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寶石的作用,自然是讓張碩在空間魔法上的掌控有很大的加成,不管是任意空間門還是剛掌握的鏡像空間,都讓張碩使用起來更加的熟練。

「當初要是能夠掌握出更強的鏡像空間的話,就把這丫的給抓進去餓死他。」張碩心中想道。

鏡像空間內,空間力量自然是受到法師的掌控的,只要海怪被張碩拉入了鏡像空間之中,海怪基本上就可以說是死定了。

不說鏡像空間內完全沒有其他生物,海怪就算是在鏡像空間內的大海中自由的遊走,最終都只有被餓死的結果,就說張碩本人對鏡像空間內的掌控,直接就能夠把海怪玩弄在鼓掌之中。

而在修鍊完之後,張碩就出來了,大廳內正在放著白皇後下載的錄像,一句我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讓張碩剛進入大廳就有些覺得自己是不是走錯片場了。

「窩草,一群汽車人與X戰警,居然在看動漫海賊王,你們這是有多閑啊。」張碩心中想道。

雖然大家是在海上航行,但可不是海賊啊,而且你們真的想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嗎?

「頭兒,你來了啊,這部動漫真搞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在這個世界找到惡魔果實,我想這麼好玩的東西,這個世界應該有的吧?」爵士看到了張碩之後對著張碩巴拉巴拉道。

張碩腦門一道道黑線落了下來,肯定是你這傢伙放的海賊王了,爵士對於地球文化可是非常感興趣的,而張碩所在的地球與復仇者聯盟位面的地球還有變形金剛位面的地球,雖然都有很大的相似之處,但是一樣有不小的不同的。

其中海賊王等動漫,也只有張碩所在的地球才有,這也讓爵士非常感興趣的將這幾個地球上的文化差異收集了一下。

而此刻眾人就在海面上航行,爵士就應景的放了這部海賊王動漫,而且還讓大家看得津津有味,讓張碩都很是無語。

「如果有的話,你會不會吃一個?」張碩對著爵士問道。

「這個的話,我想還是先讓其他人吃了在試試吧,海賊王裡面不是說了嗎?惡魔果實的味道,好像比屎還難吃。」爵士摸著下巴說道。

「讓別人先吃?你想讓誰先吃?擎天柱還是大黃蜂?」張碩摸了摸額頭說道。

至尊狂神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惡魔果實的話,張碩估計擎天柱等汽車人肯定會被爵士給坑了,而且先不說惡魔果實的味道,就說你們這些汽車人能吃惡魔果實嗎?你們不都是只吃能量或者汽油的嗎?

「頭兒,在我們前方發現陸地!!」8) 《不放,炸毛總裁繼續圈緊》作者:如果小嘉

再一天的中午飯後,舒瀰漫和娘家的人好一陣叮嚀和不舍,四人才開始啟程回Y市。舒家一群人在門口目送幾輛車離去。

孫秀茵眼角略濕微怔地看著最搶眼的那輛鈦液銀,她或許這輩子忘不了這兩三天的心裡經歷了。

短短几天她喜歡上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見過她唯一羨慕也最甜蜜危險的愛情;

以為因自己的錯失導致失去曾經她也是有機會得到這樣的愛情和這個男人而心存不甘,直到後來知道自己來晚了整整十八年,如此讓人心悸的美好愛情根本不屬於她,到現在的酸澀釋懷。

孫秀茵秀麗的面上慢慢揚起一抹柔靜淺笑,暗戀失戀不過兩三天。但是她卻很感謝,因為讓她親眼目睹且相信竟然還有這樣動人的愛情,忽然她好像…想戀愛了呢。

「給。」一道沉穩溫潤的男聲讓孫秀茵怔了怔。

是舒天雋。

「這個…」她接過對方手裡的她的粉色外套。

「這是奶奶讓我拿給你的,她說你今天好像有點小感冒。」

她心裡一暖,淺笑道謝。

「進去吧,今天溫度下降了不少。載你回家可以、別載你去醫院啊。」他微笑道。

她被逗笑點頭,兩人並肩慢慢往屋裡走去。

屋裡望向窗外的舒老夫人見兩人一臉溫和淡笑走來,沉穩男人、溫靜女孩,她一愣眼裡微亮。她一直想著那樣脾氣的阿曳該配個溫柔懂事的女孩,所以她一直…那現在是不是可以?

