眯眯眼轉頭看了一眼葉乘風,將姜浩散給他的香煙夾在耳朵上,很是不屑地看著葉乘風,「你麻痹,眼睛綠了?連浩子的女朋友都敢搶?你他媽是不是幾年沒草過比,腦袋被精蟲咬爛了?」

要說姜浩能這麼快就喊到人,說明這夥人就是在這附近一代混的。

這一代有名的混子,葉乘風沒有不認識的,但是眼前這人,真沒什麼印象。

不過聽眯眯眼滿嘴噴糞,那不屑的樣子,的確不像是嚇唬人,不禁一聲冷哼。

姜浩在一旁立刻道,「別他媽和她廢話,給我打,今天兄弟們的開銷算我的!」

一聽這話,眯眯眼的眼睛睜開了,葉乘風也不禁覺得好笑,原來姜浩就是這麼花錢叫人的?

眯眯眼剛要說話,這時就聽不遠處的洗手間里傳來了一聲女人的尖叫,「救命……」

沒一會又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你放手,不然我報警了……」

隨即又傳來一個男人猥瑣的笑聲,「報警?老子就先把你陣法了……」

趙宇博和姜浩都聽出來了,喊救命的是李秋慧,說要報警的是周雅琪,兩人相視一眼,臉色大變。

姜浩立刻朝眯眯眼道,「快,老子女朋友被人欺負了!」說著話已經和趙博與朝衛生間方向跑了過去。

眯眯眼立刻朝著葉乘風一聲冷笑,「小.逼.養的,算你走運!」說著領著一眾小弟跟了過去。

眾人剛到衛生間方向,就見走廊口站著幾個彪形大漢,一見有人來就攔住說,「予哥辦事,滾開!」

而走廊里衛生間門口,兩個大漢正抓著周雅琪和李秋慧,一個滿臉通紅顯然喝了不少酒的青年,正猥瑣的朝兩人笑著。

兩女人嚇的臉色蒼白,不住地叫著救命,但是兩女人越是叫,予哥就越是興奮,大富豪ktv里的公主都玩出老繭了,早他媽想換換口味了。


沒想到剛這麼想,就碰到兩個如此姿色的女人,今晚不玩個3.p,自己都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小夥伴。

趙宇博見狀立刻朝著裡面喝道,「喂,你幹什麼……」

他說著就要往那邊走,不想路口的大漢對著他的腦袋就是一拳,「麻痹的,都說了予哥在辦事,讓你麻痹滾開了!」

趙宇博一拳就被打趴下了,躺在地上喘著粗氣,裡面的李秋慧見狀,嚇得又是一聲尖叫,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

姜浩見狀立刻朝身後的眯眯眼道,「翔子,快幫手!」

眯眯眼這時立刻走到巷子口,朝著巷子里喝道,「麻痹的,我兄弟女人都敢搞……」

不過他話還沒說完呢,臉色就是一怔,怔怔地看著裡面轉頭看向他的男人,哆嗦地道,「老……老大?」

後面十幾個小弟本來也想吶喊助威的,一看那人,臉色都變的煞白,站在那低著頭不敢吭聲了。

予哥喝的有點高了,沒看清巷口的人,這時定睛一看,啐道,「麻痹的,我他媽以為誰呢,張翔,你麻痹,都敢和哥大呼小叫了……」

「老大……」眯眯眼張翔滿頭冷汗,連聲道,「這兩女的是我朋友的女人……不是……我不敢……」

予哥立刻朝著他一聲暴喝,「滾過來……」

張翔立刻屁顛的跑了過去,還沒站穩,就被予哥一腳踹翻,用大頭皮鞋對著他的身子猛踹,「我讓你大呼小叫……」

姜浩頓時傻眼了,沒想到自己叫來的張翔,居然是要非禮李秋慧和周雅琪的那個予哥的小弟,真他媽見鬼了。

張翔被予哥一陣猛踹,哼都不敢哼一聲,他那些小弟更是連頭都不敢抬。

等予哥踹過癮了,這才拿出一疊鈔票,直接甩在是張翔的臉上,打了一個響指,朝張翔的小弟道,「帶你們大哥去醫院!」

等張翔被他的小弟抬出來的時候,姜浩才注意到他嘴都被踹撕了,滿臉都是血,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予哥踹的一身汗,腦子也清醒了一些,這時看向面前兩個女人,見她嚇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小夥伴更就蓄勢待發了。

不過這時他見兩個女人都瞪著自己,臉色頓時一動,突然想到剛才張翔說什麼來著,這兩女人是他朋友的女人?

