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至少有族裡的幾十位女人在那裡洗澡,父親就那樣懵懂的闖了進去。

嗯……父親被幾十個女人用魔法轟得很是狼狽,還被大家笑話說是史上第一齷齪族長。他自然大為生氣啦!於是就要來打我,他還沒等動手,我就哭得稀哩嘩啦的。我的母親很疼我的,她看見了,就狠狠訓斥了他。我的父親很怕她,就再也不敢了。」

傑茜說完后,自己不由自主就想起當時父親的狼狽形象,笑得前仰後合。只是她自己笑得厲害,回頭一看維爾斯,卻現維爾斯神色黯然。

傑茜大為光火,她自己講述起來,覺得十分有趣。維爾斯卻不為所動,她小孩心性,頓時就有一種自己的熱臉貼上別人冷屁股的感覺。

「喂!你怎麼像一個死人一樣?把你的故事講給我聽聽,你的能比我的有趣嗎?」

時值秋天,雖然天氣並不如何冷,但是路邊的一些樹葉已通紅一片。維爾斯瞧著秋天的顏色,不知怎麼著就有一種失落之感,聽見傑茜這樣說,他就想起了小時候的一件事。

想起了這件事,維爾斯頓時就覺得有些冷。其實這亞迪斯一年四季也不會有多冷,只不過這事情讓維爾斯的心冷,而不是身冷。

「嗯……我小時候是一個孤兒,很窮!但是我們納米亞帝國主義有專門設置的慈善學校,這是索菲亞女皇當年提出的。讓平民也舉止有禮,就得讓他們學點什麼!

當時,城北只有一所學校。學校的條件很差,有的貴族子弟對上學也不如何看重。有些貴族就和我一個學校,甚至中午的時候在一張桌子吃飯。有一個男爵的兒子也和我們一起,既然是貴族嘛,待遇肯定是不同的。

我們的午飯是黑麵包,在裡面加了些捲心菜什麼的。幾乎天天就是吃這些,見鬼!那些東西難吃得就像麥秸,現在如果還有人叫我吃這些東西,我一定非跟他們拚命不可。沒有辦法,那些東西便宜嘛!不過對於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我來說:能吃飽就已經該感謝偉大的光明神了,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說到「偉大的光明神」幾個字時,維爾斯臉色明顯的陰沉下來,帶著一絲不屑一顧的輕佻。

「那個男爵的兒子與我們坐在一起,當時學院老師特意讓廚子給男爵的兒子做了蛋糕。當時端上來時,我們都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蛋糕,上面抹著鮮艷的奶油,還點綴了幾顆櫻桃之類的水果。現在想來,那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不過那時我們根本就沒有見過!

我們一邊吃著黑麵包,一邊對著他的蛋糕流口水!

雖然對我們來說猶如天上美味的蛋糕,但是那個男爵頗有些家產,什麼沒吃過?吃了幾口也就不吃走掉了。

當時我的朋友阿爾傑,他也和我一樣從來沒有吃過蛋糕。見那個男爵的兒子不吃了,他就把手伸了過去拿了一塊放在嘴邊。當時他咬了一口,好吃得險些咬到了自己的手指頭。他還叫我吃,雖然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這些東西很好吃。可是我就是不想吃!

我們的女老師便一扭一扭的走了過去。你知道嗎?那時我才十歲,根本就沒有見過幾個漂亮女人。那個女老師有些金黃色的卷,塗得紅紅的嘴唇,她的衣服都很值錢的。當時她在慈善學院做老師一個月也就能賺一個銀幣,可是她的衣服至少要頂上她兩年的收入!要說她的長相……嗯!其實她的頰骨有些太高了,嘴也很大。不過對於當時我的來說就已經很好看了。我並不懂什麼,只是我當時就想,如果能娶到這樣一個老婆,該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她邁著高雅的步子,來到阿爾傑的身邊,狠狠的扇了他一個耳光。把他的咬了一口所蛋糕給打掉了地上,然後狠狠的對他說:該死的賤民,這些東西也是你能吃得的嗎?好好的享受你的黑麵包就好了。」

