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完了誓,這些哥布林就算是自己人了,在巧手先生的帶領下,他們笨拙地排成縱隊,返回了軍寨內的軍營。而孫立成,站在山坡上看著遠方,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老大,您說您要組織自己的部落。那麼,現在我們的部落算是建立了嗎?」

身旁的小白菜,打斷了孫立成的沉思。

孫立成想了想,點點頭說:「算是吧。今天就是部落成立的日子。」

「那咱們的部落叫什麼名字?」

孫立成沒有想到小白菜竟然很興奮,她追問。

「種花,嗯,咱們叫作種花部落,簡稱種花家!」

孫立成嘴角露出一絲陰笑,揮著拳頭,用力的說道。

「種花家?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呢?」

在小白菜疑惑的目光中,孫立成跨上狼王,唱著國歌沖回了軍寨,天地間回蕩著《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聲。

來到了這個世界的第五個月,孫立成終於擁有了一支自己的武裝。他將這一天命名為種花第一年第一日,簡稱種花元年元日。 神界,知識與外交之神的神國中,大天使康拉德終於等到了那種特殊的神力波動,經過追蹤,他驚奇的發現魔法陣竟然在神棄之地的邊緣。

「怎麼會在那個地方呢?到底是誰在使用這個魔法陣?」

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想了一會兒,他猛然抬起頭,心中暗道:「不行,我要立刻去向陛下彙報。這件事情太重要了。」

想到這裡,他扇動翅膀,向神祇陛下的神殿飛去。

神棄之地的一個隱秘山谷中有一個很深的洞穴,洞處布滿了荊棘植物,將洞口完全覆蓋,使得外面的生物很難發現這裡。

在洞中的最深處,有兩架巨大的機械傀儡正在待機。突然,一部機械傀儡眼中紅光閃過,然後轟隆隆的站了起來,緊接著,另外一部機械傀儡也啟動了。原來,這是隱藏在此的星辰之主與大地之神兩位陛下。

「星辰之主陛下,您感覺到地下的震動了嗎?」

大地之神向星辰之主問道。

星辰之主點點頭,想了想又說:「我不但感受到了震動,還感覺到地底下有一種力量正在緩慢增強。估計是什麼東西覺醒了。」

「看來真是多事之秋啊。我這就派人出去探查。」

大地之神發出感嘆,說完便扭過身,眼睛中的紅色光芒照射在一隻大雪鼠身上。雪鼠的眼睛開始出現迷茫之色,過了一會兒又恢復了清明,並顯出了非常高的智慧,它嘰嘰喳喳的叫了幾聲后就鑽入了身後的鼠洞。

沒有過多長時間,一隻矯健的雪鷹從這個山洞飛了出去,在天上盤旋了一陣,然後鳴叫著飛向了遠方。

孫立成山谷要塞的地底深處,坑道內,不斷傳來廝打的聲音,一隻很像蜥蜴一樣的魔獸,正在和一架高大的機械傀儡進行戰鬥。這個機械傀儡渾身黝黑,身體修長,盔甲可比地精飛空軍基地的那些同類厚實多了,身上的八隻手揮舞著八種武器,宛若佛教中的阿修羅。

這個魔獸雖然很強大,但它那輕易能劃破岩石的利爪卻怎麼也破壞不開傀儡身上的盔甲,在對方風暴一樣的攻擊之下,終於堅持不住,滿身是血的倒了下去。

看到對方失去了戰鬥力,機械傀儡冷漠的走上去,刀光閃過,蜥蜴的大腦袋就被它抓在手裡。

機械傀儡將魔獸腦袋拿到眼前看了看,身後一隻手一刀將它劈成了兩半,緊接著另外一隻手飛快的探出,準確的抓住了掉落的一塊藍**晶。

這時候,一陣轟隆聲響過,十架造型各異的戰鬥傀儡從他身後的洞中走了出來。只見這些戰鬥傀儡身上傷痕纍纍,很多人的兵器都有了破損,一看就是剛經過血戰。

在這個阿修羅一樣的傀儡帶領下,他們來到一堵石壁前。眼中的紅光閃過,阿修羅伸出了一隻手,當快要接近石壁的時候,它的掌心突然打開一個小孔,緊接著探出了一個金屬觸手,金屬觸手停頓了一下,然後猛地擊穿石壁鑽了進去。

碎石飛濺中,就見金屬觸手不斷轉動,而牆壁之中傳來了機械齒輪摩擦的聲音,隨著轟隆隆一陣巨響,一道偽裝成石壁的鐵門緩緩打開了。鐵門背後是一條黑漆漆的通道,蜿蜒著通向了地面。

