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菱悅兒也是個極其難以對付的角色,三年前在一次比賽上,他便是和這菱悅兒有過一戰,結果他敗了,這對於血無心來說,算是一種恥辱,所以,他抱著不服的心情硬是*迫菱悅兒在那次戰鬥之後的一年之內跟他戰鬥了三次,然而,這三次卻是三連敗,這才令無比高傲的他徹底的服了。

在菱悅兒的身後,也是跟著一名丹靈境後期的老者,這老者有些矮小,佝僂著背,看起來稀疏平常,但是卻沒人敢小看他,而他則是凌家的一位護法,陳航。

「呵呵,小姐,你的那個手下敗將貌似也來了。」

陳航一眼便是瞧見了茶樓的閣樓上喝茶的血無心和未央,望向二人的眼神中有著一些深意,話語間也並未他把二人放在眼裡。

「嗯。」

菱悅兒一如平常,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然後飄然落下,而她落下的區域也是有著不少人識趣的為其騰出一條道路來,顯然竟是怕一不小心得罪大了這位大奶奶一般的人物。

「小姐,現在好像還有些早,呵呵,到可以好好休息兩天。」

陳航佝僂著背,望著繁華無比的大街,這次前來的人太多了,萬幽魂椓淵附近有著好幾個城鎮,而這幽魂城則是最大的一個。

「嗯,休息兩天,然後去那珍雲閣看看,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感興趣的東西。」

菱悅兒向前走著,不由得說道。

這珍雲閣,乃是這個幽魂城最大的拍賣場,很多修士都是希望在這個快要進入萬幽魂椓淵之前,能夠通過拍賣場賣出一些不必要的東西,然後買回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


「終於到了,哈啊!」

望著面前那巨大魂幽城,張楠幾人不由得眼睛一亮,這個城市距離那萬幽魂椓淵最近,也是最繁華的一座城市,城牆全是用巨大的堅硬巨石修建,每一塊巨石就是有著幾十米長寬,整個城體靠這些巨石堆砌起來,這工程也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人力。

「果然,這城牆比傳說中都還有氣勢啊。」

老酒鬼不由得感嘆起來,城牆高達數千丈,令人在它的面前顯得無比的渺小,好似螞蟻一般。

「先找個客棧休息兩天吧,然後再打聽打聽這裡的拍賣場以及重要的一些勢力。」

張楠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幾人落入了城內,這個時候,他們幾個在很多人的眼裡皆是平淡無奇,雖然這看起來是一股不弱的勢力,但連丹靈境老祖都沒有的一個小小團隊,又有幾人會去重視呢?

隨意找了一間客棧住了下來,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老酒鬼則是帶著老金和翠花兒以及高楊一起去打探拍賣行的事情去了,而張楠則是和小倩一起去市場轉悠,看看有沒有什麼他需要的東西。

走到一個廣場上,這裡十分的熱鬧,一個個修士皆是在那裡擺攤賣起了自己不需要的東西。

「三品靈草,四葉草,只要一百靈精石了,便宜賣了。」

「五品靈草,天羅星草,只要三千下品靈精石,可小刀,大刀勿進。」

「四品療傷丹藥,成色極好,只要一百中品靈精石,速到速得。」

叫賣聲不絕於耳,然而,聽見這些叫賣聲,張楠卻是忍不住搖了搖頭,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在以前或許是寶貝,但現在,在他的眼裡完全就是些垃圾,有著六個靈力液漩的他,顯然這些低級的靈草根本提升不了多少的修為。

又往廣場中央走了幾步,倒是終於聽見了一些不錯的東西。

「逍遙劍,極品靈王寶,只要五億下品靈精石,也就是五萬上品靈精石,其實一點也不貴啊。你拿著它就有一種很是逍遙的感覺,泡妞神器啊!」

有人大喝起來,然而,這價格似乎有些貴了,很少有人問津。

「五品丹藥,凝星丹,可增加聚靈境突破到丹靈境的概率,只要六萬上品靈精石。」

又有人大喝,頓時引來不少人的觀望,這東西很好啊,很適合那些聚靈境後期或者巔峰的修士,誰都知道,這聚靈境要突破到丹靈境,那失敗的幾率也是很大的,若是有了這五品丹藥的話,那機會無疑會大了很多,而且這六萬上品靈石的價格,倒也是合情合理。

張楠苦笑,這東西對他也是沒用啊,他修鍊的是六道輪盤,完全脫離了正常修鍊之法。

「老祖,這丹藥倒是對你應該很有好處吧?」

小倩不由低聲提醒,在她看來張楠是聚靈境後期巔峰,很快就可以突破到丹靈境,自然不該錯過這樣的寶貝才是。

「呵呵,我已經有了。」

微微一笑,張楠繼續向著前面走去。 小倩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搖了搖頭,是啊,自己似乎擔心太多了吧?六道老祖是何許人也?這麼會沒有準備衝擊丹靈境的丹藥呢?想必是早就準備好了,只是那種突破的感覺還沒有到來吧!