……

那邊騰曳和離渦兩人回到Y市后,時間剛好趕去錢東一大哥的婚禮。

回家拿了要送的新婚禮物,離渦還直接進了衣帽間換了件外套。

情侶裝的騰曳理所當然跟著換,只是他一個勁看著她笑,俊朗迷人的笑容不要錢似的,最後實在忍不住將她拉懷裡親了又親。

因為…她換了件頭套很深的外套。

兩人到『今迷』婚禮場,就看到一對新人和雙方兩家站在豪奢裝扮的入場門口迎賓、拍照、招呼等等。

看到騰曳兩人,新郎新娘和兩家人都喜出望外,被拘在門口的錢東一率先迎了上來。

「阿曳、嫂子,你們倆是來踩場的嗎?」

離渦笑,騰曳認真望他:「我長得太帥了、我女朋友太漂亮了,顏值高穿什麼都好看,我們已經換了最不美麗的衣服了。」

身邊的一圈人:「……」這低調得!

離渦不管他,將禮物遞給新娘:「新婚快樂、永結同心。」柔聲祝福聽起來很真摯。

一對新人受寵若驚接過禮物,笑道:「謝謝,等會兒多喝幾杯,爭取下一對到你們。」

「那給我上一缸。」騰曳真摯說,原來還能這樣的嗎?

所有人忍笑,這個圈子裡的男人哪個不是三催四請才肯踏進「墳墓」,這騰家少爺當真如傳聞那般愛女朋友。要麼不戀愛、一戀愛就恨不得爬進「墳墓」,這心急得!

錢東一搖頭:「完了,阿曳真的被嫂子吃定了。」

離渦微臉紅暗自捏了下不要臉的騰曳。

隨後錢東一領著兩人往景加躍那堆人的酒席走去。

目送兩人進酒席的眾人剛轉身,忽然從身後傳來:「新年快樂,下一對才是我們。」所以我們還未婚,你懂我意思嗎?

眾人又轉過身,嘴角微抽。騰少爺牽著女朋友走了回來,錢東一在後面笑得東倒西歪。

有聰慧的急急忙忙將紅包翻出來,其他人才機靈照做。

看著騰曳邊走邊細心將紅包放進漂亮女孩深深的頭套里,女孩仰頭對他笑了笑。眾人實在忍不住嘴角再抽了抽。

到了酒席那邊,兩人又是被調侃的對象。

「萬千星輝的一雙人終於到了。」景加躍笑道。

「每次兩人出現好像自帶光環似的。」薛未宇嫉妒。

走在前面的錢東一邪笑:「誰叫人家長得好,人家說已經穿了最不美麗的衣服了。」

一大桌的人大笑,笑沒幾秒戛然而止,因為騰曳摟著女朋友經過了他們。

「……」

「幹嘛去?」一公子哥好奇問。

很快,錢東一看到某熟悉的一幕,大笑:「我說呢,以往誰的婚禮阿曳都愛去不去。這回怎麼一叫就認真記下哪天,聽到還在過年期間就笑眯眯的,全是奔著紅包來的。」

一桌十幾人齊刷刷望向彷彿新人敬酒似的兩人,幾近每一桌都喊一聲,然後認真將紅包塞進大頭套,又換下一桌。年輕酒席的眼睛都不斜一下就經過了,專挑長輩桌的。

公子哥們環視了眼整個場子,他們這麼一圈下來,那頭套得裝多滿呀?

薛未宇一聲不吭穿上外套,直往兩人走去、自然加入,時不時喊一句:「阿曳,幫忙塞一下。」

公子哥們默了:「這吃虧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這缺德事我們也干吧,不然這虧得我心痛到好像有點抽啊。」

一桌十幾人默默穿上外套,沒頭套的互相討論放到一起然後對分,連忘記自己職責的錢東一也加入。

於是婚禮場上提前出現了正常又不正常的一幕,騰曳牽著女朋友帶頭,後面跟著浩浩蕩蕩的十幾人,逐桌暗示:「新年快樂,我希望下一對就是我們。」然後N只手有意無意晃過紅包。

長輩們:「……」一陣好笑,什麼時候紅包這麼稀罕了?

