林內還剩八十人。”

“夏浩然他倆帶了兩百人進去?!”

沈正威眉頭一皺,之前計劃的是夏浩然和周大耳各帶八十人,其餘一百四十人留守在外,以防意外發生。

“不、不是……”

見對方質問,士兵面色微變,連忙解釋道:“之前和對方槍戰,我們犧牲了六十人……”

“什麼?!”

話音剛落,沈正威猛然瞪大雙眼,一把抓住對方怒斥道:“你們三百人火力壓制,還被對方反殺了六十人?!!!”

“他倆怎麼可能有開槍還擊的機會?!”

見對方發怒,士兵嚇得面色一白,慌忙解釋道:“首、首長,對方的確太厲害了,不僅能抓到我們的空擋,還槍槍必中,甚至有時能一槍殺我們兩人啊!”

聞言,沈正威不禁瞳孔微縮,驚疑道:“對方槍法這麼準?!”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