繼續跟了上去,小倩發現這個年輕的六道老祖有一種氣質,這種氣質十分特別,令他一時半會兒也說不上來,有時候她甚至不敢直視張楠的眼睛,好像對面站立的就是一尊帝王,令她忍不住想要崇敬。

「寒玉劍!中品尊寶,只要一千極品靈精石。。。」

又一叫賣之聲傳來,東西不錯,但這價格卻是另很多人望而卻步,聽起來對方說的好像不多,可是那可都是要極品靈石,以前極品靈精石,這是何等的概念,那可是等於十億下品靈精石啊。

「這中品尊寶都那麼貴了,那聖器的話,豈不是更值錢了?」

一想到自己的血魂刀是聖器了,張楠突然覺得自己那錢花的一點也不冤枉,不由眼睛一亮喃喃自語。

一聽聖器二字,小倩不免有些緊張,尊寶的價值不菲,沒有一定的實力,都不敢拿出來賣,怕被人給搶了,然而,張楠卻敢提聖器,而且那眼睛一亮是什麼意思?好像自己有一樣的,難道不怕被惦記嗎?

其他人也是不由望向了張楠,連很多丹靈境的老祖也投去了異樣的眼光。

不過,當這些人看見張楠不過一個聚靈後期修為,而且穿著樸素,也不是七大家族的人,便都冷冷一笑而過,沒把張楠的話放在心上了,想來這小子一定是好奇罷了,怎麼可能有聖器,也只有不知道聖器的人,才會說出這麼沒水準的話來吧。

有些人,甚至帶著一種鄙視的眼光,看向張楠的眼睛如同看一個鄉巴佬一般。

「咳咳,小倩,這些人的眼神是什麼意思/?我可不覺得我的問題有哪裡不對啊?」

張楠也覺得奇怪,中品尊寶都那麼值錢了,難道聖器不應該更值錢嗎?

「老祖,不是你的問題有問題,你想想,聖器是何等貴重的寶物?誰要是有,那也不會拿出來賣啊!那東西完全就是無價之寶啊,關鍵時刻可以保命,沒人會願意拿去賣的。」

小倩向前兩步,低聲為張楠解釋起來,的確,這聖器千金難求,別說聖器了,即便是尊寶,要是不到極其需要錢的地步,也很少有人願意拿出來賣的。

聽到這裡,張楠點了點頭,旋即眼睛猛地一亮,想到了一個掙錢的方法,這個方向可以快速掙錢,而且還不需要什麼本錢。

「走,回去告訴老酒鬼他們,不用管那拍賣場的事情了,我已經想到掙錢的方法了,呃,對了,你等會兒就去幫我發傳單,那什麼你以後再萬幽魂椓淵裡面獲得的寶物什麼的,就全部免了,哈哈,我要發財了!」

張楠突然神情激動,說完急迫的離開了,令小倩一頭霧水,什麼是傳單?呃,不過好像是件好事情,自己可以不用繳納任何的費用就可以加入張楠他們的勢力了,以後還能獲得庇護。

張楠回到客棧,便是用手火速寫了一篇他所謂的傳單,然後花錢請了一些無聊之人幫忙抄錄,一下午就抄了一千多份。

第二天,在幽魂城最大的廣場上,老酒鬼,小倩,翠花兒、老金、以及高楊都手裡拿著傳單在那裡發了起來。

很多人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方式,不由得接過來看了起來,這一看,頓時就令很多人眼睛好似定住了一般。

而此時的張楠,也終於豪爽了一次,直接拿出一顆五階靈獸的內丹換了一處農家的院子,一個人在屋內靜靜的等待。

很快,幽魂城內掀起了一股古怪的小小風波,很多人皆是議論了起來。


「聽說了沒有?武器可以升級?據說是什麼神匠徒弟,能夠重新煉製你的武器,可以升級一次!」一男子和一女子聊了起來。

「真的嗎?那我的極品靈王寶不是能夠升級成為尊寶了嗎?呃,神匠是誰?他的後代怎樣才能幫忙升級武器?」

女子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神匠是誰。。。應該是煉製武器的煉器師吧,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嘖嘖,就是太貴了,你的極品靈王寶升級尊寶,那可是要兩百萬靈精石。」

