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他之後,眾人更是失望了,這麼一個營養不良的小子,參加什麼角力大賽,嫌靈石多嗎?

此時的賠率已經定了,蠻神是一比一,准贏,而宇文天,也就是弒神者,卻是一比十,這已經宣士著宇文天即將輸掉比賽。

一比十,已經是一個很低的賠率了,這主要是因為莊家對宇文天不了解,才會定到這樣一個低點。

宇文天出場后,再也沒有人下注了,沒那個必要,蠻神准贏,此時若下注的話,莊家提成,浪費靈石。

先前下注的人也沒有在意,蠻神是他們的偶像,就當是添給偶像的彩頭。

「這樣一個先天不足者,也敢向邵蠻挑戰,真是沒有一點自知之明!」在周圍的包間里,幾個穿著華服的青年聚在一起,其中一人議論著。

「年輕人嘛,有了幾塊靈石,沒處放,來此揮霍一下,也算正常!」另一個人道。

「正常?這是對我文家的挑釁!」方才那第一個開口的青年冷著臉道。

「文劍豪,我看你是多想了,怎麼說也是老人了,難道不知道我娛天坊的做派嗎,人家挑戰,對手都是隨機抽選的,怎麼說是挑釁你文家?」一個微胖的錦衣青年道。

「不是挑釁?此時他站在擂台上,便是對我文家的挑釁!」文劍豪不滿地道。

那錦衣青年搖搖頭,不再說話,看向一邊的中年人,道:「有多少人下注?」

中年人微微躬身,笑著道:「不足十人!」

「哦?這也正常!」錦衣青年點點頭。

中年人似有疑惑,道:「不過,有三人的堵住卻是非常高!」

「多少?」

「一個三萬,一個五萬,一個十萬!」

錦衣青年微微一愣,遂即笑道:「有趣,遇到財主了,看來蠻神又多了三個家底殷實的崇拜者!」

中年人此時喜笑顏開,道:「庄少,這三人都下注那弒神者贏!」

「什麼?」

包間里的眾人都一臉的驚訝,沉默片刻,眾人便笑了起來。

「哈哈哈!有人給我娛天坊送靈石了,這是好事!記得要好好招呼我們的貴客!」錦衣青年興奮無比,一場角力賽,便可以賺取不少靈石,他自然高興。

「是!」中年人再次躬身,便退出了包間。

「弒神者!好狂妄的名字,應該叫送財者才對!」文劍豪看著遠處的宇文天道。

都市功夫聖醫

「小子!識相的就滾下台去,你這小細胳膊,我打個噴嚏都能吹斷,還敢上台來!」蠻神瞟了一眼宇文天,聲如洪鐘,十分不屑地道。

「下去!下去!」

……

場下的觀眾也是呼喊著,讓宇文天下場。

宇文天並沒有理睬,直接走到石柱的一面,打量著上面的陣法。


宇文天在陣道上並沒有一些道行,只是在風無盡的記憶中多了一些見識,可以破除一些簡單的陣法,但是自己並沒有學過。

不過,他有學一些陣道的想法。畢竟,技多不壓身,行走江湖,多一些手段,便多了一分保命的機會。

這石柱上的陣法屬於複合陣法,本身並沒有多麼玄妙,只是篆刻過程有些複雜,普通的陣道之人是完成不了的。

宇文天的態度,顯然激怒了蠻神,他一步跨到宇文天身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宇文天,怒道:「小子!你找死不成,現在想下場都不行了,除非跪下來,給蠻爺我磕頭認罪,我便放你離去,不然,打斷你的腿!」

對於蠻神的威脅,宇文天直接無視了,這樣的人,沒有資格當自己的對手。

蠻神很憤怒,自己的話再一次被這個病怏怏的小子當成了耳邊風,他怎能不生氣,正欲出手,卻聽到管理者的聲音。

「蠻神,收斂一些,別壞了我們的規矩,不然,誰也保不了你!」

蠻神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瞪了一眼宇文天,冷哼一聲,便大步走到石柱的另一面,蒲扇大的粗手按了上去。

