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狼這個氣啊,繼續吼道:“小的們,給我上。”

狼羣們依然沒有動,倒是在它分心之下,讓唐虎趁虛而入,一腳踢在了它的胸口,它藉着這一腳之力倒飛進了狼羣,張口一咬,一隻狼妖就被它咬斷了喉嚨斷了氣。

旁邊的狼羣都嚇的瑟瑟發抖,不敢出聲,也不敢躲避,就這樣讓白狼一口一個的咬死了數只。

這白狼咬着咬着,忽然停了下來,大爪子拍了拍腦門,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大叫一聲,“嗷嗷嗷!”

狼羣們在它的嚎叫之下,紛紛站起身來,開始向着衆人發動了攻擊。

白狼滿意的點了點頭,衝入了狼羣之中,再一次向着唐萱那裏攻了過去。

原來這些狼羣不懂得人類的語言,白狼得意之下忘記了用狼語對它們發號施令,唉,那幾只狼妖死的好冤啊。 這白狼帶着羣狼攻了過來,讓衆人頓感壓力,都暗暗看向唐萱,怎麼還不醒來,怎麼辦。

唐虎一臉凝重,對着牧麗說道:“我先纏住白狼,你抓緊去擊殺那些狼羣。”

牧麗也沒有矯情,點了點頭,就衝進了狼羣,而王二和丸子則站在了唐萱的身前,保護着唐萱。

唐虎衝上去攔住了白狼,一人一狼戰在了一起,其它狼羣根本靠不到近前,因爲這完全不是在一個層次上的,再者也是怕一下子惹惱了白狼,可不是鬧着玩的。

王二看着戰局,暗暗地着急,雖說狼羣在牧麗的衝殺之下,暫時沒有靠近他們這裏,但這狼羣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只有幾百只,可是不管怎麼殺,好像還都是這麼多,絲毫不見減少,而唐虎那裏明顯是在勉強支撐,根本不是長久之計。

“哈哈哈,愚蠢的人類,本座給你們指條明路吧,放棄那個女娃,你們還有一線生機。”狼王一邊和唐虎戰鬥着,一邊口水直流的看向唐萱那裏,繼續道:“還有那隻會說話的小東西,也給本座留下吧。”這顯然是遊刃有餘啊,根本就沒把唐虎放在眼裏。

“做夢吧。”唐虎心裏這個急啊,唐萱怎麼還不醒來,他不知道牧麗那裏怎麼想的,可他只有硬着頭皮在這死扛了,他有他的使命。

這時已經有三三兩兩的魔狼穿過了牧麗的封鎖,來到了唐萱的近前。

王二看了眼氣定神閒的丸子,嘆了口氣,上前打發掉了魔狼,開始向着牧麗那邊靠攏,傳音給牧麗,“咱們就在這這麼耗着嗎?”

“不然怎樣?”牧麗隨手解決掉了幾隻魔狼後,沒好氣的看了眼王二。

“我們不如砍下唐萱一隻手臂,這樣血液的事兒就解決了。”王二目中露出兇狠之意。


“閉嘴,你簡直愚不可及,你以爲這九座山那麼好闖呢?就憑你?”牧麗話還沒說完,一聲暴喝,“快,唐萱那邊有危險。”

原來不知怎麼,狼羣忽然間好像受到了什麼刺激,不再是不急不慢的了,牧麗這邊全力遊鬥防禦,都是來不及,已經有數十隻魔狼從四周闖了過去,此時離唐萱只有數十丈的距離了,而她還要在外圍全力殺敵,還要隨時準備策應那有些不支的唐虎,實在是抽不開身。

“什麼?不可能!”王二還在猶豫之時,看到唐萱那邊戰局發生了變化。

剛撲過去的數十隻魔狼連哀嚎之聲都沒有來得及發出,直接就是被滅殺,只見數十隻丸子出現在了唐萱的周圍,正中間的一隻身形有三丈之高,就身形上可以和那白狼媲美了,有着築基修士初期巔峯的波動,而其它的雖然看起來弱了許多,但也都是有着無限接近築基修士的實力。

牧麗,唐虎,王二全都震驚了,不光是他們,就連那白狼也都是雙眼冒光,露出了興奮之意,“哈哈,不愧是本座看上的小弟。”說話間加緊了攻擊的速度,像是要趕快把眼前礙事的唐虎收拾掉,對於丸子它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還不快去幫忙,主人這裏有我!”丸子看着唐虎眼看着支撐不住了,萬分着急。

這話要是在剛纔說,一定會讓人笑掉大牙,可是現在,它有這個資格這麼說,唐萱這裏,確實只需要它就足夠了,當然,王二好歹也比它的貓分身強一些,多少會起到一點作用的。在大鐘裏的時間,它也並沒有閒着,每每想到剛進入這蒼茫大陸,遇到那數量龐大的蚊羣,主人那失望的眼神,它就心如刀絞,憑藉着自身的優質資源,硬是把這隻能在鎮魔塔中施展的貓分身給學會了,如果不是到了緊要關頭,它還真不想就這麼把底牌亮出來呢。

