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這個醫護人員那一張,不知所措的臉,寧無華無奈只能重新在他耳朵面前重複了一次,可是這個醫護人員有時間,寧無華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神祕人物通過顯示器看到寧無華,居然從那個病房裏面跑了,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她睜大了眼睛在看了幾遍,發現寧無華確實已經跑了,這一下,她的怒火就從他的胸口噴灑而出。 他直接把那個男人給叫了過來,然後用自己手上的鋼筆敲了敲顯示器上面,寧無華所在的那個地方,那個病房,已經被寧無華的鮮血染紅了,可是裏面卻沒有寧無華。

“你這個傢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我要你去幫我殺一個人,現在這個人跑哪裏去了?你給我說說他現在這個人到哪裏去了,真的沒有想到,你在我手裏面居然還不如一個吃乾飯的。”

特種教師 ,因爲正常人都懂的動脈,除了靜靜地等死以爲,不可能跑掉的,可是寧無華了,不僅跑掉了,現在連他人在什麼地方都不太清楚了。

看着這個殺手,不可能自信的女人,這個神祕人物直接走到他面前,用他手上的這支鋼筆敲打着這個殺手的臉,由於這個人用的太大的力氣,所以導致他鋼筆上面的墨水都直接噴在這個殺手的臉上。

“真的沒有想到你這個傢伙居然在我手下居然是一個吃乾飯的,你連這麼一個小角色都解決不了,我還要你幹什麼?你真的是一個吃白乾飯的。”

殺手是有殺手的尊嚴的,更何況是一個頂尖的殺手,聽到自己的主顧如此污衊自己,如此侮辱自己,這個殺手的尊嚴,就從他胸口之中,挺起來了,然後他冷淡的看着面前這個神祕的人物。

畢竟殺手是殺了很多人的,所以她的眼神,也是讓人感覺到非常可怕,所以這個神祕人物看到這個殺手的眼神也是有點慌啊,語氣也是有點緊張。

“你幹什麼?我可以告訴你,我是給了你錢的,而且我是給你大把的金錢,你想幹什麼?如果你對我做了些什麼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而且就沒有其他人免費給你這麼多錢了。”

這個殺手收回了自己的眼神,然後冷淡的看着面前這個神祕人物,就對這個神祕人物說。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放心吧,我既然已經收了你的錢財,自然會替你消災的,這個傢伙,我一定會讓他,無法活着離開這裏的,等候我的好消息吧。”

然後就趁着這個神祕人物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殺手輕輕的揮了一刀,然後這個神祕人物,脖子上面的領帶,就斷成了兩截,落在了地上。

這個神祕人物驚恐的看着這個殺手,可是這個殺手已經瀟灑的離開了這個房間,去尋找寧無華的蹤跡了。

當然寧無華在這個房間也終於通過這個醫護人員明白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寧無華通過這個醫護人員才明白,現在自己已經不在亞洲,在歐洲,在東歐。

在前蘇聯境內,只不過現在蘇聯解體了,現在這個地方已經是媽媽不疼,爺爺不愛的一個三不管地帶,而且這裏最大的特點有槍便是娘,拳頭大就是老大。

只不過寧無華想從這個醫護人員問到其他的信息的時候,這個醫護人員也無奈的搖了搖頭,因爲他還是一個,醫學院的本科生,突然有一天在外面買東西的時候就被人綁架,然後就塞在這裏,對付寧無華了。

當然寧無華通過這個,醫護人員也明白,他們是爲了折磨寧無華的意志,讓寧無華成爲一個傻子,雖然寧無華不知道這羣人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這段時間的折磨,寧無華也明白,這些人確實想摧殘自己。

從這個醫護人員,口中瞭解了很多的信息之後,寧無華把這個醫護人員給打暈了,然後在這個房間裏面拿了一些藥物,不管有的沒的先吃了一點,好把自己虛弱的這個身體稍微恢復一點。

雖然是藥三分毒,吃藥是不好的,而且稀裏糊塗的成長也是不好的,可是寧無華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他把這些藥當飯吃,這些東西雖然不是實物,但是至少可以填飽肚子。