宇文天沒有多想,手掌輕輕地按到石柱的圖紋上,瞬間,便感覺到一股蠻橫的力量襲來。

他知道,那還是蠻神的力量。

這蠻神確實有些能耐,身體的力量比普通人強太多了,至少有幾十萬斤了,這堪比一頭妖獸了。

不過,對宇文天來說,這隻不過是一隻螻蟻,以他肉身的力量,可以輕鬆將蠻神擊碎。

不過,為了後面的賭局,他便釋放出來與蠻神一樣的力量,與之堅持著,並且還做出了吃力的樣子,來迷惑觀眾。

感覺到宇文天傳來的力量,蠻神的臉色微變,這病怏怏的小子並非表面上看到這麼瘦弱,竟然有了自己的三成力量。

觀眾的呼聲此時也小了不少,他們也注意到了擂台上的情況,這弒神者倒是有幾分道行,怪不得敢上台來。

「我竟然看走眼了,這小子倒是有些力量!」包間里,那錦衣青年微微驚訝道。

「哼!只是徒勞而已!等他出了娛天坊,讓他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大家族!」文劍豪冷冷地道,而他身邊站立的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有意思,這小子若是識趣,文少便賣我個面子,讓他給我一條狗!」 最後一個趕屍人

文劍豪一聽,眉頭微蹙,微微思索,遂即釋然,道:「可以!」

「呵呵!那就多謝文少了!」那白皙青年拱手道。

文劍豪微微頷首,沒有說話,倒是那錦衣青年開口了:「趙明,你的狗不少了,打算收多少,組狗隊嗎?」

「呵呵!你們應該明白他們的價值,虛靈一重天之境的武者,雖然在武丘城不算什麼,但卻不是弱者,有時候會給我們帶來不少好處!」趙明臉色蒼白,看起來像是大病了一場,但是那種高傲的笑容,卻也帶著幾分大家族弟子的氣勢。

「這個我贊成!」文劍豪點點頭,同意了趙明的說法。

錦衣青年淡淡一笑,道:「不過,你想收此人為狗,就不怕其野性難馴,反咬你一口!」

「哼!在武丘城,沒有幾條狗是我殺不死的!」趙明眼中閃過一絲殺氣,冷聲道。

……

擂台上的角逐依然在緊張進行著,宇文天一直是一副拚命的架勢,汗流浹背,看起來似已拼盡了全力。

其實,對宇文天來說,角力沒有一點感覺,但是這演戲卻是勞心,比角力吃力多了。

而石柱對面的面色,此時卻是震驚萬分。不論他增加多少力量,便能感覺到對面傳過來一股不弱於自己的力量,此時,他已經釋放出來八成的力量了,對方依然在堅持著,他不得不嚴肅對待。

想著想著,蠻神便又加了一成的力量,同時,眼中漸漸露出了一絲殺氣。

台下的觀眾此時安靜了許多,出來少數的幾個人依然在為蠻神助威,其餘的眾人皆都屏氣凝神,觀察著台上的緊張角逐。

「這小子真能裝!」羊角樂看著宇文天沐浴著汗水的樣子,嘴角一抽,道:「坑死人不償命!」

身旁的長老微微一笑,道:「真是個天才,心思縝密,這樣的人才活得久一點!」

羊角樂沒有說話,不過嘴角微微翹起,心裡卻在咆哮著:你們知道嗎,這小子便是我摩天嶺的人,羨慕死你們!

這時,身邊傳來一股難聞的氣味,只見一個邋遢的身影走了過來,站在羊角樂右側五尺的地方,看著擂台上的緊張對抗,道:「無量天尊,貧僧終於趕上了,沒有錯過這精彩的對決!」

羊角樂一愣,感覺眼前這人實在是怪異之極。別的不說,單看這樣貌,簡直是驚為天人。

頭髮亂蓬蓬的,粘著幾片枯草,還有一些雞毛,頂上斜插著一支木簪,胖胖的身形,穿著一件舊道袍,但是眼睛里卻可以看出來,這道袍的材料很稀少。

此人腰間掛著一個白玉葫蘆,似是個酒葫蘆,而身後別著一把破爛的拂塵,上面還粘著幾根雞毛。

富態的臉上長滿了痤瘡,酒糟鼻子特別大,似乎被蚊子叮過了,紅紅的。而下巴上,扎著幾根稀疏的鬍鬚,粘著几絲枯草。眉毛較長,濃濃的,左邊翹起,右邊垂下,而眼睛則是一大一小,左邊的大,右邊的小。

