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李承賢抬手來打葉寒,蕭葉子尖叫一聲,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腳下一動,就站到了葉寒的身前,緊閉雙眼,準備替葉寒接下李承賢的這一掌。

在蕭葉子想來,做姐姐的保護小弟,天經地義,哪怕是受傷也在所不惜。

她這個下意識的保護動作,葉寒看在眼裡,心中不由一暖,知道蕭葉子是真的關心自己,而自己一個堂堂男兒,又哪能讓她用那嬌弱不堪的身體去替自己遮風擋雨?

葉寒抓住蕭葉子的手臂,只是輕輕一拉,就把蕭葉子拉到了身旁,同時左肩微抬,反而朝著李承賢斬落的手掌迎了上去。

「嘭!」

李承賢那一掌雖然無聲無息,但斬落在葉寒的肩頭時,卻暴出一聲輕微悶響,緊接著就見李承賢「蹬蹬蹬」的連退幾步,差一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承賢勉強站穩了身體,只覺自己斬落在葉寒肩頭的右掌又痛又麻,甚至整條手臂都抬不起來,彷彿葉寒的身體不是血肉之軀,而是鋼鐵鑄成,自己一掌斬落,結果吃了大虧。

雖說李承賢那一掌並沒有傾盡全力,但吃了這個大虧,也知道葉寒身體的防禦能力極其強悍,就算自己全力一擊,怕也討不到好處,不由暗暗吃驚,見葉寒冷冷看著自己,也不敢妄動,只是遠遠站著,一臉jǐng惕的盯著葉寒,防止他有進一步的動作。

「現在先留著你的這條手臂,幾天後的醫學交流大會上,我倒要看看你們所謂的『高麗醫術』,究竟有什麼獨到之處!」葉寒冷聲說著,隨手牽起一臉呆愕表情的蕭葉子,向收銀台那邊走去。

李承賢呆了呆,心有餘悸的看著葉寒的背影,仔細回味著葉寒剛才所說的那句話,心想聽這少年的意思,似乎還保留著幾分實力呢,不然自己這條手臂可能就被廢掉了……還有,他提到醫學交流大會,難道他也會參加?

如果猜的沒錯,這少年應該是來自華夏代表團的,他功夫如此厲害,不知道醫術如何……

「承賢,你怎麼了?那件裙子要被他們拿走了啊,你還不去幫我奪回來?」紅裙女子見葉寒、蕭葉子拿著裙子去付錢,不由急了,「噔噔噔」走到李承賢面前,拉著他的胳膊搖晃著,用高麗語撒嬌道。

李承賢回過神來,看著面前的紅裙女子,再想想蕭葉子那清麗脫俗的容貌、曼妙無比的身體、優雅迷人的氣質,忽然間覺得紅裙女子庸俗不堪,厭惡之感油然而生,抬起左手,就是一個巴掌打在她臉上。

紅裙女子被李承賢一巴掌打傻了,過了半天,才「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然後恨恨瞪了李承賢一眼,捂著被打的臉頰,在商場內眾人的詫異目光中轉身跑開。


此去經年 ,目光向著葉寒瞟去,jīng芒在眼中一閃而逝,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那個實力強大的華夏少年,究竟是什麼人?嗯,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調查一下,我李承賢,可不打無準備之仗!

他站在原地,等右臂的麻痛感覺消失了,這才離開。

「葉寒,你沒事吧?」蕭葉子被葉寒拉著走向收銀台,心裡還記掛著剛才他被李承腎打了一下,關切問道。

葉寒哈哈一笑,道:「沒事!那人打了我一下,就像是給我搔了一下癢!」

蕭葉子輕嘆了口氣,幽幽道:「為了一件裙子和人爭執,不值得啊!萬一……萬一你要是傷著了……」

葉寒吃吃笑道:「葉子姐,你心疼我啊!」

蕭葉子臉一紅,道:「是啊,你是我的小弟,我能不心疼嗎?」

回頭向李承賢那邊看了看,見他和紅裙女子都沒了蹤影,心中有些擔憂,輕聲道:「那兩個人走了……看他們的穿著打扮,似乎很有身份的樣子,會不會再來找咱們麻煩?葉寒啊,不如……咱們這就回酒店去吧?我不買東西……」

