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纖柚撅了撅嘴,「好吧,那你洗漱吧,我先出去等你。」,但一開門,白纖柚,又再一次回過頭,不死心道「要不要讓含靛伺候你,她會!」

景伍擺擺手,示意不用,她自己也會……

————————————————

含紫領了白纖柚的吩咐,來到大廚房。

還沒有進門她就聽到了大廚房內的喧囂。

一個略低沉的聲音,明顯是在打趣,「嘿,你看你,不還是個揉雜麵的嗎……我還以為你要發達了呢。」

「哎呀,你可不要取笑董大廚,人家可是十二小姐親自點名,讓做過菜的。」另一個聲音聽似幫襯道,但沒過兩瞬,他又繼續道,「只是啊,這昨天做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怕是十二小姐和大夫人都不會碰,這大夫人也是心善,這樣雜亂的菜色被端上了自己的飯桌,大夫人也沒有發火,派人來斥責……」

這些嘲諷,含紫聽得真切,何止是現在,這樣的嘲諷她昨日就聽了不少了。

站在廚房門外,含紫下意識,摸了摸懷中揣著的兩個五兩的銀錠,這是今早剛起那會嚴媽媽送來的,是大夫人昨日說要賞給那個董小安的賞錢。

可惜,她只是個代為保管的。

一步跨入大廚房,一眾廚子看見含紫,紛紛與其寒暄。

但含紫只是點頭示意,徑直往董小安的面案前走去。

此時正是介於早膳和午膳之間,但不論是早膳還是午膳,又或者是晚膳,董小安,永遠是要做饅頭的。

含紫站定,董小安抬頭看向含紫,神色平靜,他對自己的水平很自信。

他相信昨日只要他的菜,入了大夫人或者是十二小姐的口,那他的生活應該就會被極大的改變,至少不用天天揉麵糰。

董小安的目光,過於冷靜,讓含紫不由想起了大夫人。

「給我幾個雜麵饅頭,十二小姐那邊要。」含紫道。

董小安雖然疑惑,但還是依言轉過身,夾過幾個剛剛蒸好的饅頭,裝好遞給了含紫。

總裁我要蛇寶寶 含紫接過饅頭,猶豫了一下,開口道「大夫人,讓你繼續做昨天那個湯,十二小姐要吃昨天那個肉丸子。」

說著,含紫取出一個銀錠,對董小安繼續道,「這是夫人賞給你的。」

含紫放下銀錠就走,但剛走出幾步,又緩了腳步,內心掙扎了片刻,再次回過頭,對著已經低下頭重新揉面的董小安道。

「你看著再多做兩道菜吧。」

說完,飛也似地離開了大廚房。

而此刻的大廚房,眾人早在含紫拿出五兩銀子,要賞董小安的時候,就陷入了安靜之中。

那可是五兩銀子,大廚房裡最好的廚子,一個月也就一兩銀子的月錢。

一眾廚子和幫廚,都沸騰了,一改之前的嘲諷,一個個都喜笑顏開地恭喜著董小安,好像他們自己拿了賞錢一般。

只有董小安,對眾人的恭維完全是充耳不聞,繼續揉著他的麵糰。

這是他該得的。 「老公,你剛才不是說,要去火葬場的嗎。」

「啊?小雪,你就快彆氣我了。」陳浩扭頭看蘇墨雪咯笑,再朝前面看過來,頓時就給弄的一陣陣發懵。

他在十幾分鐘之前,給小雪問去哪兒時,曾經說過一句火葬場,說要火葬跟妹妹談戀愛的熊孩子。

可眼下,他和小雪跟著妹妹來到這兒,啥時候也沒見過這樣……生龍活虎的火葬場啊。

眼前,是一個挺大的操場。

紅色的塑膠跑道,綠色草坪做成的足球場,足球場上沒人在踢球,反倒是塑膠跑道跟前有一群學生,好像是要準備長跑似的。

而眼下,他和蘇墨雪站在操場邊上的陰涼底下,看妹妹朝這群學生小跑了過去。

很顯然,妹妹如果有男朋友,就在這群學生中間。

「嗯真好,老公你感覺到沒有,這裡都是青春的氣息!」

「什麼青春啊,你的青春在大學,我的青春在軍營。」

陳浩也沒扭頭,光是拿眼睛盯著妹妹,想看看誰會第一個跟妹妹打招呼。

這第一個,跟妹妹打招呼的熊孩子,弄不好就是男朋友……

「老公,小魚要真有男朋友,你會怎麼樣?」

「真有男朋友,那這熊孩子,今天就準備去醫院吧。」

「啊?老公這是大學校園裡,你可不能亂來!」

「是他們先亂來的。」

蘇墨雪沒再說話,光是拿眼睛看他一眼,見老公一直拿眼睛盯著小魚,還真就有點擔心了起來。

她老公,可是退役軍人,還是給好多人羨慕的兵王。

這一個兵王,要真動手'收拾一個熊孩子,好像真就沒什麼懸念……

小魚啊小魚,你可千萬別犯傻!

