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中的碎片慢慢成形,一把通體冰藍、劍身修長,劍柄和劍身之間彷彿一體,給人以冰冷之感,但周身散發著的紅色氣息卻有透著灼熱!

「恩—!啊—!」陸天羽緩緩握住了劍柄,奇異的能量頓時流入體內,修復和再生同時進行,**兩重天的痛感卻又讓陸天羽不覺卧倒在地,呻吟出聲。

「天羽—!」

「別過去!」無夢擋住了奧特拉斯。

「無夢—!」奧特拉斯露出詢問的目光。

「這是他蛻變的時刻!」無夢目不轉睛的看著陸天羽。

「恩—!」奧特拉斯猶豫片刻,點了點頭。

薩姆萊特——「此劍名為『嘆月』!」修而凡德看了一下謝皓霖的臉色,接著說,「當初師傅早就知道了你的心思,所以在傲天和墮獄的綜合材料之上,他又打造了這把『嘆月』,聯體魔法陣,讓這把劍可以隨意重組,而現在就是它的降生之刻!是不是很奇怪,謝皓霖,為什麼兩把劍會碎裂?」

謝皓霖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看著修而凡德—「不說話嗎?算了,讓我告訴你吧!當進行到禁咒第三階段時,兩劍的負荷將會達到最大,而此時如果再進一步加強力量的話,使之達到頂點,那個瞬間你就會將會自動發動聯體魔法陣,『嘆月』的力量足以讓不堪重負的雙劍碎裂,而你禁咒的元素力同時也給予了這把劍必要的能量!」修而凡德接著說道。

「那個老頭子利用了我?!」謝皓霖咬牙切齒。

「如果你不妄圖奪取雙劍,也不會有現在的結果,認輸吧!謝皓霖!你敗了!」修而凡德淡淡道。

「我—敗了!」謝皓霖眼神在顫抖,「開什麼玩笑!!這個力量我要我放棄!!做夢,不就是雙劍嗎?沒有它們,我一樣可以發動混沌樂章!!哈—!!!」

身體的能量驟然爆發,整顆恆星再次發出強烈的光芒,能量作用之下,謝皓霖的身體化為一道光束射進了盤古倒下的身軀!

「什麼?!」修而凡德看向身後。

盤古巨大的身軀再次動了起來,原本混沌的眼睛變得鮮紅,伸手握住一旁的板斧,慢慢站了起來!

「額—!」盤古把手伸到自己的面前,看了看,試著握緊,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太棒了!!這個身體,不愧是上古魔神!!早就該這樣做了!這才是我想要的!!」

「與那麼龐大的能量體同化居然還能保持意識!這是什麼程度的執念!!」修而凡德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盤古,不,謝皓霖,之後消失在宮殿之上!

「恩—!」陸天羽這時站了起來,手中握著嘆月,眼神變得有些琢磨不清,混沌與清明交融,慢慢向前走去。

「天—天羽!」奧特拉斯輕輕的喊了聲。

「等我回來!」淡淡的說下這句話,陸天羽走到了謝皓霖的面前。

「額—恩!」奧特拉斯點了點頭。

「恩?小鬼,你來了啊!如何?!現在你還想打敗我嗎?!」謝皓霖笑道。

「多說無益!來吧!」陸天羽彎下腰,蹲了下來,似乎是準備跳躍衝刺。

「恩?!!這個態度,你去死吧!!」對於陸天羽淡然的態度,謝皓霖惱羞成怒,手揮板斧,直劈而下。

「嘆月—!」看了一眼手中的長劍,下一秒陸天羽的身影消失了,大地震動,原本站立的地方形成一個巨坑。

「轟—!」一個巨大的物體掉落,捲起一陣風沙。

「什—么?!」謝皓霖難以置信。

「好—厲害!」奧特拉斯驚訝的捂住了嘴巴。

掉落的物體——盤古的右手!

「可惡!!!」謝皓霖猛地轉身,僅剩的左拳夾帶風聲呼嘯而至。

「當—!」反轉劍鞘,陸天羽漂浮空中一步沒動的擋下了這一拳,「只有這種程度嗎?不會再給你出手的機會了!月影!」

身形再次消失了,瞬間如臨黑暗,藍色的閃光相互交錯,美輪美奐,光明再臨之時,已是—!!

「可惡!!!啊—!!」無數道的血痕同時迸裂,謝皓霖不支倒地。

陸天羽飛翔空中,直擊謝皓霖的胸口!