雖然如此怪相,但眼睛卻是很有神,不過,更多的是猥瑣,自打這傢伙進來,眼睛時不時地瞟向那些為蠻神加油吶喊的女子腰肢。

而相比這一副不修邊幅的形象,此人的修為更讓他吃驚,虛靈九重天之境,但是卻有一股十分怪異的氣息,讓羊角樂有一種如臨萬丈深淵的感覺。

可能是感覺到了羊角樂的眼神,這胖道人上前半步,對著羊角樂一拱手,道:「這位道友,貧僧有禮了!」

羊角樂再次一愣,不知如何回應,這人分明是一副道士的裝扮,卻念著和尚的口號,著實怪異。無奈之下,羊角樂只是拱手還禮,頷首致意。

不過,這胖子的到來,顯然引起了身旁不少人的注意,只見有人調侃道:「我說胖子,你到底是道士呢,還是和尚?」

!! 「無量天尊,貧僧自然是道士了!」這胖子單手作揖,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噗!」眾人笑噴了,那之前說話之人再次開口,道:「我說臭道士,你怎麼自稱是貧僧呢,你應該說是貧道!」

「無量天尊,佛即是道,道即是佛,大道萬千,殊途同歸,道士即是和尚,和尚亦是道士,貧僧即是貧道,貧道亦是貧僧!還有,貧僧不臭,去年剛洗過澡!」

此言一出,眾人立即捂住鼻子避開了一個兩丈大的圈子,將臭道士分離出來,連同著羊角樂二人。

羊角樂並沒有避開,他倒是覺得這道士有些詭異,剛才那幾句話雖然簡單,但卻不是普通人可以說出來的。

這是個高人啊!

羊角樂暗道。

不過,那個長老卻是強忍著留在羊角樂身旁的。而周圍的眾人顯然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看著胖道士。

去年洗的澡?

現在已是秋季,去年已經過去了至少六個月!

剛?

這是「剛」嗎?

難不成這臭道士還有令人難以想象的記錄不成?

「臭道士,你到底多久才洗一次澡?」之前開口的人捂著鼻子,問道。

「嗯,這個……讓貧僧想想,上一次是……好像是三伏天吧!」胖道士皺著眉頭,一副思考的樣子,道:「至於上上一次,這個……這個好像是很久以前了,實在想不起來了!」

天啊!

神人啊!



眾人心裡炸翻了天,這人難不成是墳墓里出來的?

這時,娛天坊的使者怒氣沖沖地走了過來,站在兩丈遠處,指著胖道士喊道:「臭道士,誰讓你進來的?趕快給我滾!」

侍者身後的四個護衛也是摩拳擦掌,大聲呵斥著,卻不敢上前,主要是因為這胖子太臭了。

胖道士也沒有生氣,一張大嘴咧開,對著侍者笑道:「無量天尊,你們做生意的,哪有將顧客趕走的,我待會兒還要下兩注呢,我現在是你們的衣食父母,乖孩子,叫聲爹來聽聽!」

侍者大怒,指著胖子罵道:「你是誰爹?小心大爺剁了你!」

「無量天尊,施主你這是犯了嗔戒,休怒,不叫爹也行,叫聲娘也可以,貧僧心胖體寬,不會介意的!當然,就不要叫爺了,雖說貧僧是出家人,看透了生死,但是貧僧還是比較貪戀這花花世界,不想被人叫老!」胖道士作揖道。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這臭道士太狠了,罵人不帶臟,還給人當祖宗。

侍者氣炸了天,指著胖道士,怒道:「給我抓住他,扔出去,剁了!」

四個侍衛無奈,正欲上前,忽然一道冷厲的聲音傳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