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崔玉龍走過來,王天安手底下的那些人,一時間竟然都忘了要出手了。直到崔玉龍走到現場,眾人這才回過神,紛紛轉頭看向王天安。

「崔玉龍!」王天安緊皺眉頭,沉聲道:「你竟然也出來了,我還以為,你已經被那和尚殺了呢!」

「這你就想多了。」崔玉龍道:「和尚不會殺人的,殺人的,不是和尚。」

王天安冷笑道:「照你這麼說,你們殺門的血衣和尚,也不算是和尚了?」

「王天安,你竟然敢侮辱我們門主!」黑修羅憤然道:「你等我傷好了,我一定親手取了你的狗命!」

「你給我閉嘴!」王天安冷冷瞪了他一眼,道:「這裡沒你說話的份兒!」

黑修羅勃然大怒,想要說話,卻被崔鈺伸手按住。崔鈺冷眼看著王天安,道:「王天安,就算是寧千術,也跟我們門主算是同輩。你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詆毀我們門主,我看,寧千術也沒把你教好嘛!」

聽聞此言,王天安也怒了,憤然道:「你敢辱罵我師尊?」


「有何不敢?」崔玉龍傲然大喝,舉著木盒子,遙遙指著王天安,道:「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帶著你的人立刻滾蛋。第二,我親手殺了你們!」

崔玉龍的實力在殺門當中幾乎可以說是最強的,所以,氣勢也是最強的。王天安的實力比右護法都不弱,而崔玉龍竟然敢這樣跟他說話,也讓王天安暴怒不已。

「崔玉龍,別以為你拿了墨紋黑金刀,就可以橫行無忌了!」王天安從腰間抽出五色靈蛇劍,冷聲道:「不就是讓名器認主,這有什麼難的?哼,你有墨紋黑金刀,我有五色靈蛇劍,你拿什麼威脅我?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實力!」

「這麼說來,就是不準備走了?」崔玉龍冷聲道。

「我本來就沒準備走!」王天安冷聲道:「我也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跪下臣服於我。第二,我親手殺了你們所有人!」

「那就不用說了。」崔玉龍直接一擺手,道:「出招吧!」

王天安一聲冷喝,一個箭步便朝崔玉龍奔了過去,抬手一劍砍了下去。五色靈蛇劍,本來就是一把軟劍,但在王天安的手裡,卻好似靈蛇一般靈活至極。雖然柔軟,但砍下來的力道卻更是恐怖。因為,就算是被武器擋住,也能纏住對方的武器,順勢奪過來,所以這五色靈蛇劍的功能可是非常繁多的。


面對王天安手裡的五色靈蛇劍,崔玉龍根本沒有出刀的意思,直接便用木盒子擋了過去。

見崔玉龍如此,王天安不由大怒。崔玉龍連刀都不出,根本就是不把他放在眼裡,這讓他很是惱火。

軟劍跟崔玉龍的木盒子撞在一起,軟劍直接纏住了崔玉龍的木盒子。王天安心中惱火,此刻抓住機會,便立刻往後一抽,大喝道:「撒手!」

他這一下,全力而出,卻是想將崔玉龍手裡的木盒子都奪過來。但是,他卻低估了崔玉龍的力氣,這一下用力一拉,崔玉龍只是往前一步,這木盒子並沒有被他奪走。

… >看到崔玉龍往前走出一步,王天安心中不由冷笑。崔玉龍被他拉的往前走一步,算起來,崔玉龍已經算是輸了一招。也就是說,崔玉龍的實力根本不如他,這讓他心中更安穩了許多。

感受到崔玉龍還在用力拉扯這木盒子,王天安也沒有鬆手,而是深吸一口氣,蓄力再次出手,猛地往後拉扯,大聲道:「給我撒手!」

這一次王天安蓄力而出,全力而動,就是想一舉將崔玉龍手裡的墨紋黑金刀奪過去,徹底讓崔玉龍沒了反抗的力量。而且,他也算準了,以剛才崔玉龍往前一步的情況看來,這一下足以將崔玉龍手裡的墨紋黑金刀奪過去了。