填飽肚子之後,寧無華纔有精力,纔有體力,解決這裏的一切呀,吃完那些藥之後,寧無華也感覺到自己肚子裏面滿滿的一肚子的藥。

當然最重要的是寧無華的體力恢復了一點,他捏了捏自己的手,發現自己手上的拳頭,比剛纔緊了一些。

感受到自己拳頭上面的那種力量,寧無華就輕輕推開,這個房間的門,當然他也知道,推開這個門,外面就是無盡的挑戰,外面就是生與死的離別。

但是他必須推開,他必須離開這裏,他必須自救,當然他不爲什麼,就因爲他是寧無華,就是因爲她是一代兵神,他不可能就窩囊的死在這裏。

你寧無華推開自己面前這道門之後,他就聽到警報聲,嘈雜的腳步聲此起彼伏,而且還有呼喊聲,在他耳朵面前不斷的吶喊着。

作爲漩渦中心的寧無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首先把自己的意見,已經被自己鮮血染紅的衣服給扔掉,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

然後看了一下週圍,把一個牀的支架給取了下來,然後把它當做一個鐵棒,當做一個防身武器,把她帶在自己的身上。

寧無華也把這一個鐵棒塞在自己的衣服裏面,慢悠悠的走在自己大腦已經計劃的逃跑路線上面,可是寧無華是一個聰明的人,可是他並不是這個天下最聰明的人,所以有同樣聰明的人擋在寧無華的去路。

寧無華走了一會兒之後,就發現一個人影在前面等着自己,就像一個俠客,等着另一個俠客決鬥一樣,寧無華把這個鐵棒給弄了出來,然後走到這個男人的面前。

這個殺手有點不可思議的看着寧無華,他也看了一下寧無華的脖子,現在寧無華的脖子暫時,脖子上面的傷口已經給治療好了。

脖子上面流淌的鮮血也停止住了,可是這都是暫時的,再加上寧無華流了這麼多心血,他的臉色現在是非常的白,就像白人一樣,只不過毫無氣色。

“你真的很厲害,沒有想到,都到這種情況了,你居然還能活下來,正常人來說這種情況,跟等死沒有太大的區別,可你居然活了下來,而且還想離開這裏,你真的是讓我感覺到很可怕呀。”

寧無華無奈的笑了一下,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他脖子上面現在還是特別的癢,當然現在稍微好一點了,寧無華放一下自己的手,亮出自己的鐵棒,然後就對面前的這一個殺手說。

“按理說你應該是一個特別有江湖義氣的殺手,爲什麼你會爲這些人服務,這些人都是一些,根本就不值得一提的人物,難道你不覺得爲他們服務,自掉身價嗎?”

寧無華面前的這個人物,身高有這麼高,也挺帥氣的,而且身手也不錯,像這樣的人物,寧無華也明白,他的品格也不會低,所以寧無華很好奇爲什麼,他會爲這些人服務?

這個殺手無奈的笑了一下,他往前走了一兩步,離寧無華有個十米的距離,然後對寧無華說。

“這是一個金錢的社會,只要你出得起金錢,他能把一個聖女變成一個**的女人,所以,只要有人出得起價錢,我肯定要爲他服務,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難道你連這點道理都不懂。”

寧無華點了點頭,何嘗不是呢,就在這個時候,追殺寧無華的人跟着上來,可是這個殺手用眼神制止了他們,然後就對他們說。

“這個傢伙是我的,他的命也是我的,如果你們敢從我手中搶走他的命的話,我就先要了你們的命,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你們可以試一試。”

追殺寧無華的這些殺手,當然只是一些小嘍囉,這些小嘍囉互相看了一眼,也明白和寧無華對峙的這個傢伙,特別的厲害,所以只能離開,這些人離開之後,這個過道又只剩寧無華和這個殺手了。

“你是一個讓我佩服的男人,所以你的命只能由我來取,當然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很有可能是你把我的命給取走,但是死在你這種人的手裏,我覺得挺不錯的。”

看着面前這個男人,這麼說寧無華點了點頭,就如同這個男人所說,一個人要死在和他,相匹配的對手的手裏,這樣的話就是對這個男人來說最大的尊敬,也是一個戰士,該有的浪漫。