維爾斯的聲音低沉了下來,目光中閃過一絲憤恨的光芒。似乎——他不在在講什麼故事,只是在回憶。在回憶中把他自己曾經經歷過的事情又拿了出來。

「那個老師把那盤子蛋糕都扔給了她的金毛犬,那隻金毛是艾丁子爵送給她的。據說還值一百枚金幣呢!那條金毛犬就把那盤蛋糕給吃了。我的朋友阿爾傑小的時候很懦弱,他也不敢反抗這個老師。對他來說:這個老師就好像天一樣的厲害。

不過我不同啊!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是鄰居眼中的壞孩子,打架鬥毆我一樣不落的。阿爾傑是我的朋友,如果是我的朋友,我就不會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我曾經對阿爾傑說過:你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人欺負你的話,我就會讓他付出十倍的代價。

於是我就沖了上去,一腳把那條臭狗踢得飛了出去。當時我的力量還小,那條狗只是被踢得痛叫著跑開了,根本就沒有怎麼樣。那個女老師自然就火了,記得她當時扇了我好幾個耳光。阿爾傑死死的抱住她,被她一腳踢開。我的頭也被她的鞋跟給踢了一個口子。」

維爾斯摸著自己的腦袋給傑茜去看,「你看!我的頭有一塊破了,現在還一個疤痕,那個地方根本就不長頭。」雖然維爾斯被詛咒魔法給變成了小孩子,不過照說他的傷痕還應該在的。傑茜聽得入神,也沒注意維爾斯現在的頭頂根本就沒有什麼傷痕!

「我和阿爾傑就被老師罰著在教室跪著,而且三天不許吃飯。我們兩個都餓得幾欲昏倒。後來獨龍到學院來送東西,看見了我,偷偷的塞給我一塊麵包,我們兩個分著吃了。

哼!我維克多是什麼人?有仇,我就報十倍,有恩,我就還百倍!得罪了我,我一定要她好看。

不就是那條金毛犬么?被我用食物引致了屋子裡,然後用棍子狠狠的打死。洗了一洗,然後剝下皮來被我扔到鍋里給煮了分給大家吃肉了。後來也不知道是哪個平民的孩子,以為這樣可以得到老師的青睞,就偷偷的告訴了老師!

老師本來就討厭我,這下子可得到一個借口啦!她把我和阿爾傑狠狠的打了一頓,然後扒光了我的衣服,讓大家來看。我可是丟了大人了,當時好多女孩都看到了。我就對那個女老師說:我總有一天讓大家也來看你不穿衣服的樣子!女老師當然不在乎我一個小孩子了!她只是狠狠的踢了我一腳。

那一腳踢得我很痛!我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個星期,安娜當時嚇壞了。天天來看我,給我帶吃的東西。

不過這件事我一直記得,沒事的時候我就去偷窺那個女老師,找她的把柄。

她騷得很,與很多有地位,有錢的人都有一腿。有一次我瞧見她和艾丁子爵走到半天沒有出來,我覺得機會好像來了。門是反鎖的,不過我曾經偷過一些東西,一把子,天啊!你知道我當時看見了什麼嗎?那個女老師一絲不掛的蹶在那裡,艾丁子爵從後邊抱住她的腰,一下一下的動作著!那個女老師可真白,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女人的**!嗯……安娜的不算,我們是一起長大的。

他們正在興起,我長得又瘦又小。兩個人的衣服散落了滿地,從內衣到外套都有,我便都收了起來。偷偷的拿走了,走到外面我在門口把衣服扔下,然後倒了火油。那火燒得可真快啊!不一會就竄到了房樑上,裡面的兩個人正幹得爽,那滾滾的濃煙才讓他們現了。

不過當他們找衣服時,都傻了。他們的衣服一件也沒有,我就到外面大聲的喊:著火啦!著火啦!大家都怕火著到自己家裡,所以都提著水桶,幾乎半條街的人都跑來了。

那個老師沒有辦法,只好和艾丁子爵披了條被子沖了出來。當時至少有幾百個男人看到了她光溜溜的屁股,哈哈!我走到她面前跟她說:我說到做到!當時她的臉上精彩無比,看著我甚至有些害怕的樣子。