越到後面頭套越滿,十幾人笑得彌勒佛似的,暗示得更起勁了。

待那對真正的新人進來的時候還以為自己進錯別人酒席,實在太像敬酒環節已經開始。整得真正新人敬酒的時候台下所有人也有種第二輪敬酒的趕腳。

新郎新娘站在台上,主持人說完話后,終於揚眉吐氣搶過話筒的新娘笑眯眯。

「今天我要嫁人了,我一直有一件想做一直沒敢做的事。趁著今天我想借這個機會、場合了了心裡的遺憾,然後一心一意嫁給我老公。」

台下一陣鼓掌,以表鼓勵。新人的雙方家人一愣,什麼時候多了這環節?

「那就是,」新娘深呼吸,「騰少爺,我喜歡你。」

什麼?台下驚愕得下巴都要掉了,搞事情嗎?新娘在婚禮當天跟另一個男人表白?

只見新郎也不正常,就笑眯眯站在旁邊,不阻止不說話。

底下某桌的公子哥們怪異看著正得意洋洋對著嫂子笑的某人。

「醉離渦,我又被表白了,你還不抓緊我點,多得是女人想把你搶手貨的男人吃了。」他無辜的唉聲嘆氣。

離渦好笑望著上杆子黏人的他。

「這就是我一直想做卻沒敢做的事,終於能一心一意嫁人了。老公,我愛你!」新娘眉開眼笑舉麥大喊。

台下眾人嘴角一抽:「……」這掌該鼓不該鼓?

到笑眯眯的新郎拿麥:「其實,我也有一件一直想做但不敢做的事,趁著今天我老婆都這麼勇敢打頭陣了,我當老公的也不能太懦弱。」

眾人眉心一跳,又是一件『一直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在海上航行了一段時間,其實連張碩自己都不知道會什麼時候遇上陸地。

生物位面的龐大,可以說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測,在出海的第一天就遇上了巨型海怪,可以說所有人都認為,能夠遇上陸地,只能說是看運氣了。

但所有人都想不到,這才接近一個月的海上航行,居然就真的遇上陸地了,除了第一天遇上了巨型海怪之外,其他時候都沒有那麼兇險了,就算平時汽車人與X戰警們進行垂釣,釣上來的海洋生物比較大,但也沒有超出多少,至少還在掌控中。

「登陸,我們上去看看是陸地還是島嶼。」張碩直接下命令道。

發現了一塊陸地,不管是超大型陸地還是之前眾人所在的超大型海島,都要上去探查一番,然後做出信息記錄,將這個世界的地圖完善。

巨艦很快就向著這塊新發現的陸地行駛而去,當然以著巨艦的持水量,自然是不可能靠近得了這塊陸地的,以著汽車人的科技,很快就確認了這塊陸地海岸的一些數據,然後放出了運輸機直接運載汽車人以及張碩等人過去。

這種能夠垂直升降的大型運輸機,只要隨便找個空地就能夠登陸,哪怕沒有空地也能夠強行的壓出一片空地出來。

眾人登陸的地方在海岸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而後放出了大量的無人偵察機偵查這裡的情況。

「看這裡的情況,應該只是一塊比較大點的島嶼而已。」擎天柱看著偵察機收集到的數據說道。

剛剛以著大型運輸機上來的時候,大家幾乎都看到了這塊島嶼的邊緣,這塊島嶼雖然大了一些,但還是有限的,也不過是比之前眾人所在的那塊島嶼小上10倍左右而已。

「這樣的話,檢查檢查這裡有什麼動植物吧,然後建立這塊島嶼的信息之後我們就離開。」張碩點頭說道。

在海洋中,出現這樣的島嶼其實也沒什麼奇怪的,而眾人也只是碰巧遇上而已,如果說之前走的是其他是方向,估計也有可能遇得上這樣的島嶼。

「這裡的生態真的很不錯呢,雖然只是一座島嶼,但也是一座生態環境不下於我們基地那邊的環境。」X教授說道。

這樣的情況,可以說讓X教授對這個位面的環境是感嘆得不行的,不管到哪裡,這個位面的環境都能夠適應大部分生物的生存,這種神奇的體現,怪不得被稱之為生物位面了。

「好了,我們開始分出隊伍,儘快將這個島嶼的情況都調查清楚。「張碩笑了笑,對著眾人說道。

這塊島嶼看著雖然不小,但要將它完全的探索完畢,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而以著眾人的力量以及手段,沒有個十天八天是很難弄清楚這個島嶼上的動植物以及地理環境的。