然後寧無華舉起自己手中的鐵棒,對面的這個傢伙也拿起自己手上的臂上,兩個人就向對方跑去,而且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對方跑去,就在一次短兵相接之後,寧無華的手臂,流出了很多的鮮血。

由於寧無華已經噴出了很多的鮮血,所以這個時候再流出鮮血的話,寧無華就感覺自己的這隻手臂,有點麻木了,而且這隻手臂,還是他最愛護的右手。

寧無華沒有討到便宜,那個男人同樣沒有討到便宜,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她也摸了一下自己嘴角流出來的鮮血,然後他直接笑了,他回過頭來,開心的對寧無華說。

“你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讓我受傷的人,你也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讓我流出鮮血的人,看來我今天必須把你殺死,或者被你殺死,這一架打的真的很爽。”

這個男人笑了起來,寧無華心中何嘗不開心呢?所以寧無華也直接笑了起來,然後舉起自己手上的鐵棒,又和這個男人開始了短兵相接,兩個人就在這一個,狹長卻不寬的這個過道上面以命相搏。

畢竟兩個人都是高手,兩個人的戰鬥水平都非常的高,所以稍微一點差錯,那都是要命的傷害,但是和高手對招,最主要的事就是不能怕死,你如果稍微心中有一點點的怕死的話,那就代表你這個人真的死了。

所以寧無華用着自己心中萬丈豪情就和麪前這個傢伙,不斷的在這個狹長的過道上面,短兵相接,可是高手打架的場景,非常的絢麗,可是時間也會持續的比較快。

等着別人一個遊戲都還沒有玩完的時間,寧無華扔下了自己手上的這一個鐵棒,然後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這些傷口,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一寸完好無損的肌膚了。 但是雖然現在寧無華身上受了很重的傷,他的傷口流出了很多的心血,可是寧無華現在也不在乎了,她顫顫巍巍的從自己的懷裏面把那個不鏽鋼的盒子拿了出來。

然後打開開關,把自己全身給噴灑了一遍,讓自己身上的傷口全部給制止住,不讓自己的傷口上面留出更多的鮮血了,把自己的傷口解決完了之後,寧無華搖晃了一下這個不鏽鋼的盒子。


感覺到裏面還有很多的東西,所以寧無華把這個不鏽鋼的盒子扔下了,剛纔和自己對站在一個殺手的腳下,然後看了一眼,就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這個男人看了一下寧無華扔過來的東西,然後直接跪在了寧無華後面,他想擡起自己的手,把這個銀色的盒子給拿起來,把自己的身體給塗一遍。

可是現在他已經做不到了,就在他剛剛想擡起手拿這個東西的時候,他一個沒有穩住,就躺在了地上,然後昏迷不醒。

這個傢伙昏迷不行,寧無華倒是慢悠悠的往前面走,走了一會兒之後,他發現自己前面有一個電梯,他按了一下電梯,等到電梯來了之後,他就一下子坐上了電梯,然後就在電梯裏面坐着。

電梯用着他最快的速度往上面爬,寧無華也感受到了這個速度,等了一會兒之後,電梯的門打開了,寧無華髮現自己現在居然,在一個百貨超市裏面。

百貨超市裏面的一個人,看到寧無華現在身上髒兮兮的,而且還穿着全身是血的衣服,比較厭惡的看着寧無華,可是寧無華並沒有在乎他的眼神,他看了一下,發現這裏是百貨超市。

所以她首先到了這個超市裏面賣衣服的地方,拿了幾件衣服,就到試衣間裏面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給換掉,然後寧無華走到百貨超市裏面賣吃的地方去了。

看着上面琳琅滿目的食物,寧無華這個時候實在是忍不住了,他直接把案板上面的食物全部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面,而且又有多少塞多少。

而且寧無華這個時候,只是有點怪自己的嘴巴不夠大,不能塞更多的食物,可是寧無華這麼做,自然吸引了百貨超市裏面保鏢的注意,所以有兩個保鏢直接來到寧無華的面前。

迷情絕戀 ,這個時候吃瘋了,他現在只是,本能的想把食物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面,所以這些保鏢根本就無法對寧無華造成很大的影響。