「好的!」崔玉龍則是很輕鬆地回答了一句,感受到王天安力氣大增,他便突然一撒手。

王天安全力往後拉扯,本以為崔玉龍會反抗的。結果,崔玉龍沒有反抗,反而直接撒手,這一下完全出乎他的預料。而他全力而出,根本沒有留絲毫力量收手,這一下木盒子被他扯的,好像離弦的箭一般朝他飛了過去,頓時把王天安嚇了一跳。

這如果只是一把墨紋黑金刀也就罷了,他還能躲避開。但是,這是一個寬大的木盒子,而他全力出手,根本沒有多少餘力來躲閃了。木盒子朝他胸口撞了過來,王天安只能使出最後一絲力氣來躲避。但是,終究還是慢了一些,雖然躲過了胸口,但左肩被木盒子用力撞了一下。

這一下撞擊的力量,完全就是王天安剛才全力拉扯的力量。也就是說,他剛才用的力量,最後全部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痛得他面色都是一白,左肩差點骨折了。

而這木盒子撞在他的左肩上之後,便又直接被彈了回去。崔玉龍一伸手,剛好又接住了那木盒子。整個過程,崔玉龍基本都沒出什麼力氣,便打了王天安一下,讓王天安吃了個大虧。

這一招雖然只在電光石火之間,但是,旁邊的人卻清楚地看到了一切。見到崔玉龍輕描淡寫地便讓王天安吃了個大虧,殺門眾人不由振奮不已,紛紛叫好出聲。

這一下,王天安的面色變得更是難看了。他咬緊牙關,憤然指著崔玉龍,道:「投機取巧,算什麼本事?崔玉龍,你可敢跟我正面一戰!」

「有何不敢?」崔玉龍傲然回道,冷眼看著王天安,道:「十招之內,若是不能敗你,就算我輸!」

「哈哈哈……」王天安仰頭大笑,道:「崔玉龍,你能否打過我,還是個未知數呢。竟然敢下此海口,十招?我讓你十招都沒問題啊!」

「玉龍,不要太大意了,這個人實力很強的!」崔鈺擔憂地道,崔玉龍突然說出這樣的話,讓他很是擔心崔玉龍會因為託大而吃虧。

「不用擔心,對付他,十招就夠了!」崔玉龍朝崔鈺擺了擺手,轉頭冷眼看著王天安,道:「來吧!」

王天安怒極,崔玉龍說出這十招的約定,也太不把他當回事了。他雖然在沈天君手裡吃了大虧,但是,崔玉龍又不是沈天君,他怎麼敢如此囂張?

「崔玉龍,我會讓你後悔今天說過這話的!」王天安咬牙,握緊五色靈蛇劍,直奔崔玉龍跑了過去。還未到崔玉龍面前,右手已經抖了幾個劍花,幾道劍氣直朝崔玉龍刺了過去。

崔玉龍將手裡的木盒子橫起來,直接擋住這幾道劍氣。劍氣雖然凌厲,但在這天蠶木上,並沒有留下絲毫的劍痕。這天蠶木能夠承載墨紋黑金刀的煞氣,也絕非一般事物!