葉寒道:「怕什麼,一切有我呢!葉子姐,我是第一次來米國,你呢,雖然來的次數多,可也沒時間玩,這次咱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一定要玩個盡興!對了,我忘了一件事……」

葉寒說著,把手裡的那件雪紡裙交給蕭葉子,然後又摸出一張銀行卡也塞到蕭葉子手裡,道:「你先去收銀台付一下錢,密碼六個6,我去去就回……記住了啊葉子姐,用我的錢付,不然我要生氣的!」

他辦理的銀行卡全球通用,在世界各地的哪個商場購物,都能直接刷卡支付。。

蕭葉子見他轉身走開,也不知他要去幹什麼,看了看手裡的雪紡裙和銀行卡,無奈的搖頭笑笑。

「小姐,你付現金還是刷卡?」蕭葉子走到收銀台前,把營業員開出的票據交給收銀員后,收銀員在鍵盤敲打了幾下,隨口問道。

「刷卡!」蕭葉子還真怕葉寒會生氣,老老實實把他那張銀行卡交給了收銀員,忽然間心中一動,對那收銀員道:「麻煩你,幫我查查這卡里的餘額還有多少……」

她讓營業員查餘額,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看看葉寒是不是真的很有錢,萬一他那卡里也不寬裕,卻硬要給自己買裙子,自己說什麼也不會同意的。

等蕭葉子輸入密碼之後,那收銀員向顯示屏上掃了一眼,當到上面顯示出的餘額后,不由有些發獃。

「還有多少?」蕭葉子見收銀員神sè有些不對,問道:「是不是買了這裙子后,卡里就沒錢了?」

收銀員艱難的咽了口唾液,看向蕭葉子的目光變得恭敬起來,有些討好的笑了笑,道:「小姐,您這卡里的錢,足夠把我們購物商場給買下來了……」


蕭葉子「啊」了一聲,認為那收銀員是在跟自己開玩笑,說道:「這卡不是我的,是我小弟的,裡面有很多錢嗎?」

「小姐您自己看看吧。」

那收銀員把顯示屏轉向蕭葉子,蕭葉子凝目看去,當看到顯示屏上長達九位數的一長串數字,她整個人呆在了那裡,心中只想:「葉寒怎麼會有這麼多錢?葉寒怎麼會有這麼多錢?」

那收銀員剛才看到葉寒陪著蕭葉子一起向這邊走,猜測兩人可能是一對情侶,一臉羨慕的道:「小姐,那帥哥是您男朋友吧?他又年輕又帥氣,還這麼有錢,您真是好福氣!」

「不……不是,你誤會了,他是我小弟,今年才十六歲……」蕭葉子見那收銀員笑的曖昧,俏臉騰地一紅,有些慌亂的辯解道。

收銀員吃吃笑道:「小姐不用害羞,你們是姐弟戀吧?呵呵,現在這種事情很常見了。您男朋友十六歲?是小了一點,不過小一點也好,容易掌控!」

蕭葉子聽她越說越不像話,臉紅的更厲害,知道這事情越說越容易讓人誤解,索xìng也不辯解了,催促收銀員划卡結帳。

就在這時,葉寒急步走了過來,兩隻手裡大包小包的拎了不少東西,身後跟著兩名營業員,兩隻手裡同樣也拎滿了東西。

「葉子姐,那裙子還沒結帳吧?正好,和這些一起結了。」葉寒走到收銀台前,笑呵呵的說道。

蕭葉子看著葉寒兩隻手裡拎的東西,猜想可能是些衣服鞋子,奇道:「葉寒,你買這些東西,是準備帶回國內么?」

葉寒道:「帶回國內的東西,我準備回國前再買。這些衣服、鞋子,都是你剛剛試穿過的,我覺得你穿起來都好看,所以就幫你拿過來了。還有幾個小皮包,也挺合適你,我也拿來了……」

蕭葉子剛才試穿過的衣服,鞋子以及看過的皮包,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二、三十件,但她手頭不寬裕,雖然心裡喜歡,卻壓根兒沒想著要買,想不到葉寒會記得這麼清楚,還一古腦兒的都拿了過來,看樣子是想替自己買下來。

葉寒一個十六歲的中學生,身上的一張銀行卡里居然有九位數之巨,蕭葉子由此推斷葉寒必定出身豪門,對他來說,錢或許只是個數字了,看來自己認的這個「小弟」還是個名符其實的高富帥呢!