有一個保鏢實在忍不住了,他一個警棍就打在寧無華的頭上,導致寧無華的頭流出了鮮血,寧無華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他放下了自己手上的食物,回過頭來看着面前這個保鏢。

這個保鏢雖然兇狠了一天,強壯一點,但是他畢竟是一個普通人,平時街頭鬥狠還可以,和專業的殺手級的眼光盯着的話,他心中也是發懵的。

寧無華緩緩的向他走過去,可是這個保鏢只能緩緩的向後退,而且一個沒站穩,就坐在地上,可是就算他坐在地上的時候,他又本能不斷的向後爬。

可是寧無華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他呢?寧無華一腳就踢在他的臉上,然後一腳就把這個傢伙給踢暈了,由於寧無華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直接鎮住了在場的所有保鏢。

所以這些人只能乖乖的站在原處,沒有一個敢上前對付寧無華,寧無華看了一下這些傢伙之後,從這個賣食物的地方拿了一點食物,就離開了。

離開了這個百貨超市,寧無華直接來到了,大馬路上面,寧無華先是叫了一輛車,然後坐到車裏面,可是寧無華也坐在車上面,他不知道自己要去什麼地方,自己要幹什麼?

所以寧無華只能讓這輛出租車的司機帶着自己,往前面跑,能跑多遠跑多遠,因爲寧無華眼光也挺不錯的,在百貨超市裏面,直接抓了一件比較昂貴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這個出租車的司機,覺得寧無華應該是個有錢人,所以沒有懷疑寧無華的目的,所以寧無華說它怎麼走它就怎麼走。


可是他這個出租車跑到沒油的時候,打算找寧無華要一點路費,加油的時候,寧無華把自己的所有包包,給亮了出來。

這個出租車的司機都有點不敢相信,因爲面前寧無華包裏面的,乾淨程度,比他的臉都要乾淨的多,可是他包裏面這麼幹淨,可是包裏面一分錢都沒有啊,所以這個出租車司機也是暴脾氣,抓住了寧無華的衣服,就生氣的對寧無華說。

“你這個傢伙真的是有點可惡,我剛纔是看你可憐才帶着你,到處跑,現在你居然給我這麼做,而且你這個傢伙真的有點可惡,我現在所有的錢,都沒有了,連開車回去的加油,錢都沒有了,你賠我你賠我一家老小的飯錢。”

寧無華確實有點尷尬,畢竟自己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所以寧無華就把自己的衣服給脫掉,然後**着自己的上半身,然後就對這個出租車司機說。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才從一個地方出來,所以走的匆忙沒有帶錢,如果你相信我的話,你就在這裏等我一會兒,等我一會兒之後,我必然給你拿錢過來。”

這個出租車司機看着寧無華,現在寧無華沒有撒謊,所以他只能點了點頭,然後用自己的手指頭敲了一下寧無華的額頭,就對寧無華說。

“我告訴你,這個傢伙,你不要給我玩什麼花樣,我可以告訴你,我爲了我的家人,爲了我家今天的飯錢,就算你跑到天南海北,我都要把你給抓回來。”

寧無華點了點頭,然後就只穿了一個內褲,走出了這個出租車,看了一下這個加油站,寧無華就發現這個加油站的,不遠處就有一個酒吧。

所以寧無華穿着一個內褲就搖搖晃晃的,闖進了這個酒吧裏面,雖然國外是一個特別開放的社會,但也不至於每個人穿個內褲到處走啊,所以寧無華也來到酒吧裏面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就不自覺的停留在寧無華的身上。

他們就像看神經病一樣看着寧無華,寧無華現在卻不以爲意,他直接走在吧檯的中間,然後看了一下面前的這些人,就對這些人說。

“我現在出門在外,可是我身上沒有錢,所以不知道哪位朋友可以和我打一架,如果你可以打贏我的話,我寧無華,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如果你沒把握打贏的話,你們就給我一點路費吧。”

寧無華說的特別的誠懇可是周圍的人卻把寧無華當作空氣,該喝酒喝酒,該聊天的聊天,就如同寧無華根本不存在一樣,可是寧無華現在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面前酒吧裏面的人。

可是這些人該幹嘛幹嘛,不看着寧無華,生意不找上門,你那寧無華怎,主動去找生意呀,所以這個時候他首先找到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桌子的面前。

