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進入秘境這宮的足有五百餘人,可現在這裡卻連三百都不到,折損了近乎一半!!保存最為完整的還是崑崙宗,儘管這樣,進來的二十人,現在這裡也不過十三人之數!!!而餘下的這些弟子門人全都沉穩凝鍊,經過了一番實戰,他們的實力也是有了不俗的提升。

除了沒有希望的密洛宗,最慘的就是靈獸門了。要知道他們受到功法所限,修為大部分都在自己的靈獸身上。可是在這裡,你總不可能時時都將靈獸放在外面吧??正是因為如此,二十名弟子現在僅存四人,還個個帶傷!!一臉的悲色,看來也沒有了爭勝之心。

其它的門派都相差不多,餘下的都在十人左右,相差不多。可別看崑崙宗的弟子存活最多,可是一個個全都沒有絲毫笑容。為什麼??作為門中第一號潛力之星,李岩到現在還不見蹤影,生死不知。二號種子周徑也是毫無消息,這讓他們如何樂的起來??

再看其它的門派,別管這些弟子怎麼樣,可變異靈根、真靈根幾乎沒有損失!!從這一點上看崑崙宗現在是落了絕對下風。好在還沒有聽到有並這二人身死的傳訊,讓他們心裡多少還有一絲希望。

玄天宗這邊明心、明性,本身就是天靈根,也是這次玄天宗的領隊。看了看時間,又掃了一遍全場,沒有發現李岩的蹤跡,不由得會心一笑。於是雙雙走了出來,明心開口說道:

「各位師兄師姐,我們己經到了婆羅山下,按照往常慣例,是不是應該挑選方向準備上山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恩,道兄這話說的不錯,這樣一直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昊天宗的劉銳也隨聲附和。這一路上他幾乎是在其它昊天宗弟子一路護送之下才能到得此地。

更過分的是路過一個池塘,非要停下洗澡!!結果被人偷襲,好在仗著自己風靈根速度極快,險之又險的避過要害,只被划傷了左肩。而其它的昊天宗弟子為了救他全力搶攻,竟然被連斃五人,見事不可為,黑衣人這才脫身離去。

可以說就是他的那一次任性,給昊天宗造成了最慘得的一次傷亡,自己也是險些喪命,這才讓他稍微收斂了一些。可經過這麼長時間,他早就按耐不住,再加上看著七霞宗的眾多美女在那裡鶯鶯燕燕,竊竊私語,更是心癢難耐,一有機會,肯定要好好表現一下。

流雲宗那邊走出一人,拱手道:「在下松濤,我們流雲宗人手基本都在這裡了,只是,好像其它門派還有弟子未到吧??」說著有意無意的看向了崑崙宗的方向。

這松濤就是流雲宗尋到極為罕見的煅金之體,作為天才,對於能給自己造成威脅的對手肯定要格外關注。在沒有找到李岩之前,周徑是唯一一個拿的出手和他們比上一比的。

再後面有了李岩的雷靈根出世,瞬間風頭壓過了他們所有人,畢竟那可是只在傳說之中才出現過的變異至強靈根---雷靈根!!!可是現在這二人竟然全都不見,又沒有聽到他們身死的消息,這才有心試探一下。

劉銳不屑的撇了撇嘴,神情極度的倨傲:「松兄,這裡可是秘境!!不管在外面有多風光,在這裡可是真正的生死相拼!!一失手可能就再無重來的機會!!雖然有很多人都沒有聽到通報,可萬一是在爭鬥之中子球掉落或是破壞了呢??這又不是以前沒有發生過!!」

這話聽的松濤都有些皺眉,他是不想讓李岩和周徑二人活磁卡,可是也沒必要這麼直接吧??這可是當著眾多其它門派弟子,要是傳了出去,就算是崑崙宗嘴上不說,心裡能會痛快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給你穿個小鞋就夠你難受的!!

