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些血色絲線浮現而出的時候,就是慢慢的向着球球的小爪子凝聚而去,然後片刻時間不到,這些血色絲線因爲龍蛟蛋被葉塵的壓制,齊齊的進入了球球的體內。

可是球球卻並沒有就此停止下來,反而是浮在空中,眼睛也是緊隨其後的閉了起來。

“爹,球球怎麼了?”葉封有些擔心的問道。

“它……將龍蛟蛋中蘊含的龍血吸收了!”葉塵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道。

“呃……”剛剛還開玩笑說要將龍蛟蛋烤了,將龍血吸收入體內的葉封,聞言後,也是有些詫異,他這邊剛說,那邊的球球就把這事給做了?

看着在那漂浮着的球球,葉封突然感覺,真給自己長臉啊!剛剛可是尷尬不已的。

在葉封的胡思亂想中,突然一滴血色液體從球球的額頭處浮現而出。 楓林中,不知道多少年來,望不到盡頭的森林中,所有的兇獸,在這一刻,全部都身體顫抖起來。

除了少數的兇獸,大多兇獸都是在發抖中,跪伏了下來,頭顱向着葉封他們這個方向。

若有人能夠從高空中看到這種全景,一定會震驚不已,會發現,這一幕,就如那萬千子民對着皇者跪拜一般。

而在這般壯觀場面的中心處,赫然正是球球的方向,確切的說,是那一滴鮮血的方向。

這一滴鮮血從球球的額頭浮現出來後,球球就是靜止的漂浮在了空中。

鮮血滴溜溜的旋轉起來,周圍那些樹木,地上的草叢,片刻間,就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了下來。

葉封他們震驚的看着這一幕,簡直有些超乎了心裏承受範圍。

這種寸草不生的威勢,有些過於兇猛瘋狂。

“果然,龍族當年出了大問題!”葉塵厲聲一喝,就想擡手阻止這種場景,可是還不等他擡手,沈晗雙就是蓮步輕移,阻止了葉塵的動作。

“嗯?”皺了皺眉,葉封向着沈晗雙看去,有些不解。


“你看,這滴鮮血中只是蘊含了些微的意志罷了,但是它現在這般吸收天地精氣,卻是可以成就封兒的這頭本命寵物。”沈晗雙指着球球的身體,開口說道。

聞聽此言,葉塵也是停下了手,觀察了一會兒後,停下了動作,帶着葉封他們向後退了開去。

在退了約百丈後,那滴鮮血終於不再擴散而出,但是在這百丈方圓的範圍內,卻是樹木枯萎,百草不生了。

對於這一切,漂浮在哪兒的球球一直都是閉着眼睛,沒有任何的動作,似乎陷入了沉睡一般。

當這滴鮮血停止了吸收之後,鮮血上光芒突然一閃,竟然向上懸空而去,像是要逃跑一般。

看到球球閉着眼睛,似乎未曾察覺,爲葉封着想的葉塵,險些就是忍不住再次出手。

當這滴鮮血懸浮到距離球球頭頂約丈餘時,鮮血就如有着靈智一般,竟然突然加快了速度,可是這速度還沒有施展出來,在下方的球球終是睜開了眼睛。

球球睜開眼睛的時候,這片天地都似乎有些不一樣了一般,球球的氣質更是大變,眼睛中黃光濃烈,直直的射在了這滴鮮血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被這陣黃光包圍的鮮血滴溜溜的旋轉反抗着。

