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戎止住了步伐,又慢慢的倒了回去,開始念起了咒語。

秦戎已經學習了【妖獸之語】,通過這血師技可以與妖獸進行一些大致的交流。

「你被困在這裡,出不去?」

通過【妖獸之語】,秦戎將自己想說的話化為一股精神之波傳入到斑斕魔虎的腦中。

「吼吼!!!!!」

斑斕魔虎脾氣不是很好,面對秦戎的問題,卻是否認的吼了幾聲,顯然是在維護自己的尊嚴。

「裡面都是一些植物,根本沒有你可以吃的東西,我想你一定是被一些誤闖到這裡的妖獸作為食物的吧。」

秦戎與斑斕魔虎保持著距離,開口問道。

「吼!!!!!!」

斑斕魔虎依然不承認。

「除非達到更高階段,才有可能跳出這山淵或者擊碎這裂縫。但是在這裡,缺少戰鬥,缺少血魂和食物,實力提升得非常緩慢,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可能脫困。」

秦戎繼續說道。 秦戎嘗試著向前走,發現光芒明顯黯淡了一些,於是他開始向後走。

選定了方向,秦戎開始不斷的後退,很快他就發現另一張捲軸似乎在自己之前走過的那個山谷附近。

秦戎是處在半山腰的位置,他特意往下爬,爬到了那山谷出口的遠端高處,目光俯視而下,注視著那幾個試圖進入到山谷中的人。

……

「捲軸亮了,這附近有個持有捲軸的囚徒。」

「先別管,處理了這件事再說。」

「恩,能夠俘獲這斑斕魔虎,三叔肯定會獎勵我們的。」宋敬連說道。

「那是自然,信號已經發出去了吧。」宋敬離問道。

「放心,他們很快就會到的。」宋敬連說道。

說著話的時候,宋敬連特意遼望了周圍,想看看那囚徒是不是就在這附近,如果在的話,就順手殺了,免得下次要找到這個傢伙就更困難。

秦戎隱藏在高處的樹后,此時他已經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出來,所以能夠聽得到他們在遠處的對話。

「宋敬離,哼哼,果然是你,竟然還帶上了你的廢物弟弟,正好一起解決了!」

秦戎浮起了邪魅的笑容。

宋敬離是一個四階血士,秦戎比他高出兩階,宋敬離自然無法察覺到秦戎的精神力已經在探聽他們的對話。

宋敬連是宋敬離的弟弟,按照秦戎的估計,應該是一個二階的血士。

宋家這次寶物被奪,似乎抽不出什麼家族內部的人手,派遣不少青年一輩的前來,而這樣的貨色沒有了其他長輩的保護,正好成為秦戎的磨刀石!

秦戎將捲軸埋在了樹下,做上了記號之後,便立刻滑下山去,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隨著這兩人進入到山谷之中。

對方都是血士,能夠融合兩顆血魂戰鬥,秦戎很可能要面對四顆血魂的壓力,儘管有老林存在,秦戎也不能太過冒進。

……

「那個囚徒好像走遠了。」

宋敬連拿著捲軸,發現捲軸的光芒已經慢慢的黯淡下去,開口說道。

「不要緊,捲軸還可以再找,這被困的斑斕魔虎對於我們來說才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宋敬離說道。

斑斕魔虎為高等統領級,高等戰將級的妖獸幾乎就屬於一方霸主。


幼小的一般也都會在父母的伴隨之下,所以要得到像斑斕魔虎這種高等統領級的血魂非常的困難,尤其是一隻已經成長蛻變到了五段的斑斕魔虎的血魂!

血士之上為血將,血將的血之傷已經能夠駕馭得了統領級的血魂了。

但事實上很多達到血將級別的人都很難真正擁有一隻統領級的血魂。

血統越高的妖獸就越罕見,就比如說斑斕魔虎。

一般而言,斑斕魔虎只會出現在一些深山老林之中,要尋找到一隻斑斕魔虎,往往需要進入一些無比兇險之地。

另外,像斑斕虎這種高種族的妖獸,達到三段之後,心智已經非常成熟,很多時候即便是自爆,也不會讓自己的血魂落入人類手中。

而還處在幼年的斑斕魔虎心智弱,但是幼小的斑斕魔虎一般都是會被成熟的同族保護著,除非能夠戰勝一隻五段、六段的斑斕魔虎,否則根本不可能擊殺幼小的斑斕魔虎。

在交易所之中,一顆二段以下的統領級血魂,哪怕潛力普通的話,價格也是以十萬金幣為單位。

而一顆五段的斑斕魔虎血魂,其價值更是難以估計,如果誰能夠與其簽訂血契,在新星風城定然也是赫赫有名!

宋敬離和宋敬連自然是不可能與斑斕魔虎血魂成功簽訂血契的,想必他們兩個是先在那裡守著,等待他們宋家的那名血將前來這裡。

秦戎自然不能讓他們的得逞,斑斕魔虎血魂被他們得到的話,秦戎要解決他們幾乎不太可能了。

秦戎還記得那個特殊的山淵所在的位置,順著山谷往上爬,打算繞到那個山淵的上面。

山淵之上是一個山滑坡,滑坡覆蓋著許多茂盛的植物,而山淵就像一個陷阱一般隱藏在那些相連的茂密樹冠之中,非常的隱蔽,也難怪斑斕魔虎會跌落其中,不太注意的話,的確不可能會落入這個深邃無比的山淵中。

