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嘯發現自己納戒里還有一瓶頂階極品的禁元丹,就隨手給了劉強,沒想到他竟然用到了自己身上。

看來這禁元丹可不是什麼號東西,雲瑩最先煉製成功,為懲罰弟子之用,結果自食其果,被雲靜她們暗中使用了一些,但這是雲瑩自己也不清楚的事情。


可能是因為不知者不畏,加上雲瑩擔心,本來三年才能沖開禁制的她,結果一年不到就沖開了禁制,還準備著什麼。

其實這也有八侍的功勞,她們對雲瑩的一些照顧,無意間就加快了禁制的鬆動速度。

雲瑩不知道自己發明的東西,用到自己身上,心裡也不會難過,可嘯自己送出去的禁元丹,今天卻被朋友用到自己身上,而且也只是想現在發泄一下,這讓他非常傷心。

也不再去理會劉強,一個人也不管身上的疼痛,頓到哪,抱著雙膝,哭了起來。

劉強感覺不妙,自己也只是小孩子心性,想趁現在有機會,先打個爽快,同時也找點被打擊的安慰,可怎麼也沒想到嘯會這樣。

走上前去,安慰道:「你別這樣,我錯了,我不該打你的!」

看嘯還是哭,就拉著嘯的手拍打著自己說道「你打我!你打我!你打回來,我不會還手的!」

嘯也不理他,還是一個勁的哭泣,但卻把身形變回了再法華門的樣子。

劉強這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可嘯一直哭,他心裡也難過啊!這可是自己唯一的朋友,自己能有現在這樣,整天開心很多,也不再冷冰冰的,可全是嘯的功勞。

現在嘯卻因為自己的無知,哭了起來,自己怎麼也哄不過來,就更急了。

嘯不打自己,那他就自己打起自己來了,那一巴掌,一巴掌打的,聲音都非常大,只要有人在場,肯定認為劉強這個人絕對是心狠手辣的主。

那一巴掌,一巴掌打的,每一巴掌下去,被打的地方都會出現一個手印。

嘯因為這也不哭了,可還是抱著雙膝,低著頭,在哪沉默。

「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么樣你才肯原諒我?」

面對劉強的詢問,嘯就像沒聽到,根本不搭理他。

這下該劉強哭了,哭著說道:「我只是聽你說你妹妹有多麼逆天,受到打擊,你將來慢慢的也會那樣,而我就沒機會和你站在同樣的高度了,所以才想著現在先打打,但絕對沒有其他的心思啊!」

「我知道!」

一句我知道,說的冷冰冰的,聽在劉強的耳中,更是能感覺到冷意,彷彿仇人之間在交流一樣。

「你既然知道!那為什麼還要生氣?我到底哪做錯了啊?你倒是說啊!我可就你這一個朋友!」

冷冷的看著劉強,說道:「你知道你就我這一個朋友,那為什麼還要拿我送給你的東西來對付我呢?就算是開玩笑,也不能拿我送你的東西對付我!」

之後不管劉強,自言自語道:「是啊!你就我這一個朋友,其實我也只有一個朋友,紅藥罐!而你,只是因為當年雷伯伯苦苦哀求,我才會主動和你交朋友的!」


劉強也不說話,嘯的這話,已經深深的傷害了他,自己真心交的朋友,卻是因為別人的哀求,才和自己交朋友的。

長嘆一口氣,嘯接著說道:「在雷伯伯求我之後,我就拉著你去了小鍾內,經過一番交談,知道了你的身世,我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你把你最終要的東西送給了我,雖然我到現在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你說是你爹娘用生命換來的東西,我就確定,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不會有絲毫後悔!」

這話讓心涼的劉強感覺自己有時候愛把別人往壞處想。

先想來也是,自己把爹娘用命換來的東西送了別人,人家也把當時在心裡最重要,可以送人的小黑送給了自己,還送給了自己許許多多的各種資源。

正是藉助自己在忘情谷時,雷長老說是嘯送給自己的那些丹藥,醫好了外公的內傷,舅父也因此突破到了陽元境,使得冷月商會有了四位陽元境的高手,實力不弱於那些一流勢力!

