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這道劍氣的襲來,雲風海冷喝一聲,揚起手中的靈劍進行抵擋。

第一道劍氣,的確被雲風海擋住了,但葉陽沒有半點停留,整個人踏著虛空,沖向雲風海的瞬間劍術再次爆發,又是大雷音劍術,又是破空一劈,只是這一次劈出來的劍氣,達到了兩丈長。

兩丈長劍氣蘊含的劍意驚人,嗡嗡嗡震蕩虛空的雷音也尤為的洪亮,顫人心弦,讓人有一種看上一眼心臟都會承受不了要爆炸的感覺。

「可惡,小畜生,你別太囂張!」

看見葉陽的第二劍氣勢厲害到了這種程度,雲風海氣得連連怒吼,身上也爆發出滔天氣勢,要迎擊葉陽這第二劍。

第二劍,也被雲風海擋住了,但並沒有被完全的擋住,劍氣的餘波貫穿進他的身體,讓他身上再次出現了猙獰血口,而且劍氣爆發出的強大力量也震得他連連後退,可謂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完全是節節敗退。

「啊啊啊,小畜生,我要殺了你!」雲風海雙眼通紅,似乎殺紅了眼,穩住身體的同時再次衝上前,似乎想找葉陽拚命,但葉陽袖袍隨意一揮,虛空成劍,無形的劍氣再次爆發,第三劍,這第三劍直接把雲風海劈得連連吐血,體內的經脈差點都被震碎了。

「這個小畜生怎麼會如此強大?」

雲風海面如土色,做夢都沒想到自己幾乎沒有半點反抗力,完全被葉陽碾壓了。

望著身前好似變成了一頭遠古洪荒巨獸的葉陽,感應著葉陽體內那強大的力量,雲風海一時之間心靈都在顫抖,似乎螻蟻般的自己遇見了神靈,下意識的就要進行頂禮膜拜。

他連連後退,大口咳血,滿臉怨毒的盯著葉陽,喝道:「你這小畜生,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到底修鍊了什麼功法,竟然讓你擁有那樣強大的力量?」

回答他的,是葉陽冷漠至極的一劍,「要你命的奇遇,要你命的功法,要你命的力量!」

一道劍氣出現,只有隱隱的雷音產生,看似緩慢,但又快如千年,眨眼之間就穿梭虛空,到達了雲風海身前。

這一劍雲風海是躲無可躲,氣息完全被鎖定了,除非他擁有像葉陽那樣速度快的修羅之翼才能躲開,可惜他沒有。

看見這一劍到來,雲風海臉色唰的一下白了,再也沒有半點血色,這一劍真的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不可能,我雲風海怎麼可能死在葉陽這小畜生手裡?」

感受到死亡氣息的雲風海暴吼連連,關鍵時刻全身上下所有元力狂涌而出,在胸口形成了一面氣盾,一面氣牆:「申天坤,你愣著幹什麼?我若是栽在了這小畜生手中,你的下場估計比我好不到哪裡去!」

「小畜生,你敢!」

本來申天坤正處於怨靈被毀的悲切之中,但云風海的大喝將他驚醒,看見葉陽那一劍似乎能要了雲風海的命,頓時讓他又驚又怒,驚的是葉陽出手竟然如此之快,幾乎在破掉了他怨靈的瞬間,幾個呼吸后就將雲風海打得連連吐血,怒的是葉陽竟然敢對雲風海下殺手。

雲風海說的沒錯,若是他死了,留下自己一人根本不是葉陽的對手。

在自己怨靈被毀的時候,申天坤算是徹底明白了,葉陽的強大簡直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只有和雲風海聯手,才有可能將葉陽擊敗。

因此看見葉陽對雲風海打出要人命的劍氣時,申天坤臉色大變,暴怒之餘連忙上前,想要進行救援。

可惜,葉陽早就暗暗觀察他的舉動,眼下一感應到他想進行救援,無敵神拳再次爆發,四條元力手臂咔咔咔出現,對衝上來的申天坤進行阻攔。

而在阻攔的瞬間,一道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起,是葉陽的劍氣,劈在了雲風海身前的氣牆上。