但是這次球球卻是變得強勢起來,突然低聲吼叫了一聲,眼中隱隱約約閃過一絲輕蔑,在其後,那滴鮮血就是刷的一下,衝進了球球的體內。

這滴鮮血進入球球體內的時候,球球身上一直散發的黃光中,都是夾雜了一些血色,隨後,這滴血色越來越濃厚,竟然慢慢的在球球的身體周圍包裹了一層血殼般的東西。

半炷香後,血殼徹底成形,將球球包圍了進去,葉封見狀一急,就想衝上前去。

可是葉封這邊剛剛踏步,突然的,額頭就是一陣發熱,身體有些異樣起來。

站在葉封身邊的葉塵和沈晗雙當然瞬間就是察覺到了葉封的異樣,齊齊轉頭看了過頭,當看到葉封額頭處的陣法時,葉塵和沈晗雙的臉色突然的有些怪異起來。

“一體進化?”這個詞,在兩個人的心中瞬間的浮現而出。

但是兩個人又都是有些不確定,畢竟,寵物的進化帶動主人的進化,理論上是在地境突破天境之時。

事實上,在遠古那個時期,寵物並不是這般叫的,那個時候,因爲兇獸血脈純淨的原因,進化的機緣相當之大,所以那個時候修煉者們,直接叫做“進化獸”這個名字。

而且,在那個時候,大多的“進化獸”都是能夠真正的在地境突破天境之時,進化一次,並且帶動主人進化。

當然,這大多一詞,是指那些有能力獲得那些潛力巨大凶獸的天驕們,大家族中人們。否則,在遠古,兇獸橫行時,又有幾人敢對那些絕頂兇獸的子孫下手?

可是後來因爲進化幾乎很難再次出現,在這般情況下,人們也就將“進化獸”改名爲“寵物”,有些了陪伴自己的意思。倒也是說不上好與壞了。

但是,有一點,那就是寵物只會在地境突破天境,也就是六級突破到七級的時候蛻變進化一次,而這次也會有着一定的機率帶動主人的進化。稱之爲“一體進化。”

不過,這種進化受着許多因素的影響,比如簽訂的契約,寵物的資質,主人的資質,以及寵物和主人的關係等。

“莫非不是一次進化的寵物?”球球身上的波動雖然很是隱晦,但是以葉塵和沈晗雙的實力,還是能夠有些察覺,應該是不到能夠進化七級兇獸的地步的,七級兇獸是兇獸中的一個分水嶺,很難突破。

這不禁讓葉塵他們想到了之前曾聽說過的,有些寵物一生中會發現多次進化,但是這也畢竟只是傳說。

對於這一點,葉塵他們寧願相信這是因爲球球吞下了龍血的原因,但卻有一點說不通,那就是因爲某些機緣,兇獸進化,也不是沒有過,但是這種進化,並不能帶動主人的進化。

搖了搖頭,收起心思,簡單的將這些快速對發愣的葉封解釋了一遍,葉塵和沈晗雙就是分開,一人守住了球球,一人守住了葉封。

兩個人心裏也是有些慶幸,葉封這次獲得寵物太過突然,進化更是,幸好他們在身邊,否則進化若是被打斷,後果不堪設想。

這時,兩個人第一次的生出爲葉封好好講解這些東西的念頭。

球球還好,直接就是被血殼包裹了進去,看起來只需等待進化完成,破殼而出了。

但是葉封此時卻是有些迷茫,感受着身體越來越熱,一時卻是不知道該做什麼纔好。

對此,因爲進化的特殊原因,葉塵也是對着葉封撇了撇嘴,表示他也不知道,只能靜等了。

一炷香很快的過去,葉封的額頭光芒越來熾盛,可是葉封除了感受到身體漸漸發熱外,一點動靜都是沒有。

一個時辰過去,饒是一邊的司鴻和雲凝兩個人都是找個地方坐下來了。

因爲,他們這羣人已經盯着中間的葉封一個時辰了,可是葉封除了睜着一雙純淨的眼睛無辜的看着他們,就是遲遲不見任何動作。

就連葉塵都是以爲這次判斷失誤的時候,球球的方向突然射出了一道血色的光芒,這道血色光芒直直的射進了葉封額頭旋轉的陣法中,受到這道血色光芒的刺激,陣法突然隱隱膨脹了一下。

也就是這一刻,葉封突然感受到一種從心底最深處的熱量在身體內部爆發了出來!