這劉銳發虎,松濤可不敢奉陪,別到時候把自己再繞到裡面去,那才叫倒霉。「呵呵,劉兄高見,小弟之前與人爭鬥有些小恙,還需要去調息一下,你們各位商定就可以了,我們流雲宗沒有意見。」說完快點回到自己的陣營之中,盤膝打坐,

劉銳一聽自己這才剛剛說話,流雲宗就表態絕對服從,不由得心中得意。故作瀟洒的走向七霞宗的陣營:「各位師姐,師妹,這一路辛苦,不如與我昊天宗同行,也好有個照應,不知意下如何??」

其實昊天宗弟子那個氣呀!!這是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在這打情罵俏??你自己草包還指望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嗎??真不知道這樣的人怎麼會受到門中如此重視??要不是為了他,那幾個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會死嗎??

一下子,劉銳在餘下這些昊天宗弟子心裡的印象,就差到了極點,可他卻混然不知。七霞宗雖然全是女修,可是功法奇特,講究以柔克鋼,雖然威力不算很大,卻勝在持久。再加上女人天生就要比男人心細的多,一看這模樣以及昊天宗其它弟子的反應,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好呀,有大哥哥保護我們當然最好了!!平兒一路上遇到了好多壞人喲!!他們都要欺負平兒」說話間,只見從七霞宗的眾弟子之中竄出一個少女,看上去不過十六七。

面貌清純脫俗,長發高高盤起,露出如藕玉頸。偏偏又是一身淡粉宮裝,將豐滿的身材展現的一覽無餘。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不時閃過一絲狡黠,蹦蹦跳跳的來到劉銳面前。

「小妖精呀!!」看到平兒的模樣和那嬌滴滴的聲音,劉銳感覺自己的骨頭都酥了。。。

「咳咳,妹妹叫平兒是吧??不用怕!!一會你就跟在哥哥後面,保證沒有敢欺負你的!!」

可七霞門的人一看到平兒出去了,全都不再開言,露出一副看好戲的神情。雖然平兒入門時間不長,可是現在七霞門上下誰不知道小魔女平兒的??

再加上是罕見的玄陰靈根,比之李岩的雷靈根也相去不遠。被宗主、長老全都當寶貝一樣的哄著,明知道她犯了錯,也不過是喝斥幾句罷了。今天看來她這是又找到新的目標了,希望劉銳自求多福吧!!!

「好呀好呀,大哥哥真好!!」平兒這幾步又跑又跳的,小臉通紅,胸前的玉兔更是隨著她的動作上下晃動,看的劉銳一陣口乾舌燥,答道:「那是!!哥哥我可是昊天宗第一高手!!」

現在所有人可都看向這邊呢,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有強忍笑意,差一點就憋出內傷來,而昊天宗的人臉色就更難看了。見過不要臉的,哪裡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小魔女平兒可不在乎這個,一陣嬌笑:「咯咯咯。。。」然後突然像是想起來什麼,一下子面露愁容:「唉呀,還是不行呀,平兒不能和大哥哥一起喲!!」

「啊??為什麼??」劉銳急忙問道,「和我在一起多安全呀!!要不是有我在,我們這些人也不可能安然到此喲!!」

這下了昊天宗的人全都亂了,看向劉銳的目光恨不得能將他殺死!!只不過為了一個女人,就這樣貶低自己的同門,這樣的人,真的可以成為昊天宗日後的基石嗎??

平兒大眼睛里蒙上了一層霧氣:「來的時候,師傅說要讓我多彩靈藥仙草,可是外面外人太多,平兒什麼也得不到。。。回去可怎麼向師傅交代呀!!」說到最後己經有了哭腔。

除了劉銳,所有人都看的出來這小魔女就是在逗劉銳呢,不過這演技實在是太好,眼淚想什麼時候有就什麼時候有,也算是一絕。

一聽是因為靈草的事,劉銳長出一口氣,一伸手將自己身邊的五個乾坤袋全給了平兒:「這算什麼事呀??來來,我這是剛才休息的時候才得到的,你先拿去交差,相信令師不會再為難於你了。」

平兒馬上破啼為笑,動作麻利的接過乾坤袋,這才沖劉銳嬌笑著道:「謝謝大哥哥,平兒這就去向師姐通稟,你先回去等著平兒吧!!」說完留下一陣嬌笑閃回了七霞宗的陣營之中。

劉銳一邊高叫著:「師妹,記得來這邊找我呀!!我會保護你的!!!」一邊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一方。卻發現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滿含怒意,不僅疑惑的問道:「大家這是怎麼了??我不就是出去和人家說一會話呢??至於這樣看著我??」

