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在這其中,自然是有著不少人心中不服氣,以至於有著一些人,直接是選擇對那些護衛大打出手,但這,顯然是一個愚蠢的舉動,那些出來檢查的護衛們,大多數都是有著魂覺境後期左右的實力,那些想要搗亂的人,立刻便是會受到三五個人的圍攻,僅僅是三兩次呼吸的時間,便是直接被放倒在地……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大約十五分鐘左右,整個會場之中,頓時是少了許多的人。真正留下來的,除了那些高坐貴賓廳的大戶們,也只有極少數的人了。而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有著一些資本或是實力的。

「好了,現在剩下的各位,我想都是能夠負擔得起幾十萬的價格的。那麼,這兩枚白玉寒丹的底價,將是十萬金幣一枚,不分開售賣,也就是說,底價從二十萬金幣開始。現在,各位可以開始競價了。」

清場完畢,那白髮老者朗聲笑了笑之後,便是報出了這個頗有些驚人的底價。這價格一報出來,也是令得葉天心頭有些驚駭。

「二十一萬!」

「二十三萬!」

「……」

絡繹不絕的報價聲立刻是響了起來,顯然,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這樣兩枚丹藥,確實是配得上這樣的價格。

「小子,有興趣么?有興趣的話可以將之買下,對於你的冰體而言,這白玉寒丹還是有著一定的提升效果,說不定用上這個,能讓你在突破的時候多上幾分把握。」

涅槃尊者目光在那兩枚玉白色丹藥上掃了掃后試著問道。

「免了,我不想依靠那些東西。」

葉天搖了搖頭,雖然心中也是知道,那東西可能真的會讓他的突破變得輕鬆一些,但卻始終是無法避開心中那些芥蒂。

很快,那兩枚白玉寒丹的價格,便是迅速突破了三十萬的大關,一名滿臉奸詐模樣的男人報出一個三十五萬的價格之後,便是有著短暫的一片安靜。顯然,對於許多人來說,花三十五萬買下這樣兩枚丹藥,已經是有些難以承受了。

「四十萬。」

忽然,就在那男人滿臉得意的表情張望著四周之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忽然是從某個歸併房間之中傳了出來。

那聲音聽起來,像是一個年紀不大的青年,不少人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便是見得三樓一間貴賓廳內,那血影門的少主青岐,正靠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與身邊一位靚麗的少女談笑風生,其目光甚至都沒有朝著展台上看一眼。

「血影門出價四十萬金幣,可還有人要加價的么?」

「四十二萬。」

很快,一個報價聲又是從這另一邊的貴賓廳中傳了出來,這次開口的,是一名被青色裙袍包裹的絕美婦人,其身上的青色裙袍,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青蓮一般,但那裙袍上,卻是有著一把十分霸氣的金背大刀紋理,此刻那美婦的目光,直直的落在青岐的身上,嘴唇勾著一個興緻盎然的弧度,似笑非笑。

「哦?袁熙,你們霸刀社,什麼時候也開始對丹藥這種東西感興趣了?」那青岐聽得那青袍女子的聲音之後,方才是抬起目光來,朝著那女子所在的貴賓廳望去,隔著兩邊貴賓廳,二人的目光也是交織在了一起,令得空氣之中隱隱的生出幾分火藥味來。

「嘿嘿,有好戲看了,這霸刀社又跟血影門杠上了!」

「這兩邊打了那麼長時間了,也沒分出個勝負,要我看啊,這兩邊這次又要拼個你死我活了!」

見得那兩人的氣氛頗為的緊張,不少人也是饒有興緻的討論了起來。

葉天雖是坐在貴賓席位中,但出色的聽覺以及感知能力,還是令得葉天能夠將那些悉悉索索的討論聽得清晰。

「哈哈,你們兩家爭得津津有味的,怎麼能少了我們呢?我也來湊個熱鬧,四十五萬!」

「雷劍谷!雷劍谷的人居然也來了!」

「他們的大本營距離這風角城少說也有千里之遙吧?居然也是來參加這拍賣大會了!」

正在那血影門和霸刀社氣氛緊張之刻,一個渾厚的男聲再度響了起來,眾人的目光又是朝著那處望去,便見那處貴賓廳內,正有著一名身材極其魁梧的男人,背負著雙手立在落地窗前,朗聲大笑。

那男人的樣貌,可謂是個徹頭徹尾的莽夫了,五大三粗的臉上,留著倒刺一般聳立的針尖頭髮,看那一身的肌肉,簡直像是一隻暴力的猩猩,一柄近乎有一人高的重劍被其背在身後,威風凌凌。