不把自己當朋友,人家怎麼會送自己這些東西?

嘯沒管劉強心裡怎麼想,把自己心裡想說的,都說了出來。

「在忘情谷大難之時,你和紅藥罐去忘情谷尋找我,我知道;我在洛神墓,碰到冷瑩,也知道你對我的關心,所以才會下定決心,不遠數萬里,來法華門尋找你,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想起的是你。」

說著說著,嘯就哭泣了起來,但還是把自己想說的話給說了出來,讓劉強聽的也是淚雨滂沱。

知道劉強再也受不了了,對嘯吼道:「別說了!你別說了!我知道錯了!咱們不要再說了!好嗎?我只是無心之過!」

嘯突然笑道:「我知道啊!否則我早走了,你還真以為那禁元丹真的能禁錮我的元氣嗎?」

運起元氣,讓劉強看了看,但還是惡狠狠的說:「我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這也是我離開妹妹的原因,她做的很多事情,都讓我不解,雖然知道她是真的關心我,但我還是離開她!你別讓我離開了你!道那時,我可不會因為你那些讓我感動的行為就能原諒你的!」

看著嘯認真的模樣,劉強也認真的點了點頭,他可真心不想失去這僅有的一個朋友。

嘯心裡的氣也消了不少,劉強的委屈也少了一些,怨氣也都沒了,嘯就再次變回了自己本來的樣子,之後狠狠的和劉強抱在了一起。

這兩個傢伙真的是閑的發慌了,就這樣打的差點沒一刀兩斷,兩個人被一個人打的滿身是傷,除了頭,都發福了,但卻都開心的笑了。

外表保護劉強的那兩人都是一臉黑線,這是啥人啊! 他的另一面

不過在心裡就迷惑了,那雷長老是什麼人啊?竟然對他們冷月商會這麼好?嘯和少主成為朋友,是因為他的撮合。

據嘯的意思,劉強帶回去的那些資源,也是因為那雷長老從忘情谷那幾位夫人那求來的,現在他們也發現那些資源非常有針對性,都是對冷月商會非常實用的東西。

但他們兩個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出來那雷長老到底是什麼人。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以後別這樣就行了!」

「嗯!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面對嘯的安慰,劉強答應的再沒有那麼肯定了。

孩子嘛!就是不怎麼記仇,剛剛還要鬧翻的兩人,現在卻又和好了,一切的起因,都怪那什麼禁元丹,劉強把剩下的禁元丹都給扔了,還不解恨的踩了又踩,這才躲到嘯的懷裡哭了起來。

在嘯的安慰下,劉強很快就不哭了,委屈都發泄完了,現在也不再想那什麼打擊人不打擊人的了。

兩人在小院裡布置了一番,這才盤膝坐到了地上,談論了起來。

他們雖然說這一年多來天天在一起,開始劉強卻不知道他的身份,後來知道了,也不去點破,因為他想要嘯自己承認,還有就是他知道笑的情況,不能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否則肯定會有危險的。

想當初笑兒來法華門時就說,她受到了偷襲,所以之後就準備辦一些事情之後,就隱姓埋名。

嘯的情況也不會樂觀,這也是他為什麼知道外邊還在保護自己的兩人,忠誠度還是有的,卻還是主動提出讓嘯布置一番,不讓任何人探聽到他們談論的內容!

看著藍藍的天空,嘯就首先開導起劉強來了。

「其實啊!你也沒必要的,就算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因為資質和環境這些原因,你的成就,也是不同的。」

感慨一番后,嘯又說道:「你說我妹妹打擊你了,但是你又怎知你沒有打擊別人?就算她沈母音藉助了整個法華門的力量,但她的作為和修鍊速度能比上你嗎?這整個冷月國,甚至風靈洲,又有幾人能有你今天這樣的作為?」

「十二歲!凝魂二層的修為,靈階低階極品煉丹師,這風靈洲還會存在第二個這樣的人嗎?最起碼我認為就是有,也不會太多!更何況我妹妹和我,如果一心一意的修鍊的話,那表現出來的潛力,在整個混元大陸,都是排在前列的!」

神祕老公,寵寵寵! ,連連點頭,其實這都是實話!十二歲啊!很多人都還沒有修鍊呢!而自己卻已經站到了一個高度上,並且自己的出身並不差嘛!