擋住這幾下,王天安已經撲到了崔玉龍面前,手中長劍好像靈蛇一般,接連朝著崔玉龍橫挑豎刺,招招不離崔玉龍的要害。

而崔玉龍還沒有出刀的意思,只用這木盒子不斷格擋王天安手裡的五色靈蛇劍。如此下來,不到片刻,兩人便過了五招。這五招當中,崔玉龍基本都是抵擋,根本連出手都沒有。

殺門眾人緊張地看著這邊,王天安出手實在太過迅速,這十招實在太快了。而崔玉龍還沒有還手,如此下去的話,十招之內,崔玉龍能否還手都是個未知數呢,更別說打敗王天安了。

「崔老二,別跟他廢什麼話,也別講什麼十招之約了!」鬼王厲若元大聲嚷嚷道:「這種人,你跟他講什麼道義,直接殺了最好。」

「對,他埋伏偷襲咱們在前,這種人,根本不用跟他講承諾,也別說什麼十招了!」妖后赫青花也大聲說道。

王天安這邊眾人則是連聲嚷嚷,想讓崔玉龍遵守這十招之約。因為,一切看起來好像都已成定居,崔玉龍能否獲勝都是個未知數,更別說在十招之內打敗王天安了。

十招之約很快,第八招打完,崔玉龍還是沒有還手。這一下,連崔鈺也忍不住道:「玉龍,不要著急,慢慢打,咱們有的是時間!」

「說好十招,就十招!」崔玉龍一聲大喝,突然將手裡的木盒子朝著王天安便砸了過去。

這是崔玉龍第一次還手反擊,王天安也警惕了起來。因為,只剩兩招,這十招就要打完了。如果在這兩招吃了虧,那他可就賠大發了。

王天安後退一步,盡量和崔玉龍拉開距離,想要先把這十招拖完。可是,那木盒子的速度實在太快,他根本躲不開,只能用手裡的五色靈蛇劍將那木盒子格開。而此時,崔玉龍卻突然往前一步,用力在那木盒子上拍了一下,木盒子的蓋子直接彈開。只聽一聲清脆的龍吟聲,墨紋黑金刀從木盒子當中彈了出來,直接飛在空中。

墨紋黑金刀出現的瞬間,一股強大的煞氣便立刻撲面而來。縱然王天安手裡的五色靈蛇劍,此刻也發出一陣輕鳴,想要抗拒這煞氣,又好像是被墨紋黑金刀激發了當中的力量,那五色越發的清晰。

墨紋黑金刀終於出鞘,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崔玉龍,想看他這最後兩招如何打敗王天安。而崔玉龍也絲毫不負眾望,縱身跳起,一把抓住那墨紋黑金刀,一招力劈華山便朝著王天安砍了下去,口中同時大喝道:「第九招!」

崔玉龍從天而降,強大的力量,再加上墨紋黑金刀逼人的煞氣,威力可謂是非常的恐怖。這一下,身處其中的王天安最是清楚。但是,他也沒有後退的機會了,木盒子被他格開之後,他連後退的時間都沒有了,只能用五色靈蛇劍去格擋這一下。

兩把名器撞在一起,強大的力量,足以讓四周眾人都驚撼。崔玉龍站在原地,而王天安腳下的石板都被他踩碎了,可見這一下威力之恐怖。不過還好,他擋住了這一擊,雖然虎口在發麻,但至少沒有吃虧。而這一下,他也終於摸清楚了崔玉龍的實力,絕對是在他之上。看來,之前第一次他搶奪崔玉龍手裡木盒子的時候,崔玉龍只是假裝被他拉的往前走了一步,才讓他吃了個大虧。

不過,崔玉龍的實力雖然強於王天安,但也比他強不了多少。王天安警惕地看著崔玉龍,只剩一招了,只要熬過這一招,那他就能正大光明地說是崔玉龍輸了!

殺門的人此時也都忘了去提醒崔玉龍,讓他不要顧這十招之約。因為,最後一招,才是最關鍵的啊。能否取勝,只看這一招了。

崔玉龍落地之後,也沒有絲毫的停頓,握緊墨紋黑金刀,再次大吼出聲:「第十招!」

聽到這一聲,王天安整個人都緊張起來,雙手不由自主地便握緊了五色靈蛇劍,緊張地看著崔玉龍,等待他出手。而此時,其他人也同樣如此緊張地看著崔玉龍,不知道他這最後一招是怎樣的驚天動地!