雷劍谷,並非是這風角城中的勢力,不過其影響力和名聲,絲毫是不必那血影門以及霸刀社來的要低,因此當此人開口之時,眾人的看好戲的心情,也是更加的熱切了許多。

這三方聚集在一起,恐怕到得最後,是要有著一場異常血腥的爭奪了。 「那是當然了,我們的東西比你還要齊全呢,你就放心吧!」

直到這時,沐靈夕這才完全放心了下來。

「小秘境中處處危機,你們凡事都要謹慎一些,寧可不要那裡面的珍寶,但是一定要保證你們所有人的安全。」

夜元鈺知道沐靈夕是擔心他們的安全,所以一臉認真的對沐靈夕保證到。

「我會盡全力保護大家的安全的,只要我們幾人齊心協力,在小秘境中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知道夜元鈺是個有分寸的,沐靈夕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將手中的東西,全都收進乾坤鐲中,沐靈夕又簡單的跟夜元鈺交代了一些事項,兩人這才各自回到房間之中。

沐靈夕正打算梳洗之後,早點休息。

結果忽然之間,一陣風聲自身後響起,沐靈夕下意識的回頭看去。

只見一個陌生的身影,正悄然的站在自己身後不遠的地方。

沐靈夕瞬間戒備了起來,全身的靈力開始運轉,手中的雪舞飛紗頓時猶如利箭一般,朝著那陌生的身影刺去。

然而那身影在看到沐靈夕的反應之後,唇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就在雪舞飛紗凝結成的利箭,快要刺入他身體的時候,那陌生的身影,只是微微傾斜了一下,就躲了過去。

「反應還算不錯,只是招式顯得慌亂了一些,以後若是真的遇到了這樣的情況,一定要先穩住自己的心神再出招,那樣的話,效果肯定會更好一點。」

沐靈夕一劍刺空,正想回手來一記回馬槍,結果聽到那人的聲音之後,卻是怔愣在了原地。

「你!你是……宮佑冥?」

沐靈夕不敢確信的看著面前這個陌生的身影,雖說剛才那人所發出的聲音,確實是宮佑冥所獨有的,但是這外貌的變化也太大了一些。

大到沐靈夕根本就不相信,這真的是宮佑冥。

那身影好笑的看著一臉震驚的沐靈夕,正準備走到近前,好讓沐靈夕仔細的看看自己的時候,卻發現沐靈夕仍舊是渾身戒備的狀態。

大有他在上前一步,就將他紮成刺蝟的趨勢。

看到這一幕,宮佑冥也是無奈至極。

只見他纖長的手指一番,頓時一隻藍色的蝴蝶從他的指尖飛了出來。

「你若是不信,可以將你的紫蝶也召喚出來看看!」

知道看到那隻藍蝶,沐靈夕這才在心裡確定了幾分。

心中的戒備一松,沐靈夕這才將手中的雪舞飛紗放了下來。

「你怎麼變成了這幅模樣,若不是藍蝶,我還真的會懷疑是別人刻意模仿你的聲音來騙我的。」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一臉驚魂未定的神色,好笑的說道。

志龍與啤酒 「這還不是為了你,若不是你說的,不想讓別人發現我的身份,我至於變成這樣嗎?」

直到這時,宮佑冥才開始朝沐靈夕的身邊走了過去。

雖然沐靈夕之前見過影琦那更加神奇的變身術,但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沐靈夕還是覺得,這種能輕易改變容貌的秘術神奇不已。

? 聽得雷劍谷報出價格,那血影門少主青岐的眼神頓時變得陰冷了幾許,偏頭斜瞥了一眼那滿臉橫肉的傢伙,冷笑了一聲,道:「五十萬。」

「五十一萬。」那雷劍谷的男人同樣是朝著青岐投遞來一個冷笑,不緊不慢的報價。

滿場目光,都是匯聚在這三方勢力的身上,其餘那些勢力也是並沒有插足他們的爭奪,只是饒有興緻的看著這三人把價格不斷往高處推進。

「少主,五十萬的價格已經算是上限了,繼續加價的話就很是吃虧了,我們還需要留下足夠的資金做最後的爭奪,這丹藥,要麼就讓出去了吧。」

似是瞧得那青岐還不服輸想要繼續加價,其身旁長老打扮的老者趕忙低聲勸阻道。

「五十五萬!」

青岐皺了皺眉毛,略微的沉吟了片刻之後,報出了一個最終價格,他已打定了主意,無論是哪方再加價,他就要直接放棄此次競價了。

然而,就在其爆出這個價格之後,無論是那霸刀社的袁熙,還是那滿臉橫肉的男人皆是面露出一抹譏諷之色,不約而同的坐回了座位之上。

這二人的舉動,令得那青岐面色一愣,旋即似是反應過來了什麼,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容,輕聲自語道:「很好,這兩個傢伙敢算計我,等到拍賣結束,不管是那袁熙,還是雷劍谷的雷衛,都不要輕易的將他們放過了!」