這面氣牆由磅礴元力凝聚而成,是雲風海面對性命威脅所凝練而出的最強防禦,擋住三次蛻梵谷手的最強一擊都不在話下。

但是,他的氣牆在葉陽的劍氣下,好似豆腐似的,一下就被劈碎了,而雲風海整個人,幾乎來不及反應,也被劍氣結結實實的劈中了身軀。

噗嗤,一道猙獰血痕,出現在雲風海胸口,劍氣直接把他胸口炸開,血肉橫飛,中了這一劍,他的胸口甚至出現了森森白骨,鮮血淋淋。

「這個葉陽,這個小畜生,竟然把我傷害到了這種程度?」

雲風海難以置信的低頭看了看自己連骨頭都能看見的胸口,身軀一時之間都站立不穩,差點從半空掉下去,好不容易操控氣流穩住身體,葉陽那冷冷的聲音又在耳邊響了起來。

「雲風海,是不是難以相信自己會敗在我的手中?」

葉陽冷冷開口,背後四條元力手臂對申天坤進行阻攔,同時面無表情的逼向雲風海,「你不僅會敗在我的手中,還會死在我的手中。」

「沒想到,我是做夢也沒想到,竟然會栽在這樣一個小畜生手裡。」

看見葉陽殺機森森的逼來,雲風海滿臉苦澀,他如今身受重傷,全身經脈在葉陽接連的劍氣下已經破碎不堪,是強弩之末了,現在任意來一個二次蛻梵谷手都能要了他的命,更何況是葉陽這個妖孽。

因此看見葉陽逼來,雲風海並沒有躲閃,也沒有求饒,而是帶著怨毒的聲音問道:「小畜生,臨死之前,我就想知道你到底修鍊了什麼功法?讓你強大到那種地步,難道是傳說之中的天級功法?」

「天級功法?」葉陽冷冷一笑,「天級功法算什麼?在我的功法面前什麼都不是。我修鍊的功法,是連神靈都沒有資格修鍊的功法,傳說之中的神級功法!」

葉陽老老實實的回答了雲風海,要滿足雲風海臨死前的願望。

當然,這個聲音他是以靈識傳音的方式回答的,只有雲風海一個人能聽見。

「什麼?連神靈都沒有資格修鍊的功法?」

雲風海一聽,驚得身體都在顫抖,若是不久前葉陽對他說這番話,他肯定會嗤之以鼻,但現在葉陽表現出了這樣強橫的手段,讓他不得不相信。

「原來,原來這個小畜生修鍊的是神級功法,神級功法,是天上諸神修鍊的功法,這個葉陽何德何能,竟然被他得到了?」

雲風海失魂落魄,在這一刻終於知道自己跟葉陽作對是多麼可笑的事情,不過他並沒有悔恨,而是暴喝道:「葉陽這小畜生修鍊的是神……」

他是想把葉陽修鍊神級功法的事情說出來,這樣消息走漏,引起強大高手的窺覷,到時候整個神州大陸都將沒有葉陽的容身之地。

雲風海是知道自己今天沒有活路可言,不過他就算是死,也要將葉陽置於死地,可謂是怨毒至極。

但是,神級功法四個字他還沒有說完,僅僅只說出了一個『神』字,一桿青銅長矛就刺殺過來,噗嗤一聲貫穿了他的心臟。


雲風海頓時感覺靈魂一顫,知道自己即將死亡,他抬頭一看,發現手握長矛貫穿自己胸口的人是葉陽,頓時雙眼一瞪,帶著無窮無盡的怨恨,張大嘴巴,似乎想在生機消失之前,用盡全身上下最後的力量,把葉陽修鍊神級功法的事情說出來。

但是,他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發出半點聲音,懸浮在半空的身軀,突然就被從長矛內爆發而出的強大力量震得四分五裂。 當雲風海的身體,在葉陽的長矛下被炸得四分五裂時,在場的所有人全部瞪大眼睛,實在沒有想到雲風海這樣的三次蛻梵谷手,這樣的一宗之主,就這樣死在了葉陽手中,而且死得如此凄慘,血肉橫飛,從半空掉落了一地。

「雲…雲風海死了?」

地面的炎陽宗弟子面面相覷,都有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

雲風海可是三次蛻凡的高手,是南域七線勢力頂端,雲峰宗的宗主啊,就這樣死在了他們面前,死在了他們的少宗主手裡?

