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山去,林越的表面還是很平靜的,但是他的身體內卻是相當的不平靜。一道道從外界灌入的靈力不斷的順着其筋脈流向腹中丹田處,而後被那兩顆一大一小的魂石盡數的吸收,而在魂石吸收後,便是有着一絲絲幾位細小但卻是十分明顯的精純靈力流出,匯進了林越的身體內。

這般循環,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那魂石終於是不在產出那精純靈力了,但是那吸收而來的靈力卻是還在繼續着。

而林越也是感覺到了自己身體內的靈力已是處於飽和狀態了,當下也是雙手迅速的結出手印,玄奧的手印帶動着體內的靈力不斷的衝擊着那兩顆魂石。這般衝擊了大約近二十次後,林越便是感覺身體內的靈力有些匱乏,而那魂石則是依舊的沒有絲毫的變化。

林越臉上並沒有流出絲毫的慌亂神色,一顆顆能夠快速恢復靈力的丹藥順序的從乾坤戒中接連飛出,準確的落在了林越的嘴中。靈力丹入口,便是化爲了一股股精純的靈力出現在林越的身體內。

而這些精純的靈力始一出現,便是快速地對着那丹田之中匯去,再次的衝擊那魂石。

一顆顆靈力丹如同吃豆子一般的被林越吞下,而那靈力衝擊也是未曾絲毫的停頓過。在這般的持續不斷的衝擊下,那兩顆魂石也是終於有了一些反映,不斷的震動着。

在次服下十顆靈力丹,在雄厚的靈力支撐下,那衝擊的力度也是再次的強大了幾分。而那魂石也是被這記猛擊給衝的不斷的震動了起來。

而那殘餘的一絲靈力也是被兩顆魂石盡數的吸收,然而就在這時,卻是突然的發生了一個令林越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顆星運石竟然是將那周武的魂石吞噬了下去,沒錯,就是吞噬。

見到這一幕,林越的心神差點奔潰,險在最後時刻林越還是將心神穩住,這纔沒有出事。

陡然,林越的心中突然的生出一種感覺,好象自己的功法發生了什麼問題,但是具體是什麼事情又不知道。只好等到自己突破後才能夠早慢慢的瞭解了。

雖然林越的體內波盪四起,但是這片空曠的地帶卻是安靜的掉一根針都是能夠聽得見的。

距離林越不遠處的一塊石頭邊上,那被林越擊昏的侍從卻是微微的醒轉了過來。有些慌張的在自己的身上四處的摸了一遍,發現一切完好後纔將目光掃向四周。

在看見坐於地上的林越時,臉上有些驚恐的神色,身體自然的想着後面退去,在感覺到林越好象並沒有發現自己時,時辰心中鬆了一口氣。旋即便是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自己的周圍的地勢情況,應該走哪邊逃跑。

心中計劃了一番後,侍從的眼光便是落在林越身後的那條小道上,並不是侍從不想走別的近道,而是這個地方除了林越身後的通道就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一抹堅定的神光從其眼中閃過。躡手躡腳的對着林越的方向走去。雖然此時在侍從看來,林越的雙眼是閉着的,但是誰知道下一刻他會不會突然的睜開雙眼了。這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侍從是一點的大意都不敢。

而此時,林越丹田處的星運石已經被壓縮至了極致,就在林越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那星運石終於是停止了壓縮,周圍的一切也都是靜止了。林越不知道的是,就連他身體之外的一切也都是被靜止住了。

侍從滿眼懼怕的神色,一腳擡起向前,雙手微微前撲,保持着這種姿勢一動不動的,而其眼球卻是不斷的轉動着,想要說些什麼,卻是發現連舌頭都是動不了。

“砰.”一聲幾位微小的悶響聲響起,而那星運石也是在林越滿臉的期待神色中光彩四射。

一股股濃郁強大的靈力猶如潮水般的從星運石中涌出。對着林越的身體四處滲透。

靈力滲入骨骼,肌肉,這種**的感覺使得林越本人都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微微發出**之聲。

這樣的閉眼享受了近一盞茶的時間後,林越緩緩睜開雙眼,卻是驚訝的發現,那侍從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醒了過來,且看那樣子竟是想要逃走,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被定住了動都是動不了。

侍從眨巴一雙眼睛,可憐巴巴的望着林越。意思極爲明顯的想要林越將他放出去。

但是林越自己都是不知道該怎麼做,當下也是眼巴巴的與侍從對望着。突然,林越心中想到了一些東西。便是不在理會侍從,在侍從那求救的眼神下盤腿做了下來。

心神沉下,便是直接的對着丹田出的星運石探測而去。

然而,不多久,林越的嘴角處便是流出一絲笑容,然後便是逐漸的轉化爲了放聲大笑。

興奮的神情與那狂傲的笑聲在這片空曠之地上來回的迴盪着。連綿不絕。

“六品功法。哈哈哈,竟然是又提升了一階。”