「呵呵,血影門出價五十五萬金幣,還有其他人要加價么?如果沒有的話,這兩枚白玉寒丹,便是歸血影門所有了!」白髮老者似乎是對於這個價格頗為滿意,當下笑容滿臉的問道,在瞧得再沒有誰繼續加價之後,終於是將展台上的銀鈴敲響了起來。

展台之上,那白髮老者朝著後台點了點頭之後,便是有著一名侍女小心翼翼的將一卷暗藍色的捲軸捧在了一個銀盤之內,雙手托著捧上了展台,那老者直接是將那捲軸拿了出來,放在展台的高光之下,旋即對著會場之內的人們神秘的笑了起來。

「各位,接下來需要拍賣的東西,想必是大家最為感興趣的了,這東西,我想在任何情況下都是不會缺少市場!」

聽得那老者的這番話語,葉天心中也是隱隱的猜到了那捲軸是何物,當下也是提起了不小的興趣。

「這件拍品,是一門靈術,諸位請上眼,玄階高級靈術:泣血刀!」

那老者乾枯的手掌猛地一抖,捲軸陡然攤開在桌面之上,頓時便是有著一道鋒利的氣息自其上傳出,隱隱之間,還有著一股微妙的血腥味從上面擴散而出。

「喲,這是個好東西啊,可以考慮一下。」

見得那展台之上的捲軸,涅槃尊者也是饒有興緻的開口道。

「尊者,這是……刀法?」葉天將目光停駐在那捲軸之上略微的查看了一番,便是發現那捲軸上隱含著的一門靈術,應該是一種刀法類的靈術。

「不錯,這泣血刀是暗殺刀法,不同於別的刀法,這泣血刀,是一門簡單到了極致的靈術,一共就兩招,一招泣血,一招歸刃。就這簡單的兩招,卻是有著極其不俗的威力,而且出手速度極快,據說是將至練到爐火純青,威力不輸地階靈術。」

涅槃尊者點了點頭解釋道。

「嗯,聽上去倒是有些意思,我喜歡。」

葉天也是捏著下巴點了點頭,這種直截了當,沒有半分花哨的靈術,倒是頗合他的胃口。

「試著買下吧,這泣血刀雖然極為不錯,不過由於是暗殺刀法,並沒有多大的名氣可言,許多人都是不太清楚,我想,也不會有多少人跟你競價。今後你可以試著使用一些武器,就隱藏身份而言,這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這靈術本身也簡單實用,確實比較適合你。」

一邊說著,涅槃尊者也是略微的嘆了一口氣,「其實你要是感興趣,我倒是能教你更多的靈術,不過你這性子,倒也沒錯。」

「嘿嘿,貪多嚼不爛嘛。那就先把這個靈術試著拿下吧,今後,倒也可以考慮一下刀法。」

嘿嘿一笑,葉天也是將目光牢牢地鎖定在了那捲軸之上,等待著那白髮老者給出一個起拍價格。

正如涅槃尊者所說的那樣,這泣血刀,並沒有什麼很大的名氣,這也令得這靈術出現的時候,不少人都是並無多大的興趣可言,畢竟,不少人都是能夠看得出來,這泣血刀是一門極其簡單的靈術,對於這種靈術,許多人都是不怎麼感冒……

見得下方沒有多熱烈的反應,白髮老者也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乾澀的笑了笑,道:「看來,大家對於這門靈術的期待值似乎並不高啊,那麼,他的起拍價格是三十萬金幣,現在,請各位開始出價吧。」

隨著白髮老者的話音落下,拍賣會場之內,卻是不像之前那樣熱切,反而是一片安靜。

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花這般價錢去買一樣沒什麼名氣,一共只有兩招的靈術,實在不是個明智的決定。畢竟,這簡單的兩招,在與人對敵的過程之中太少了些,一擊失手,再想與人拼殺就少了許多的手段。

當然,這樣的問題對於葉天而言倒是並不存在。

涅槃境強者所追求的,就是極致的出手速度,在之前與那八大家族的強者交手之時,葉天便是深刻的感受到了。

攻擊到得一定的速度之後,甚至是要比聲音更快!