幾乎是頃刻間,葉封的眼睛就是通紅過來起來,但是這次卻不像是因爲痛苦所致,反而是在這通紅的眼睛中,夾雜着一些很是怪異的東西,當先注意到這些東西的葉塵,先是一愣,隨後表情就是要多怪異就有多怪異了。

射出一道血色光芒的球球那邊,也是沒有那般意料之中的寂靜,竟然在空中漂浮了起來,越漂越高,直到離地十數丈後,方纔停止了下來。

無奈之下,沈晗雙只好看了一眼葉封的方向,對着葉塵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只見圍着葉封周圍的血色殼體,竟然砰的一下向外擴散了開來,化成了一個圓球將球球包裹了進去,而在圓球中央,漂浮在哪兒的正是球球。

只是……這個時候,球球竟然突然睜開了眼睛,眼睛中黃色光芒已經消失不見。這一幕,可把升到空中的沈晗雙嚇了一跳。

球球不是進化了嘛,怎麼血殼還在,它就突然睜開了眼睛了?難道這就進化完成了,沒有一點變化啊?沈晗雙皺着眉頭,有些不解。那般凝神帶着些愁思的樣子,若不是在這無人的森林中,只怕又會引起無數人的口水直流,無數人爲之心疼了。

只是沈晗雙發愁,呆在血殼中的球球卻不是這樣的,球球好奇的看着周圍包着自己的硬殼,迷迷糊糊的樣子,眨了眨大眼睛,竟然伸出小爪子在周圍的硬殼上摸了摸。

嚇得沈晗雙急忙迎了上去,生怕血殼被球球破壞,球球掉落下來。

可是很顯然,血殼甚是堅硬,看到血殼中睜着一雙可愛的大眼睛,迷惑的看着血殼的球球時,沈晗雙也是甩去那些想法,母性氾濫的漂浮到球球面前,對着球球揮了揮手。

眼前突然浮現出沈晗雙的樣子,球球突然一驚,大眼睛陡然睜圓,向後蹦了一下。當發現是沈晗雙的時候,卻又是流着口水樣子的,向着沈晗雙揮了揮小爪子,肉嘟嘟的小爪子向着沈晗雙伸了過來。

無語的看着一看到她就要吃的球球,沈晗雙故意的將食物拿出來,在手中揮了揮,球球當即就是向外撲來,只是卻被血殼阻攔了下去。看到球球鬱悶的樣子,沈晗雙呵呵的笑了起來。

笑聲輕靈,婉轉動人。

上邊是一派祥和了,下面卻是亂了套了。 這片空地的上方,沈晗雙和球球兩個人嬉笑着。

而下方,葉封眼中的紅色終於是充斥了全部的眼睛,在這一刻,就是葉封的身體都是紅了起來。

但是身體發紅,看起來卻不想是因爲單純的熱量,一邊的葉塵,目光有些凝重,臉色卻是十分的怪異。

龍族天生嗜好**,這一點便是普通的百姓都是清楚,但是誰都沒想到的是,球球進化帶起的反饋,竟然令得那滴龍血中包含的龍性也是影響到了葉封。

這一刻,葉封的眸子,很明顯是帶着一些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

這一點,就是葉封也是完全不明白,他只感覺渾身燥熱無比,內心中燥幹十分強烈,有一種強烈的爆發感,似乎體內有着一種很是怪異的東西,在不停的衝擊着他的頭腦,他的思想,企圖支配着他的動作。

在這種燥動下,葉封忍耐不住的將全身上下的衣服撕裂了去,只留下了下身,那因爲煉體而略顯強健的身體也是暴露了出來。

“爹,我這是怎麼了?感覺渾身很是燥熱!”葉封一直微低的頭突然在這一刻擡起來,聲音嘶啞的看着葉塵問道。

他是真的十分難受,這種難受不是身體上的痛苦,反而更加難以忍受。尤其是,葉封並不能夠明白這種感覺是什麼,他只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燥熱,令自己口乾舌燥,這種感覺很是無法忍受。


這種類似渾身發癢,但卻撓不到的感覺,令得葉封很少的開口詢問葉塵,而不是單純的憑着自己挺過去。

“呃……”被葉封這突然的詢問,葉塵也是有些驚愕,他當然明白這是因爲什麼,那種眼神,以他這過來人的身份,怎麼可能理解不了呢?可是……這該如何開口是好?