正在這時,坑道之內傳來了猛獸的吼聲,阿修羅一轉頭,他身後的十個戰鬥傀儡扭身就迎向了敵人。

隨著猛獸的吼叫、瀕死的慘叫以及武器劈入骨骼所發出的刺耳摩擦聲,衝出來的敵人全部被消滅了。

戰鬥傀儡們探查了一番,並沒有在屍體中找到魔晶,便緩緩的走了回來。

阿修羅的眼睛紅光閃過,然後扭身帶著其他人走進了通道。等他們全部進入通道以後,那扇鐵門又轟隆隆的關上了。

而在神棄之地遙遠的南方,這塊大陸的中部,一座石頭城的酒館內,一個俊美的半精靈正在彈著一把五弦琴吟唱著英雄史詩。在他面前,是大量正在喝酒的顧客,而最近的地方,好幾位衣著華麗的貴婦正目光灼灼的盯著他。這些女人們不斷展示著她們那鼓鼓的胸脯,還不停地向這個半精靈拋著媚眼。

迎著女人們炙熱的目光,半精靈不斷露出微笑,惹得她們情緒更熾熱了。

很快,在全酒館的叫好聲中,半精靈結束了自己的演奏,他躲開女人們的糾纏,提著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進入房間,他就發現了異樣,自己放在書桌上的小神台不斷閃著亮光。半精靈的神色一緊,趕忙走過去,單膝跪倒。只見神台上一道光線照射下來,將他完全籠罩了進去,讓整個房間顯得十分朦朧。

「原來是這樣,放心吧,我的主人,我即刻就動身。」

聽完神諭,半精靈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恭敬的答道。

一個小時以後,從馬市買好了駿馬的半精靈便衝出了城門,向著北方疾馳而去。

此時,孫立成正站在軍寨的廣場上,在他面前,巧手先生揮動著一支皮鞭,狠狠的抽打向一個哥布林的屁股。這個哥布林趴在一個桌子上,四肢被牢牢的捆住,一點也動彈不得。為了加強這個傢伙的痛苦,哥布林的褲子已經被扒掉了,每一次皮鞭落下,便會在他那綠綠的小屁股上留下粗粗的一道血痕。就在不遠處,剩餘的十二個哥布林正哆哆嗦嗦的排成一排看著這一幕。

在哥布林的慘叫和求饒聲中,巧手先生結結實實的抽完了五鞭子。

等巧手先生將這個倒霉蛋扶了下去,孫立成走到所有人面前,大聲喊道:「以後你們拉屎去哪裡?」

「去廁所。」

所有的哥布林喊道。

「我沒有聽見!以後你們拉屎去哪裡?」

孫立成對哥布林的回答很不滿意,他又扯著嗓子問了一遍。

「去廁所!」

這下所有人都鉚足了力氣喊道,包括剛才挨打的那個倒霉蛋。

好吧,實際上這個傢伙挨打,是因為哥布林們一直不聽命令,隨地大小便。

自從這些傢伙來到營地以後,營地的建設速度加快了不少,但同時帶來了另外一個問題,這些哥布林太髒了,根本沒有個人衛生的概念。

小白菜雖然長得丑,但也是愛美的,而且很聽話,自從使用過土肥皂以後,她就一直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

可新到的這十三個哥布林卻非常不願意洗澡,直到小白菜出面彈壓,他們才不情願的每天洗了一次澡。

因為孫立成的庫存不夠,所以哥布林們只能夠穿著地精們製作的皮毛衣服,好在經過巧手先生簡單的處理,這些皮子的腥臭味少了很多。總之,十三個哥布林在孫立成眼中,已經勉強成為了一個文明人。

可是這幫傢伙卻極為不愛去廁所,儘管小白菜多次出面呵斥,他們也屢教不改。

終於,今天早晨打算去洗漱的孫立成踩到了地雷,他終於暴怒了。

對於這些頑劣分子,孫立成決定讓他們嘗一下自己的鐵腕手段,於是那個布下地雷的哥布林就被巧手先生抓起來打了屁股。

對於這些還處於原始社會的哥布林,孫立成不會傻的認為說服教育可以起作用,至少小白菜已經說服教育過了,而皮鞭和棍棒將會是這些哥布林的親密朋友。

看到哥布林們挨打,小白菜的臉色不算太好,可小美杜莎維娜卻看得津津有味。

自從來到了這裡,小美杜莎維娜看什麼都很新奇,特別是軍寨中那面高高掛起的龍旗,更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這是什麼?」