嘴角還是帶着一絲笑容,林越興奮的自言自語道,當初在星運星取代了魂石後,自己那一直修煉着的武之極功法便是被強行的停滯了下來,然而今日那功法卻是又莫名其妙的自行的運轉了起來,而且等級還提升了一品。這可真是好事雙雙來啊。

而在探測到功法的時候,一股信息流也是傳入了林越的腦海裏,微微翻了一下,便是發現,這竟是一種關於空間的操控之法,這可讓得林越心中又是一陣驚喜。想了半天也是沒有想到這東西是怎麼流入到自己手中的。

稍微的看了一下有關於這空間操控的運用,然後看向侍從,傾吐出聲,道,“行。”

那靜止的侍從便是突然的跌倒在地。吱呀的叫了一聲後,揉着有些痠痛的手腳。卻是一時間沒有在意林越就在身旁。

“是誰讓你們來的。”冷冷的聲音突然的在侍從的背後響起,侍從被嚇得瞬間從地上跳了起來。轉頭驚恐的看向沒有發出一絲聲音的林越。

此時林越臉上的笑容在他看來就像是魔鬼的微笑一般。

林越眼睛下望,發現侍從因爲緊張竟是雙腿不住的打着顫,一灘尿漬也是再次的染溼了褲襠。

見到侍從竟是被自己嚇得連自己的問話都是不會回答了,心中也是有些鬱悶。

“噌。”侍從的右手突然的被射出了一道血口。因爲速度過快,導致那血口都是沒有一絲的鮮血流出。

“啊!!”侍從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疼痛感驚得大叫了起來。再次看向林越時,已是多出了幾分恐懼,雙腿不受控制的向後退去。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的談一談了吧?”林越語氣“溫柔”的對着侍從說道。

侍從哪裏敢不答應,對着林越的方向,一顆滿是雜草的腦袋連忙的點着。看上去頗爲的搞笑。

但是侍從卻是一點也笑不起來,現在這種情況,一個不好那就是丟性命的大事。哪還有閒心思相別的事情啊。

見到侍從的神志也算是變得正常了點,林越面色微微緩和,對着一旁的石頭上飄然坐去,手中握着一把長劍,不住的磨砂着,發出細微的金屬聲。眼光上揚,看向侍從的方向,在看見他眼中那隱隱的恐懼神色時,林越眼中方纔有着滿意的神色。

“說吧。”


看着林越有些威脅性的動作,侍從也是心中明白,這明顯的是在告訴自己,說實話還有着一絲生機,但若是說假話那就是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想到這裏,侍從的神色也是突然的平靜了下來。

看着林越,心中卻是暗暗吃驚道,“這個小子如此年輕竟是已經達到了如此地步,真不知道是如何修煉的。”

侍從一直的盯視着林越,沒有說話,而林越也不着急,這種壓抑的氣氛一直的持續了有近半個時辰,最後侍從有些受不了了,噌的一聲站起來,眼中涌動着兇狠的神色,林越卻是如同沒有看見一般的繼續磨砂着手中的長劍。

終於,侍從眼中的兇狠神色急速退去,被一抹死寂所代替。


“是萬壽閣的無雲派的人。”

“無雲?”對於這個名字林越根本是沒有一絲的印象,翻過以往的記憶,也沒有聽過這號人物。不過那前面的萬壽閣三個字卻是使得林越眉頭一挑,頗感興趣。

看向侍從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於是問道,“無雲是誰?在萬壽閣中的地位很高?”

在林越如此緊追不捨的追問下,侍從也是不敢有一絲的藏匿,當下便是將他所瞭解的事情全部的說了出來。

“無雲乃是萬壽閣大長老無影的長孫。在萬壽閣內的地位並不高,但是卻因爲其爲人陰險狡詐,心胸狹窄,總是藉着萬壽閣的名頭在外面行惡多端。但是這無雲也有自知之明,只是在這一片作威,畢竟,武宣城並不只有萬壽閣一家。能夠與之媲美的勢力也是不在少數。四大聖地均是匯聚江湖,而在武宣城則更是有着兩大聖地,泫勃派與萬壽閣。”

兩大聖地隨時同屬正派,但是日常卻是很少有往來。這一點是因爲兩派族長之間有些不和,二來便是因爲聖地第一的名銜的原因了。

對於侍從所說的這些,林越也是知道的,畢竟這些東西根本就算不上什麼機密,只要是在武宣城住的稍微長一點的人都是有所瞭解。

只是林越實在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得罪了這個所謂的萬壽閣的少爺。而那侍從嘴中所說的無影,難道是那日救了自己的那個白髮老頭。

於是疑惑的問道。“那這無雲爲什麼要對付我了、我與他近日無仇,往日無怨的。他怎麼會突然之間的對我出手了?”