「啊—!!」胸口下陷,謝皓霖瞬間兩眼失神。

踢腿上挑,巨大的身體居然被拋於空中!

緊握劍柄,陸天羽落於地面,跳躍衝刺,無比的速度夾帶風勁月弧,刀刃巨大卻不顯得笨重,薄而利,瞬間,盤古身首分離。

「和你的恆星一起消失吧!」陸天羽踏足飛身,嘆月散落,藍色的結晶漂於天地之間,「嘆.月食!」 遠古之樹——「嘆.月食!」

黑夜降臨,如水晶雕琢般的圓月徐徐升起,映襯著陸天羽的身影,時間的流動也隨之變慢,驟然,殘缺突起,黑暗的陰影籠罩大地,緩緩流動,直至消亡!

「啪—!」月食完成之時,眼前的景象瞬間破碎,顯示出它應有的真實。


一切如常,但是盤古巨大的身軀還有恆星『薩姆萊特』消失了!

「這—怎麼回事?!」奧特拉斯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現象。

「月食,時間壓縮魔法,在它陰影之中被施術者視為目標的物體將會永遠被封鎖在一個時間定點上,你所看到的謝皓霖和薩姆萊特只存在於前一分鐘,而現在、直至將來,他的存在都會消失,因為他的時間已經靜止!」無夢解釋道。

「這—這可能嗎?」奧特拉斯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

「對於已經親眼看過這種魔法的你而言,這個問題已經沒有意義了!」無夢同樣搖了搖頭。

陸天羽從空中緩緩降落!

「天羽—!」奧特拉斯丟下無夢,跑了上去,「你還好嗎?」


「或許吧!」陸天羽苦笑了一下,突然傳來物體碎裂的聲音,瞬間戰神之盔、玄武之盾全部粉碎化為粉末,同時陸天羽也倒了下去,嘆月也自手中脫落。

「天羽!!」奧特拉斯驚呼一聲,抱住了陸天羽。

「收!」修而凡德祭起神之熔爐,空中的粉末全數都被吸收了。

「無夢,天羽他—!」奧特拉斯焦急的看著無夢。

「放心,天羽他沒事,只是疲勞過度罷了,三件武裝的命運本就應到此結束,現在開始天羽才會開始真正屬於他的道路!」無夢解釋道。

「那就好!」奧特拉斯嘴上這樣說,但是臉上緊張的神情卻一點也沒有放鬆,看來真的很擔心。

「那無夢,這把劍我就先帶走了!」修而凡德撿起地上的嘆月。

「恩!我期待新的三大武裝!」無夢點了點頭。

「不會讓你失望了!」修而凡德原地消失了。

「奧特拉斯,讓天羽好好休息吧!我也還有一些事要辦,先離開了!」無夢囑咐道。

「恩!」奧特拉斯點了點頭。

無夢原地消失了—「天羽—!」奧特拉斯看著靜靜躺在自己懷中的陸天羽,一時五味參雜。

奧特拉斯,你逃不掉的,因為你是我陸天羽的女人!精靈族的事情我管定了!

那你就看著吧!我對自己的女人是什麼樣的做法?你是逃不掉的!

「我是你的女人嗎?真是個霸道的傢伙,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說願意,我跟隨你到天涯海角!」臉頰相接,奧特拉斯輕輕蹭了蹭陸天羽的臉,淚水不住流了下來,幸福的淚水吧!

「哇~~!還真是郎情妾意!」此時,一個不協調的聲音打破了氣氛。

「恩?!伊蒂絲!你—!長老院!」奧特拉斯猛然回頭,看到在開戰前就已經失蹤的的幾人,還有身後——!「暗夜精靈?!這是怎麼回事?!」


「沒想到你居然還活著,運氣真好啊!」伊蒂絲笑了笑,「不過這也代表我註定要在今天成為精靈族的女王!」

「你想幹什麼?!」奧特拉斯警戒起來。

「難道看到現在這種情況,姐姐,你還不明白了,只要你一死,我馬上就可能成為精靈族新一屆的女王,而且不會有任何人懷疑我這個女王的真實性!」伊蒂絲說道。


「都到了現在,你還在想這種東西嗎?難道眼前的景象一點觸動都不能給你嗎?伊蒂絲!難道這個王位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嗎?!」奧特拉斯表情顯得有些悲痛。