可是,自已認葉寒這個「小弟」,真沒有攀龍附鳳或者其他意思,而葉寒替自己買這麼多名貴衣服鞋子,這算怎麼回事?

想到剛才那收銀員所說的「姐弟戀」,蕭葉子不由有些心虛,在此之前,她可真沒這種想法。(未完待續。) 雖然葉寒的行為令蕭葉子大為感動,但她還是搖了搖頭,語氣堅決的道:「葉寒,謝謝你。可是這些東西實在太貴重,我不能要……真不能要!」

蕭葉子心裡粗略算了一下,葉寒拿過來的這些衣服鞋子還有包包,加起來價值有十幾萬,這些錢對身家數億的葉寒來說不算什麼,可對蕭葉子來說,卻太貴重了點,她不想平白無故接受。

葉寒臉孔故意一扳,肅聲道:「葉子姐,做小弟的給姐姐買些禮物難道也不行?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這些錢是我父母給我的?錯了,這都是我自己掙的,所以我愛怎麼花,就怎麼花,沒人管得了!我買這些東西送你,是希望我的葉子姐以後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我看著心裡高興……好吧,你要實在不喜歡,拿回家后扔了也行,只要現在收下,我就開心。」

蕭葉子見他「發火」,美目輕輕眨動,怔怔看著他,片刻后才幽幽嘆道:「我怎麼會不喜歡?我怎麼捨得扔掉?葉寒,你……你有點霸道哦!好啦,這些東西我收下……可是我心裡有點不安,我這做姐姐的都沒送你什麼東西……」

葉寒「嘿嘿」一笑,道:「葉子姐,你也不用不安,這些東西,我可不是白給你的,我不是說過嗎,幾天後的醫學交流大會上,有個醫術切磋,到時候你要乖乖配合我的,這些衣服鞋子,就算是我提前支付給你的『雇傭費』吧!」

蕭葉子「撲哧」一笑,道:「你給我治病,還要給我錢?那我可佔大便宜啦!好吧好吧,我說不過你,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可是,我也不能白要你的東西,說吧,你想要什麼?姐姐買給你!」

葉寒看著她那張宜嗔宜喜的俏臉,心中大動,眼珠轉了轉,隨即笑嘻嘻的附在她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什麼,蕭葉子滿臉羞紅,低頭輕啐了一聲,道:「小小年齡,不學好……」


葉寒「哈哈」一笑,讓收銀員刷卡結帳,隨後把地址寫下來交給其中一名營業員,讓她們明天一早,把購買的這些東西送到酒店蕭葉子的房間去。

處理完了這裡的事情,葉寒拉著蕭葉子的手,繼續在購物商場里遊逛。

蕭葉子擔心葉寒還會給自己買東西,接下來什麼也不敢去看了,不過葉寒卻自作主張的給蕭葉子買了些高檔化妝品和首飾,然後非常霸道的讓蕭葉子拿著。

蕭葉子見他揮金如土,簡直就是個「敗家子」,心裡不由惶急,最後包的快要哭了,葉寒這才笑嘻嘻的帶著她離開。

從購物商場里出來,前前後後花了好幾十萬,葉寒眉頭都沒皺一下,蕭葉子卻替他心疼不已。

「葉寒……葉寒……你……讓我怎麼說你好呢?我知道你有錢,可也不能這樣浪費呀!」

看著走在自己身側,一臉開心模樣的葉寒,蕭葉子真想伸出一隻纖纖玉手,狠狠的掐他兩下,讓他清醒清醒,卻又哪裡捨得?

葉寒撇撇嘴,不以為然的道:「錢是身外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掙了不就是要花的?我現在身家好幾個億,不多花點,這輩子估計都花不完……葉子姐,要不我這張銀行卡你拿著,沒事你替我花點?」

今天葉寒給蕭葉子一口氣買了價值幾十萬的東西,然後「硬逼」著蕭葉子收下,有那麼一瞬間,蕭葉子竟然生出了一種被「包養」的荒唐感覺,現在葉寒又說要把銀行卡交給她,蕭葉子哪裡肯要?聞言慌忙紅著臉擺手搖頭。