就算真有男朋友,也不能給你哥帶過來,在大學里鬧事可是要坐牢的!

蘇墨雪在心裡嘀咕著,生怕陳浩惹事時,卻大老遠的看見小魚……還沒跑到人群跟前,就有個高高瘦瘦的男孩子,先朝小魚跟前跑了過來。

這時,陳浩猛的一愣,就把拳頭給攥的嘎吱響。

妹妹身高一米六左右,現在跑到妹妹跟前的男孩子,足足比妹妹高了多半頭,至少也得有一米八的樣子,跟自己個頭差不多。

這熊孩子,穿一身藍白相間的運動服,白白凈凈的看著挺陽光。

可眼下,陳浩總感覺這熊孩子的陽光,有點兒說不出的欠揍。

「小雪,你在這兒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啊?老公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那你等會兒,不許說話。」

「老公,我可以不說話,但你一會兒也不許動手。」

陳浩沒再說話,光是拿眼睛盯著妹妹,看妹妹跟男孩子有說有笑的,好像在聊著什麼事情。

時間不長,也就一兩分鐘的功夫。

陳浩牽著蘇墨雪,一步兩步,三步四步故作鎮定的,不慌不忙來到了妹妹身後。

「小魚,你哥嫂過來了。」男孩子看過來一眼,輕聲提醒道。

「啊?哦哥嫂子,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不用介紹,乾脆利索點兒,陳小魚趕緊說正事。」陳浩沒好氣的說著,眼睛始終沒離開男孩子。

「哥,你……」

「小魚,這些都是你同學吧。」蘇墨雪拿手拽著陳浩胳膊,偷偷的沖她使眼色,「小魚,趕緊給嫂子介紹一下這位同學。」

豪門權少霸寵妻 「嫂子?小魚這是你嫂子啊,我還以為是你姐呢!」

「嗯?同學,你還挺會說話的。」蘇墨雪看他誇自己年輕,就有點兒小得意。

「沒有,沒有嫂子,您真是挺年輕的,前兩天就聽同學說小魚嫂子過來了,還說挺年輕漂亮什麼的!」

「哎哎哎,行了行了,少說這些沒用的。」陳浩沒好氣的看他一眼,就情不自禁的扭頭,朝他老婆看了過來。

小雪,穿一身亮白色的長裙,頭髮在腦袋後面紮成了個馬尾。

雖然,小雪跟自己年齡差不多,但她這面向跟皮膚,要腳上的高跟鞋換成帆布鞋,還真就像個大學生……

「哥,我同學誇你媳婦兩句,就不興師問罪了?」妹妹的聲音。

「啊?死丫頭,你胡說什麼,趕緊說正事兒。」陳浩猛回過神兒,見妹妹沖自己咯笑,就給弄的有點小'尷尬。

這時,男生皺了皺眉頭,就長哦的聲低頭看陳小魚。

「小魚,你把哥嫂喊過來,就是為了補考的事啊,剛才都跟你說了沒事,我幫你考及格就行了。」

「補考?啥意思,小魚你考試掛科了!」陳浩猛睜大眼睛,就給弄的有點發懵。

「哎呀哥,你看你說什麼呢,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個死丫頭還狡辯,平時學習那麼好!

現在考試掛科,肯定是談戀愛了,都是給談戀愛耽誤的!