「龍不是這個樣子的!龍的肚子是很大的,而且有那種像蝙蝠一樣的大翅膀。」

「這明顯是條蛇,難道說你也像我們一樣敬奉蛇神陛下?」

好吧,孫立成這些日子就一直受到維娜的語言轟炸,好不痛苦。

經過孫立成的解釋,維娜才知道還存在另外一種龍,一種從生下來就是神祇的龍。

挨完打的哥布林今天是沒有飯吃的,孫立成相信,下次他就會乖乖的自己去廁所。如果再犯,呵呵,就抽十下屁股。

吃過了飯,孫立成決定跟巧手先生研究一下對哥布林們的訓練。

這些哥布林雖然上過戰場,但戰術素養在孫立成眼中勉強也就是一的渣渣,所以必須培訓一下才能夠承擔起戰鬥任務。

「這就是地精帝國的培養方式?」

聽完巧手先生的講解,孫立成才知道什麼叫做斯巴達軍國主義教育。他想起《斯巴達三百勇士》電影里那些光著膀子露著胸大肌的男人們,眉頭緊皺。這樣教育出來的傢伙,除了是一幫戰爭瘋子,沒有其他任何作用,難怪地精帝國連電腦遊戲都沒有。好吧,他只是想回家,並不想重新掀起地精帝國的狂潮。再說,就手頭這兩三半人,孫立成也不敢招惹那些動輒幾千人會戰的大勢力。

有了這個想法,孫立成決定按照種花家民兵的訓練方法教育他們。

一方面,教他們識字,另一方面實施紀律教育,讓他們形成堅強的戰鬥集體。至於武器,孫立成有了一些設想,但還不成熟,準備看看哥布林的訓練結果再製作。

「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哥布林們排著一列縱隊,在巧手先生的指揮下,齊步走向了食堂。好吧,孫立成不但把種花家的名字盜版了過來,還把種花家的軍歌也盜版了過來,這個傢伙現在妄圖想建立一支異世界的種花軍。

「孫立成,你這樣做有用嗎?」

作為一個戰士,維娜對孫立成搞的這一套很迷惑,在她的印象里,戰士的個人武勇是第一位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邊走邊看吧。最關鍵的是,哥布林和地精的身體都太瘦弱了,想無勇也無勇不起來啊。」

在小姑娘面前,孫立成實話實說。這麼做,其實他心裡也沒有底,可不這麼做,他心裡更沒底。

正在這時,狗肉飛快的跑了回來,孫立成知道有人來了,趕忙讓大家戒備,然後自己騎上狼王趕往林邊的小營地。

趕到小營地以後,還沒有等孫立成把氣喘勻,樹林里就飛奔出了一群鹿騎兵,馬丁他們來了。 「馬丁閣下,歡迎光臨,不知道你來這裡有什麼貴幹?」

孫立成微笑著迎了上去。對面馬丁很瀟洒地一偏身就跳下了麋鹿。

「哈哈,當然是給你送好消息來了。」

馬丁笑呵呵地說著,將手中的韁繩遞給了旁邊的手下,然後走過來給了孫立成一個熱烈地擁抱,打了孫立成一個措手不及。

「你組建部落的事情有消息了?」

正當孫立成懷疑馬丁是否有其他傾向的時候,馬丁的話讓他一下子高興了起來。

「是嗎?趕快說說。」

孫立成急切地問。

馬丁擺了擺手,笑著說:「你就是這樣招待客人的?怎麼也要請我喝碗熱水吧。」

孫立成恍然大悟,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笑著道了歉,然後引著一眾鹿騎兵進入了小營地。這時小白菜已經帶著人趕了過來,並準備開始燒水。

過了一會兒,喝了口熱水的馬丁將事情說了出來。原來,星月部落已經同意孫立成組建自己的部落,並且通告了整個月之聯盟,聯盟其他部落並未提出反對意見,此事就算是走完了手續。

「所以,孫立成閣下,哦,現在應該叫孫立成族長,你要跟我去星月部落一趟,在那裡選擇一下你們部落定居的地點。」

馬丁說完后一臉戲謔。

「呃,部落定居的地點還必須指定嗎?」

孫立成有些疑惑。

馬丁點點頭,說:「那是當然!如果你們隨便定居,很容易會侵佔別人的地盤,那樣會打仗的。所以,新建部落的定居點必須經過月之聯盟的指定,這是規矩,你應該懂的。」

孫立成當然懂,這是一種權力壟斷,也是一種支配力宣示,作為盟主,星月部落這麼干也無可厚非。

「好吧,那麼咱們什麼時候上路?」

想明白了,這裡孫立成便答應去星月部落。

「明天一早就出發。晚上請我們吃頓你拿手的飯菜。我可聽說了,你做的飯味道可香了,今天我們可要享受一下這個口福。孫立成族長,沒意見吧」,說完,馬丁就大笑了起來,而他周圍的鹿騎兵們也是一臉期待。