兩人在洛杉磯夜晚的大街上遊盪著,欣賞著當地著名的夜景,十點多的時候,在附近一個華人開設的小飯館里吃了些夜宵,十一點多鐘回到酒店,互道了晚安后,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清晨,在酒店的餐廳里吃早飯時,經過一夜修鍊的葉寒jīng神飽滿,而蕭葉子看上去jīng神卻有些萎靡,似乎昨晚沒有睡好。

「葉子姐,怎麼無jīng打採的?」葉寒抽了個空,低聲問道。

「還不是你!」見葉寒詢問,蕭葉子面帶羞意,說道:「昨晚我回到房間里后,忍不住把你買的那些化妝品和首飾拿出來看了又看,躺到床上之後,又在想咱們在購物商場買的那些衣服今天什麼時候能送來,接著又心疼你花的那些錢……就這樣折騰到大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了。睡了沒多久,天就亮了,然後就洗漱出來吃飯……唉,現在我好睏……」

葉寒笑道:「我們代表團今天去參觀唐人街上的幾家中醫館,沒別的事,你不用跟去了。等吃完了飯,你回房間補一覺去吧。」

蕭葉子點點頭,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回房間里補覺去了。


早餐之後,華夏醫學代表團五十多人集合,一起到附近的中醫館學習交流,整個過程,葉寒覺得好生無聊,就盼著世界醫學交流大會早點召開,那個醫術大賽也快點開始,自己也好拿了冠軍和獎金,去找唐霜玩去。

昨晚夜裡睡覺之前,葉寒和唐霜通了電話,唐霜得知葉寒已經來到洛杉磯后,顯然非常高興,兩人約定等葉寒參加完世界醫學交流大會之後再見面,到時候唐霜會帶著葉寒在洛杉磯好好玩上兩天。

下午回到酒店的時候,蕭葉子早已經醒來。睡了半天的覺,她整個人也有了jīng神,看到葉寒后,她欣喜無比,拉著葉寒到了自己房間里,告訴葉寒昨晚買的衣服鞋子購物商場的送貨員已經全部送了過來,堆了滿滿一床。

葉寒想到昨晚蕭葉子試穿那些衣服的情形,覺得心裡痒痒,軟纏硬磨著,讓蕭葉子把送來的衣服鞋子一件接件換上,同時把昨晚帶回的耳釘、項鏈、手鐲等首飾也戴著,穿出來給自己看。

兩人在房間里彷彿開了個服裝發布會,蕭葉子是模特,葉寒是觀眾。蕭葉子穿了那些服裝,搭配著首飾,或端莊優雅,或xìng感嫵媚,著實讓葉寒大飽了眼福。蕭葉子也樂此不彼,絲毫沒覺得累。

就這樣從下午一直折騰到晚上,快要吃晚餐時,兩人才一起離開蕭葉子的房間。

去吃晚餐的時候,蕭葉子穿的是那件新買的雪紡裙,穿的是一雙水晶高跟鞋,頸上掛著黃金項鏈,皓腕戴著翡翠玉鐲,淡粉薄施,長發披肩,美不勝收,當她和葉寒一起出現在餐廳里時,現場無論男女,看到她后,眼睛都直了。

羊和玉更是暗暗沖葉寒翹起了大拇指,葉寒明白他的大概意思,應該是說「好小子,真有你的,把這麼漂亮的姑娘泡到手了!」

至於孫博文,葉寒jǐng惕的發現這老傢伙看到今晚明艷動人的蕭葉子后,隱藏在眼鏡片后的那一雙眼睛居然冒出了光亮,似乎是動了chūn心。

靠,四隻眼,你要敢sāo擾我葉子姐,小心我一拳打爆你的眼珠子!

葉寒像是護花使者,吃飯時一直坐在蕭葉子身旁,每當有其他男人的眼光看過來時,他就狠狠的瞪過去,目光裡帶著jǐng告之意。 重生之縱橫娛樂圈 ,感到好笑的同時,也芳心竊喜。

次rì一早,世界醫學交流大會正式召開,按照大會的章程,前兩天是各國醫學界的代表登台演講,宣揚自己國家的醫術。

這種演講xìng質的會議,對葉寒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煎熬,但為了顧及華夏代表團的顏面,他又不好中途退場,後來乾脆隔絕了四周的一切雜音,宛如老僧入定,閉目修鍊起來。

會議大廳內坐了足足數千人,葉寒從大會一開始,就感應到左側不遠處有兩道目光在偷窺自己,他只用眼角餘光,就知道那兩道目光屬於高麗代表團的某個成員,除了那個前晚在購物商場發生過衝突的李承賢之外,還能有誰?