然而,事實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崔鈺大喊之後,卻沒有出手,而是靜靜站在原地,淡笑看著王天安。

王天安整個人都迷糊了,不知道崔玉龍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就在他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旁邊卻有人驚呼出聲:「小心!」

王天安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突然聽到背後有響動,他不由嚇了一跳。匆忙想要閃身,但已經太遲了,剛才被他格開的那木盒子竟然飛了回來,直接撞在了他的後背上。雖然這一下不疼,但也撞得他一個踉蹌,不由自主地往前了一步。

王天安轉頭看去,只見背後不遠處正有一棵小樹。剛才這木盒子被他格開,又被崔玉龍拍了一掌,直接飛到了他身後的那棵小樹,撞在了樹榦上,木盒子又被彈了回來。而那個時候,剛好是崔玉龍抓住墨紋黑金刀,大喊出第九招的時候。崔玉龍的聲音,蓋住了木盒子被彈回來的聲音,而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崔玉龍身上,所以根本沒有注意到那木盒子的情況。所以,木盒子彈了回來,卻根本沒有人知道。等他身邊的人看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了,讓他吃了一個虧!

崔玉龍靜靜看著王天安,淡笑道:「第十招,你輸了!」

… >聽著崔玉龍的話,王天安的腦袋頓時轟然一下,整個人都懵了。真的是十招,他真的輸了,可是,他輸得很不甘心啊!

王天安的實力雖然不如崔玉龍,但也絕對跟崔玉龍相差不遠。崔玉龍縱然能打敗他,也需要耗費一番功夫,絕對不可能在十招之內就能做到的。

而崔玉龍這一次說出這樣的話,為的就是想要擾亂王天安的心緒,讓他注意力高度集中。尤其是第九招的時候,王天安認定崔玉龍會在第十招出絕招,所以特別的警惕崔玉龍,卻沒想到,崔玉龍真正的手段並非他手裡的墨紋黑金刀,而是被王天安擋開的木盒子。

其實,一切都在崔玉龍的計算當中。他在那木盒子底部拍的一下,已經算準了方位和力量,木盒子撞到那棵樹榦之後,必然會反彈過來。而崔玉龍在木盒子和樹榦相撞的時候,發出一聲大喝,直接蓋住了那撞擊的聲音。王天安的注意力又高度集中在崔玉龍的身上,根本沒有防備背後竟然還會有這樣的後手,結果直接吃了個虧,真的在第十招的時候,輸在了崔玉龍的手裡。

被那木盒子砸到的時候,王天安便已經想明白了崔玉龍的計謀。但是,這個時候想明白這些已經太晚了,他的的確確已經敗了,而且在十招之內敗了,這讓他根本無法接受。

殺門眾人卻是歡呼出聲,不少人都看明白了崔玉龍的計謀,眾人對崔玉龍這周詳的計劃也是驚嘆不已。換做是他們跟崔玉龍打,也絕對不可能避得過的,畢竟,在崔玉龍說出十招的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會高度集中在崔玉龍的身上,誰會想到背後還有後手呢?

王天安這邊的手下則是沮喪不已,紛紛看著王天安,一時間也都沒有出手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王天安突然仰頭瞪著崔玉龍,怒聲道:「用這種卑鄙的招數,崔玉龍,你也不過如此!」

崔玉龍聳了聳肩,道:「王天安,我說的十招之內打敗你,我有沒有說是怎麼打敗你的?而且,兵不厭詐,難道你輸不起?」

「放屁!」王天安暴怒,道:「真刀真槍的打,老子輸了就是輸了。但是,你他媽用這種卑鄙的方法偷襲老子,老子就是不服。******,你們殺門的人都是這樣,一群卑鄙無恥之徒,今天,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說著,王天安猛地一擺手,怒吼道:「給我上,把他們全殺了!」

「王天安,你這個無恥小人!」鬼王厲若元立時怒罵起來:「你都已經輸了,還有臉在這裡朝我們出手?我要是你,我早他媽一頭栽廁所里淹死得了。十招都沒能撐過,你還有臉活著啊?」