李勝是餘下這些昊天宗弟子之中實力最強,也是年紀最大的。出於對門派的忠誠,他還是上前說道:

「師弟,你現在代表的可是我們昊天宗,不能意氣用事呀!!我們這麼多人一路辛苦,不就是為了讓你能在奪丹大會上有所建樹嗎?可是你卻如此輕易的就將我們的成果拱手送人,還如此貶低自家師兄弟,這樣實在太傷士氣呀!!」

現在劉銳滿腦子裡全是平兒那勾人的身姿,哪裡還聽的進去這些??不耐煩的說道:「就為了這事??這算什麼??門中可有記載,真正的靈藥仙草可全是在這婆羅山上!!這裡雖然兇險無比,可藥草品質極高,幾乎一可當百!!!一會上山,你們大家全力以赴,我在後面多采一些不就夠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說什麼!!」饒是李勝這老好人也不由得發怒了,不由得提高了聲音,「讓兄弟們給你開路,你在後面采靈藥??如何行事,如何服眾!!」

劉銳心中升起一股邪火,甩手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我作事不用你管!!!你們就是被安排保護我的!!說白了就是我的僕人,自己擺明自己的身份!!不應該你們過問的事就都閉上嘴!!」

只聽身後「啊!!」的一聲驚呼,轉過頭看,只見平兒好像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雙手捧心,一臉的驚恐之色,看到劉銳一臉兇相的轉過頭來看著自己,掉頭就往回跑。

李勝也被這一巴掌打懵了,獃獃的捂著臉看著劉銳,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劉銳猜到自己剛才被李勝等人氣的發脾氣,可能嚇到平兒了。剛還在後悔自己怎麼出手打了李勝,這一看到平兒跌跌撞撞的跑到自己那邊撲到一個師姐懷中大哭起來,

劉銳連忙趕了過來,卻被七霞宗的人擋住了,客氣的說道:「公子請回,小師妹本來年幼、膽子就小,剛才執意要與公子同行,卻不料受了驚嚇,恐怕再難見生人。還請公子諒解。」

這話說的不軟不硬,有禮有度,劉銳也無話可說。人家一小姑娘,能真的過去找自己就不錯了。看來自己剛才樣子真的很兇,因為不只是平兒撲在自己師姐懷裡不肯出來,李勝他們也全都傻了一樣的看著自己。

劉銳又苦苦的央求了半天,可平兒就是不肯抬頭看他,一個勁的在那裡哭。沒有辦法,只好無奈的又退了回來。卻發現以前是所有人將自己護在中間,現在卻是其它昊天宗弟子聚在李勝的周圍,將他完全的孤立了出來。

對於這種場面,劉銳只是悶哼一聲,他可是知道,在臨來之時,宗主是再三叮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周全。給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把自己丟在一邊不管!!!

在他的心裡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如何才能讓小魔女平兒再來找自己呢??大好的機會就讓自己白白錯過了,不由得看向李勝的眼光更加的惡毒。

就在這時,李岩己經來到了婆羅山腳下,一眼就看到了崑崙宗的眾人,雖然也有折損,可也讓他在鬆了一口氣。在樹林之中取下玉佩,這才走向了崑崙宗的陣營。

他一出現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崑崙宗的眾人都是長出一口氣,領頭的孟凡迎上來就是給他來了一個熊抱:「好小子,你要是再不出現,我們都要瘋了!!回去還不知道要被怎麼責罰呢!!你還真沉的住氣!!!」

李岩被他這一抱只感覺呼吸都困難,雖然不會真的有事,還是故意苦著臉道:「師兄,你要是再不放手,估計小弟就要折在你手裡了。。。」

孟凡這才鬆開手,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吃驚的道:「你。。。你突破了??」

要知道他們之所以擔心李岩就是因為他修為不夠,這樣一來,在前往婆羅山的途中很容易被其它門派的人狙擊。可是現在卻意外的發現李岩的修為和自己一樣都是鍊氣期頂峰,如何讓他不喜??