對於嘯說的,排在混元大陸的前列,他不知道,有多強,在他的認知里,混元大陸只有風靈洲、萬獸洲、奔雷海、天葬海,還有那神秘無比的萬惡之淵!

這次兩個人交流,劉強下定了決心,不在乎面子,要把自己很多弄不明白的事情都問一問。

看劉強也聽了進去,哀嘆一聲道:「其實妹妹承受的要比我多!她娘親,也就是我三娘,時時刻刻都在注意這我,她暗中做的一些事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卻知道,她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是怎麼知道的?」劉強對於嘯知道笑兒的小動作,非常的驚奇,因為笑兒和他也說過一些什麼,甚至還許諾了自己什麼的,但自己卻沒有立刻答應。

神秘的一笑,嘯說道:「小黑可不是只會把一些事情告訴我三娘的!我三娘知道的事情,只要在小黑那說過,它都會告訴我的!」

劉強奇怪了,這小黑都跟了自己四五年了,怎麼沒有透露過什麼呢?他們明明已經可以交流了啊! 既然不解,那肯定要弄明白的,劉強就問道:「它怎麼會告訴你,而不告訴我呢?」

「妖族!他們之間爭鬥,但他們的心性和忠誠度,都是所有生靈公認的!我是它的第一任主人,而三娘不但幫它提升血脈,還允許它留在忘情谷!這就使得它在消息上時牆頭草,兩邊都瞞!兩邊都說,但有些東西它弄不明白,也表達不出來!」

「你的意思是說你三娘當年幫你,居心不良?是準備再你身邊安插一隻耳朵?」


「嗯!可以這麼說!不過反過來,也算是我在三娘那留了個心眼!可是我妹三娘當時的本領,交流不清楚,可以搜魂!」

「那小黑在你們那可真夠無辜的,還是在我這好!」

嘯撇撇嘴說道:「好個屁!你們給它的,肯定沒在忘情谷得到的多!」

劉強極力反駁道:「誰說的!舅父他們可是全力培養它呢!待遇並不差!而且也不會像你們一樣,利用它!」

聽說了再忘情谷小黑被嘯和雲瑩利用,劉強還是很有怨氣的,小黑現在在他心中的地位,比嘯差,但也差不太多,可以說也是當朋友對待的。

嘯看劉強得意的樣子,心裡就不舒服,冷笑道:「看你嘚瑟的,咱們要不賭一把?就賭小黑來了之後,他是先找你!還是先找我!」

「好啊!我還就不信了!他還認得你!在咱們為了公平起見,就用再法華門的身份和樣貌!」劉強看似非常認真,但心裡已經樂開了花。

跟自己比,這次註定了嘯會失敗,誰讓他在法華門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呢!

嘯也沒想那麼多,就應了下來。


劉強也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因為外邊的那兩人傳音過來,讓他弄明白一些事情。

其實保護劉強的那兩個人很想知道一些事情的,可這兩個小傢伙的手段還真是不凡,他們探聽不到軒雨居院落里的任何情況,只好試著傳音讓劉強弄明白了。

「你說你和我交朋友,是因為雷長老的請求,可我卻不認識誰是雷長老啊!」

嘯卻哀嘆一聲道:「真不知道你那位大爺爺知道你說出這樣的話,會不會傷心!」

劉強更加迷惑了,自己什麼時候來了個大爺爺呢?