王天安根本不理會鬼王厲若元的譏諷怒罵,憤然握著五色靈蛇劍便朝崔玉龍奔了過來。這一次,他已經做好準備,要將殺門的人徹底殺完,崔玉龍剛才打敗他的事情,讓他感覺太丟臉了。

崔玉龍微皺眉頭,他沒想到,王天安輸了之後,竟然還有臉繼續打下去。這情況倒是出乎了他的預料,眼看那邊王天安的手下衝過去將殺門的人再次包圍起來,崔玉龍不由怒了,沉聲道:「王天安,我不想多造殺孽。但是,你們也不要逼我。現在立刻帶著你的手下離開這裡,否則,等我出手……」

「你他媽少廢話!」王天安直接打斷崔玉龍的話,憤然道:「有本事就真刀真槍跟我打,耍花招算什麼本事。******,把殺門的人全給我殺了,一個不留!」


那邊,圍攻殺門眾人的人,出手更是兇狠,看那架勢,根本就是要把殺門的人徹底殺死在這裡。殺門眾人受傷不輕,現在只剩崔鈺和黑修羅兩人苦苦支撐著,但是,兩個人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看樣子也撐不了多久了。

眼看如此情況,崔玉龍眼中閃過一道寒芒。他猛地一刀劈出去,將王天安逼退幾步,轉身便朝殺門眾人奔了過去,怒聲大吼:「所有人立刻讓開,否則,別怪我下手無情!」

沒人離開,反倒有兩個人轉身便朝崔玉龍攔了過來。看得出,他們就是想仗著人多解決了崔玉龍。

「擋我者死!」崔玉龍握緊墨紋黑金刀,一聲大吼。眼看這兩人沒有絲毫退避的意思,崔玉龍咬緊牙關,一刀劈了下去。

這兩人匆忙抬起手裡的武器想要去抵擋,但是,他們的武器又怎麼能跟墨紋黑金刀相比較?只一刀,兩人手裡的武器全部被砍斷,而兩人也都斷了胳膊,摔倒在地慘叫翻滾起來。

後面,王天安急忙追過來,但已經來不及了。眼看這兩個手下如此情況,王天安的眼睛也紅了,疾步便朝崔玉龍追去,怒吼道:「崔玉龍,有種不要跑,跟我打啊!」

崔玉龍根本不理會他,揮舞著墨紋黑金刀一路殺過去。王天安的手下,又被他砍翻了三個人,剩下的人看到他如此兇悍,也真的不敢再攔他,紛紛撤退讓開,殺門的人這才找到機會喘了口氣。

將王天安的這些手下逼退,崔玉龍便直接拿著墨紋黑金刀,守在殺門眾人面前。王天安即刻追了過來,與崔玉龍混戰在一起。這一次,崔玉龍沒有再退讓,而是全力與王天安對拼。墨紋黑金刀和五色靈蛇劍,兩把名器在這裡不斷碰撞,接連發出陣陣輕吟聲,這場面倒也恢宏。

兩人出手都很快,而且實力都很強,這斗在一起,也吸引了四周眾人的注意。王天安的那些手下,此刻也不敢再靠近殺門的人,只怕被崔玉龍打傷,就在遠處觀戰。

王天安和崔玉龍拚鬥了一會兒,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多,所以一時間戰局處於膠著的狀態。不過,打了十分鐘之後,情況就逐漸改變,崔玉龍打得是越來越暢快,而王天安則有些束手束腳的感覺。看得出,崔玉龍的實力終究還是稍勝一籌,逐漸已經將王天安壓制住了。

殺門眾人看到如此情況,也忍不住叫好連連。這一會兒,殺門眾人是徹底服了崔玉龍,因為這一次崔玉龍才展現出了他真正的實力。之前幾次大戰,崔玉龍還都有所保留呢,這一次卻是絲毫都沒有保留。

王天安被壓制住,心中不由惱怒驚詫。他知道崔玉龍的實力不弱,但是,之前兩次都是被崔玉龍用計謀打到的,他對崔玉龍始終不服。而這一次,他算是真的看清楚了崔玉龍的實力,根本不是他能斗得過的。若是再這樣持續下去,他只怕還要再吃虧,那才真的丟人了。畢竟,這一次崔玉龍沒有用計謀對付他,若是他再敗下來,那就真的證明他的實力不行了啊!