「恩,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就找了一個地方閉關,鞏固境界,這才耽擱了時間,讓各位師兄擔心了。」李岩當然看的出來這些師兄是真的擔心他的安危,這感覺讓他像是在羽中暖暖的。

「哈哈,自己家兄弟,說這些幹什麼??沒事就好!!」孟凡重重的又拍了他幾下。李岩總感覺他這是在藉機報復!!!不過心中有事,四下巡視了一下,低聲問道:「周徑師兄還沒有來嗎??」

孟凡無奈的一攤手:「你們二個,一個比一個神秘。鬼才知道那小子什麼時候才能從地下冒出來!」

正說話間,只聽他背後地面一陣涌動,周徑的身子從土中出現,似笑非笑的看著孟凡:「師兄,背後說人的壞話可是不好喲!!」

孟凡沒好氣的也給了他一下:「如果罵幾句就能讓你們隨時出現的話,我不知道要省多少心??」

周徑嘿嘿一笑,沒有言語,和李岩四目相對,點了一下頭,這就算是打過招呼了。李岩看現在人都到齊了,這才在周圍布上了一層隔音法陣,以防竊聽。現在他對陣法是越來越喜歡,簡直是妙用無盡呀!!

陣法布好,李岩這才表情嚴肅的對大家說道:「各位師兄,小弟來的時候,發現有數十名魔宗弟子也出現在了秘境之中,目標正是這婆羅山!!!」

「什麼??」孟凡一驚,他可是這些崑崙宗弟子的領隊,這事可非同小可,「師弟,你這話可是屬實??」

「是真的,他們離這裡己經不到半日路途了!!」這次說話的是周徑,沒想到他竟然也知道這批魔宗弟子。

「那可知道他們想要幹什麼?」這才是孟凡最想知道的。

周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李岩想了想,雖然這事感覺過於離奇,可還是要告訴大家:

「這個我到是聽到過他們的談話。說是這婆羅山下封印的是五大魔祖,只要殺死九十九名正派弟子,那麼他們的血液就會融入山睥法陣,減弱封印的力量,便五大魔祖可以破開封印、重見天日!!!」

所有的崑崙宗弟子一片嘩然,「這怎麼可能??從來只知道婆羅山是一座葯山,還不知道封印五大魔祖呀??」

李岩知道時間緊迫,「眾位師兄!!小弟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各位可以聽我一言!!」

「師弟有話但說無妨!!」孟凡直接就替其它人表態。別看李岩頂著崑崙宗第一天才,至強雷靈根的名號。可是從來不擺架子,為人親和,還是很有人緣的。

「我想請各位師兄隨我一起繼續向前,繞過婆羅山,三日之後再迴轉,這樣我們剛剛好,可以在奪丹大會結束之前回到出口!!而且相對安全一些。」李岩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孟凡知道如果李岩說的是真的,那麼現在只有往前才最安全,「可是。。。這次奪丹大會,宗門志在必得,如果說因為這樣沒有得到婆羅山上的靈藥。。。」

李岩看著靈藥遍地的婆羅山,有些感慨的道:「也許,從今以後,婆羅山將不復存在了!!這裡的一切,沒有人可以得的到。」

周徑在人多的時候並不喜歡說話,只是默默的站在了李岩的一邊,表示自己支持他怕決定。既然這樣,孟凡也不是迂腐之人,也果斷的分派道:

「好!那我們現在馬上動身!!所有人繞過婆羅山繼續前進!!」

大家都休息了很長時間,很快就準備好了,周徑前面探路,李岩打頭,孟凡斷後,竟然視滿山的靈藥如不見,離開了!!崑崙宗的異常舉動,馬上引起了其它宗派和小門派弟子的注意。

可是這秘境不是第一天開啟了,這裡有什麼所有人都瞭若指掌。繞過去也不過是黑森林的一部分,並沒有什麼奇特的地區。不過所有人的精力全都注意在了婆羅山上,他們這十幾人並不引起太多人關注。