牧麗愣了一下,她還分得清輕重,立刻加入了唐虎和白狼的戰圈,有了她的加入,唐虎終於鬆了一口氣,在那白狼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他可真不知道還能撐上幾招。

而白狼那裏,此消彼長,也沒有了剛纔的瘋狂,看來剛纔的攻擊,對於白狼來說,也是付出了一些代價,不可能長時間的保持那種狀態,而在唐萱和牧麗的聯手之下,逐漸的落了下風。

“沒用的東西,快給我全力進攻!”白狼心中着急,又是向着狼羣發號施令,過了半晌,像是想起了什麼,“嗷嗷嗷!嗷嗷!”的叫了起來。

狼羣聽到號令後開始更加的瘋狂了,本已血紅的眼睛變的紅的冒光一樣,燃燒着血脈,也都是將修爲提升到了無限接近築基修士的層次,向着丸子和王二這邊發起了進攻。

畢竟是數量上佔優,丸子開始有些吃力了,它的貓分身,不斷的在數只狼魔圍攻之下潰散,它一邊戰鬥,還要一邊召喚分身,心中暗道,主人啊,你怎麼還不醒來,我可要堅持不住了啊。

一咬牙,再堅持一柱香,再不行的話,只能暴露更多底牌了。

丸子這邊辛苦,白狼那邊也同樣辛苦。

白狼心中連連叫苦,幾百年了,好久沒有像今天這麼被動了,唉,只能怪隊伍不行了,如果再有一個像自己這樣的,哪怕是有自己一半身手的小弟,今天也不至於這麼被動。不自覺的又看向了丸子那邊,如果自己也會那分身的話,不行,還要堅持,再堅持一柱香的時間,一柱香之後就可以……

想到這裏,氣勢不斷的攀升,又回到了剛剛獨戰唐虎時的水平了,它下定決心不打持久戰了。它一爪快過一爪,時而攻向唐虎,時而攻向牧麗,速度極快。

唐虎和牧麗的術法紛紛落空,而且只能疲於躲閃白狼的攻擊,唐虎此時還好,牧麗是真的有些不耐了,真想過去把唐萱一巴掌拍醒,可想歸想,眼下也只能繼續堅持着了。

這邊戰況膠着,丸子那邊也同樣是在繼續堅持着,誰都不知道對方的底線都是一柱香。

就在這時,唐萱那裏終於有了一絲絲的反應,盤坐在那裏的身形不再是一動不動,眼睛有些要睜開的跡象了。 話說唐萱那裏,在毀掉這第一山陣眼的時候,那一縷光華不是別的,而是一道規則,這道規則告訴唐萱,無論遇到什麼問題,在大家闖過這試煉之前,都不能睜開眼睛,也不能行動,這是第一山對大家的考驗。如果她能夠堅持住,就可以得到那一絲光華之力,可以永久的增加一個層次的神識,並且整個團隊都會得到獎勵,至於獎勵是什麼,要看最後的評價。而如果她沒有遵照這規則,非但什麼獎勵都不會得到,而且大家會面臨數倍艱辛的考驗,想要通過,需要付出嚴重的代價,更壞的結果是,即使付出嚴重的代價,也未必能夠通過這第一山。

唐萱心中焦急,在反覆的糾結衡量着,終於,要睜開的眼睛,又緊緊的閉上了,她知道,自己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相信隊友,而她更需要的是那神識的獎勵,她深知神識的重要性,一直以來雖然有着丸子密法提升修爲的等級,但是對於神識還是沒有任何幫助的,還是停留在第一個層次上。

神識的作用不光是探查對方修爲,更是一個人的精神力,意志力,可以說是神識越強,戰力越強,而煉丹、佈置陣法都是需要強大的神識的。

在兩邊的艱辛戰鬥之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白狼和丸子、王二心中都是暗暗叫苦,一柱香的時間到了,而就在丸子不顧一切的想要亮出底牌的時候,白狼忽然急攻了兩招,後退了數十丈開口道:“停手!”

牧麗和唐虎交換了一下眼色,看了一眼白狼,雖然不太瞭解這白狼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但看到白狼停手了,也都停下了攻擊。看向丸子那裏,還在繼續戰鬥着,立刻兩道身影衝向了狼羣,加入了那邊防護唐萱的戰團,在他們的衝殺之下,羣狼潰不成軍,雖然還是無窮無盡的,但是明顯力量和氣勢上已經漸漸弱了下去。

白狼暗道慚愧,連忙又嗷嗷嚎叫了幾聲,羣狼全部退散了開來,這抽空真得給這些下屬培訓一下外語了,沒文化,真可怕啊。

衆人見羣狼皆散,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紛紛把白狼圍了起來。

白狼趕忙後退了幾步,說道:“恭喜大家,闖過了這第一山的考驗,是你們的團結和不放棄,贏得了勝利!”