幾個月前,他們眼裡的少宗主還是一個廢物,短短几個月後,竟然成長到了這種逆天程度,面對兩個三次蛻梵谷手的圍殺,不僅能立於不敗之地,甚至還反手把兩人之中的其中一人殺了。

這讓在場的炎陽宗弟子,都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不遠處,雪白大狗小白同樣張大嘴巴,盯著懸浮在半空好似戰神的葉陽喃喃道:「小黑,這…這就是你的老大?」

「沒錯,這正是我的老大。」紅桃翹起了嘴,「怎麼樣,小白,這下你知道我老大的厲害了吧?」

「厲害,厲害個屁。」小白暗中撇了撇嘴,斜睨了一眼紅桃,「你老大的確厲害,不過我說你這傢伙,能不能先把我的封印解開?你倒是爽了,我卻在這裡有氣無力跟死狗似的躺著…」

半空中。

當申天坤看見雲風海的身體在葉陽的長矛下被震得四分五裂時,臉上再也沒有半點從容之色,變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指著葉陽一時連話都說不出來:「你…你竟然殺了雲風海?難道不怕挑起和雲峰宗之間的戰爭?」

「雲峰宗?」葉陽冷冷一笑,盯著申天坤道:「宗主都被我殺了,剩餘的人又何懼之有?不過你別擔心,今天不僅雲風海要死,你也要死。」

「死?我申天坤怎麼可能會死在你這個廢物手中?」

申天坤臉色陰沉,突然間又陰測測的笑了起來:「葉陽啊葉陽,我倒是要感謝你,感謝你替我殺了雲風海,現在只剩我一個,只要我殺了你,不管你得到了什麼奇遇,不管你身上有什麼寶物,殺了你,一切還不都是我的? 我的廢材小少爺 ,也能接著把我殺掉?我可不是雲風海那個廢物,今天就算是拼著境界掉落的危險,也要讓你血濺當場,讓這個炎陽宗生靈塗炭!」

轟隆隆!話音一落,申天坤全身上下突然爆發出了強烈氣息,那氣息節節攀升,竟然頃刻間就達到了四次蛻凡的境界。

「什麼?四次蛻凡?」

感應到申天坤的修為突然暴增,竟然達到了蛻凡四重天,葉陽頓時一驚,知道此人恐怕催動了某種強行提升修為的魔功。

不過葉陽並不擔心,通常強行提升修為的手段,只能維持很短的時間,而這個時間一過,修為不但會跌回原來的境界,甚至還會產生嚴重的反噬,戰鬥力就會大大受損。

因此葉陽只要等,等申天坤過了這段時間,等申天坤的修為跌落,到時候就能將其任意宰割。

常人面對強行提升修為的敵人,肯定是要打游擊戰,拖延時間,等到敵人保持不了暴增的境界,才會正面對敵。

但葉陽面對將修為暴增到四次蛻凡的申天坤,並不打游擊戰,而是要正面迎敵,其一是申天坤修為暴增,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要借這個機會把他當場殺死,雖然他憑藉速度可以讓申天坤追不到自己,但萬一申天坤狗急跳牆,去對付地面的炎陽宗弟子,縱然是葉陽手段再通天,也保護不了所有人。

因此他選擇正面迎敵,何況他內心根本沒有半點懼怕,就算在場只有他和申天坤兩人,他也不會有半點退縮,要在對方燃起希望的時候,將其打下地獄,讓其徹底明白什麼是絕望。

葉陽對申天坤的怒火,比對雲風海的怒火濃郁了不知道多少倍,因為三年前的狩獵大會,申天坤不滿最後的成績,命令教里的弟子對葉孤進行偷襲,活生生將葉孤這個炎陽宗未來新星偷襲致死,當時炎陽宗和黑蓮教就差點打起來,不過最終還是草草了事。

葉孤雖然是葉陽的父親葉陵帶回來的孤兒,但葉孤不僅是葉陵的弟子,還是葉陽的好朋友,要知道三年前的葉陽還是個廢人,炎陽宗上下,葉孤是唯一一個能以朋友關係跟葉陽說話的人,其他弟子就算明面里對葉陽表現恭敬,暗地裡也會嗤之以鼻。

因此葉孤的死亡對當時的葉陽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早在當天葉孤慘死的時候他就發了誓,盯著那和自己父親對峙時還滿臉嘲弄的申天坤發誓,發誓未來等自己強大了,一定要讓申天坤跪在山門前,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現在葉陽知道,自己報仇雪恨的時刻終於來臨了。

「葉孤,我的朋友,我終於能夠為你報仇了。還有父親,當日你沒有和申天坤交戰,是擔心炎陽宗弟子受到牽連,所以才草草了事,孩兒知道父親你內心肯定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弟子被殺死也不能找真正的兇手報仇。但現在,孩兒成為了蛻凡境高手,一步登天,擁有了擊殺申天坤的實力。今天,就要將此人殺死,以祭葉孤在天之靈。」