眼看戰局越來越不利,王天安心中也是焦急萬分。跟崔玉龍又換了幾招,他突然往後退出一步,雙手握住五色靈蛇劍的劍柄,一聲大吼,整個人在原地突然好似陀螺一般旋轉起來。

五色靈蛇劍本來就是一把軟劍,他這麼握著五色靈蛇劍旋轉起來,五色靈蛇劍立刻好像一根長鞭似的,在他周身盤旋成一個圈。而他則原地躍起,帶著這劍圈,直朝崔玉龍撞了過去。他周身便是一個劍圈,這若是撞到了人,肯定能將人砍傷的。

崔玉龍也沒有見過這樣怪異的招式,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去抵擋,只能側身避開。而那王天安落地的瞬間,便又再次縱身躍起,再一次朝著崔玉龍撞了過去,讓崔玉龍不得不再次避開。

如此持續了幾次,殺門眾人也都萬分焦急。王天安這招太過怪異,沒人見過,而且進攻和防守都可以,配合上五色靈蛇劍,可以說是天衣無縫,這一招根本都沒法破解啊。難道,崔玉龍就要被他這一招打敗嗎?

眼看崔玉龍接連閃避好幾次,卻根本拿王天安沒有辦法,王天安這邊的手下頓時興奮了起來。而王天安自己心裡也很興奮,這一招是他的絕招,就是為了對付強敵,這一次拿出來對付崔玉龍,還真的有效果呢。

「崔玉龍,我看你能躲多久!」王天安大笑,劍圈不停,依然朝著崔玉龍追過去,大聲道:「認輸吧!」

崔玉龍微皺眉頭,躲過兩次,突然後退幾步,一直退到了後邊的一個一米高的大石頭邊。王天安也追了過來,眼看王天安快撞到他的時候,崔玉龍突然跳到了那大石頭上面。

王天安的動作很是靈活,沒有撞到崔玉龍,但他也沒有撞到那大石頭。眼見崔玉龍蹦了上去,他也想要衝上去。然而,便在這個時候,崔玉龍突然一聲大喝,在那大石頭上面躍起一米來高,直接跳到了王天安的頭頂。

王天安的五色靈蛇劍雖然護住了整個身體,但頭頂卻沒有護住。崔玉龍跳到他頭頂,居高臨下一刀砍了下來,王天安連躲閃都來不及,只把他嚇得面色一變,連忙將五色靈蛇劍抽了回來,抬手擋住了這一擊。不過,這麼一來,他剛才那一招也直接被破掉了!

… >崔玉龍從上面破掉了王天安這一招,也沒有怠慢,為了防備王天安再次出手,便直接握緊墨紋黑金刀,緊追王天安,一刀跟著一刀,打得王天安根本沒有時間去使出剛才的怪招。


其實,王天安那一招被破掉之後,他也頓時喪失了鬥志,再打下去也都沒有了多少力氣,直被崔玉龍打得後退連連,敗象環生。

殺門眾人再次興奮起來,而王天安的那些手下則沮喪萬分。他們原以為王天安能借著那一招打敗崔玉龍的,沒想到,結果還是沒能斗過崔玉龍。

眼看王天安便要被崔玉龍逼到絕路了,王天安突地一聲大喝,用五色靈蛇劍將崔玉龍手裡的墨紋黑金刀擋開,另一隻手則用力朝崔玉龍甩了過去。

這一下讓崔玉龍有些詫異,王天安這隻手根本打不到他的,這是要做什麼呢?便在他警惕地看著王天安,防備會有什麼暗器的時候,王天安手裡卻突然飛出一捧白煙,直朝崔玉龍罩了過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