七霞宗的領隊是青霞仙子,她們所在的方向正是李岩他們前進的必經之路。等李岩到了近前,不由上前行了一禮:「師兄,馬上就要上山採摘靈藥,為何各位卻要匆忙離開??」

李岩看了看她身後的那些如花嬌顏,不由得嘆息道:「我如果說再不走就得死,你信嗎??」 民國之絕代商女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青霞也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有多愚蠢,「可是。。。就這樣看著其它正派弟子被魔宗之人屠殺,卻無力相救,心中著實有些難受。」

李岩對女修並沒有什麼偏見,可是對她們的一些行事方法卻是極為年示慣「那又怎麼樣??你難不成還能當一次救世主嗎??在實力相差懸殊,明知必死還要逞能,那不是英雄,那叫傻子!!!既然能一路走到這裡,有幾個人手上沒沾過血,沒殺過人??」

對於青霞這種假裝慈悲的作法,李岩是非常反感。能進到這裡,那麼就得作好殺人和被殺的心理準備。虛偽、做作,這就是李岩給青霞仙子的評價。

青霞仙子的臉微微一紅,也知道自己這一會工夫,接連犯了二個不應該犯的錯誤。好在想要問的都問的差不多了,以後只要跟著崑崙宗的人,安全性到是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這才再次行了一禮,回到了自己的那一方。

婆羅山下,從有了奪丹大會以後,第一次不用比斗就分好了各自的區域。至於那秘境外的長老們,由於婆羅山附近的咒語禁制太強烈,水晶球也是無法發揮自己的威力,在這裡根本無法看見自己弟子們都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每次各派弟子在這裡也是死傷最為慘烈的。也正是因為這樣,這一次的奪丹大會大家都是相互約定,只要是到了婆羅山腳下,就可以按照事先分好的區域採集仙草了。而那些其它小門派的弟子,自然是跟在大門派的後面。婆羅山雖然不大,卻也絕對不小,如此多的靈草,不是他們那幾十個人可以採的光的。

就在所有正派弟人開始走到各自的一方,開始向山上進發的時候。黑森林的邊上,天怒和地裂帶著魔宗弟子也趕到了。看著竟然是如此一個場面,心中非常的不滿意。

「地裂,這是什麼情況??以前哪一次不是爭個頭破血流的??怎麼這一次連一般的比試打鬥都沒有了??」天怒看著外面己經開始向婆羅山上進發的正派弟子,非常的不解。

地裂也被沒有想到會是這樣,「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因為之前的爭鬥太凶??看來,只能讓我們幫他們一下了!!!」

說完取出傳訊玉符發了一個訊息,然後悠悠閑閑的靠在一棵大樹上,「好了,我們就在這裡等著看好戲吧!!」

「你在搞什麼明堂??神秘兮兮的。。。」天怒就是看不慣地裂總是這麼一出死樣,可是偏偏這次的行動,是由地裂統一指揮,他的話不能不聽。

正在這時,只見在他們身後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竟然是近二百個各門派的弟子飛快趕來。這場面把天怒嚇了一大跳:「不好!!我們被包圍了!!!是誰走漏了風聲!!!」說完取出自己的法寶,準備進攻。

地裂以掌撫額:「哦。。。我說天怒,你能不能冷靜一些??仔細看清楚了再說話!!!」

天怒一愣,再次仔細看去,發現這些人雖然都是正派弟子沒錯。可是卻一個個的神情獃滯,動作僵硬,衣服也多有殘缺,身上沾滿血跡。顯然己經死去多時,被人用秘法煉成了走屍。這才恍然大悟:「娘西皮的,原來是屍魔宗弄的這些上不了檯面的雕蟲小技!!」

天怒的話音剛落,只聽到後面傳來一陣陰惻惻的笑聲:「嘎嘎嘎。。。既然天怒兄看不上我們這些上不了檯面的雕蟲小技,那就讓他們陪你老人家活動一下筋骨如何??」

果然是人前莫說人,身後莫談鬼。沒想到就這麼隨便一說就讓人捉住了把柄。聲音剛落,一個乾枯瘦小的身影走了過來。正是屍魔宗大弟子屍骨。嘴中發出一陣難聽的聲音,剛才還立在原地的那些走屍立刻向天怒衝去。

天怒臉色大變,雖然這些走屍的實力不強,可是自己現在也不過是鍊氣期大圓滿而己。這要是真的糾纏不清,自己絕對計不到好去。連忙出聲告饒:

「屍骨兄弟,天怒知道錯了,你也知道我這張嘴是想什麼說什麼,根本就不會考慮太多。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高抬貴手吧!!」

聽到天怒求饒,屍魔這才發聲止住了走屍的攻擊。「嘿嘿,如果有哪位道兄認為屍魔宗的功法全是小計的話,在下不介意讓他好好的見識一下,好好開開眼界!!!」

地裂連忙出來打個圓場:「好了。你們二位別在爭了,時間不早,還是快點行動,以防夜長夢多。這次情況有彎,看來屍魔兄弟要多多受累了。」

屍魔極為受用,得意洋洋的一拍乾巴的胸脯:「沒問題!!就是將他們全都留在這裡也不是問題!!」

「切記!!!我們現在不需要爭強鬥狠!!!只要能讓五大魔祖成功破封而出,最主要的還是要保護魔祖的安全。誰也不知道在封印解除之後會不會還有其它的禁制。這才是最重要的,我不希望節外生枝,安全將魔祖迎回魔域,那麼魔臨天下的日子就不會遠了!!!」

地裂的小三角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多少年了!!!我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屍魔再不爭辯,一陣怪音過後,二百餘名走屍飛快的散開衝上了婆羅山。不一會,只聽到山上不時傳來驚詫的聲音:

「咦?這不是韓鵬師兄???你不是己經。。。啊。。。」

「師姐?!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

一時間,整個婆羅山上的慘叫聲此起彼伏,接連不斷。無數鮮血被刻畫在山體之上的陣法汲取,集中沖向婆羅山的山頂。

婆羅山的頂部,一塊並不起眼的巨石之上,整齊的排列著九張魂符。這每一張魂符都是由一名渡劫期的大修獻祭全部神魂,放棄輪迴凝鍊出來的!!現在,無數的鮮血瘋狂的向這邊聚集。一條條血紋在巨石之上浮現。

、二條、、、九十八條、九十九條!!!當第九十九條血紋浮現之時,整塊巨石發出刺目的血光,只聽『轟!!』的一聲震天巨響,整塊巨石四分五裂,碎了一地。那九張魂符也被震飛到空中,所有在婆羅山秘境內中的人,似乎都聽到了一陣無奈的嘆息,消失在天際。

就在巨石破碎,魂符消融的瞬間,整個婆羅山都在顫抖。隨著時間的推移,顫抖的頻率越來越快,動靜也越來越大。還活著的正派弟子,哪裡還顧的上采什麼靈藥??就恨爹娘沒給自己多生兩條腿,發了瘋一樣的往山下跑。

當然倒霉衝到天怒和地裂近前的,他們是不會介意順手了結掉。這讓後面的人也發現了這些魔宗的殺神,這時候早就被恐懼擾亂了心神,哪裡還有半點反抗之心??全都掉轉方向四散逃命。

好在這會天怒、地裂、屍魔三人的注意力全在婆羅山上,將全部弟子都集中在了婆羅山腳下,以應變隨時可能發生的意外。這些所謂的正派弟子,在他們的眼中和死人一般無異,沒有必要現在浪費自己的精力。

遠在三千裡外的李岩等人也感覺到了地面的震動,全都看向婆羅山的方向,喃喃的說道:「終於開始了嗎??看來,修真界要變天了。。。」

感到到身下越來越劇烈的震動,李岩果斷的叫起所有崑崙宗弟子,也顧不上語氣好不好了,大聲喊道:「大家快點起來,我們現在繞到秘境邊緣,馬上向出口的方向出發。一定要快!!!恐怕,此次大變之後,這婆羅山秘境就會不復存在了!!!」

崑崙宗弟子當然知道這是為了他們著想,沒有人開言,非常迅速的集結之後繞到婆羅山秘境的邊緣,向出口狂奔。七霞宗的眾人也全都一臉的驚疑,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青霞仙子一直在留意崑崙宗眾人的舉動,一看到李岩臉色大變,快到秘境出口的時候,開始召集崑崙宗弟子繞道飛出,就知道事情又有了變化,而且還是比之前還要可怕的變化!!!