對於馬丁他們的要求,孫立成當然會滿足了,他決定給他們做一頓拿手的大黑魚晚宴。

經過孫立成的多次試驗和改良,他對大黑魚的處理已經頗有心得,加上手中的斷玉非常鋒利,切割起魚肉來更是爽地不地了,很快一道生魚片就端了上來。

雖然找不到綠芥末,但是孫立成卻在樹林里找到了另外幾種辛辣的調料,調出的味道更勝綠芥末一籌。

鹿騎兵們很疑惑的按照孫立成的指示,將薄薄的魚片放在佐料里沾了兩下,然後有些不確定地放進嘴裡,緊接著兩眼就瞪圓了。

「好吃!好吃!」,馬丁呼出一口氣,大聲贊道,然後就撲向了生魚片盤子,他的幾名手下也立刻被生魚片征服了。

又過了一會兒,吃完生魚片的馬丁,看到孫立成端進來一大烤叉的烤魚肉,上面香氣十足,頓時口水就流了下來。

在眾人急切的目光中,孫立成用斷玉一片一片的將烤魚肉削入到了各人面前的碗里,看著烤的金黃的魚肉,馬丁顧不得燙,就抓起一片放到了嘴裡。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馬丁一邊咀嚼著魚肉,一邊向孫立成伸出大拇哥,話說這個手勢也是他向孫立成學來的。

吃了生魚片,又吃了烤魚肉,孫立成最後給他們端上來一大陶盆的魚頭泡餅。大黑魚的魚頭很大,孫立成當然不可能整個拿來煮,但是他把魚腦等精華部分放進去熬成汁,然後澆在木薯餅子上,那個味道差點兒讓地精們將自己的舌頭吃進去。

看馬丁等人吃得陶醉,孫立成就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問題:「馬丁,為什麼你們要同哥布林打仗呢?」

馬丁聽到后一愣,想了想,搖搖頭說:「我哪裡知道,反正幾千年來就是一直這樣,至於為什麼,沒有人告訴過我們。只不過我們知道,絕對不能夠讓哥布林進入到月之聯盟,否則我們全族就徹底完了。」

「那月之聯盟里的哥布林奴隸都是戰俘嗎?我看他們的數量很多啊。」

孫立成又提出了另外一個問題。

馬丁聽到后哈哈大笑,放下碗,開始向孫立成解釋。

原來,這幫地精可不像孫立成想象的那麼善良。因為地精們一直控制著滿月峽谷,所以他們的部隊能夠經常出去搶掠對面的哥布林村落,甚至襲擊哥布林的軍營。據馬丁他們說,這樣可以有效的打亂敵人的軍事進攻部署,當然,他們實際的出發點是什麼?孫立成也不想深究。總之,通過搶掠,地精們搶回了很多的奴隸和物資。當然這些行動有時候也會失敗,死掉一些人,可死人對生活條件極其惡劣的地精來說,卻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兒,而奴隸卻是能夠給自己幹活的,在馬丁等人看來,怎麼都是賺!

「好嘛,這不就是打草谷嗎?」

孫立成心中暗道。

「哎,我看哥布林的女人們都很醜啊!」

孫立成又問了一個他特別關心的問題。

正在撕扯一塊烤魚肉的馬丁點點頭,等把魚肉咽下以後,說:「是很醜,她們已經被神靈拋棄了,所以只會越來越丑。反正我們地精對她們不感興趣。不過這些女人用棍棒管好了,還是挺能幹活的。」

見到再也問不出什麼有用信息,孫立成便和馬丁等人說笑著吃起晚餐,一晚上其樂融融。

第二天一早,孫立成騎著狼王帶著狗肉,和馬丁他們出發了。

因為都是騎兵,所以他們的速度很快,只用了不到三天就趕到了星月部落。

到了星月部落,見慣現代大都會的孫立成發出感嘆,作為月之聯盟的盟主,星月部落的實力真的是超強!

星月部落的範圍很大,除了主營寨,外面到處是小村子,星羅棋布,孫立成估計,起碼有上萬人。到了主營寨,孫立成發現這個寨子可比其他部落建設的正規多了,不但有木質圍牆,中間和兩邊還用夯土進行填充,具有很好的防火和防撞擊效果。寨牆上,大批身著皮甲的地精武士在往複巡邏,每個人身後都背著一把弓箭,顯得十分警覺。

而且,孫立成看到很多地精武士動作矯健,好像並不從事任何生產活動的樣子,估計這些都是星月部落的脫產士兵。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