這個桌子上面喝酒的是兩個狀況,而且,他們的肩膀都特別的粗,上面還紋着身,看着寧無華,這個神經病突然出現在他們兩個人面前之後,這兩個人卻不約而同的看向另一個方向。

畢竟現在的寧無華太過行爲藝術了,穿個內褲,就在外面搖搖晃晃,是個正常人都會覺得現在的寧無華是個神經病的。

看着面前這兩個人,不想理會自己,寧無華無奈,所以只能去找下一桌,可是下一週的人就像剛開始的那兩個壯漢一樣,都把寧無華當作空氣。

寧無華把這個酒吧裏面的人都給找完了之後,寧無華一無所獲的重新來到這個酒吧的中間位置,這個酒吧老闆,無奈走到寧無華面前,把自己的手搭在寧無華的肩膀上。

感受到這個酒吧老闆把自己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寧無華興奮的回過頭,而且用充滿期盼的眼神看着這個酒吧老闆,然後對這個酒吧老闆說。

“難道老闆你想光顧我的生意嗎?如果你想光顧我的生意的話,我真的是感激不盡,現在出門在外,確實有點困難,而且謀生的手段,確實沒有這麼多,只能靠這個手段謀生呢。”

這酒吧老闆尷尬了一下,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就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拿出了幾張鈔票,然後塞在了寧無華的內褲上面,就對寧無華說。

“你這個傢伙長得挺不錯的,而且肌肉也看起,挺不錯的,我們今天晚上剛好有一個婦女聯誼會,缺一個脫衣舞男,如果你這條路走不通的話,你有沒有興趣,到那個婦女聯誼會上面去跳個舞呢。”

寧無華看着這個酒吧老闆放在自己內褲上面的這幾張,嶄新的鈔票,也想到自己現在全身真的一毛錢都沒有,所以只能點了點頭,然後就對這個酒吧老闆說。

“我現在身上一分錢都沒有,所以只能,有謀生的手段,我肯定會做的,既然老闆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不知道你現在能,給我預付一點嗎?因爲我要把我的衣服給要回來。”


酒吧老闆點了點頭,然後就跟着寧無華來到這個出租車的面前,把寧無華的出租車費用給給了,然後也把寧無華的衣服給拿了回來,然後讓寧無華穿上。

寧無華不知,眼光不錯,欣賞水平也不差,穿上衣服的寧無華還真的有一種威風凜凜的感覺,這個酒吧老闆還是特別滿意的,所以整理了一下寧無華的衣服,讓寧無華看起來更加的帥氣。

然後他就把寧無華帶到了一個拖車裏面,就把寧無華,又帶到這個拖車裏面的水,梳妝打扮臺的面前,開始給寧無華梳妝打扮。

寧無華本來比較帥氣,只不過要突出她臉上的那種優勢,也要粉飾他臉上的那種瑕疵,畢竟寧無華的皮膚,不是特別的好,由於他以前訓練天天,都要在太陽底下訓練。

所以他以前讀書的時候,擁有的嬰兒白現在已經變得粗糙不堪,而且以前別人還覺得她有白人血統了,現在寧無華看過去,跟地地道道的老農民沒有太大的差別。


這都是這麼多年的訓練,讓他犧牲也讓他得來的,所以這個老闆,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寧無華的皮膚稍微變得好一點,稍微讓寧無華看起來帥一點,這個酒吧的老闆確實水平不錯。

在她的梳妝打扮之下,寧無華變得帥氣了很多,也變得陽剛瀟灑了一點,寧無華看着鏡子裏面的自己,還真的有點覺得鏡子裏面的自己不是自己呢。 酒吧老闆滿意的看着自己打扮的寧無華,然後輕輕地揉了揉寧無華的肩膀,然後就在寧無華耳邊,對寧無華說。

“你現在這裏好好休息一下,等你休息完了之後,然後你今天晚上盡情的飛舞吧,讓他羣老孃們兒,晨不在你的石榴褲下。”

然後這個酒吧老闆別有韻味的看了寧無華一眼,就離開了這個拖車,把寧無華一個人留在,這個拖車裏面。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