後來這個女人也沒臉在這裡教學了,跟她曾經有過一段事情的貴族們也都不理她了。她可是丟了大人了,後來聽說她到城南去做了一名**。後來就沒有見到這個女老師了。

說到得意的事!這個事基本上就是了!」

說完以後維爾斯一臉人畜無的害的樣子,瞧著傑茜。

傑茜只覺得這個傢伙是一個十足的惡魔,自己的小小惡作劇,在這個人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她強笑道:「果然好有趣啊!」

維爾斯的這一番話說得傑茜很不自在,為了不讓維爾斯說話,她的面色突然就鄭重了起來:「趕路罷!」 與傑茜站在亞迪斯學院的大門外,維爾斯感受著空氣中活躍的魔法元素,心情無比舒暢。他十分喜歡這裡的生活,這裡有朋友,有美女。在這裡竟然可以體會到家的感覺,這是連里斯堡都沒有帶給他的。

「我回家了!」他喃喃自語著。

路上他和傑茜學了你們她們族人才會的魔法,這些魔法古怪得很,與維爾斯之前學習的魔法毫不相似之處。曾經的魔法都是憑藉自然的力量,用自己的精神力做為槓桿,而傑茜交給他的魔法則在利用自己身體的天賦多些。維爾斯學這些魔法竟然學得快無比,不過傑茜不是一個好老師,她只是交給維爾斯咒語和使用方法,然後就不管了。根本就不會去像桃樂絲一樣,時不常的檢驗維爾斯的學習成果。

以上情況的後果就是:維爾斯對這些魔法小有心得,可是傑茜還以為他一個也沒學會呢!

傑茜用一種奇怪的方式把維爾斯的精神之海鎖住了,只要維爾斯敢說出什麼東西,她就會提前加心阻止。她怕維爾斯說出兩人的真實身份。事實上維爾斯現在還不想說,他現在覺得……自己的身份也挺有趣的。

想想啊!現在他的樣子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而這裡的女性學員對於小孩子都是很喜歡的。維爾斯現在正好可以接近,當然了!他最想接近的女孩還是維多利亞和卡洛琳兩個。

皺著眉頭,傑茜疑惑的說:「這裡地下似乎有一個極其龐大而複雜的魔法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強壓下心中的震撼,在她的族人心中,這些人類在魔法上都是淺薄得很。根本就不值一提,誰知道現在人類的魔法造詣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維爾斯人老成精,雖然傑茜想抵制住自己的情緒波動,但是他哪裡還看不出來?

一個年輕的男人,抱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走在亞迪斯學院的路上。人人側目標而觀,在亞迪斯並沒有規定說不許帶自己的兒女,可是不管是平民還是貴族都沒有帶的。貴族們帶著一個孩子怎麼會符合自己的身份?而平民們哪裡有時間和金錢去弄這些家中瑣事,大多數學員都沒有成家的。

由於具有維爾斯的一部分記憶,傑茜還是知道宿舍的大概方位的。不過走來走去,她卻現自己都在一個地方轉圈,她疑惑的問維爾斯:「為什麼我按照你的記憶去尋找半天還沒有找到地方!」

「這個嘛!」

小女孩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輕輕的搔了搔自己的頭皮。他怎麼好意思說自己雖然在這裡學了很長時間的魔法,但是還總是迷路。

傑茜憤怒的敲著維爾斯的腦袋,「你連路都找不到,你這個笨蛋!」



問了問路,傑茜還是找到了宿舍,在這過程中,不時有學員對她指指點點,小聲的議論。所議論的自然就是這個假維爾斯把自己女兒帶來的事情。

才走到門口,帕吉卡狂奔而去,狠狠的撞在傑茜的身上,她懷裡的維爾斯險些被她扔了出去。憑藉維爾斯的記憶,她知道這個人就是維爾斯的室友。

「帕吉卡,你瘋了。後邊有女人追你啊?」

帕吉卡用力的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那個……克拉克他在脫鞋!」

維爾斯的臉立刻就綠了,對於克拉克的邋遢,他可是深有體會。反正自從認識以來就沒見到他洗過腳。

傑茜不知厲害,貿然就走了進去,只覺得滿屋子綠色的氣體,她頓時覺得有些搖搖欲墜。奇怪的對維爾斯用傳音術問道:「難道這也是什麼魔法?」

這龍族竟然也能被克拉克的臭腳給弄成這個樣子,維爾斯竊笑著也用傳音術回答說:「嗯!這是我的朋友,他的毒而有兩下子。」

傑茜有些不屑,再厲害的毒能有龍族的吐息中的毒素厲害嗎?