秦戎爬到山淵邊緣的一顆樹上,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那個山壁裂縫。

「這恐怕是有五十多米吧。」

秦戎俯視而下,看著那筆直的峭壁,感覺到寒氣不斷的上涌。

之前在山淵之下的時候,視線受到遮蔽,秦戎大概估計只有三十多米高,現在看來卻遠遠不止。

目光俯視,秦戎開始在下方的那些植物叢中尋找斑斕魔虎的身影,斑斕魔虎身體似乎完全隱藏在了植物叢中,根本看不見它的身軀。

當秦戎目光注視到那山壁裂縫,此時,山壁裂縫之中已經出現了一個身影。

……

「進去看看,那斑斕魔虎是不是已經餓死了。」

宋敬離對宋敬連說道。

「應該不會吧,斑斕魔虎這種生物一個月不吃東西都能夠撐過來,但是這個傢伙應該也已經餓了很長時間了,戰鬥力肯定變弱了很多。」宋敬連說道。

「恩,小心點,保持距離。」宋敬離說道。

宋敬連點了點頭,也沒有融合自己的血魂,而是直接走進了山壁裂縫之中。

「風魔血魂!」

宋敬連在接近裂縫的時候才融合自己的血魂,顯然是已經算好了距離。

【風襲】!!

宋敬連立刻念起了咒語,施展開風系技能,頓時一股凌亂的氣流從裂縫之中湧入,吹刮著山淵內的那些低矮的植物。

「吼吼!!!!!!」

斑斕魔虎察覺到了動靜,身體瞬間竄出,竟然直接用身軀抵擋著【風襲】,在強勁的【風襲】之下竟然好似根本不受阻礙一般,瞬間出現在了裂縫前!!

【粉碎爪】!!!

斑斕魔虎施展開自己的技能,那強勁的爪子狠狠的擊打在山壁上,頓時山壁出現了一陣搖晃,山壁立刻炸開,出現了一個深有一米的窟窿! 似乎被秦戎說道痛處,斑斕魔虎立刻變得憤怒了,朝著秦戎所在的這山壁裂縫噴出了一道凜冽的吐息!!!

「呼呼呼!!!!」

吼聲堪比【風襲】一般,秦戎立刻念起了咒語,施展開【風龍纏】,將自己保護在其中,避免了斑斕魔虎吐息的席捲。

「別緊張,我不是你的對手,只是你現在被困在這裡,情況不樂觀,我只是想幫你脫困。」秦戎說道。

看見斑斕魔虎情緒穩定下來,秦戎繼續說道:「我的確可以幫你逃脫這裡的,想必你在這裡也被困了很長時間了。」

「吼吼~~~」

斑斕魔虎對秦戎的話感到幾分疑慮。

五段的妖獸心智已經達到非常高了,這種妖獸擁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和一些簡單的邏輯思維,斑斕魔虎自然很難相信秦戎說的話。

「我是一名血師,手上有一種特殊的戒指,這種戒指可以將妖獸裝入一個特殊的空間中,當我走出這裡的時候,再打開戒指,把你釋放出來,你便脫困了……」秦戎說道。

「吼吼!!!!!」

斑斕魔虎怒氣又上來了。

斑斕魔虎智商很高,當然也懂得所謂的妖獸戒指是什麼,那完全就像個黑暗的囚牢,若是進入其中想要脫困的話,根本就不可能的了!

妖獸戒指是血師們想要俘獲妖獸時,一些妖獸獵人經常會帶上一個容量極大的妖獸戒指到野外捕捉妖獸,然後拿到血魂宮或者交易所中拍賣。


秦戎手中的妖獸戒指是秦戎在恆城的時候花了五個金幣購買的,只能容納一隻妖獸,屬於比較劣質的妖獸戒指。

「其實你沒別的選擇,剛才你攻擊我的時候我看見旁邊有不少人的屍體,我想你也應該察覺到最近島嶼上多出了很多人,我想他們遲早都會發現這裡的,若是他們叫了一大群人與你戰鬥,被困在這裡的你也還是會被他們殺死。我的妖獸戒指是容納不了你這種強大的妖獸的,你隨便一個技能就能夠把它擊碎……」

妖獸說道。

「吼吼!!!!!」

斑斕魔虎還是不太相信秦戎,發出了吼聲,示意秦戎離開。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只有離開了。」

秦戎無奈的搖了搖頭。

其實秦戎確實是打算幫助斑斕魔虎脫困,只要將這斑斕魔虎給移出去,山淵內的那些植物就歸秦戎所有了,秦戎也要通過谷冷參給凝治療傷勢和提高實力。

至於秦戎剛才所說的話,也確實是實話,秦戎手中的這戒指根本困不住這五段的斑斕魔虎。

……

山淵內,光線漸漸的昏暗,斑斕魔虎看著這個與自己對話的人類離去,眼神又有所變化。不過高傲的它並沒有妥協,只是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吼叫,轉身回到這狹隘無比的山淵內。

斑斕魔虎略顯幾分頹然的趴在有些陰冷的草叢上,閉上了眼睛打算睡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斑斕魔虎又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斑斕魔虎耳朵立刻豎起,迅速的跑到旁邊隱藏起來。

「啪~~~~~~~」

忽然一具帶著血液的屍體被扔了進來……

斑斕魔虎疑惑的看著那具鐵齒豪豬的屍體

「這是給你的食物,裡面還有血魂,應該能夠讓你溫飽幾天……但願哪天你的同伴發現了你,幫助你脫困吧。」

斑斕虎眼神再一次變化了,之前那個人類的聲音從裂縫之中傳來,但是沒有多久,聲音就漸漸遠去了,顯然是拋來這具屍體之後便離開了。

秦戎從山淵中走出的時候正好遇見了一隻豪豬,將其殺死之後,秦戎順便將屍體拋給了斑斕魔虎。


斑斕魔虎是高等統領級妖獸,並且已經成長蛻變到了五段,在這島嶼上應該也是算是一方霸主,若是困在那裡被餓死,那便太過悲哀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