如果僅僅只是收集地理環境等信息,其實是非常快的,汽車人載著X戰警們一路飛就能夠記錄好,但要收集動植物信息,就讓眾人花費掉不少時間了。

分隊之後,張碩也跟著一個隊伍上岸了,僅僅留下兩個汽車人看守大型運輸機,同時就是在巨艦那邊也有一部分汽車人以及X戰警看守。

張碩跟著隊伍一路觀察,這裡的稀奇動植物也不少,至少還是發現了一些與基地島嶼那邊沒有發現的,這些都被當成了樣品帶了回去。

而這一天,張碩等人正在探索著,突然爵士的聲音就傳到了張碩的耳中,張碩都聽到了爵士那激動的運氣。

「頭兒,我們在你們東面98米這裡,我們發現了一枚惡魔果實。」爵士有些興奮的說道。

張碩等人一愣,而後張碩問道:「爵士,你剛剛說什麼?你們發現了惡魔果實?不會是一顆只像是惡魔果實一樣的植物吧?」

張碩可不怎麼相信這個世界還能出現惡魔果實之類的東西,那不是海賊王世界的東西嗎?怎麼跑這裡來了?

不過轉頭一想,好像還真的有可能出現惡魔果實,雖然惡魔果實是海賊王的世界,但生物位面包羅各種動植物生長,可以說這裡的動植物,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見不到的,只要有存在的可能,那麼就能夠在這裡找到。

「我們馬上過來。」張碩對著爵士等人說道。

今天張碩這一小組就在這裡收集一些動植物樣本,所以耽擱上了一丁點時間,這就讓爵士等人靠近了過來,結果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有這樣的發現。

張碩坐在一汽車人變成的懸浮車子上過來了,擎天柱還帶著變種人繼續在原地收集樣本,雖然說這座島上暫時沒有發現危險,但所有人都不敢有一丁點大意。

張碩到來后,看到了在那裡手舞足蹈的爵士,顯然爵士自己很是激動,讓與他同一個隊伍的汽車人和變種人都有些無語。

「爵士,你不會是真的想吃了這枚惡魔果實吧?」張碩從車子上下來后對著爵士道。

「頭兒,如果你讓我吃了的話,我肯定一口吃了它。」爵士立馬說道。

張碩拍了拍腦袋,這傢伙是不是看海賊王中毒了,首先還不能確定這裡出現的這枚果實就是惡魔果實,他居然就敢吃了,哪怕這枚像是惡魔果實的果實真的是惡魔果實,你吃了能有效果?

「頭兒,這真的是惡魔果實嗎?」帶隊的雖然是爵士,但隊伍中還有一些變種人,他們在看到惡魔果實的時候也是非常意外的。

「不知道,先弄回去研究研究吧。」張碩搖頭說道。

汽車人與變種人都是服用了進化晶石而獲取到異能的,汽車人的異能很單一,不是強化自身金屬就是有了電系異能,而變種人是強化了自身的能力,這兩個種族都不是普通人,吃了惡魔果實會有什麼樣的效果,張碩自己都不好說。

而如果拿給一名普通人來吃,張碩一時間也找不出對象來,不過此刻張碩也是不確定這是不是惡魔果實的。

在一名變種人小心翼翼的將惡魔果實摘下來之後,張碩就拿著這枚惡魔果實離開了,返回到了地球蜂巢中去找王語嫣。 騰曳還在得意有人在醉離渦面前跟他表白,喋喋不休鼓動人抓牢他、看緊他,他實在太暢銷了。

離渦似笑非笑看他,景加躍他們嘴角抽,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誰在抓緊誰、誰在看牢誰!

這時,「醉小姐,我喜歡你。」台上通過麥的擴音大聲傳來這麼一句表白。

騰曳瞬間收聲,陰惻惻順著聲音望去。

『醉』這個姓氏極其獨特罕見,所以台下的人都知道說的是誰,頓時不可思議看向新郎。

你行啊大哥,騰少的女人你都敢表白,你比你老婆還剛!

新郎:「差不多一年前看到醉小姐的照片就心動喜歡了,但是…」乾咳了聲,繼續:「沒敢。」

台下眾人點頭:充分理解,我們也不敢,那可是騰曳啊!

「好了,終於能一心一意娶老婆了,謝謝老婆給了我勇敢的機會。今天,我結婚了,老婆,我愛你。」新郎笑眯眯看新娘。

婚禮終於正常繼續。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