衆人皆是一頭霧水,什麼就通過考驗了?考驗?

這時,唐萱也睜開了眼睛,在這時感覺識海轟鳴,比之前大了不知多少倍,對周圍的感知無比的清晰,先是探測了一下白狼的修爲,半步金丹修士的修爲。

又探測了一下唐虎,築基修士巔峯。

牧麗,築基九級,隨時踏入巔峯。

王二,築基修士一級,卻不是太穩固。

之後,看向了白狼,一抱拳,“承讓了!可以給我們獎勵了嗎?”

“嗯!”白狼點了點頭,“恭喜你們闖過了這一關,是你們的團結,對於同伴的不拋棄,不放棄,讓你們通過了這一關,作爲獎勵……”

說這,白狼的身前浮現出了五個箱子,指着這五個箱子說道:“本來只有四隻箱子,這隻會說話的小東西,本座額外也賞賜給你一個,每個人都將隨機獲得一樣法寶,至於是什麼,就看造化吧。”

白狼頓了頓,看到大家都沒有行動,繼續說道:“不要試着用神識掃描,這是徒勞的,箱子可以屏蔽金丹層次之下的神識。”

衆人互相看了看,有這種好事兒?誰也不願意先上前去打開箱子,雖然白狼那麼說,但都是在嘗試着用神識在努力的探查着箱子裏的物件。

白狼見衆人都不去挑選,皺了皺眉頭,道:“你們誰先挑選?主動點,上前一步。”

衆人聽到後,都是後退了一步,唐萱正要後退的時候,忽然感到有一個箱子在召喚着她,她遲疑了一下,就這樣慢了半拍,她站在了衆人的身前。

白狼一看,哈哈大笑道:“好,很好!那麼你就先挑選一下吧。”

丸子一臉的黑線,心道主人着是怎麼了?唉,沒經驗啊,早知道自己提醒一下她就好了。

唐萱沒有理會別人,向着那個召喚她的箱子走了過去,心中有一個聲音,一定要得到它,它很重要,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看着唐萱,想要知道這箱子裏面到底是什麼。

唐萱一步一步的,已經走到了箱子面前,忽然消失不見了。

“這……”衆人心中一驚,果然有古怪,牧麗和王二也都慶幸自己沒有衝動上前去選擇箱子,齊齊的將白狼圍了起來。

“都說魔獸狡猾,趕快把唐萱放出來。”丸子異常的憤怒,對着白狼大聲吼道。

“哼!一羣蠢貨,真以爲本座真的怕了你們不成?”白狼也是很生氣,散出了修爲,和衆人戰在了一團。

就在衆人戰的如火如荼的時候,唐萱的氣息出現了,隨之人也出現了,在她出現的那一瞬,戰鬥停止了,全部跳出戰圈,收了修爲。

而唐萱更是很驚訝的看着大家,這是鬧哪一齣啊,奇道:“你們怎麼又打起來了?不準欺負大白。”

“你到底是哪夥的啊?我們大家這麼擔心你。”王二很不悅,但是感覺到唐萱這邊實力的增長,也不敢惡語相向了,說話都留着分寸的。

“主人,我們都很擔心你呢,以爲你出了什麼事呢,以爲這隻邪惡的大狼對你不利呢。”丸子上前撲在了唐萱的懷裏,看到主人後心情大好,舔了舔唐萱的衣衫,繼續道:“大白是誰啊?”話語中充滿了醋意。

“好了好了,大家真的誤會大白了。”唐萱輕輕撫摸着丸子,看着大家說道。

“那你剛纔去哪裏了?”唐虎也是關切的問道。

“這怎麼說呢,還是大白來講解一下吧。”唐萱目光柔和的看着白狼,她和白狼沒有直接衝突,而且自打破開陣法之後,她是唯一一個瞭解規則的人。

白狼點了點頭,好吧,那由我來講解一下吧。 “剛纔那個獎勵,確實是沒有問題的,大家也看到了,這是一個未知獎勵的設置,也就是說,會去箱子的空間中去領取,因爲有些獎勵實在是會讓人心動,所以這麼設定也是爲了保護獲得超級獎勵者的隱私。”白狼看到大家都沒有異議,於是開始講解着,“而進入盒子的時間越長,也就代表了獲得得獎勵越好。”

唐萱想起現世中中了彩票大獎的得主們,都是蒙面什麼的去領獎,原來這種事情在修仙世界也存在啊。又想了想自己在裏面的時間也不知道算是長還是短,但是得到的好處,還是另她非常滿意的,那是一個……