男子露出幾分感嘆。

「呃,兩百萬啊,太貴了,太貴了,我不去!」

女子搖了搖頭,轉身回房了。

回到房間,女子皺眉低聲道:「兩百萬就讓我的極品靈王寶變成下品尊寶,雖然貴了點,但是倒也划算,而且現在眼看就要進入那萬幽魂椓淵了,這可是增加實力的好機會啊!」

女子顯然是心動了,只是這種事情不能讓自己的夥伴知道,要偷偷的進行,很多時候,就要讓自己的底牌隱藏在暗中。

「不會是騙人的吧?萬一把我的寶貝騙走了,那豈不是?」

很快,如同很多人一般,這女子也開始擔心起來,擔心那突然冒出來的傢伙是個專門騙取別人東西的騙子。

「不可能,哪裡有什麼騙子敢這麼明目張胆的騙?這不是欺騙這裡的眾多修士嗎?即便是丹靈境的老祖,也不敢與所有人為敵吧,再說了,說不定七大家族中的人也會動心,哼,為了保險起鑒,我先拿一件凡器去試試,反正凡器變成靈王寶,只要一百靈精石。」

女子心裡這般想著,不由得點了點頭,覺得可以先試試,若是那人真的可以做到令自己的武器升級一次的話,到時候再拿出自己的靈王寶去試試。

張楠等了一個上午,居然一人都沒有來。

「哈哈,那傢伙明顯是個騙子,這樣的事情,誰會信啊!?信的都是白痴!」

廣場上,有人大笑起來,說起那神匠徒弟,一臉的鄙視。

「是啊,不可能,而且那價格還那麼高!而且他說百分百能夠升級成功一次,這太玄了。」

又有人附和起來,當作是一個天大的笑話,眾人也都為這神匠徒弟呲之以鼻!

「呃,一個人都沒有嗎?」


到了下午,老酒鬼有些鬱悶了,他本來也是不相信張楠的話,可是張楠把他們幾人的武器都給升級了一次,他算是徹底的服了,雖然花了不少錢,但是也比那宣傳單上便宜了一半,而且這升級之後的增值效果,那對於所花的那點錢來說,完全就是九牛一毛罷了。

「呵呵,我倒是忘了一件事了,不急不急,大家可以去休息了,估計晚上就該有人來了。」

張楠也是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他便是想到了什麼,開始笑了起來,哎,這便是人性啊。 「晚上!?」

聽得張楠的話,老酒鬼幾人心裡皆是微微一驚,晚上真的會來嗎?

「呵呵,或許我們該商量一下如何迎接我們的客人!」

張楠微微一笑,仿若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眾人相視一眼,皆是感到奇怪。

很快,夜色降臨,張楠所住的院子,四周一片寂靜,院門打開,院牆外的大樹上,卻是已經躲了不少的人,一個個皆是實力不凡,只是打扮略微有些奇怪,不是帶著斗笠就是用一塊絲巾遮住了面容。

微微眯著眼睛,張楠坐在大門口的一張八方桌上,而他身後的老酒鬼幾人則是一臉嚴肅的站在張楠身後,臉上帶著肅殺之氣,好似雕像一般一動不動。

與之相反的這是張楠,張楠的樣子此時無比的放鬆,拿著一杯茶慢慢的品了起來,一隻腳搭在了旁邊的板凳上,整個人看起來倒是極像一名紈絝子弟。

「咻!」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很快便是飛了下去。

「我擦,那人好像是師妹,即便帶了面紗,她的屁股的扭動,我還是看的出來的,還說不來,居然偷偷來,太無恥了,女人的話果然靠不住!」

一顆大樹上,見到那女子的身形,有男子心裡暗罵對方無恥,鄙視的眼神不言而喻。

「有人去了,讓那女子先去試試水。」

樹林中,山頂上,四處都是高手,一個個都隱藏在了暗中,在半天的時候,一個個詆毀張楠,叫別人不要去,可一到了晚上,這些叫別人不要去的人,說張楠肯定是騙子的人,皆是偷偷摸摸的來了,還害怕被人認出來,都是遮蓋了面部。

「無心你也相信?」

同樣,躲在山崖一個隱蔽之地的未央,也是帶著一個斗笠,對著前面的血無心說到。

「我對那神匠倒是很好奇,先看看情況吧,若是能夠把我的極品尊寶升級成為聖器的話,即便面對菱悅兒,我也不會怕她了。」

血無心微微一笑,眼神望著你昏暗燈光的院子裡面。

「咻!」


那女子的身影飄飛,落在了院子裡面。

「有客人了!」

張楠淡淡的說了一句,把茶杯輕輕放在了茶几之上。

「你便是神匠學徒!?」

女子的紗巾遮住了半邊的臉龐,看不清其臉上的表情,一走進來,便是把大門給關上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