看他的樣子,嘯就知道,劉強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就說道:「在忘情谷時,那頓飯上,我一位娘親和一個老頭離開了會兒,之後那老頭對你變得非常慈祥!」

「哦!哦!哦!我記起來了,之後那老頭還和你出去了會兒,再之後你就拉著我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裡,還說要和我交朋友,可那老頭和咱們交朋友有什麼關係呢?」劉強還是不明白那雷長老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唉!你怎麼就那麼笨呢!這樣給你說吧!其實他在加入嘯天一脈之前,他是你們蜀漢帝國,當時儲君劉玄禮的大兒子!你親爺爺,劉敬仁的親哥哥!你爹爹的親大伯!你的大爺爺!」

經嘯這麼一說,劉強也徹底明白了那雷長老和自己的關係,也想起來了蜀漢帝國的一段往事。

距今六七十年前,他曾祖父,劉玄禮還是太子的時候,一次帶著幾個兒子陪同夫人會娘家,半路遇襲,不知道怎麼渡過了那一劫,但當他們回到蜀漢帝國之後。

自己的大爺爺,當時一個資質極佳的十八歲少年,再也沒有回去,而自己的三爺爺,當年一個十多歲的孩子,雙腿殘疾,再也沒有醫好的可能。

自己的另一位曾祖,劉玄禮的夫人,回去的只是一具屍體,隨從護衛,無一生還!

可他們回去之後,隻字不提那變故倒是是怎麼發生的。

也正是在那時,他們蜀漢帝國開始衰落,因為後來劉玄禮做了帝君之後,對自己的兄弟進行了大肆的清理,這是所有風靈洲皇室都不曾發生過的大清洗,和兄弟相殘。

那些都是皇子,怎麼會沒有自己的勢力呢?所以,蜀漢帝國內爆發了大規模的內戰,否則以蜀漢帝國的國力,在風靈洲十大帝國裡面,除了那神秘的冰帝國外,公認的最強帝國。

可之後那一系列的內戰,使得蜀漢帝國國力喪失大半,在帝國裡面也屈居人後,也正是因此,在自己的伯父叛變之後,蜀漢帝國不得不取消了帝國稱號。

也還是在那時,他們蜀漢,和嘯天一脈,暗中走的非常近。


雖然這些都是劉強聽來的,但記憶的卻非常深刻,因為他那位大爺爺在他們那一輩中留下的傳奇,讓劉強很是嚮往。

十歲凝三魂!十二歲聚七魄,在十七歲失蹤時,已經到了生元境的邊緣,是整個風靈洲公認最有可能突破至太極境的人!

但自從那次變故之後,再也聽不到關於他的任何事情,聽二外公說,爺爺他們都忌諱這個話題。

嘯看劉強的樣子,就知道他想起來了,就說道:「在我娘親告訴雷伯伯你是身世之後,他就不惜跪下求我,讓我和你交個朋友,還準備了好多好多各種資源,以我的名義給你,讓你帶回去!」

劉強幡然大悟道:「我說那些東西怎麼那麼有針對性呢!全是對冷月商會發展有用的東西!」

嘯感嘆道:「是啊!但你卻不知道他費了多少精力啊!本來從不低頭的他,跪求了我那幾位娘親,又張嘴向風伯伯他們求助,甚至那些死神衛,他也求了,這才湊齊了給你帶回去的那些東西!那些東西就是我幾位娘親都說,她們也不可能全部拿出來,因為一些東西太過珍貴了!」

劉強已經淚流滿面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那位根本不認識的大爺爺,暗中為自己做了那麼多事情,聽嘯所說的,就知道為了自己肯定放棄了太多東西,包括最為重要的臉面。

臉面是一個人最為看重的東西,除了對他們嘯天一脈,其餘的人,一般不會向修為低於自己幾個等級的人出手的,因為傳出去對自己臉上無光。

但嘯天一脈大多能越級作戰,所以對他們,誰都不會客氣,也不會管什麼面子不面子的,小看嘯天一脈的人,那肯定是要吃大虧的!

這是劉強卻有種感覺,他想知道當年發生了何事,讓自己那位資質逆天的大爺爺再也沒露面過。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