“是這樣嗎?”唐虎還是有些將信將疑的看了看唐萱。

“嗯,是的,放心去吧。”唐萱鄭重的點了點頭道。

在唐萱點頭的這一霎那,大家都動了,四道長虹向着四個箱子掠去,全部消失在了箱子前面。

第一息,王二出來了,他滿心歡喜,看來箱子裏面的東西,令他很滿意,可是在他顧盼左右之後,喜悅的面容忽然凝固了,自己是第一個出來的嗎?想到了白狼的話,進入盒子的時間越長,獎勵就越好,忽然很不開心了。

第三息的時候,丸子出來了,丸子滿心歡喜的來到了唐萱身邊。

第五息的時候,牧麗和唐虎同時出來了,看他們的表情,也都是得到了滿意的物件。

可此時王二還在那碎碎念,爲什麼我的時間最短,這不公平,唉。

唐萱小聲的問丸子,自己進入箱子中停留了多久纔出來,丸子的話讓她異常的開心,看來她得到了最好的東西,原來丸子說她在裏面呆了小半柱香的時間,難怪出來之後看到了那種場面,換做是她在外面,也會在不瞭解規則的情況下,誤以爲接觸箱子的人中了圈套。

“我們這就算通過第一山了嗎?”唐萱撫摸着儲物袋,看向白狼,柔聲說道,看來她得到寶物後,心情大好。

“不能!”白狼回道。


“什麼?我們費了這麼大的勁都還不能通過?”唐萱有些不解,“難道你還要繼續與我們爲敵嗎?”

白狼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你以爲第一山就我一個魔獸鎮守嗎?你也不看看,你們現在所在的位置,纔是上山路上的半山腰呢,我現在已經沒有和你們爲敵的理由了。”

“是嗎?不與我們爲敵,那可以加入我們嗎?”唐萱微笑着,又指了指丸子說道:“剛纔在朦朧中我怎麼好像聽到你挺喜歡它的,想要和它在一起啊。”


“加入你們?先不說我還要鎮守在這裏,就你們這實力,我加入你們對我有什麼好處?”白狼不屑的道,又看了看丸子,目光柔和了一些,“至於這隻會說話的小東西,當我跟班的還差不多,我還沒到因爲想要一個小玩物就跟你們走的地步呢。”

“來吧,你自己在這裏也沒有意思吧,你看你那些手下,連人話都不會講,你在這裏多悶啊。”唐萱顯然還是有些不死心,繼續的勸道,她也是感覺到了這白狼的實力,她們的隊伍需要更多的夥伴加入,壯大。

“主人,不要和這隻蠢狗說了,我們走吧,我看它實力也不怎麼樣。”丸子拉了拉唐萱的裙角。

“是啊,我們好好的,幹嗎要帶這麼一隻魔獸上路啊。”

“嗯,對,再說它也不可能和我們走的。”

大家也都附和着,他們可不想身邊跟着一個比自己實力強的,而牧麗和王二更是不希望唐萱的力量得到提升,就一個唐虎已經夠他們頭疼的了。

“都給我閉嘴,說本座實力不怎麼樣?你們也配,你們也好意思說出口?”白狼輕蔑的看了一眼衆人,又看了眼丸子,繼續道:“還說什麼幹嘛要帶魔獸上路,你們那只是什麼?我都不好意思說你們。”

“哼,別把我和她混爲一談,那個丸子纔不是我帶的呢。”牧麗反駁道:“要是那隻貓是我的,我都燉了吃肉了。”

“是啊,是啊。”王二見到自己心上人這麼說,連忙迎合着,“我們最討厭帶毛的東西,身邊有帶毛的東西就渾身不自在。”

“住口,你們。。。太讓本座失望了。”白狼撓了撓頭,有些疑惑,“本座居然讓你們通過了這個以團結爲主題的關卡,真是笑話。”

“團結?”牧麗愣了一下,馬上過去拉住了唐萱的手,很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嗯,團結,我們是一個團隊的嘛,哈哈。”

這,人類真是太詭異了,哼!居然說最討厭帶毛的東西,你們頭上長的是什麼?好,既然不喜歡我,那我就讓你們渾身不自在到底。白狼自己在那腹排了一下,對着唐萱道:“好,我答應你的邀請,不過……”

唐萱心中一喜,哈哈,這回一貓一狗,剛剛好,連忙說道:“好好,快過來吧。”

白狼大吼了一聲,“喂!有沒有認真聽話,讓我把話說完!”

唐萱委屈的要哭了,但明顯這是裝出來的,擠了一滴眼淚出來,楚楚可憐的說道:“你兇我。”

“啊。”白狼被弄的不會了,連忙說道:“正經點兒,讓我把話說完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