陳浩在心裡無奈著,也拿眼睛盯著妹妹,正想再說點兒什麼的時候,眼前這男孩子卻先笑了笑,開口喊了聲哥。

「哥,不是您想的那樣,小魚掛科的是體育長跑,功課成績一直都很好。」

「嗯?真的!」陳浩很想相信,可又不敢相信。

要都不知道幫女朋友打掩護,根本都'不可能找到女朋友。

「真的,我們前幾天體育考試,小魚長跑沒及格,今天過來的同學全是來補考的。」

陳浩聽到這兒,再朝前面這群學生看過來,見多半都是嬌滴滴的女孩子,想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因為他上高中那會兒,班裡體育不及格的,也多半都是妹妹這種柔弱的女孩子。

「那剛才,給我妹妹發微信的,就是你了?」

「剛才……哦對,小魚平時就不愛上體育課,今天補考又沒來,回頭我怕體育老師'罵人,就給小魚發微信讓她趕緊過來補考。」

「你誰啊,為什麼是你給小魚發微信,這麼多女生都不行?」

「我是體育委員,體育老師不在,讓我幫同學們補考。」

男孩子回答的很利索,言行舉止也很有禮貌,'絲毫不像說瞎話的樣子。

陳浩猛聽到這兒,才恍然明白了過來。

十幾分鐘前,他因為妹妹跟人微信聊天,認為跟妹妹聊天的人就是她男朋友。

誰知道,是妹妹考試不及格,讓人給喊過來補考!

「小魚你說你,你就給哥丟人吧,一個長跑都能考不及格?」

「哥!你知道什麼啊,長跑5000米很累的。」

「5000米還累?想當初我背著30公斤裝備,10公里武裝越野一天都能跑好幾回!」

「武裝越野?哥,您是當兵的啊!」男生突然吃驚道。

「怎麼了,我當過兵,你有意見。」

「哦不,不是,我是個鐵粉兒軍迷,剛才就看您特面熟,您不會就是今年退役那兵王吧?」

哎,你個熊孩子!

王字後面,不能帶吧,不知道嗎!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沒好氣的看他一眼,真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是自己粉絲。

「我不是什麼兵王,就是一個普通退役軍人,你兵王小說看多了。」

「不是?怎麼可能呢,我以前在軍事雜誌上看過照片,那照片真挺像您的。」

廢話,本來就是我!

不像我,難不成還像你啊!

「哎,老師過來了。」突然的,一個女孩子從遠處喊過來。

「啊?哦好知道了。」男孩子回應過後,恭恭敬敬的喊了聲哥。

「哥,嫂子那你們先待會兒,我跟小魚得過去了,老師不知道'為什麼過來了。」

「嗯好,沒事兒你們去忙,我們等會兒也要回去。」蘇墨雪忙接上話茬,生怕自己老公再說難聽的。

於是眼下,這男孩子跟陳小魚一走,就只剩下了她跟陳浩倆人。

「老公呵呵,你還挺低調的嘛,剛才給人認出來都不承認。」

「我一個退役軍人有什麼高調的,就是怕他知道我是兵王,又得胡扯好一陣子,沒機會問他跟小魚……」

「哎呦,光跟熊孩子胡扯了,都沒問他是不是小魚男朋友!」

陳浩扭頭看蘇墨雪一眼,頓時給後悔猛拍腦門兒,快速朝前面看了過來。 「交給我……」共霜回過頭跟那個護城者頭兒說了一句,立刻轉身追了上去。

「怎麼辦?」這回輪到護城者們茫然了,全都盯著自己的頭兒等待下一步指示。

「你們先去跟著,記住不要輕舉妄動,我回去一趟」思索了一下,那轉身就飛馳而去。

「是……」

沒想到那個女人居然一直在跟著自己,想起姒萌萌的慘狀,趙信就心如刀絞,一定要抓住那個女人,要回姒萌萌的血脈根源。可是讓趙信沒有想到的另一點就是,那個女人的腳程非常的快,自己幾乎沒有一點耽擱的追著她,但是也只能看到一個背影,想要再接近一點都做不到。

一前一後兩個人,一路狂奔,趙信也想用時空之力用來追趕,但是怕自己不熟練,萬一方向錯了那就功虧一簣了,絕對不值當的。 鄉野村民 罪孽城很大,還沒出兩條街呢,那些護城者就已經跟丟了,一個個搖頭頓足,卻也只能望其項背,無能無力。

在七拐八拐之後,那白衣女子帶著趙信進入了一棟黑色的建築物之中,快速的進入。

趙信在門口處停下,裡面黑不見天,即使是光亮在門前的那一寸也停止了普照。這棟建築整體墨黑,沒有琉

光亮瓦,也沒有任何的雕飾,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而這建築修得細長直通天地,乍一看像是一個擎天支柱一樣,使得壓抑中又帶有幾分詭異。在這之前趙信一直都沒有注意到罪孽城中有這樣的一個建築,站在這門口頓了半刻,沒有猶豫,直接進入了其中。

而緊跟兩人身後的共霜也停了下來,抬頭看了看,登時臉色一變,喃喃道:「居然是他們?」。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