對於這個問題,侍從也是不知道其中原因,當下便是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林越知道,從他的嘴中是不可能問出什麼來的,也是不在繼續追問,

而侍從感覺到自己好象沒有什麼價值了,心中也是有點驚慌,生怕林越會一怒之下一巴掌拍死自己。

但是林越卻並沒有這麼做,揮了揮手,平靜的說道,“你回去吧,”

侍從聽到這話時,等着一雙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林越,又是道謝,又是跪倒的,然後在林越驚訝的眼光下,以一種幾乎是“閃”的速度消失在了山上。生怕林越中途會對自己突然出手。


放侍從走並不是林越心腸有多好。聽過侍從的話後,林越對於那無雲的爲人也是有了一些瞭解,這侍從如此平安的回去,定然會引起無雲的疑心,以無雲的性格,怕是會直接的武力逼問,而後定然不會相信他的話,最後肯定是落得個五馬分屍的結局,運氣好些,還能留個全屍。

此時的天空已經被落日的餘暉遮蔽了半個天際了,豔麗的晚霞將林越的臉龐倒映的通紅。一雙眼睛在晚霞的照耀下閃過絲絲淒涼神色。

林越的身形對着山下走去,背影被這黃昏的餘暉無限的拉長。孤寂而又落寞。 雖然知道無雲想要對付自己,可能就算是自己住地什麼的都是差的清楚,但是林越卻依舊的是住在這武鬥客棧內,心中絲毫的沒有擔心那無雲。

今日,林越難得的沒有將自己所在房間內修煉,而是悠閒的坐在一漏的桌子上,捏着一顆茴香豆,就着一壺小酒,津津有味的享受着。

林越今年也不過在十四歲,但是身體發育的卻是相當的好,一米八的身高,健壯充滿了力量的肌肉微微凸起。白色長衫套在身上,清秀的面容含着一絲稚氣。卻給人一種凌厲的感覺,矛盾間卻是顯得那樣自如。

這時,突然從門外進來了一羣青年,大概有近十多人,每個青年手中都是持着一件武器,或刀或槍或是劍。什麼武器幾乎都有,一臉兇狠神色的盯着還在吃着茴香豆的林越。

然後,這羣青年好象接到了消息的一般,人羣分向兩邊,一個身着錦衣華鍛的英俊青年男子從中走出。

林越又是將一顆茴香豆對着天空一丟,然後準確的落在了張着的嘴中,拍了拍手,然後林越的目光投向一旁突然闖進來的這些人身上。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年輕人,看那模樣最多也就是二十五六歲左右,實力最高的也就高級師者,與自己一樣。

其實早在這羣人進門時,林越便是發現了,但是對於這種上不了檯面的混混來說。林越根本提不上一絲的興趣。

目光慵懶的落在那當頭走來的青年身上,心中一動,想必這人便是那侍從口中的無雲了。表面上不動神色的微微的打量了一下,心中只是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好矮。

沒錯,就是矮。而且在其臉上竟是有着青一塊紫一塊的淤痕。好像是被人揍得一般。

腦海裏突然浮現出無影的樣子,無影雖然老頭一個,但是其身高還是挺高的,怎麼就會生下這麼一個個頭如此之矮的孫子了。究竟是不是親生的都不一定。

“你便是嶽林吧,在下對於閣下的名聲是早有所耳聞啊,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無雲突然之間的放生大小着,那洪亮的聲音與其矮小的個頭根本不成正比啊。

聽的無雲如此說道,林越心中也是懶得出頭,既然對方喜歡裝,那就陪你裝,看誰能夠撞到最後。畢竟,對於萬壽閣,林越還是有一絲好感的,若是今日因爲這事而與萬壽閣結怨的話,那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呵呵,沒想到無雲少爺竟是記得在下的名字,在下心中感到榮幸啊。不知道無少爺今日前來有何事情嗎?”林越瞬間堆起一臉的笑容,走至無雲身前說道。

見林越竟是靠近無雲,身旁的人羣也是走出了兩名男子站在無雲身旁,看那架勢明顯的是準備隨時的對林越出手,好象生怕林越會做出什麼事情似的。

林越也是目光在兩人身上看了一眼,精神力涌出對着兩人籠罩,不多會,兩道信息便是流入林越的腦海。

“九階師者,火屬性。”

“九階師者,風屬性。”