葉陽手持狼神之矛,心情有些激動,埋藏在內心三年之久的仇恨,今天終於可以宣洩而出了。

「申天坤,這個申天坤的氣息,怎麼突然變強了這麼多?」

看著半空的申天坤突然氣息暴增,地面的炎陽宗弟子覺得有些不妙,一旁被紅桃解開封印的小白則是生龍活虎汪汪汪沒心沒肺的叫道:「這個卑鄙的人類,冒著巨大風險強行提升修為,達到了四次蛻凡的境界,我看你們的少宗主,恐怕危險咯…」

「什麼?四次蛻凡?」

炎陽宗弟子們頓時一驚,如若真如眼前這條雪白大狗所說,那他們只有二次蛻凡境界的少宗主,還真的危險了。

「嘿嘿嘿…」申天坤突然陰笑起來,「葉陽,我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四次蛻凡的境界,而你這個廢物,還是一個二次蛻凡,縱然你再逆天,戰鬥三次蛻凡已經頂天了,我就看你還有什麼本事跟四次蛻凡的我斗。」

「四次蛻凡?」葉陽冷冷一笑,「你的四次蛻凡,不過是短時間提升上來罷了,能維持多久,十分鐘?二十分鐘?我看連五分鐘也維持不了吧?」

別看申天坤修為暴增,外表看起來似乎強大無匹,但葉陽靈識何其強大,早就洞穿了申天坤身體內那紊亂的元力,十分狂暴,知道這種力量申天坤隨時都會控制不住,時刻都會暴走。

果不其然,葉陽的話一出,申天坤的臉色立即一變,但隨即就冷笑起來:「被你這廢物猜中了又怎麼樣?沒錯,我的修為,的確連五分鐘也保持不了,但在這短短時間內,要擊殺你葉陽足夠了!」

「哦?足夠了?」葉陽揚了揚眉,手中狼神之矛驟然一刺,「別說你短時間提升到四次蛻凡,就算你真的是四次蛻凡的高手又如何?在我手中,能翻起什麼風浪?」

「不見棺材不落淚。」

看見此刻葉陽不僅沒有退避,反而還迎上前來,申天坤頓時冷冷一笑,心中欣喜不已,若是葉陽和他打游擊戰,就算他修為達到四次蛻凡,恐怕也奈何不了葉陽,但現在葉陽衝上前來,簡直正合他意,他就怕葉陽會逃跑呢。


「死!」

修為暴增到蛻凡四重天,增加的不僅只有力量,還有速度。

一個死字從申天坤嘴裡爆發,緊接著他肩披乾魔鎧甲,手持乾魔神劍,如一尊魔神,以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向葉陽衝殺而來。

砰!

半空之中,葉陽的長矛和申天坤的魔劍當空一撞,產生的波動如漣漪般向四周席捲,兩人的交擊處完全像炸開了一朵花。

「乾離劍,乾魔劍!」

申天坤連連大喝,手裡的魔劍對葉陽進行連連刺殺,幾乎眨眼間就刺出了上百劍。

每一劍,不是直指葉陽的心窩,就是直指葉陽身體的其他重要部位,簡單來說,就是任意一劍,都能要了葉陽的命。

四次蛻凡的申天坤的劍術很快,快到了劍光產生了上百道殘影,讓人一時間分不清劍招的真假。


申天坤的劍的確快,但葉陽的長矛也不慢,攜帶著九轉龍神訣的力量,狼神之矛不要命的捅出。

砰砰砰砰!

頃刻之間,兩人就在半空交擊了不下上千次,在一次劇烈的碰撞中,申天坤倒退了十餘步,而葉陽則是原地不動。

「不可能,我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蛻凡四重天,怎麼還是奈何不了這個廢物?這小子到底有多強大?」

申天坤嘴角出現了血跡,在和葉陽的對戰中雙臂都被震得發麻,實在讓他難以置信,為什麼自己四次蛻凡,也不能將這小子鎮壓?

「我不信,我不信四次蛻凡的我,還不能將你小子擊敗!」申天坤連連大吼,面目猙獰,滿眼瘋狂,身上爆發的強大氣息甚至把天空的一朵白雲都震散了,氣勢可謂是達到了巔峰,有一種并吞九荒的狂傲。

申天坤在這一刻,完完全全是拼了老命,把所有的招數,所有的手段全部施展出來,要一舉將葉陽擊潰。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