“葉封,你怎麼了?嘴脣乾裂的這麼快,竟然流血了,需要補充水分嗎?”一直站在一邊的雲凝,在看到葉封那難受的樣子時,忍不住的開口問道。臉上帶着濃濃的擔憂。

聽到雲凝突然張口,葉塵心裏一嘎登,險些不忍目睹的捂住眼睛,不忍直視。

當雲凝這聲柔柔的聲音傳入葉封耳中的時候,之前還尚能忍受的燥熱,在這一刻,猛的膨脹爆發了一下,令得葉封險些徹底的失去理智。

轉過身來,葉封聲音更加的嘶啞起來,有些斷斷續續的對雲凝道:“我,我不知道,我只感覺渾身燥熱無比。十分難受。”

第一次看到葉封這般樣子的雲凝,心裏也是一陣疼痛,一邊邁開步伐,一邊輕聲說道:“葉封,沒事的,葉伯伯不是在這裏嗎,沒事的。”

看到雲凝竟然向葉封靠了過去,葉塵當即就是一驚,邁開步伐就是企圖阻止,但是前腳邁出的時候,後腳卻是停了下來。

臉色有些難看,眉頭緊緊皺起,這種情況,實在是令得他有些反應不及,對於葉封對這方面的不懂,他這個做爹的當然懂,但是總不可能在這種時候,給他講這個吧?

最終,葉塵還是停止了自己的步伐,不就算攔下了雲凝,葉封這一關依舊是得靠自己過,這種身體內部,確切說是精神上的東西,只能依靠他自己。

雲凝帶着些心疼的來到葉封的身前,拿出手帕,爲葉封擦着額頭上的汗水。

衣袖輕舞間,帶起的那份少女獨有的清香,令得葉封的呼吸都是重了一些。


情不自禁的,葉封忍不住的伸手抓住了雲凝,眼神有些莫名的變化。

葉封的動作將雲凝一驚,但是雲凝卻並沒有躲避,只是靜靜的爲葉封擦拭着身上的汗水,有些心疼的看着葉封滿臉痛苦的樣子。

臉上那份心疼的神色,映入葉封的眼中,卻是令得葉封心中那最後的一絲清明,顫動了一下。

突然的,葉封甩了甩頭,狠狠的一拳向着腳下錘去,“我不管你是什麼鬼東西,不經過我的同意出現在我體內,那就給我滾出去!”

因爲乾燥的原因,葉封的聲音顯得十分的嘶啞,但是那份瘋狂,那份霸道,卻是未曾削減絲毫。

葉封這一拳打在了地上後,轟的一下,地面就是被砸開了一個大坑。

就在所有人都以爲葉封會這般繼續下去的時候,葉封卻突然擡起頭來,看着自己即使這般做,依舊站在自己身邊,擔心的看着自己的雲凝,眼神深處閃過一絲柔和。

突然起身,葉封伸出手臂,在雲凝一聲驚呼中,將雲凝攔腰抱起,腳部一個發力,就是跳躍到了一邊。

平穩的落地,葉封將雲凝輕輕的放下,伸出手,將雲凝散落的鬢角梳到耳邊,柔聲的道:“雲凝,在這等我,我很快就好!”

說完不顧紅着臉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雲凝,轉身大踏步的走到了場中。

而此刻,葉封身體雖然依舊發紅,但是眼睛中的紅色卻是消散了許多。

“這個小傢伙,內心中的純淨倒是頗爲驚人啊!”一側一直看着這一幕的葉塵,內心輕聲一嘆。

天空中,一直分神看着這邊的沈晗雙,當看到葉封在那種情況下,還保持着冷靜的將雲凝送到了一邊,防止傷害雲凝,目光中也是涌現出濃濃的讚歎,“如此,纔是我的封兒!”

當葉封走到場中的時候,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葉封突然停在了球球的下方。

擡起頭,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血色圓球,突然的,一種隱隱約約的感覺,從內心中散發了出來。

似乎……這種感覺早已經出現在了自己心底,但是卻被之前的那股燥熱感,所深深的掩埋了下去。此刻隨着這種感覺被葉封壓下,這種念頭也是涌了上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