想著予哥立刻轉頭看向巷口的姜浩和趙宇博,趙宇博至今還躺在地上,感覺腦袋蒙蒙的,姜浩更是嚇的腿都在哆嗦。

予哥知道要征服眼前的兩個女人,讓他們知道自己厲害,就要首先讓她們看看自己男人如何不堪,立刻朝著姜浩和趙宇博打了一個響指,「你倆,過來!」

姜浩嚇的腿都軟了,早邁不開步子了,趙宇博更是躺在地上,兩個壯漢直接將兩人駕到了予哥面前。

李秋慧見趙宇博額頭都腫了,立刻問他有沒有事,可惜現在趙宇博已經沒力氣回他了。

予哥看了一眼趙宇博和姜浩,點上一根香煙,冷哼一聲,「跪下!」

兩人還沒聽清楚,就覺得腿上一麻,被人直接踹跪下了,予哥上去一腳踩住一個人的手,「這兩女人是你們的?」

姜浩和趙宇博手上都是一陣劇痛,感覺手指都要被踩斷了,趙宇博連聲朝予哥道,「予哥,予哥……那是我老婆……」

「你老婆?」予哥腳下立刻一用力,「你說是你老婆,就是你老婆?有什麼證據?」

趙宇博感覺自己都聽到手指斷裂的聲音了,痛的滿頭冷汗,說不出話來。

予哥又是用力一踩,「麻痹的,問你們話呢,這兩美女你們認識?」

趙宇博眼淚都快下來了,這時努力抬頭看向李秋慧,見她正滿眼含淚地看著自己,一咬牙將頭埋了下去,「……不認識……」

予哥得意的一笑,立刻又用力踩姜浩的手指,「你呢……」

姜浩早嚇傻了,沒等予哥用力就連聲道,「哥,我是路過的……哎呀……痛、痛、痛、痛……」

予哥很滿意,鬆了腳得意地朝兩女人一笑,「你們看,他們都說和你們沒關係了,還是跟哥去尋樂子吧……」

趙宇博和姜浩已經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坑把自己給埋了,可以想象,現在李秋慧和周雅琪肯定都是一臉的失望。

予哥見走廊那邊圍著一群人正在朝這邊看,立刻暴喝一聲,「麻痹的,沒看過日女人啊,想看回家看你爸日你媽去!」

走廊那邊圍觀的人立刻嚇的紛紛逃散,只有一個人還站在那裡,繼續一邊抽著香煙,一邊看著這邊。

予哥臉色一動,朝那人道,「你不肯走,看來這兩女人你認識?」

予哥說著又用腳踩住趙宇博和姜浩的手,兩人頓時痛的慘叫起來。

不想那人不但沒被嚇走,反而朝著這邊走了過來,「我是認識,怎麼了?」

予哥眉頭不禁一挑,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姜浩和趙宇博抬頭看了一眼,正是葉乘風,臉色頓時一變,更是無地自容。

周雅琪和李秋慧見葉乘風朝這邊走來,本來已經絕望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希望。 ;

予哥盯著葉乘風看了良久,見他眼神中談不上犀利,也看不出殺氣,很是淡定和冷靜,但是明顯和他的歲數不大相輔。

不過予哥暗想自己這邊這麼多人,葉乘風也就一個人,又見一側的兩個女人都用期望地眼神看著葉乘風,心中頓時一動。


麻痹的,看來還真認識,予哥立刻朝身後的兩個壯漢使了一個眼色,想著就按對付趙宇博和姜浩的辦法來。

那兩個漢子會意,立刻上前按住葉乘風的肩頭,想把他摁跪下,不想葉乘風卻依然站在那裡紋絲不動。

那兩漢子見狀立刻出腿去踢葉乘風的膝蓋關節,不想腿還沒踢中葉乘風呢,兩人都覺得下體一痛,再看葉乘風的兩隻手正抓著兩人的命根。

兩漢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見葉乘風手上一用力,頓時一股痛徹心扉的感覺直接傳遞到大腦神經,兩人的臉瞬間就憋紅了,倒在地上捂著褲襠,悶哼不已。

予哥見狀頓時樂了,本來看葉乘風那樣子還以為有些斤兩呢,沒想到只會玩這種陰險偷襲的招術,他頓時一個健步上前,一腳就踢向了葉乘風的腦門。

他穿著大頭皮鞋,即便沒踢中葉乘風的腦袋,就算擦著腦袋,都能擦掉一層皮。

豈知他腿剛到葉乘風面前,就被葉乘風一把抓住了,沒等他反應過來,葉乘風一腳已經直接踢中他的褲襠。

予哥還沒來得及叫,葉乘風立刻又是一個轉身,背對予哥,正好予哥疼的想要彎腰,頭剛低下,葉乘風一個肘擊直接打中他的面部。

沒等予哥作出下一步反應,葉乘風又是一拳對著予哥還在他手裡的腿就是一拳,直接命中膝蓋,隨即用力一扭,鬆開了手,予哥倒在地上了。

葉乘風的動作很快,看似好幾個動作,其實只是在短短三秒內完成,一氣呵成,根本沒有給任何人反應的機會,眾人就只記得自己聽到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