雖說李承賢掛著世界醫術大賽冠軍、高麗第一名醫的頭銜,但葉寒卻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他知道李承賢練過功夫,而且還有著不俗的內勁,上一屆的醫術大賽中,他肯定就藉助著內勁給人治療,從而擊敗其他各路醫者,拿到冠軍。

在與人交手時,內勁可以傷人於無形,但若用在醫學上,內勁卻可以救人於無形。

只是在葉寒看來,區區內勁,又怎能和自己體內的天地靈氣相比?

葉寒不屑李承賢,李承賢卻對他極度重視。

這兩天來,通過華夏那邊的人手,李承賢已經知道了葉寒的一些訊息,知道這個只有十六歲的華夏少年在讀書之餘,還經營著一家私人診所,並且結交了一些達官貴人,利用其醫術治好了不少人的疑難雜症,甚至連港島的超級富豪李成功都請他治療過偏頭痛,而且效果不錯……

李成功患偏頭痛期間,也曾花高價找李承賢治過,李承賢為他診治后,只是讓他半年之內沒有再發作過,卻並沒有根除,這才又通過吳鷹翔,慕名找到了葉寒,結果葉寒出手,藥到病除。

通過這些訊息,李承賢知道葉寒不但是個醫學奇才,在武學上也有不俗造詣,因此對他不敢掉以輕心,這兩天私下裡作足了功課,準備在接下來的醫術大賽上擊敗他。(未完待續。) 世界醫學交流大會的第三天,最有看點、也是最扣人心弦的醫術大賽拉開帷幕。

能夠容納數千人的會議大廳,被臨時改造成了醫術大賽的場地,和以往歷屆大會一樣,會議組織方邀請了世界醫學界的數十位權威專家,共同組成一個現場評審團,對醫術大賽進行現場監督,以保證醫術大賽的公平公正。

另外,大會組織方還通過衛星電視以及互聯網,向全球觀眾直播醫術大賽的盛況,然後結合現場評委的打分以及全球觀眾的投票,產生出本屆醫術大賽的冠軍,獎金為一百萬美金。

對於醫術大賽的參賽者們來說,他們在乎的可不是這一百萬美金的獎金,更看重的是大會為他們帶來的後續效益——一旦在醫術大賽上獲得榮譽,一夜之間就將全球皆知,到那時他們的收穫,可就遠遠不止一百萬美金了。

每一屆世界醫學交流大會,與會者足有數千人之多,這些人當然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參加醫術大賽,而是由每個國家的代表團推選出三人蔘賽。

每個國家醫學代表團成員都有數十人之多,要從這數十人里選出三個名額來,可想而知其間要經過多麼激烈的競爭。

華夏代表團的三個名額,其中兩個分別是羊和玉和孫博文,這兩人毫無爭議,然而另外一個名額,陳部長居然給了第一次參加世界醫學交流大會的葉寒,著實跌碎了不眼人的眼鏡。

當宣布代表團參加醫術大賽的三個名額時,看著其他數十名成員羨慕妒忌的眼神,陳部長也覺得無可奈何,葉寒可是最高首長和唐首長親自點的將,而且兩位首長都言之鑿鑿的說要讓葉寒為華夏爭光、為華夏醫術爭光,顯然對葉寒信任至極,她陳部長哪敢說個不字?

醫術大賽一共分三天進行,第一天初賽、第二天複賽、第三天決賽,每一天的比賽,都會淘汰一大批參賽者。

至於本屆比賽的內容,是由各國評審團事前商定下來的。初賽階段,是為普通流感患者診治;複賽階段,是為患有相同腹瀉癥狀的患者診治;決賽階段,也是最難的部分,是為膽石症患者診治。

據說決賽階段為膽石症患者治療,是華夏醫學代表團經過強力遊說之後,再由各國醫學代表團共同商議后確定下來的。在這之後,陳部長專門找過葉寒,說條件已經給你創造了,接下來就看你的表現了。葉寒當場拍胸保證,這次醫術大賽冠軍,非自己莫屬。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