「這個場景還不是你造成的嗎?奧特拉斯!」伊蒂絲這次直呼其名,「你根本就不配領導精靈族!真正的女王只有我!」

「原來如此!」奧特拉斯突然露出釋然的表情,站了起來,「自然之淚的失蹤,丹妮卡的放逐,暗夜精靈的死亡,你們都是計劃好的!」

「沒錯,奧特拉斯族長,我們就是為了這一天而準備了這麼久,把你的位子交出來吧!」長老的聲音很平靜。

「哈—哈哈哈—哈哈哈!!」奧特拉斯突然仰天大笑。

「你笑什麼?!」伊蒂絲有些惱怒。

「周圍全是同胞的屍體,精靈聖地將近毀滅,這個時候,原本精靈族的代表克蕾爾沙特皇族和長老院居然只想著爭權奪位,我如何能不笑?!我—」

「住口!」伊蒂絲怒極打斷了奧特拉斯的話,「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悲天憫人?!奧特拉斯,我告訴你,今天的這一切全都是你自己造成了,當初你們把我交出去的時候,就應該想到這一天的來臨,不要裝的多麼清高,奧特拉斯!」

「伊蒂絲—!」突然聽到伊蒂絲的心聲,奧特拉斯眼神複雜的看著伊蒂絲。

「伊蒂絲公主—!」一位長老出言提醒。

「我明白,我該說的都說完了,開始吧!」伊蒂絲轉過身,不再看奧特拉斯。

「那麼,奧特拉斯族長,雖然很抱歉,不過還是請你永遠消失吧!上!」長老一聲令下,幾千號的暗夜精靈沖向奧特拉斯。

「你們—!為什麼?!」奧特拉斯這話是問暗夜精靈,同時也是問長老院。

「不必妄想什麼!奧特拉斯族長,他們在漫長的沉睡之下,早已被我們改造為對我們言聽計從的戰士,不會對你手下留情的!」長老答道。

「你們—!啊—!」奧特拉斯閃過攻擊,拉弓搭弦,元素之箭全都偏離了要害,卻冷不防的被一個暗夜精靈劃破了手臂。

「為何要反抗?乖乖交出你的命不久好了嗎?奧特拉斯族長,我們會將精靈族變得比以前更加強盛,這不也是你一直以來的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嗎?」長老問道。

「如果是我以前的話,我或許會這樣束手就擒,但現在我的命不屬於我!我的一切都是他的!」奧特拉斯看向地上的陸天羽,「只要他不願意,我就不會任你宰割!」

「哼!你果然不適合做精靈女王啊!奧特拉斯族長!為了這麼一個區區的人類—!」長老看向陸天羽。

「你們是不會理解的!」奧特拉斯搖了搖頭。

「我們也不需要理解,暗夜精靈,幹掉她!」長老院一聲令下,暗夜精靈頓時如同敢死隊一般沖了上去。

「什麼?!」奧特拉斯頓時無法抵擋攻勢,而且身上的傷勢也有發作的現象,但奧特拉斯卻沒有顯示出退卻,「天羽!為了你,我絕對不能死!」

「說的好啊!奧特拉斯族長!」微風拂過,四個人頓時護住了奧特拉斯的四周。

「你們—!流影!」奧特拉斯認出了來人。

「真不知道天羽到底是怎麼**的?居然讓一代精靈女王對他如此死心塌地,我實在有點受打擊啊!」流影顯得有些懊惱。

「用**這個詞好嗎?」天雲反問道。

「隨便啦!反正人家也不會介意,不過還是先解決眼前的情況會比較好吧!我在旁邊看的早就不耐煩了!」流影打退一個暗夜精靈,聳了聳肩,對龍浩說,「對吧!大哥!」

「同感!」龍浩點了點頭。

「那就上吧!」 遠古之樹——「這—怎麼可能?!暗夜精靈一直以來都是以武鬥為長,但是為什麼—」長老院眾人看著眼前的景象,無法相信,「連區區四個人類都打不過!」

「區區四個人類?!口氣不要太大了,老頭!我們四個一起上,已經非常抬舉你們了,不要太得寸進尺!」流影幹掉手上最後一個暗夜精靈,轉過身說道,「而且我還要糾正一下,我們四個當中,可只有我一個是人類啊!」


「你—!你不是艾麗婭的—?!」伊蒂絲認出了流影。

「是又怎麼樣?」流影反問道。

「哦~~!原來如此,果然艾麗婭還是放不下這個皇位啊!終究還是要來和我爭,也是啊!不管平常裝的多麼的單純,其實還不是一樣的骯髒、下賤—!啊—!」伊蒂絲的話還沒說完,已經被一個巴掌打斷了。

「閉嘴!你沒有資格在這裡說話!」天雲搶在流影之前出手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