將精神力收回,眼神中閃過一絲意外的神色,他沒想到,這無雲出門竟是帶着如此高手,想來也是得罪了不少人,一個人不敢出門吧。

無雲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面前面色溫和的林越,在看間林越長相竟是如此之年輕的時候,心中也是不禁有些震動,看那模樣最多也就是十七八歲,而以此年齡便是達到了高級師者的實力,這等天賦算的上是不錯了,原本今日是想將林越直接的抓去,教訓一頓的,但是經過那逃回來的侍從所說,林越不過憑藉一人之力便是將來者幾人全部的對付了。幾人中還有着一名實力在八階師者的強者,但是就是如此的陣容在以偷襲的情況下卻是被林越反殺。

得知結果的無雲並沒有生氣,反而心中對林越產生出了一絲興趣。這纔沒有直接的將林越抓起來。

伸出右手,極其文雅的將胸口處錦緞上的一絲褶皺撫平,旋即輕柔的摸了摸自己有些紅腫的臉頰,眼中閃過一絲怒意。對着一臉平靜無波的林越說道。

“呵呵,聽聞朋友說道,武鬥場最近出了一個強者,這便想要前來拜訪一下。如果有什麼不妥之處還望閣下見諒。”說着,無雲竟是對着林越微微的報了一下拳頭,做出一個抱歉的姿勢。而身後那些人在見到這位往日極其囂張的萬壽閣的少爺今日竟是對着一個平常人如此的放低姿態時,都是有些目瞪口呆。心中也是在猜測着林越究竟是什麼來頭。但是不論他們如何的猜測,都是不會想到,林越根本就沒有一絲的背景。

林越同樣的,在聽見無雲說出這番話後,眉頭不着痕跡的輕挑了一下,心中迅速的轉動着,想着無雲究竟是在心中打着什麼主意。

無雲其實也是有着原因方纔如此的拉攏林越的,他自己本身的實力並不是多高,且天賦也很一般,無雲如此天賦又沒有什麼商業頭腦之人在萬壽閣的地位自然是不會高了,不過他的身份卻是擺在那邊了,萬壽閣的大長老是自己的爺爺,別人就算是有什麼想法那也得憋在心中。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最近萬壽閣閣主下了一道命令,所有萬壽閣的弟子在三年內不得惹是生非,且所有長老級以上在這三年內不得出閣。

這道有些莫名其妙的命令原本對無雲也並沒有什麼影響的,只要他安分一些這三年時間也是眼睛一睜一眨便是平穩的過去了。

無雲雖然仗勢欺人慣了,但是心中也是明白人家懼怕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後的那個萬壽閣。

明白這一點後,無雲這幾日也是異常的低調,就連那每日必去的華清樓都是有好幾天沒去了,這可將他憋得難受了好些天。

可是不知道怎麼的,無雲難得的想要低調幾天卻還是鬧出些事情。這不,就在昨日,萬壽閣的一名內門弟子與自己在華清樓上撞見了,原本也並沒有什麼事情,兩人都是萬壽閣的,名義上也算是同門了,但是後來因爲兩人選得都是一個女子,這樣便是爭吵了起來,兩方最後都是吵得有些冒火,無雲心中大怒,他長這麼大哪裏被人如此的辱罵過。

當下也是不管什麼同不同門的了,一巴掌拍過去將那名內門弟子拍的連東南西北都是找不着,原本以爲這事就這麼完結了,但是誰想到,這才前腳剛走出,那內門弟子便是後腳帶人堵在了華清樓的大門口。而且所帶之人還都是萬壽閣的內門弟子,足有十人之衆。

而無雲出門也是隨身跟隨這兩人,但實力卻並不是多高,只有中級師者。而那萬壽閣出來之人哪一個不是天賦異稟的,也就是那被無雲拍了一巴掌的稍微弱上一點之外,其餘皆是清一色的高級師者。

無雲原本認爲他們估計自己的身份根本不敢出手,但是誰想到,這幫內門弟子竟是絲毫不留手的對着自己三人拳打腳踢,連釋放武技的時間都是沒有。不過還好這些人下手間有着分寸,並沒有使用武技,不過饒是如此,無雲的身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鼻子出還殘餘的有着一絲血跡。

無雲什麼時候被人如此的打過,氣呼呼的便是跑回了萬壽閣,準備找自己的爺爺去哭訴,但是無影的影子都沒見到便是被護衛攔在了門外。

至丟下一句“無影長老正在閉關,時限三年。期間不接待任何人。”

經護衛這一提醒,無雲纔想起萬壽閣所下的那條命令,

這樣以來,那麼自己今日被人暴打也算是計劃好的了。

而這三年時間,沒有無影的倚靠,他無雲勢必會被那些曾經與之有仇怨的人狠狠的報復的,而在自己身旁,實力最高的便是九階的師者,但是隱隱間,無雲卻還是感到了一絲不安。在手下之人對林越的評價下,無雲也是屈尊下跪的主動前來與林越交好,其實本質上就是想要手下林越作爲他的打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