來不及思考到底是因為什麼,心底那一絲不安被無限的放大,連忙大聲喝道:「所有七霞宗弟子聽令,馬上隨我一起出發,跟在崑崙宗的後面,也許我們還有一線生機。否則必死無疑!!不要多問為什麼,一切等回到宗門自己有細說!!!」

說完召出一道霞彩,向著崑崙宗離開的方向追去。要說這人的潛力都是被逼出來的。七霞宗的女修,平時根本就不發速度見長。可這一次是關係到生死存亡的大事,沒有一個不拚命的,竟然堪堪的吊在了崑崙宗的後面,不落太多!!

而婆羅山的山石己經開始逐漸滑落,山體露出一道道恐怖的巨大裂隙,湧出大量的黑氣。一陣響徹天際的聲音傳來:「哈哈哈,我們終於回來了!!!這一天,等的實在太久了!!!」

囂張的聲音,伴隨著極大的威壓,讓正在奔命的李岩等人全都如被重擊,張口吐出一口鮮血。臉上驚懼之色更濃---僅僅是一名話,就有如此的殺傷力,那他的真實修為又會高到什麼程度??

想想都覺的后脖梗子發涼,這會也不用動員,一人吞下一粒丹粒,再次全速前進,速度比之前竟然又快了二分。而在他們後面的七霞宗顯然潛力更大,這會和他們的速度幾乎一般無二了!!

空中那囂張的聲音剛落,只見天空之中閃出九道劍光,卻是剛才消失的九道魂符再次出現,化作九柄道劍死死的釘在了顫抖不己的婆羅山上,立刻將整個空間的異動給鎮壓住,山體的崩裂也停了下來。

天怒和地裂幾人一看,果然還有後手,對後面的弟子一揮手:「去吧,魔祖的孩子們。為魔祖獻身的時刻到了,獻出你們的一切,讓魔主感受到你們的虔誠,死後將會魂歸魔國,成為無上真魔!!!」

在他們身後的黑衣人眼睛一下子全都亮了,魂歸魔國,成為無上真魔,這是所有魔宗弟子的夢想!!立刻被九成九隊,向著婆羅山上那九個道劍釘落的地方衝去。

道劍雖強,可畢竟也是死物,陣法封印被破,己經失去了婁力支撐。在無數魔宗弟子悍不畏死的攻擊之下,終於光芒開始一點點的暗淡,劍身之上開始出現一道道的裂隙。

一個時辰過後,只聽『轟、轟、轟、、、』接連九道巨響傳來,九柄道劍最終被毀。整個婆羅山再一陣沉寂之後,猛的傳來五道令人心悸的威壓,整個婆羅山被這五道威壓直接絞的粉碎。

整個秘境之中黑氣大盛,五道人影憑空出現在之前婆羅山頂,如巨人一般俯視眾生。當中一人正是五魔之首魔天,

「我們終於回來了!!!一個新的時代,將由我們來書寫!!!」

魔陰恨恨的咬牙說道:「九靈劍!!!你們就算是犧牲自己又有何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沒有你們這幾個老不死的,到要看看正派還能拿出什麼來和我們斗!!!哈哈哈。。。」

天怒和地裂、屍魔連忙上前行叩拜大禮:「弟子恭迎接魔祖回歸!!!魔威降世,誰與爭鋒!!!!」

「哈哈哈,好!!!說的好!!!不過,我們還要先好好調養一下。這些年的暗疾還是不能大意。」魔天看上去心情非常不錯。

地裂連忙上前說道:「幾位魔祖請跟我來,這邊有一個專門通往魔域的傳送法陣。」魔天等人並沒有計較那麼多,他們現在看上去很強大,可是當年受的傷有多重只有自己才清楚。

更可氣的是,九靈劍竟然利用法陣,將他們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靈氣,拿去滋養靈草奇葯,使得萬年時光,也沒有養好自己的暗傷,這讓他們如何不怒!!!這也是為什麼只有婆羅山的靈草品質最好,數量眾從的原因了。

站在傳送法陣之外,魔天面色陰沉的看著封印自己萬年的秘境空間,陰惻惻的說道:「這個狗屁地方,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