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臺上的王浩,這個青年給所有人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現在這個嬉皮笑臉的模樣再度把所有人拉回現實。

主持人黑着臉上臺,還是擠出一個笑容。

“沒想到羣衆之中還真的有黑馬啊。現在開始投票。大家要是喜歡這位先生唱的歌,就點擊投票按鈕。”

下面的圍觀羣衆紛紛點擊投票。

王浩跳下臺子。

看着程筱筱,伸手擋住程筱筱的鏡頭。

“別錄了。”

程筱筱看着王浩,“土包子,你把手拿開,我明天就開一個公司,專門包裝你出道怎麼樣,你有當網紅的潛質啊。”

“滾滾滾。”

王浩推開程筱筱,程筱筱一點都不在乎,笑嘻嘻的和王浩湊在一起,給王浩錄像。

臺上。

主持人手中拿着一個手機,臉色發黑,看向了後臺工作人員那裏。

工作人員也是臉色發黑。

程筱筱舉着手機,“公佈投票結果啊,你們想搞黑幕嘛?這裏這麼多人錄像呢,你們別想搞什麼黑幕啊。”

人羣都是一個樣子,紛紛大喊讓公佈投票結果。

後臺幾個人商量了一下,又給主辦方老闆打了電話嘀咕了很長時間。

最後衝着主持人點點頭。

"剛纔這位先生的投票結果出來了。

總共計票,二百九十一票,讓我們恭喜這位先生暫居第一。& 幸孕成婚:鮮妻,別躲了 ;

王浩回過頭。

“走吧。”

"走?去哪啊,土包子,你的車還沒有領呢,領了車再走也不遲啊,省得你到時候每天還要騎共享單車了。"

王浩看着周圍很多人,不少人還是在給王浩錄視頻。

這種感覺還是很難受。王浩看了眼還在錄像的程筱筱。


“別錄了,錄了也發不出去。”

程筱筱切了一聲,“忽悠誰呢?”

不多時。

活動結束。

主辦方沒辦法,只好就把車子給了王浩,王浩幾個人過去辦理了手續。

傍晚吃飯的時候。

程筱筱拿着手機鼓搗着。

忽然嘀咕一聲。

"怎麼回事?我錄得視頻發不出去?"



楚雨晴看了過去。

“怎麼回事?”

程筱筱把手機遞給楚雨晴,“你看,怎麼都是審覈不通過。”

楚雨晴試了好幾遍,也是沒有發出去。

程筱筱看向大快朵頤的王浩,“你這人,真的是,長着一張審覈不通過的臉啊。”

王浩一手拿着手機,正在和附近的人聊天。

聽到這話擡起頭看了一眼。

王浩就知道可能是薩姆在暗箱操作了一手,王浩活着的消息要釋放出去,薩姆肯定難受,所以薩姆會比王浩上心這件事。

“怎麼今天網上沒有一個關於你的視頻?那麼多人錄了視頻都沒發出去?” 嫡女有毒:我的邪王夫君

王浩沒說話,楚雨晴也是滿臉詫異,搜了一下,還真是。

兩女看向王浩,忽然想起來今天下午王浩說過的話,二女目光閃爍,覺得其中肯定有什麼貓膩。

剛想問什麼的時候。

旁邊多了個人,是個漂亮妹妹,大長腿,雙馬尾,超短褲,整體看起來很哇塞的那種。

“帥哥,我能加你微信嘛?” 王浩看着很哇塞的女孩,假裝矜持了一下。

“我掃你吧。”

誰知道掃碼的時候,王浩的手機又一次死機了。

漂亮妹妹看着王浩的手機撲哧一笑,“帥哥,你這個手機還真的挺個性的。”

“復古風,復古風。”王浩嬉皮笑臉道。

拆了電池,王浩拍了拍手機,重新裝上電池,打開之後發現竟然是系統升級。

程筱筱看着王浩的手機,"大哥,你倒是換個好手機啊,你那天不還從我這兒訛走了五萬呢嘛,換個手機沒什麼的吧?"

“我那是憑本事掙得,什麼叫做訛?”王浩理直氣壯道。

漂亮妹妹道,“帥哥,要不這樣,那你說你微信號,我加你,到時候你回去同意一下行不行?”

王浩說了手機號。

漂亮妹妹揮揮手就走了。

程筱筱看着我王浩嬉皮笑臉的模樣,“土包子,我說,你旁邊還坐着你的前未婚妻,你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和其他女人加微信?”

王浩擡眼,看了眼楚雨晴,發現楚雨晴有些不自在,胳膊肘撞了一下程筱筱。

“現在不是了啊。”王浩道。

“土包子,你實話實說,爲什麼要退婚?”程筱筱趁着這個機會問道。

楚雨晴雖然明面上想讓程筱筱別再聞了,但是從細微的表情上還是能夠看出來,心裏面還是很想知道,她楚雨晴也是追求者甚多,這種好事都是被人巴不得的事情呢,爲什麼王浩還不要。

王浩看了眼楚雨晴,打哈哈道,"我就是個粗人,配不上楚總。"

這個理由也算是給足了楚雨晴面子。

王浩低頭鼓搗着手機,楚雨晴看着王浩,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王浩說這句話的時候雲淡風輕。

女人第六感都很強烈,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王浩樹說的什麼配不上就是一種推辭。

這段時間下來,楚雨晴發現王浩和她第一次見到的王浩根本就不是一種人,越來越覺得這個男人的神祕,越是神祕的東西,人都越想深究什麼。

程筱筱看着王浩,“對了,土包子,你是不做了什麼手腳?爲什麼你早就知道你的視頻發不出去?”

王浩笑而不語,這個表情讓楚雨晴和程筱筱更想知道其中的真相了。

但是王浩就是不說,程筱筱死纏爛打也是沒用。

吃飯的時候,楚雨晴忽然接了個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楚雨晴站了起來,眉頭擰成了一疙瘩。

“怎麼了雨晴?”程筱筱問道。

"家裏出了一點事情,我得快點回去了。"


幾個人也不廢話,收拾東西起身。

沒有回楚雨晴家,而是朝着楚家的莊園而去。

路上,王浩也是聽明白了。

楚雨晴的公司裏面全權並不是楚雄一個人的,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楚家人。

之前公司裏研究的高科技產品,引來了很多人的覬覦,楚雨晴拼命不拿出來,但是想要自己吞下來,就得有足夠的投資。

現在楚家有人被買通了,想辦法切斷了資金鍊,沒了資金,項目就會中斷,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引入資金,但是隻要引入資金,成果就會被共享。

現在楚家的被買通人正在逼迫楚雄交出東西,引入外部資金。

到地方之後。

楚雨晴匆匆忙忙進門呢。

程筱筱沒有進去。

開着王浩做活動到手的車回去了。

王浩想要回去,誰知道楚雨晴走到門口忽然腳下不穩,差點摔倒。王浩連忙上去,扶着楚雨晴。

楚雨晴面色蒼白。

王浩道,"我扶你進去吧。"

楚雨晴咬咬牙,“好,謝謝王先生。”

“小意思。”

客廳。

氣氛很壓抑。

楚雄坐在主位,兩側坐着五六個人,形態各異。

幾個人看到楚雨晴進來的時候都是神色不善。

掃了眼王浩。

沒有在意。

“雨晴,你怎麼了?”楚雄連忙站了起來問道。

“沒事,就是**病犯了。”楚雨晴坐了下來,看向其他幾個人。

"各位叔叔伯伯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