等扣押著周雅琪和李秋慧的兩個漢子反應過來的時候,葉乘風已經到了兩人面前,那一雙眼睛,就直接把兩人嚇萎了,愣在原地動都不敢動。

葉乘風伸手將李秋慧和周雅琪拉了過來,周雅琪一直強忍著沒哭,這時立刻一把抱住了葉乘風,趴在他肩頭不住地啜泣,「剛剛嚇死我了……」


李秋慧站在原地看著葉乘風和周雅琪,心中一陣黯然,再看看趴在地上的趙宇博,她的心碎了一地。

葉乘風伸手輕輕拍了拍周雅琪的後背,淡淡地道,「有我在,沒事……」

姜浩和趙宇博這時站起身來,臉上一陣紫一陣紅,羞愧的無語言表,姜浩看著周雅琪摟著葉乘風,心中又憤又羞。

趙宇博看了一眼,連忙走到李秋慧的身邊,拉著她的手,「老婆,你沒事吧……」

李秋慧眼眶一陣泛紅,但是依然強忍著沒讓眼淚掉下來,她滿腦子都想著剛才的一幕幕,從在ktv里,到差點被予哥侮辱,趙宇博實在讓她太失望了。

這時她掰開趙宇博的手,隨即伸手從無名指上摘掉訂婚戒指,塞到趙宇博的口袋裡,「請別叫我老婆,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了!」

李秋慧說完又轉頭看了一眼葉乘風,見他看都沒看自己一眼,正不住地拍著周雅琪的後背,安慰著她。

她心頭一陣酸疼,以為這麼多年自己已經忘記了他,但是今天才知道,自己從來都沒有忘記過葉乘風。

其實這個時候的她也同樣需要安慰,但是此時此刻,她覺得自己在這就是多餘了,立刻將頭一扭走開了,一直強忍著眼淚,出了大富豪后,才蹲在路邊嚎啕大哭了起來。

本來趙宇博應該去追的,但是此時他的腦子裡一片空白,已經忘記了邁動腳步了,從口袋裡掏出戒指,痴痴地看著。

這麼多年了,自己追李秋慧這麼多年了,本來以為就要成功了,但是偏偏這個時候葉乘風又出現了,這是為什麼?

趙宇博想著這麼多年來,自己為了追李秋慧,可謂是絞盡腦汁,明明學校都流傳著葉乘風可能已經睡了李秋慧,他都不為所動的要追。

好幾次趙宇博都主動要求和李秋慧發生關係,但都被李秋慧明著按著拒絕了,說要等結婚以後再說。

自己苦心這麼多年,別說李秋慧的身子沒得到了,連他媽嘴都沒親過,這時他滿腔憤怒地看著葉乘風,都是他,如果沒有他,李秋慧早就是他老婆了。

一時憤怒充斥著腦子,他立刻搬起了一側的垃圾桶,沖著葉乘風就奔了過去,這一下一定要讓葉乘風腦袋開花,報當年的以及現在的仇。

豈知他剛到葉乘風的身後,地上的予哥又乘著站起身來,手裡又多了一把刀,一下子就朝葉乘風的背後刺了過去。

趙宇博頓時愣住了,高高舉著垃圾桶忘了自己要幹什麼了,垃圾桶里的東西瞬間掉落在他身上,一個易拉罐哐當作響。

葉乘風聽到聲音轉頭一看,還沒看清趙宇博的狼狽樣,就見予哥一把刀已經朝著自己這邊刺來,不過好像不是沖著自己,而是自己身後的周雅琪。

予哥一臉窮凶極惡的怒吼著,「麻痹的,老子殺了這娘們,老子玩不到,誰也玩不到……」

葉乘風立刻推開周雅琪,伸手一把抓住那把刀,無論予哥怎麼用力,都刺不過半分。

予哥用力想要刺向葉乘風,恨的牙痒痒的,「麻痹的,老子殺了你……」

葉乘風一拳打在他的面門,予哥頓時徹底倒在了地上抽搐著,滿臉都是血。

周雅琪剛剛被葉乘風推開的時候,還不明所以,這時去也見葉乘風的手裡還握著一把刀,但是握的卻是刀刃,而且手還在滴血,頓時嚇的叫出聲來。

她這時想起剛才予哥是說要殺自己的,葉乘風這是在為自己擋刀,頓時心中內疚之極,連忙上前握著葉乘風滿是血的手,「你沒事吧!」

周雅琪掰開葉乘風的手,將他手裡的刀拿開,連忙檢查葉乘風手裡的傷,見手心已經被割了一道口子,頓時眼淚就下來了,「對不起,都是我……」

葉乘風卻握了握手,隨手撕開自己身上的t恤,撕出一個布條將手裹住,嘴上輕描淡寫的說,「沒多大事,小傷,重要的是你沒事!」

周雅琪頓時又是感動不已,更是自責了,連忙握著葉乘風的手,「你這樣不行,我送你去醫院吧……」

一側的姜浩看到這一幕,再想想自己剛才那一幕,被予哥稍微一威脅,就嚇的不敢說自己認識周雅琪,頓時感覺無地自容。

而就在這時,走廊那邊傳來一個聲音,「我草,這邊什麼情況……」

地上的予哥躺在地上轉頭一看,立刻朝著那人道,「垚哥,我他媽被人打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