傑茜推開窗子,弄了一個吹風術,微風吹過.這屋子中總算強了些,她抱著維爾斯傳音問道:「難道你們人類都是這樣的嗎?」

「人類?」維爾斯側目看了傑茜一眼,疑惑的問道。

「呃……我的意思是說:亞迪斯的人都是這樣的嗎?」

傑茜自知失言,不禁有些慌亂,可是維爾斯卻似沒有在意。他解釋道:「他只是幾個月不洗澡而已,可是人類中有好多人衣冠楚楚,其實心裡骯髒的很。這樣的人才是最噁心的!」

傑茜雖然愛玩,但是心性畢竟還算純良,對她來說也就是搞搞小小的惡作劇就可以了。雖然在實力上比維爾斯高了不止一個檔次,但是說到心性上,她只是一張白紙,而維爾斯卻可以稱得上老奸巨滑。維爾斯是當年有了很多的人生經歷才說出了這一番話,可是傑茜對維爾斯的話不甚明白。

傑茜搖著頭,目光充滿了迷惘,維爾斯的一番話,讓她有了一種迷路的感覺。

「我不懂哎!」

「你根本不用懂!」維爾斯此時的眼神還算得上深邃,當然,他只是在裝逼而已!雖然重生過,也貧困過,但是說到對於人生的感悟,他也只比傑茜強上那麼一點而已。

克拉克正在費力的脫著腳上的襪子,帕吉卡看危險似乎已經隨著傑茜的到來而消除了。他驚奇著拍了拍維爾斯的肩膀:「我說維爾斯,你這次回來好像又厲害了不少啊!剛才的魔法就很厲害!」

「是……是么?我沒覺得啊!」

傑茜在自己從維爾斯身上奪取的記憶中仔細搜索維爾斯平時說話是一個什麼樣子的。那些記憶只是被她搜集了過去,但是沒有仔細的去閱讀。就好像買了一大堆書,而沒有仔細的去讀個遍,當然她在搜索維爾斯的記憶時現了許多不堪入目的東西,俏臉一紅。只覺得這個維爾斯實在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那些東西讓她覺得臉紅心跳,隱隱的又覺得有些刺激……

帕吉卡衝上去掐著克拉克的脖子怒吼著:「你要是再不洗腳,我就把你的腳跺下去喂狗!」

「他的腳狗是不會吃的,吃了恐怕立刻就得中毒身亡。」

傑茜覺得這些傢伙說話都很有趣,她看了看維爾斯眼中的親切之色,問道:「這些人好……好有意思啊!」

「當然!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很好的朋友!」維爾斯挺了挺胸,渾不在意自己一幅稚嫩的小臉!

克拉克、帕吉卡和托尼突然目瞪口呆的盯著傑茜,其專註的神態令傑茜甚至懷疑自己的臉上是不是長了一朵喇叭花,她摸了摸自己的臉,並無異常。自己的相貌和維爾斯當初時應該是一樣的,並沒有露底啊!

「哦!我的天!」克拉克神經質的抱著自己的腦袋呻吟道:「維爾斯,這個孩子是誰的?雖然這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可是感覺怎麼看怎麼和你一樣的猥瑣!咦?你好像不像以前那樣欠揍了?」

「答對了,這就是我的私生女,是以前我在納米亞王國的時候與一個女性的乞丐偷情時生的!」

一抓到機會,傑茜便拚命的搗毀維爾斯的名譽,可是她錯了,錯得厲害!維爾斯根本就沒有什麼名譽,她以為這樣一說可能這幾個人會看不起維爾斯,可是帕吉卡等人似乎都用崇拜的目光來看著她!