在那樣的速度之下,這泣血刀簡單直接的兩招,顯然是頗為實用的,在搭配上他的速影,想來是能夠碰撞出一些令人滿意的效果來。

拍賣場中的靜謐氣氛持續了摸約五分鐘之後,見得依舊是沒人願意買下這門靈術,那白髮老者終於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剛欲宣布這泣血刀的競拍終止,一道忽然令得他長鬆了一口氣的聲音,卻是忽然從某個貴賓廳內響了起來。

「沒人加價的話,三十萬,我要了。」 雖然沐靈夕之前見過影琦那更加神奇的變身術,但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沐靈夕還是覺得,這種能輕易改變容貌的秘術神奇不已。

「你這又是用的什麼手段,根本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沐靈夕近距離的查看過宮佑冥的容貌和身形之後,甚至覺得宮佑冥是不是也跟影琦學會了那種神奇的易容之術。

「雕蟲小技而已,只不過是一種比較高端的幻術罷了,不過這種幻術有一定的時效,我現在可是變不回原來的樣子了。怎麼樣,這個樣子跟你去小秘境,可還滿意?」

宮佑冥微微俯身,將臉湊到沐靈夕的面前,然後說道。

沐靈夕不自在的後退了些許。

男神,你缺愛! 雖然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確實是宮佑冥本人,但是那種陌生的感覺,還是讓她不想跟面前的人太過親近。

「可以是可以,只是我現在還不太習慣!你這麼早就變換容貌幹什麼,我們不是明天早上才出發嗎?」

沐靈夕不明所以的,看著面前略顯陌生的宮佑冥說道。

眼看著沐靈夕跟自己不再像原來那樣親近了,宮佑冥心中既是歡喜又是難過。

歡喜的是,沐靈夕現在只能接受自己對她的親近,而難過的卻是,現在的自己,看來是親近不了了。

想到這裡,宮佑冥那張還不算難看的臉上,頓時被鬱悶的神色所侵佔。

「明天早上出發的是他們,而我們,現在就去。」

「現在就去?可是我還什麼都沒有準備呢!」

宮佑冥的話,讓沐靈夕有些措手不及。

她之前用過影琦的藥水,直到明天早上的時候才能起效,若是現在去的話,她還怎麼易容啊!

「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嗎?如果你是擔心你易容的事情的話,我倒是已經準備好了。」

宮佑冥的話音剛落,只見他手中的靈力一陣變換,只是用靈力輕輕的在沐靈夕的身體上掃過,緊接著,沐靈夕就看到自己的手似乎變得更加的小巧了一些。

「去看看吧!」

宮佑冥只是簡單的一番動作之後,就已經結束了。

沐靈夕連忙跑到鏡子前,鏡子中的人,果然已經變換了容貌。

身體變得比之前更加的小巧了一些,臉上的五官雖然沒怎麼變化,但是感覺卻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讓人根本就不會認為,眼前的這個人跟原本的她之間會有什麼關係。

看到這裡,沐靈夕簡直都要驚嘆了。

想想影琦之前,變換容貌的時候,整個身體都會發出一陣令人驚悚的異響,就算僅僅是變換容貌,還要提前塗抹三天的藥水。

宮佑冥的這個易容術簡直不要太簡單了。

「這樣的容貌還能維持多久?」

若是時間還算長久的話,沐靈夕一定要將這個好辦法,交給影琦他們,這樣的話獸靈族就不用忍受那種非人的折磨了。

但是宮佑冥的話,很快就打消了沐靈夕的這個念頭。

「這種高級幻術,維持的時間並不是很長,最多也就一天的時間吧!不過這一天的時間也足夠我們通過小秘境了。」 淡淡的少年聲音,終是劃破了場內的寂靜,無數的道目頓時是光順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最終將目光停留在了那高坐一等貴賓廳中的黑袍身影,許些唏噓聲,也是在人群中漸漸的瀰漫而開。

「這傢伙想靈術想瘋了吧?花三十萬,買一個沒什麼實際用途的靈術?」

不僅是那些看熱鬧的傢伙,就連那些個有些影響力的勢力,都是忍不住將一些奇異的目光朝著葉天投遞而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