「那個……我說錯什麼了?」傑茜對自己的演技還是沒有自信,生怕自己哪個動作就被人看到她不是真正的維爾斯。

帕吉卡熱情的擁抱了維爾斯一下一臉羨慕的看著她說:「你真是厲害啊!我現在還是處男,別提什麼孩子了。你竟然連孩子都這麼大了!」

傑茜:「……」

克拉克拍了拍傑茜的肩膀,一幅老大哥的深沉模樣說:「維爾斯!沒想到啊,你才是走在潮流前面的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一直都知道你很無恥,可是我仍然沒有想到你這麼無恥!」

聽到克拉克如此無恥的言語,傑茜倒有幾分不好意思。

只不過,這事情有些不對,這空氣似乎有些不那麼芬芳……

她的目光停留在克拉克放在自己肩膀的手臂上,然後輕輕的試探著問:「你……剛才是不是沒洗手?」

「洗手?什麼叫做洗手?為什麼要洗手!」克拉克一臉茫然的問維爾斯,這茫然也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如此。

高傲的傑茜的族人雖然高傲,但是他們是不講衛生的。傑茜是一個異類,她要比同類講衛生得多。所以——傑茜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胃裡已經半消化的食物開始不那麼安分起來……

她捂著自己的嘴問克拉克道:「那個……廁所在哪兒?」


克拉克笑道:「怎麼你連廁所都不知道在哪兒了?你不是最喜歡那個地方的嗎?在那裡!」他指了指一個方向。

傑茜如一陣清煙般的清盈迅捷的跑到衛生間……

一陣翻天倒海的嘔吐的聲音傳來,克拉克疑惑的問托尼:「他怎麼了?是不是吃了不衛生的東西?」

托尼無辜的聳聳肩膀:「我不知道!」 克拉克見到維爾斯這個「小女孩」玉雪可愛,粉嫩的小臉就好像塗了胭脂一樣的白裡透紅,喜愛之情油然而起。咦了一聲道:「維爾斯這個人無恥得很,可是生的這個孩子倒很可愛啊?」說完話他就想用剛才拍過傑茜肩膀的手來摸維爾斯的臉蛋,維爾斯嚇得急忙往後躲,托尼和帕吉卡二人哈哈大笑。

不得不說身為一個小女孩的維爾斯待遇要比原來好了許多,面對這樣一個俏皮可愛的女孩,誰都忍不住要哄他一哄。克拉克買了許多的食物來哄他,其實不為別的,只想能掐一下他的小臉。令帕吉卡感嘆的是:這個孩子給多少東西就吃多少,吃完以後還是不讓他摸。

他只能感嘆一下,維爾斯的這個女兒倒真和她的父親一個模樣了。

到了睡覺的時候,只有一個床。傑茜來的時候倒沒有想過那麼多,可是看了一看維爾斯,又看了看自己犯了難。如果對於帕吉卡他們來說,父親和一個小女孩睡在一張床上倒也沒有什麼。可是她是一個小女孩,而維爾斯的真實嘴臉是一個什麼德行她也是知道的。她實在是不想與維爾斯睡在一張床上。

沒辦法!她撅著嘴與維爾斯睡到了一起,只是惡狠狠的警告了一番。至於這番警告到底能取得什麼樣的效果那就不是她能掌握的了的了。

「你最好規矩點,否則的話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傑茜用了自己以為相當嚴厲的辦法來威脅維爾斯,那些對於山賊們的辦法她不知道為何,就是不想用過維爾斯的身上。於是維爾斯的氣焰就囂張了許多。

維爾斯眨巴著天真的大眼睛道:「可是這張單人床這麼小,我怎麼樣才能不碰到你呢?」

「我不管!反正話我已經跟你說了,如果你過界的話……嘿嘿!」

如果這樣的冷笑讓維爾斯才做的話,自然會讓人冷處骨髓,可是由她來說卻只能讓維爾斯覺得她笑得好甜。


維爾斯暗暗的想:「原來她的笑容是這麼可愛啊……看來,以後要讓她多多笑笑了!」

兩人並排躺在床上,本來以前是維爾斯一個人的地方。現在變成了兩個人,雖然維爾斯是一個小女孩的樣子,但是畢竟的擠了許多。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